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搖了搖頭:「慕太太失血過多,支撐不了那麼久。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她的子彈和心臟距離很近,中途稍有不慎,子彈可能會穿破心臟,到時候回天乏術,再也沒人可以救得了她了。慕先生,我建議您,儘快做決定。我先去讓人準備手術工具。」

專家說完,向莎草鞠躬,匆匆的朝著外面走。

莎草看向慕洛琛,「慕先生……」

「我同意做手術。」慕洛琛走到葉簡汐身邊,輕輕地執起她的手,貼到自己的臉頰邊:「簡汐,我答應過你,會帶你回家,你也要答應我,一定好好地撐過手術。」

他輕輕地吻了下葉簡汐的手心,放回到床畔。

莎草聞言,鬆了口氣。

……

十多分鐘后,專家帶著幾名醫生和擔架,回到了房間里。在莎草的示意下,他們把葉簡汐抬上車,小心的移動到風漠城唯一的一家醫院。

醫院的設備,也就比國內小縣城的診所大一些,總共只有三間手術室。葉簡汐被送到左手邊一間后,護士拉起了窗帘,當做隔離。

其他人都被擋在了手術室門外。慕洛琛站在門口,一動也不動,彷彿化為了雕塑。

莎草有些不放心,於是留下來陪著他看情況。

手術進行到兩個多小時,護士急匆匆的走出來,說:「病人需要輸血,你們誰是RH陰性血?」

莎草的心頭微沉,這裡哪來的熊貓血?

而且那麼多人,都沒檢驗過血型,一時間去哪裡找人?

沒等她開口,慕洛琛沉聲說:「需要多少血?」

「2000CC。」

「我這就找人過來。」他說完,大步的往外走。

莎草側首,吩咐手底下的人說,「立刻去調血庫的資料,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如果有,立刻帶過來。」

「是。」

雖然知道這麼做的希望不大,但為了救人,還是試試吧。

莎草暗暗地在心裡低喃。

……

慕洛琛回到了住處,把隊里的一名女醫生叫出來,問:「我記得你是RH陰性血?」

「是。」女醫生點頭。

「簡汐需要2000CC的血,你去醫院捐血,回頭,不管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

女醫生臉色煞白,2000CC?普通人抽200CC是正常的量,超過400即有暈眩的反應,一次性2000CC都要休克了。這不是要了她的命嗎?哪怕給再多錢,也不能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呀!

「慕先生,我不行……」

慕洛琛劍眉蹙在一起,說:「不是全部讓你鮮血,你只需要做到自己最大的極限。我會另外找人,湊夠其他的。」

女醫生鬆了口氣,原來不是要她死呀。

慕洛琛揮手,示意手底下的人,帶她去醫院。隨後,他走到了院子里的一間房屋跟前,推開門走進去,珍妮媽媽正守著昏迷不醒的菁菁身邊。

「慕先生,您回來了?慕太太情況怎樣了?」

「不怎麼好。」慕洛琛說著,走到床跟前,將菁菁抱了起來。

珍妮媽媽見他臉色不怎麼好看,惴惴不安的問:「慕先生,你要把菁菁小姐帶去哪兒?」

「你不用管。」

慕洛琛話說完,抱著菁菁離開。

回到醫院,慕洛琛把菁菁和女醫生,一起交給了護士說:「先抽她們的血,不夠的話,我再去找人。」

「這個小孩子……」護士有些遲疑。

「她是我女兒,儘管抽血,只要不危及到她的生命,儘管放手去做。」慕洛琛冷聲說。

「是,是。」

護士被他周身的冷意嚇到,趕忙低頭繼續工作。

慕洛琛的目光落在菁菁的臉上,周身的寒意揮之不去。不是他不疼女兒,而是無論是誰,和簡汐比起來,都要往後靠。

如果有必要,哪怕犧牲了眼前的女醫生,他也在所不惜。

……

護士抽了女醫生1500CC的血,又抽了菁菁200CC的血,看她們情況實在不妙,不忍心繼續抽下去。將血液緊急送到了急救室里,手術再次緊鑼密鼓的繼續。

慕洛琛命令人,把女醫生和菁菁,送到了病房裡看著。

自己則守在手術室門口。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白晝變為了黑夜,再次迎來了黎明,中間莎草總算找來了一個熊貓血型的人,給葉簡汐再次抽了1000CC,手術總算有了好消息。

