封時奕伸手拉起慕卿,覺得慕卿今天異常乖巧,封時奕決定好好的獎勵慕卿,帶慕卿來到了餐廳。

「這裡的食物看上去好精緻啊。」

看著桌上精緻的美食,慕卿的雙眼頓時開始放光,恨不能貼在食物上不離開。

見狀,封時奕將食物推進慕卿的方向:「喜歡就多吃點,你帶著的那個是什麼東西?」

慕卿轉頭看了眼裝泳衣的袋子,頓時有些尷尬:「是我新買的泳衣。」

封時奕猜到慕卿是為了去海邊所以新買的泳衣,看著慕卿微紅的耳廓,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著。

「喜歡去海邊么?」

「還好。」


略微思索片刻,慕卿點了點頭,其實慕卿對旅遊沒什麼興趣。

看到慕卿的樣子,封時奕微微皺眉:「你是不喜歡去海邊玩,還是不喜歡和我一起去旅遊?」

「我只是對旅遊沒有什麼特別興趣,因為我覺得去哪裡都沒什麼區別。」

慕卿專心對付著面前的牛排,沒有注意到封時奕的表情。

聞言,封時奕挑了挑眉:「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海鮮,我已經預定了海邊餐廳的位置,如果你不喜歡的話……」


「我喜歡!」

聽到海鮮兩個字,慕卿頓時就不淡定了,連忙打斷了封時奕的話。

看著慕卿激動的模樣,封時奕眼底閃過一抹邪魅:「喜歡什麼?」

四目相對,慕卿瞬間紅了臉,恨不得將頭埋進餐盤裡,不敢抬頭看封時奕。

漲紅的耳廓暴露了慕卿此刻的心跳,慕卿只覺得胸口有隻小鹿在不停地亂撞。

見狀,封時奕戲謔的看著慕卿:「你還沒回答,喜歡什麼?」

「沒什麼啊,你還是快吃你的飯吧!」

慕卿羞惱的瞪了封時奕一眼,別過頭不看封時奕。

封時奕眉頭微挑,將濃湯放到慕卿面前:「吃吧,不逗你了。」

吃過飯後,封時奕送慕卿回家。

「你難道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么?」

「如果非要我說的話,那麼有美食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

提到美食的時候,慕卿伸出舌頭舔了舔唇瓣,卻不知對身旁的人有著致命的吸引。

封時奕忍住想要攫取紅唇的衝動:「總之你的注意力都在美食上是么?」

「當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有個人帶我吃遍天下美食。」

說到這裡,慕卿的目光中滿是憧憬。

「那你不怕長胖么?」

想起昨天說慕卿胖了的時候,慕卿生無可戀的樣子,封時奕不由得有些好奇。

慕卿瞬間變臉,狠狠地瞪了封時奕一眼:「我發現,總裁您真的不會說話,什麼話破壞氛圍,您就說什麼話是吧?」

看著慕卿有些惱怒的模樣,封時奕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沒有說話。

「不過沒有長個吃不胖的體質也不能算是我的錯啊。」


慕卿忽然想起體重秤上的數字,神情變得有些憂傷,如果她是吃不胖的體質該有多好啊?

聽到這話,封時奕上下打量了慕卿一遍:「其實你太瘦反而不好看。」

「不管胖瘦,美食都是我最大的喜好。」

想起滋滋冒油的牛排;或者是肥而不膩的紅燒肉;亦或是辣到流淚的川菜……

慕卿覺得就算是胖也阻止不了她吃貨的心。

看到慕卿堅定的表情,封時奕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慕卿的喜好很好滿足,但是想到慕卿變成肥婆的畫面……

