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世界神來說,殺一個小小祖神,就如殺雞一般輕鬆自在。

當世界神看到紀寧手上的神劍紫光瓊后,眼睛一亮,「道兵,而且,是上等道兵,你一個小小祖仙,竟然擁有一件道兵。」他說到這裡,大笑出聲,「太好了,真是天助我啊,不但為我送來了一個上好的爐鼎,還給我送來了一件道兵。」

紀寧和楊玄真全力出手,終於擋住了世界神一擊,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紀寧傳音,「楊大哥,真正的世界神果然強大啊!」

「是很強!」楊玄真也感受到了壓力,「要殺這個世界神,很難、很難!」

晉級世界神后,生命本質提升,靈魂本質提升,實力飛躍,在世界神眼中,普通神靈就靈螻蟻一般,可以隨意的碾壓。

「咦?」世界神微微吃驚,「你們竟然能擋住我的攻擊,實力不錯啊!」這世界神也只有微微吃驚,並不在意,在他眼中,不晉級世界境,就是螻蟻,在他面前,連逃跑都做不到。

世界神站於混沌之中,其神體高達九百萬丈,巍峨無比,俯視著楊玄真,紀寧,余薇,小龍女四人。

「不錯,不錯!」世界神讚歎了一句,伸出右手,向虛空飛船抓過去,其右手在抓取的過程中,不斷的幻大,散發出奪目的金光。 「智慧之劍!」

「摘星手!」

「殺劍式!」

紀寧和楊玄真同時施展大神通,短短時間內,紀寧施展了六門大神通,楊玄真施展了十四門大神通,與此同時,楊玄真還施展出至強一擊,智慧之劍。

龐大的力量從楊玄真、紀寧身上散發出來,兩人抬手撐天,撐住了金色的巨掌,虛空的神識攻擊則直擊世界神的識海空間。

「轟轟轟!」

混沌暴響,整個混沌世界湧起一道道混沌之力。

「你們?」世界神說了兩個字,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他感覺到一股詭異的力量進入他的識海空間,竟然要攻擊他的靈魂。

「命運之劍!給我破!」

楊玄真招出命運之劍,施展命運攻擊,一劍破開金色的巨掌,對紀寧說,「紀寧,我們分開走。」

「好!」紀寧應了一聲,他心裡明白,那個世界神主要是抓小龍女,雙方分開,對紀寧和余薇更有利。

紀寧選了一個方向,拉著余薇遁入混沌虛空,一路上,以強大的劍力開路,其速度僅次於世界神。

楊玄真拉著小龍女,兩人手拉著手,心靈相通,神力和識能大大提升,兩人同時施展九角龜蛇遁術,化作兩道紫色閃電,在混沌之中穿梭。

「好膽!」世界神已經破解紀寧和楊玄真的攻擊,卻發現紀寧和楊玄真分開來跑,如楊玄真猜想的那樣,世界神僅僅頓了一下,就尋著楊玄真和小龍女的形跡追過去。

世界神的速度有多快?

即使楊玄真和小龍女連手施展遁術神通,把實力發揮到極致,還比世界神先走一步,仍然被世界神追了上來。

世界神追上楊玄真之後,心念一動,招出一柄大刀,向著虛空中一斬,一道長千萬丈的刀光向著楊玄真劈過去。

刀芒閃耀,混沌破開,彷彿間,就像開天闢地。

「我去!」楊玄真罵了一句,鬱悶的道,「姐姐,我們的運氣真差!」

「怪我!」小龍女說。

「姐姐,這怎麼能怪你呢?」楊玄真說,兩人皆知,那世界神看中了小龍女的神體,小龍女在三界轉生之後,為玄女聖體,非常純凈,且,蘊含大道道韻,如果和小龍女雙修,可以感悟其中的大道道韻。

此時,那世界神除了想抓小龍女之外,他對楊玄真的興趣更大了。

「看其骨骼,修練時間不到萬年,竟然能領悟命運法則,這等妖孽,身上肯定有大秘密。」世界神想抓楊玄真和小龍女,也想抓紀寧,「那個用劍的小子也有些本事,而且,還有一件道兵。」