「慕先生,手術已經完成了。子彈成功的取出,不過接下來,能不能挨過鬼門關,還要看慕太太的意志。」

慕洛琛聽到這個消息,身體驟然放鬆,激動地上前一步,抱住了主刀醫生:「謝謝你。」

主刀醫生站了整整二十多個小時,此刻渾身都沒有力氣。被他這麼一抱,差點癱倒在地上。虛弱的說了聲不客氣,帶著眾人離開。

葉簡汐被安置在了醫院最好的病房裡,護士將輸液給她掛上后,退出了病房。

慕洛琛握著葉簡汐的手,嘴角漾著笑容,眼裡卻含著淚光,一再的親吻她的手背,說:「簡汐,我知道你在加油,我陪著你一起,咱們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回家。」

莎草站在門口,看著像個小孩子似的慕洛琛,淡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退出了病房,她問手下的人,「言邑的人都扣押了下了嗎?」

「是。」

「把他們全殺了,一個都不留。」

她不會心慈手軟,對待自己的敵人,一定要斬草除根! 慕洛琛陪在葉簡汐床畔,整整兩天兩夜沒有合眼。而葉簡汐始終沒有蘇醒過來,到了第二天晚上,她開始發起了高燒。

這實在不是什麼好消息,因為意味著她身體里出現了炎症。

莎草得知了這個情況,對慕洛琛說:「慕先生,我已經開通了前往鄰國的航空路線,你帶著慕太太離開這裡吧。」

葉簡汐的病情,在敘利亞是無法治療好的,只有把她送到醫術更加高明的地方,她才有得救的機會。

之前無法送出,是因為葉簡汐身體的子彈。而現在,她瞞著兩天時間,沒有說出來,一是存著渺茫的希望——葉簡汐或許會平安的度過危險期,二是,她內心自私的不想讓慕洛琛那麼快離開。如今,她和桑巴、正規軍開戰在即,把慕洛琛留在身邊,汲取物資和軍火,才是最妥善的安排。但眼下,葉簡汐的情況已經不能再拖了,她深思熟慮之後,還是決定按照蘇鐵之前教導她的去做,將慕洛琛和葉簡汐,平安的送出敘利亞。

哪怕他們離開后,割斷了與她的聯繫,她也無怨無悔。

慕洛琛眸光定定的鎖在葉簡汐身上:「好。」

……

下午三點鐘,直升飛機盤旋在風漠城的上空,緩緩地降落到了指定的空地。醫生和護士,將葉簡汐小心翼翼的,抬上了直升機。

慕洛琛面若冰霜,抬腳準備上飛機時,忽然停頓了下,對莎草說:「等我回國以後,我會讓我的朋友,給你們安排輸送物資的事情。」

莎草一怔,隨即笑著說:「多謝慕先生,倘若我將來奪取了政權,平定了整個敘利亞。我一定會讓所有民眾,感激你們。」

慕洛琛沒有說話,登上了飛機。

其餘的人,也在安排下,順利的上了飛機。

三架直升機,在轟鳴聲里,向著天空高飛。

莎草望著蔚藍的天空,嘴角的笑容始終未退去:阿鐵,你跟我說的,果然沒錯呀。強留得住人,強留不住心。

倘若因為私心,把慕天佑困在了敘利亞,眼睜睜的看著葉簡汐死去,怕是他根本不會再給她任何物資。

莎草慶幸,自己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

飛機離開了敘利亞境內,於傍晚降落在了D國。之後,眾人井然有序的轉乘了慕家包下的大型客機,飛回國內。

早晨第一縷陽光,散落在帝都。

慕洛琛一行人所乘坐的飛機,平穩的降落在郊區的機場。機艙打開,早早等候的醫院專家,立刻上前,檢查葉簡汐的狀態。沒多會兒,他們決定將葉簡汐,先送到帝都最好的協和醫院。

慕洛琛乘坐急救車,和葉簡汐一起前往。

抵達醫院,葉簡汐立刻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慕洛琛站在窗外,看著躺在病床上,身上被插滿了醫用管子的葉簡汐,布滿血絲的眼裡,充斥著無盡的擔憂。

專家從病房裡走出來,說:「慕先生,慕太太身體里的子彈已經被取出,但由於手術過程中,有細菌感染,現在她的傷口開始出現了炎症。以慕太太現在虛弱的情況,我們無法對她再進行手術,只能慢慢的用藥,嘗試治療。」

「你們是專家,我都聽你們的,我唯一的要求是——盡一切辦法,保住簡汐的命。」

專家嘴角抽了抽。說了那麼多,就是想告訴慕洛琛,他們不可能百分百保證,能治癒慕太太呀。結果,慕先生做出這種要求,不是為難他們嗎?

