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無心的出現,鳳凰炎並沒有多大的驚訝,只是淡淡的撇了無心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怎麼,你也想來湊個熱鬧?」

對於鳳凰炎的挖苦,無心只是微微一笑,淡漠的說道,「熱鬧就不用了,只是我看上卡羅家族的人了,想要他們歸順於我,所以,我自然不能讓你傷了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聽著無心的話,除了鳳凰炎面無表情以外,包括多亞在內的所有人都微微蹙起了眉宇。

「無心,你想要魔界?」鳳凰炎淡淡的問道,腦海裡面響起無心說過的那句話。

「你從來沒有體會過摯愛之人在眼前消失的痛苦,所以我要天下陪葬。」 那句話,他到現在都還記得,只是,無心,你怎麼知道,你要天下陪葬,是在逼著我再封印你一次!

「不。」無心搖頭,看了看鳳凰炎懷裡的珈藍,微微蹙起了眉宇,黑眸在看向魅血的時候,閃過一道冷芒,轉瞬即逝,快的沒有任何人看見。

等了一會,無心才繼續說道,「我不是想要魔界,我只是要組建我自己的勢力,足以和神族對抗的勢力,足以毀了神界和靈界的勢力。」

聽著無心的話,鳳凰炎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無奈。

珈藍曾經說過的話在他的耳邊響起。

「其實無心並沒有錯,是當時的神界將他逼成那樣的。」

他也知道無心沒有錯,但是這一萬年來的封印,無心的心魔早已深入他心,已經沒有辦法了。

也許是想知道無心到底墮落到了什麼地步,也許是想證實無心還有救,鳳凰炎蹙眉問道,「無心,你想毀了神界和靈界,那麼蒼穹大陸呢?你也想毀了嗎?」

無心聞言,有些錯愕,顯然沒有想到鳳凰炎會問這樣的話,沉默了一會才說道,「她是人類。」

這不算是答案,卻也算是答案,鳳凰炎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但有一點他很清楚,那就是他今天並不想和無心動手。

收起誅魔劍,從多亞的手中抱過珈藍,鳳凰炎往水家的方向而去,和無心擦肩而過的一瞬間,鳳凰炎凝眉說了一句。

「好自為之。」

隨後快速離開了卡羅府的上空。

等鳳凰炎走了之後,無心的目光看向下面的卡羅風,不帶一點感情的說道,「卡羅風,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是臣服與我,還是讓我毀了卡羅家族。」

無心說完,最後看了魅血一眼,隨即也離開了原地。

這兩人來的突然,卻也走的突然。

大長老蹙眉,看著卡羅風說道,「少主,這可怎麼辦?」

無心,無心,對於這個名字,魔界老一輩人中沒有人不知道這個震撼六界的名字。

他的名聲在珈藍之上,只可惜在萬年以前便隕落了……

無心,天地間最強的魔,傳言都說他是天地煞氣形成,所以魔氣十足。

無心,傳言為了一個人類女子,三番兩次毀神界,最後逼的不管幾界之事的溺水之神忘川插手,直至萬年前神王將臨,才將他封印……

無心,那個以一己之力誅殺歷代神王的魔,那個讓神界的人一聽到便為之害怕的人,就在剛才出現在了他們卡羅家族,說要讓卡羅家族成為他的勢力!

那個男人是曾經最強悍的魔族,就連後來的戰神珈葉都沒有超過他,也只是因為時間久了,大家才會淡忘了他,但只要提到這個名字,除了什麼都不懂的人和像鳳凰炎忘川那種人以外,任何人都會害怕。

神界流傳著一句話。

無心是他們永遠的噩夢,最深處的噩夢,超越珈葉的噩夢……

當年如果不是忘川尊者插手阻攔了無心,神界的人根本等不到天地孕育的神王降世就會被毀滅! 所有的人都看著卡羅風,畢竟家主在閉關,現在唯一能做決定的就是少主了,不管怎麼樣,少主也是他們卡羅家族未來的繼承人……

卡羅風沉默了良久,最後才說道,「先進去。」


眾人聞言,也全部進入了大廳裡面,開始去商量這件事情。

水家裡面,阿修羅和水無殤依然站在院子裡面,他們的面前是嚇的不輕的水千江……

就在幾人僵持之時,一道紫色的雷電破空而來,紫色的光芒散去,鳳凰炎抱著珈藍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隨後趕到的是多亞!