封時奕不敢想象那個場面,全程默默地沒有繼續說話。

將慕卿送到公寓后,封時奕還是吩咐宋文去訂海邊餐廳,想起慕卿憧憬的目光,封時奕嘴角微微上揚著。

時間飛逝,很快到了出遊當天。

到達機場的時候,慕卿發現只有封時奕一人,頓時有些疑惑。

「是我來早了?怎麼大家都沒有來啊?」

「全公司只有我和你沒有去旅遊,你還想看到誰?」

封時奕悠閑的看著慕卿,覺得慕卿茫然的表情很可愛。

聞言,慕卿拿出手機翻到官網頁面:「你看,官網上不是顯示還有人和我們一起出遊么?」

「你自己看吧。」

封時奕沒有看慕卿的手機,而是朝慕卿揚了揚下巴。

聽到這話,慕卿無奈的看了眼手機,卻發現和當初看到的完全不同。


不僅出行的人數改了,就連批次都改了,原本分成了四批,顯示說數字不吉祥,改成五批出行。

「這個理由騙小孩子都勉強吧?」

封時奕忽然伸手拉住慕卿的手,微微用力,將慕卿拉進懷裡,挑起慕卿的下巴。

「理由不重要,只要結果滿意就可以。」

「可是,你這不是明顯告訴別人,你在因公徇私么?」

慕卿不由得有些擔心,封氏公司都是人精,封時奕的心裡想法估計早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聽到這話,封時奕嘴角微微上揚:「你覺得會有人來質疑我的話么?而且如果不是你的話,公司也不會公費旅遊。」

「所以他們都是佔了我的光么?」

慕卿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難道真的被顧念說中了?

看出慕卿的疑惑,封時奕故作神秘地捏了下慕卿挺翹的鼻:「你可以猜猜看。」

「那我就覺得他們都是因為我的原因吧。」

聞言,封時奕微微揚了揚嘴角,沒有多少什麼。

而慕卿在上飛機之前,收到了來自好友顧念發來的簡訊。

「孤男寡女去海邊親密約會,要不你直接拿下大老闆吧?還有,記得拍照片給我哦!」

當看到簡訊后,慕卿不敢置信地睜大雙眼,隨即抬頭看了眼正在低頭看手機的封時奕,瞬間漲紅了臉。 「那我們立刻去皮谷寨詢問哪些患者吧!」孫海劍道。

江帆等人在西丹大師的陪同下,朝寺廟大門外走去,「西丹大師,您這裡真熱鬧啊!」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一位花白頭髮,帶著金絲眼鏡的老者走了進來。

「哎呀,張教授好久不見了,今天是颳了什麼風把你這個大忙人吹來了?」西丹大師笑道。

「在下無事不登三寶殿啊,還不是探討您薩滿師詛咒的問題啊!」張教授笑道。

一聽到這個稱張教授的老者要探討薩滿詛咒的問題,江帆立刻停了下來,孫海劍等人也停了下來。

「老先生,你也懂薩滿詛咒嗎?」江帆道。

張教授停了下來,望著江帆道:「您是?」滿臉的疑惑。

「哦,這些人是到這裡來詢問一個古老的薩滿詛咒文的,這位就是京城103醫院的專家孫海劍!」西丹大師指著孫海劍道。

「您就是103醫院的孫海劍先生,久仰久仰!」張教授微笑地伸出手。

孫海劍立刻伸出手,兩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我來介紹下,張文教授是西域著名的史學家和考古學家,對西域文化有很深的了解,尤其是神秘文化方面更是頗有研究。」西丹一旁介紹道。