相比起來,命運大道更為珍貴,道兵次之,因此,世界神會選擇追楊玄真。

刀芒斬到楊玄真身後,楊玄真以心神溝通小冊子,破開混沌虛空,混沌虛空出現一道裂縫,楊玄真拉著小龍女進入虛空裂縫。

世界神一步踏出,落到剛剛彌合的虛空裂縫旁邊,身形頓住,卻沒有其他動作,他可以破開混沌,卻追不上楊玄真和小龍女了。

混沌中的虛空裂縫非常詭異,稍有不慎,就會流落到險地,即使運氣好,也會流落到異域。

進入混沌中的虛空裂縫,極度危險。

如女媧,她就是異外捲入虛空裂縫,竟然流落到中央界域,要知道,以紀寧接近巔峰的實力,前往中央界域,也要花數千年時間。

楊玄真和小龍女進入虛空裂縫后,身邊湧現出一道道空間刃,楊玄真和小龍女施展神通抵擋空間刃。

然而,空間刃實在是詭異無比,以楊玄真和小龍女的神通,仍然被空間刃斬了數十刀。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玄真和小龍女離開混沌裂縫,回到混沌世界中,此時,兩人已經長遍體鱗傷。

還好,兩人都是大神通者,簡單的幻化了一下,又恢復原樣,當然了,只是表面是恢復了,體內的傷勢還沒有恢復。

「姐姐,我的傷勢比較重,大概需要千年,才能恢復了!」

「我還好,幾百年就能恢復。」

魔醫妖妃:王爺榻上請 兩人說了一會話,楊玄真拿出星圖,對照了一下周圍的混沌虛空,輕笑一聲,「姐姐,我們好像迷路了。」

「沒事!」小龍女說,她非常平淡,對於她來說,只要有楊玄真在身邊,在哪都行。

楊玄真向周圍看了一眼,說,「姐姐,你說的也對,無論在哪都一樣,我們也沒有一個真正的目的。」

小龍女的話很少。

楊玄真又接著說,「姐姐,也不知道紀寧怎麼樣了?」

「我們進入虛空裂縫前,他已經離開那方星域,而且,紀寧的隱匿神通也很強,那個普通世界神應該找不到他了。」

「算了!」楊玄真搖搖頭,說,「紀寧身上有大氣運,他天賦又高,不會身死。」小龍女仍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楊玄真又說,「姐姐,你說,我們現在去哪啊?」

「你說過,芒涯國是炎龍界域的頂級勢力之一,芒涯國主是主宰級強者,你不是一直想去芒涯國嗎?」

「芒涯國?」楊玄真鬱悶了,「姐姐,我們現在在哪都不知道啊,對了,我都不知道我們還在不在炎龍界域。」

界域,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範圍,三界就屬於炎龍界域,炎龍界域之中有無數的混沌世界。

「走一步,看一步吧!」

楊玄真和小龍女一邊說話,一邊駕駛著虛空飛船前進。

轉眼間,過去十七年,楊玄真和小龍女終於碰到一座混沌世界,楊玄真說,「姐姐,這個鬼地方,還真是偏僻啊,我們走了十七年,才碰到一個混沌世界。」

「也許,是我們走的方向不對!」

「姐姐,我們先去前面的混沌世界看看,或許,能得到這方星域的星圖。」

如三界,三界也是隱藏在一個特殊的時空之中,離中央星域非常遠,然而,即使是三界那種偏僻的地方,也有一份相對完整的星圖。

楊玄真和小龍女雖然重傷未愈,實力卻非常強大,可以輕鬆的對付普通祖神。

兩人破開混沌虛空,進入混沌世界。

「姐姐,這個混沌世界剛剛經歷了兩次量劫,還是神話時代。」

所謂的神話時代,就是洪荒初開,神靈遍地走的時代。

「這樣的話,我們只能尋找一些史前文明的遺址了!」

混沌從開闢到破碎,幾乎全毀,不過,有一些特殊的事物可以長存,這些能長存的事物就是史前文明遺址,也被大神通者稱之為大破滅之前的文明。 天地初開不久,僅僅經曆數次量劫,洪荒世界處於神話時代,整個洪荒世界中靈氣充沛,放眼望去,高山林立,大澤成片。