看著鳳凰炎懷裡的珈藍,水無殤,蕭玲,星辰都快速跑了過去。


「鳳凰炎,她怎麼樣了?」水無殤有些害怕的問道。

當初在血城的時候,他們那麼追著珈藍,都沒有看到珈藍這個樣子,而她現在的神色蒼白的可怕。

「沒事,讓她好好休息就可以了。」鳳凰炎說完,將珈藍放到水無殤的懷裡,淡漠的說道,「你把她帶去休息吧。」

水無殤見此,就抱著珈藍往他的房間走去,在走了幾步之後,水無殤站定腳步,微微偏頭,對著鳳凰炎說道,「希望你可以留著他的命,他畢竟是我和珈藍的父親……!」

鳳凰炎的紫眸微微眯起,冷漠的看向水千江,沉默了良久才說道,「可是他沒有把珈藍當做他的女兒。」

聽到鳳凰炎的回答,水無殤並不驚訝,意料之中的答案,又怎麼會驚訝,這個男人對珈藍的在乎超越了一切,之前沒有動手,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倒不是因為他是魔界王爵什麼的,而是看因為他是珈藍的哥哥,是珈藍在乎的哥哥,所以才會手下留情,而這一次,他不會了!

點點頭,水無殤表示他知道了,便轉身離去。

在他要到拐角處的時候,鳳凰炎才淡淡的說道,「我會留著他的性命。」

聽到這句話,水無殤整個人都怔愣在了原地,回頭,用不可思議的目光錯愕的看著鳳凰炎,顯然沒有想到鳳凰炎會這麼說!

「無殤,別愣著了,先帶珈藍去休息。」阿修羅出聲說道。

水無殤聞言,這才反應過來,隨後帶著珈藍離開了。

等水無殤離開之後,鳳凰炎的目光便落在了水千江的身上,看著水千江,鳳凰炎沒有多說,抬手,一道紫色的光芒就凝聚在了手中。

星辰和阿修羅見此,都微微蹙眉,非常清楚鳳凰炎想做什麼。

他就是要毀掉水千江的丹田,讓他不能聚氣,這樣一來,也就沒有辦法修鍊靈力了!

「不,不,不要毀掉我的丹田。」水千江害怕的說道,一邊說一邊往後退去。

鳳凰炎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冷漠的看著他,眼前這個男人是珈藍的親生父親,卻一直想著怎麼殺了珈藍,如果不是因為水無殤是珈藍的大哥,而這個人是水無殤的父親,他根本就不會只是毀了他的丹田……

「蕭玲,救救我。」水千江痛苦的說道,他知道自己不是鳳凰炎的對手,便把注意打在了蕭玲的身上。 不管怎麼說,蕭玲是珈藍的娘,而且她也對珈藍很好,如果是她說,那麼想替珈藍報仇的鳳凰炎就一定會聽的。

蕭玲看了看鳳凰炎,很想說出求情的話,只是話到嘴邊之後,她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眼睛裡面有眼淚在打轉,看著水千江,蕭玲問道,「為什麼,你為什麼想要對付藍兒,她也是你的女兒啊,你怎麼可以讓別人一定要殺了她?」

蕭玲問的這個問題也是阿修羅想問的,他還記得當初珈藍被偷走的時候,水家一直都有派人去找,直到後來是真的找不到了,水家才放棄了。

之前珈藍回來的時候,水千江會那麼對待珈藍他就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在怎麼奇怪,他也只是認為水千江是討厭珈藍,沒想到現在居然變成了恨不得珈藍去死……

這情況著實讓他有些疑惑!

水千江沒有說話,而眾人又等著他的回答,自然也是不著急的,等了一會,水千江才說道,「因為他是珈葉的轉世,如果他單純的是珈藍,是我的女兒,我不會這麼厭惡她,而她偏偏是第一戰神珈葉的轉世,她怎麼能是珈葉的轉世啊,如果水家和她有牽扯淡淡話,必定會受到傷害,我絕對不能讓這種局面出去,所以,所以我才會那麼做。」

「撒謊。」多亞淡漠的看著他,銀色的眼眸沒有一點溫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弧度,「如果真的只是不想和珈藍有牽扯,你又何必想殺了珈藍,據我所知,她在第一次回水家的時候就已經和水家斷絕了關係,這樣一來,珈藍怎麼可能還會牽連到你們?」

對於多亞的話,水千江有些錯愕,一時間沒有馬上回答出來,而是等了一會水千江才說道,「那些都只是我們知道而已,其他的人都不知道,無殤常常在地獄,沒有回家,自然也不知道家裡的情況,但是就在珈藍回來過一次之後,鬼界便有人前來水家,說我如果不殺了珈藍,便會殺了我們所有人。」

聽完水千江的話,水無殤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他的後面,冷笑一聲,水無殤說道,「鬼界來人?父親,難道你還不肯說事實嗎?」

水千江沉默沒有說話,他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幾步走到水千江的面前,水無殤冷漠的說道,「根本就沒有鬼界來人,你想殺珈藍不過就是因為她你被羞辱了,父親,你不認她,可是我認她啊,她是我的親妹妹,你怎麼能那麼對她?」

這幾句話,水無殤是怒吼出來的,由此可見他有多生氣!