「哦,原來您就是西域著名的考古學家張文教授啊,久仰久仰!」孫海劍道。

「過獎,您怎麼也對古老的薩滿詛咒感興趣了呢?難道您要改行研究神秘文化!」張教授笑道。

「呵呵,張教授真會說笑話,我哪敢和您搶飯碗啊,我們是遇到難題了,來求教西丹大師的。」孫海劍道。

「哦,什麼難題?」張教授饒有興緻道。

「您看過這個薩滿咒文嗎?」孫海劍拿出江帆畫的那張圖形。

「您這薩滿詛咒是哪裡看到的!」張教授驚叫道。

「我們是從皮谷病人身上看到的,您認識這個薩滿咒文?」孫海劍驚訝道。

「我看大家還是到屋裡去談吧!」西丹大師道。

所有人進了寺廟的會客間,眾人落座后,張教授拿著這張奇異的圖形,手微微顫抖,「這可不是一般的薩滿詛咒文,這是傳說中的瑪雅娜王妃的薩滿詛咒!」張教授鄭重道。

「瑪雅娜王妃的薩滿詛咒!不可能吧!那只是個傳說!」西丹大師震驚道。

江帆等人一頭霧水,什麼瑪雅娜王妃的薩滿詛咒,還有什麼傳說,所有的人都望著張教授。

張教授喝了口茶,緩緩道:「這是一個古老的神奇的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這裡的皮谷族人被克斯蒂國王統治,皮谷族長魯特有一位美艷絕倫的女兒,她就是瑪雅娜,她的美貌是讓所有的男人傾倒,向她示愛的人多不勝數。」

說到這裡張教授停頓了一下,「皮谷族長魯特為了取得更多權力和財富,把女兒瑪雅娜獻給了克斯蒂國王,瑪雅娜就成了王妃。皮谷族長魯特被封為國丈,並且賞賜了很多金銀珠寶。然而好景不長,就在克斯蒂國王與瑪雅娜新婚之夜,發現瑪雅娜是個石女!國王立刻憤怒了,把瑪雅娜囚禁在皮斯曼城堡里。」

「什麼,瑪雅娜王妃是石女!」江帆驚訝道。

張教授看了江帆一眼,繼續道:「雖然瑪雅娜王妃是石女,但她實在是太飄亮了,經常有男士來一睹她的容顏,因此皮斯曼城堡就變得熱鬧起來,後來被克斯蒂國王知道后,就讓九個薩滿師,給瑪雅娜下了詛咒,這就是死亡之咒。只要看到了瑪雅娜王妃的容顏就會中詛咒,半個月後詛咒就開始發作,先是皮膚潰爛,然後是內臟溶化,三天就死亡。」

「就算是那個克斯蒂國王給瑪雅娜王妃下了死亡詛咒,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還會靈驗呢?」江帆驚訝道。

「問題不是那麼簡單,當時有不少人中了死亡之咒,但還是有些不怕死的人,仍然來看瑪雅娜王妃的容顏,更有的人想解救她,請來了九薩滿師為她解咒。傳說解咒的那天天空出現了九星連珠的異象,突然間一道電閃過,瑪雅娜王妃和皮斯曼城堡全部消失了!」張教授說到這裡又喝了口茶。

「什麼,瑪雅娜和城堡一起消失了,那怎麼可能!這個太神化了吧!」張中傑詫異道。

「關於瑪雅娜和城堡消失目前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說瑪雅娜是神的使者,被薩滿神接走了。第二種說法就是,死亡之咒是破解的方法是必須和瑪雅娜王妃合體,破了她的石女之身才破解死亡之咒,當時薩滿師強行解咒,引來了閃電,瑪雅娜王妃被電燒成灰燼。」張教授道。

「兩種說法都不可信,簡直是無稽之談!」李時本道。

張教授望了李時本一眼,「從傳說來看,這些離奇的事的確不可信,但是多年來傳聞赫拉雪山處出現幻影城堡,有人看到了城堡上站了一位美麗的女人,而且看到人都皮膚潰爛死了,這個傳聞的赫拉雪山地點就是傳說中的皮斯曼城堡的地址,後來我多次去研究資料,但沒有找到任何有說服力的證明材料。」

「這也不像皮谷病啊,沒有大規模地傳播啊?」孫海劍疑惑道。

「有過傳播的記載,但是當時這地方人煙稀少,就算是傳播也沒多少人。我仔細察過了這種皮膚潰爛病的所有記載,竟然有規律,每隔六十年一次,每次都是一個月。」張教授道。

「照這麼說,還有半個月傳播時間了?」江帆道。

「但這次傳播規模是比較大,現在皮谷寨已經有五百多人感染了這個皮膚潰爛的皮谷病,也就是死亡之咒!」孫海劍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