可看著慕洛琛一臉煞氣的模樣,專家也不敢多說,「好,我們盡量。」

專家退出病房,去研究接下來,該怎麼治療葉簡汐。

慕洛琛繼續守在病房外面。

……

裴娜得知葉簡汐受到重傷回國的消息,立刻趕到醫院看葉簡汐的情況。得知葉簡汐命懸一線,哭的稀里嘩啦:「好好地一個人,怎麼過了沒幾天,就出了這種事?洛琛,你怎麼保護的簡汐?」

慕洛琛沒有說話。

楊樂拉住了裴娜說:「你別責備慕洛琛了,他比你更不好受。」

裴娜聽話,果然沒再針對慕洛琛。

她也知道,慕洛琛肯定會拼盡全力保護簡汐的。剛才說出那番話,不過是在氣頭上。

兩人在病房外面,陪著慕洛琛坐了片刻,起身準備去買些飯菜回來吃。

結果走到了轉角的地方,被一個女醫生拉住了,說:「裴小姐,你能不能去看看菁菁小姐?她好像有些不對勁。」

「菁菁?」裴娜慢了半拍,才想起菁菁是簡汐的女兒。此次去敘利亞,簡汐和洛琛是為了找菁菁回來。只不過,聽到簡汐受重傷的消息,一時糊塗了,就忘記了菁菁的事情。

「菁菁怎麼了?」裴娜又問。

「菁菁小姐前幾天發了高燒,整個人一直稀里糊塗的,嘴裡嚷嚷著哥哥和叔叔什麼的,轉乘飛機回國內的路上,她的病情越發嚴重,幾度休克了過去。我認為,菁菁小姐是受到了重大的刺激,導致了身體應激性的免疫力混亂……」

她一連串的學術名詞,裴娜都聽不懂,直接了斷的說:「你告訴我,菁菁到底是什麼狀態吧,別跟我說過程了。」

「菁菁小姐……好像忘記以前的事情了。」

裴娜的腳步一頓:「全都忘記了?」

「嗯。」

女醫生點了點頭。

裴娜頓時感覺到不妙:「那之前病的那麼糊塗了,怎麼沒告訴洛琛,找人給菁菁治療?」

「先生只顧著照顧太太,把菁菁小姐丟給了我。」女醫生吞吐道。

裴娜擰了眉頭。

說話間,三人走到了病房門口。

女醫生親自打開了門,門敞開,菁菁坐在病床上,正在看動畫片。

「菁菁。」

女醫生喚了她一聲。

小丫頭扭過頭來,看向門口。見到裴娜和楊樂,露出笑容,說:「爸爸,媽媽,你們來看我了嗎?」

裴娜:「……」

楊樂:「……」

女醫生尷尬的說:「菁菁,這不是你爸爸、媽媽,他們是你的叔叔和阿姨。」

「哦……爸爸、媽媽為什麼不來看菁菁?」菁菁小臉上寫滿了失望。 女醫生回答不上來,裴娜扯回了思緒,輕咳嗽了聲,走上前說:「小寶貝,你爸爸媽媽不是不想來看你,是他們現在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乖乖的養病,阿姨每天過來陪著你,好不好?」

菁菁盯著裴娜看了一會兒,歪著腦袋,看向她身後的楊樂說:「我想要帥叔叔陪我。」

裴娜:「……」

這臭丫頭,小小年紀竟然是個顏控!

到底跟誰學的呀?

一定是跟簡汐,不然當初簡汐怎麼會挑上慕洛琛?

裴娜笑了笑說:「好,那就讓帥叔叔陪著你。」轉過臉,裴娜沒好氣的對楊樂說,「還不趕緊過來,陪著我們菁菁小寶貝?」

楊樂笑的花枝亂顫:「娜娜,人類在嫉妒的時候,長相是最丑的……」

話沒說完,裴娜一腳踢過來:「你給我閉嘴!再敢說胡話,今天回去懲罰你睡沙發!」

楊樂不想睡沙發,所以立刻收住了嘴。坐在床畔前,楊樂笑眯眯的摸了摸菁菁柔軟的頭髮,說:「真是可愛的寶寶。寶寶,叔叔告訴你,這位阿姨也很漂亮哦,以後不許嫌棄阿姨,否則叔叔會不開心的。」

菁菁認真的點了點頭說:「嗯,菁菁知道了。」

「真乖,等會兒叔叔帶你去吃冰激凌。」

「冰激凌是什麼?」菁菁瞪著大大的眼睛,懵懂的問。

楊樂的一顆心都快要被融化了,這小丫頭長得可真是標緻,好像個小天使一樣。而且,比起蓁蓁,她更親近人一些,實在是讓人忍不住心疼。

「冰激凌是非常好吃的東西,嘶……疼!」楊樂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放手,老婆,我又做錯了啥,你要這麼懲罰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