洪荒外圍有一些零星的小世界,乃是開天殘餘的混沌之力凝聚而成,有些小世界擁有生命氣息,有些小世界沒有生命氣息。

楊玄真和小龍女進入洪荒世界后,直入洪荒主世界。

「姐姐,這方世界是相對完整的洪荒世界啊,你看,天地法則還非常完整。」

「嗯!」小龍女輕輕的應了一聲。

開天闢地之後,洪荒世界會經歷一次次量劫,很多洪荒世界都會被神靈打碎,洪荒世界破碎,也就意味著神話時代結束。

此後,洪荒世界會衍化成各種各樣的宇宙,有些宇宙類似於三界,有些宇宙類似於星辰大海,有些宇宙由一個個位面組成。

「地水火風?四族?分掌四方?」

楊玄真和小龍女進入洪荒世界后,釋放心力,瞬間就了解了洪荒世界的大概情況,楊玄真說,「大破滅前的東西比較隱秘,找起來比較麻煩。」

「弟,我們先去那幾個大勢力問一問吧。」

「這幾個大勢力互相敵對,貿然前去,有些不妥。」楊玄真說,「姐姐,像這種偏遠的混沌世界都非常排外。」

「你想怎麼做啊?」

「先看看吧。」楊玄直位於,「姐姐,有些東西,需要機緣,而我,參悟了命運法則,應該可以通過緣分來尋找我們需要的東西。」

楊玄真說完之後,雙手結印,身前出現一朵橙紅色的蓮花,正是紅蓮,紅蓮之上有一團火焰,稱為紅蓮業火。

楊玄真以紅蓮業火為引,施展命運大道,又以緣分為線,尋找擁有大氣運之人。

楊玄真施展神通之後,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小龍女看到楊玄真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排晶瑩的牙齒,輕柔的道,「弟,你又想找女孩子嗎?」

「呃!」楊玄真頓了一下,他能感覺出來,小龍女有些吃醋了,他燦爛的一笑,「姐姐,我只是找大氣運之人。」

「嘻嘻!」小龍女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我知道,我懂你,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剛才,楊玄真還真想找一個擁有大氣運的女子,聽到小龍女的話之後,他念頭一轉,尋到一個十五歲的男孩。

這男孩身上擁有大氣運,以楊玄真的眼光來看,他有四成的幾率晉級祖仙境界,這等幾率已經非常高。

此時,這男孩的運氣卻非常衰,家人被殺,整個部族,十幾萬人被殺,他自己也受了重傷,躺在地上,氣若遊絲,只有一絲生命元息在經脈之中運轉。

楊玄真思考了一下,笑道,「姐姐,我來扮演白鬍子老頭吧。」

「嘻嘻!」 重生之軍中才女 小龍女笑道,「隨你。」

楊玄真心念一動,神識化形,幻化成一個百歲老者,鬚髮皆白,長須垂到胸口,發出淡淡的白光。

隨即,楊玄真輕咳了一聲,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蒼老無比,而後,楊玄真直接進入男孩的識海空間。

「大豐!」楊玄真喊了一聲,聲音極為蒼老,又帶著無與倫比的親和力,這位叫大豐的男孩突然間回神,感覺自己的精神受到牽引,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空間,大豐看到了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老者看上去非常慈善,讓人不由自主的親近他,大豐見到老者后,不由自主的落下眼睛,「老爺爺,您是誰?我這是在哪?」