「我……」

水千江的話還沒有說話,水無殤繼續說道,「你知不知道,在地獄的時候,珈藍為了擋下了無心的一擊,如果不是珈藍,我現在根本就不會在這裡,而你,卻在珈藍為我受傷最脆弱的時候去傷害她,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水無殤的情緒很激動,宛如在地獄得知珈藍死去的那一瞬間一樣,雙目微紅,帶著憤怒的光芒。

——–

大家多多投票,大愛你們,早安,熬夜把要更新的寫好了,墨羽睡覺去了~~ 阿修羅見此,快速走到水無殤的身邊,伸出手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意示他不要激動。

見此情況,鳳凰炎微微蹙眉,對著水無殤說道,「你讓開吧。」

水無殤聞言,轉身離開了水千江的前面,雖然不想讓鳳凰炎那麼做,但是那又有什麼辦法,他的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這一次放過了他,他不會放過珈藍,還會找機會去傷害珈藍。

所以還不如讓他再也沒有機會去傷害珈藍,只要這樣,只要這樣,他就不用在為難了。

水無殤轉身之後,鳳凰炎手中的紫色靈力就朝著水千江而去。

頓時,整個水府裡面的人都聽到了一聲慘叫聲……

水無殤的身子在一瞬間僵硬了起來,等了許久才轉過了身。

這一轉身,水無殤就看到水千江已經暈死了過去,而他的氣息也已經散去,面色蒼白!

看著暈死過去的水千江,水無殤快速走到他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對著鳳凰炎說道,「他已經受到了懲罰,我先帶他離開。」

鳳凰炎並沒有說話,而是看著水無殤帶走了水千江,良久之後才微微蹙眉,對於這種懲罰,他並不滿意,但是也只有這一次。

解決了水千江的事情,鳳凰炎就在蕭玲的帶領下去了珈藍休息的房間,星辰幾人也跟著去了。

珈藍休息的地方是水無殤的院子。

水無殤喜歡花草,所以院子裡面種滿了珍貴的花花草草,儘管他不常常回來,卻還是有人在搭理這些花草,所以生長的很漂亮。

而在院子旁邊還有一個湖泊,裡面的水非常的清澈,周圍有一些奇特的樹木……

等走進房間裡面,鳳凰炎直接往裡面走去,最後在珈藍的床面前停留了下來。

星辰幾人沒有進去,只有鳳凰炎一人在珈藍的床前停了下來。


珈藍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換下了,原本是濕的頭髮也已經被擦乾了,蒼白的臉色搭配著毫無血色的唇,讓人一看便心疼之極,原本就有些尖的臉頰現在更尖了一些。

伸出手,鳳凰炎將珈藍額頭的一些髮絲弄到了兩邊,隨後靜靜的看著她,目光溫柔而專註。

等了一會,鳳凰炎才起身往外面走去。

看著鳳凰炎出來了,等候在外面的星辰和阿修羅還有多亞便開口問道,「人怎麼樣?」

「沒事。」鳳凰炎看了看星辰和阿修羅,最後在看了看蕭玲,微微抿唇,沒有說話。

蕭玲並不笨,看的出來他們有事情要談,便說道,「我先去準備一些吃的,藍兒睡醒了就可以吃了。」

話落,就快速離開了房間!

等蕭玲走了之後,鳳凰炎修長的手指結印,隨即他們的周圍就出現了一道紫色的結界。

結界籠罩住他們四人,將他們說話的聲音全部阻隔在了結界裡面……

「你說無心想收卡羅家族作為他的勢力?」星辰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無心啊無心,果然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恩。」鳳凰炎點點頭,「無心不會對魔界怎麼樣,他想對付的是神界和靈界。」 「但是他在這麼做,不管是因為神界還是靈界,魔界一樣會受到他的影響。」阿修羅蹙眉說道,「而且……」

看著阿修羅欲言又止的樣子,星辰蹙眉問道,「而且什麼?」

沉默了一會,阿修羅才說道,「就在地獄封印破裂的那一天,有一個強大的魔從地獄下面跑了出去,我懷疑是珈葉的父親。」

阿修羅的話才說話,星辰和鳳凰炎的目光齊齊看向他,帶著質疑。

「是真的。」阿修羅看著兩人說道,「當時我本來想去追,但是封印才開啟,我不能離開,便讓他逃走了,與我擦肩而過的瞬間,那強悍的氣息我不會感應錯,雖然不太明顯,但是是他的可能性有很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