楊玄真繼續閉白鬍子老頭,「我是誰,不重要,我可以告訴你,這是你的識海空間。」

「識海空間?這是什麼地方?」大豐不解,他生活在凡人部落,體質遠超洪荒未世的凡人。

相比起來,這個叫大豐的男孩比晉級先天境界的紀寧還要強,當然,只是體質強,卻沒道的領悟。

楊玄真說,「以後,你會知道我是誰。」他裝了一會老頭,直入正題,「現在,我想收你為記名弟子,你可願意?」

「您是神仙嗎?」大豐問,在凡人眼中,那些先天神靈都是神仙。

「對,我是神族!」楊玄真說。

楊玄真比這個男孩知道的多,在洪荒世界中,有四大種族,還有億萬弱小的神族,弱小的神族都是吸收天地靈氣進化而成,雖然沒有四大種族強大,卻也有莫大的神通。

大豐聽到楊玄真的話之後,立即跪倒在地,「師尊在上,請受徙兒一拜!」

「好,好,好!」楊玄真滿面笑容,又說,「如今,我只能收你為記名弟子,待你成神,我才能收你為正式弟子。」

「是!」大豐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這方混沌世界僅僅經曆數次量劫,只有凡人和神靈之間的區別,成為神靈之後,擁有神識,可以幻化,擁有法體,具有神通,可以移山倒海,摘星拿月。

當然了,神靈也分等級,也有強弱之分。

楊玄真收徙之後,抬指一點,一道金光飛入大夏的靈魂之中,大豐愣了好一會,才回神,再次拜謝楊玄真,楊玄真說,「我已經傳你修神之法,你要努力修習,爭取早日成神。」

楊玄真說完后,神識離開大豐的識海空間,對小龍女說,「姐姐,挺有意思的啊。」

小龍女展顏一笑,「你收徙的時候,我也收了一個徙弟,就是你剛才找到的大氣運者,叫青蘿的姑娘,她比大豐小几歲,今年十二歲。」

「嗯!」楊玄真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光芒,笑道,「姐姐,經過你我插手,這兩個孩子的命運已經發生轉變,在未來,他們有五成的幾率結成道侶。」

「怎麼?」小龍女故作生氣,「你又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唔!」楊玄真尷尬的道,「姐姐,我可是活了數萬年了,怎麼會看上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

「怎麼不會了?」小龍女反問了一句。

楊玄真知道小龍女說的人是誰,他立即說,「楊雪是一個意外,我從小和她一起長大,一個處理不好,會傷了她的道心,再說了,你知道的,我一直把她當妹妹。」

「你把她當妹妹,她卻未必把你當哥哥啊。」

楊玄真話鋒一轉,「好了,姐姐,我們還是看看大豐和青蘿的命運軌跡吧,我也可以藉此參與命運大道。」 楊玄真離開大豐的識海空間后,大豐的靈識回歸身體,全身全來劇烈的疼痛,大豐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白鬍子老者的身影。

「我做夢了嗎?」

此念一生,大豐感覺腦海中大出一股龐大的信息,差點把他的腦海撐爆,過了好一會,大豐心中暗喜,『原來,我真的遇到神仙了。』

緊接著,大豐仔細『觀看』腦海中的信息,他看到了一部奇異的修神功法,看到了數百種大神通,每一種大神通都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

「風遁術,與風同行,一遁數十里。」

「雷遁術,疾如閃電,一遁數百里。」

「破空指,一指點出,可破山川,可斷長河。」

「空明拳,拳如山嶽,一拳出,鬼神驚。」

楊玄真以特殊的手法傳授大神通,如此一來,大豐更容易領悟他傳授的大神通,因此,大豐只要把心神沉入識海空間,就能看到一個白鬍子老者在施展神通,等於楊玄真在言傳身教。

大豐看著一門門大神通,心裡痒痒的,『如果我學會這些大神通,就能為父母報仇,為族人報仇,還能為小花報仇。』

小花從小和大豐一起長大,是他最好的玩伴,曾經,小花悄悄的對大豐說,「大豐哥,等我長大了,就給你做媳婦。」

大豐一想到小花,心裡就如刀割一般,他忍不住大吼出聲,「天巫部族,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要為小花報仇。」

大豐吼了兩聲之後,天空中傳出一陣陣轟鳴聲,大豐抬頭,看到成片的烏雲聚集在一起,烏雲之中雷電閃耀。

僅僅片刻,瓢潑大雨從天而降,落到大豐臉上,讓大豐睜不開眼睛,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大豐的身體又痛又冷。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