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的人緣挺不錯呀!華子良聽了片刻頗有些感慨。

福列娜自己一個人在酒館里打聽消息,好像不管碰到誰都能叫出名字。別人也樂呵呵的招呼她,對於她提出的問題,基本沒有人會拒絕回答。看來,上次福列娜鎩羽而歸,還是小隊其他成員在邊上影響的。

華子良的眼光隨著福列娜的身影在酒館里打轉,留心聽那些冒險者和她說的話。他正關注著福列娜,突然面前的桌子輕輕「砰」的響一聲,有人往桌面上擺了一杯酒。華子良嚇了一跳,轉過臉一看,居然是老喬親自端了一杯酒過來。

「啊,這個我沒有點。」

「我贈送的。男爵大人。」老喬說著坐到華子良面前。

「謝謝。對了,徵用了酒館的服務,我們還沒有提供補償。請接受我的補償。」華子良說著,掏出兩顆魔晶遞了過去。

「高級魔晶?難怪福列娜說你不錯,還這麼遵守傳統的貴族,現在可不多了。不過男爵大人還是把魔晶收起來吧,老喬的酒館可不會被貴族徵用。」

「可昨天阿奎羅明明說…」

「事後他會替你們付賬。對貴族來說,這點兒住宿的費用實在不算什麼,用徵用的話,可以讓你們感覺承了他的情。」

「這個阿奎羅果然不是好東西。」華子良說著,又用眼神去找福列娜。剛才被老喬打岔,有幾段話他沒有聽到,也沒注意小丫頭跑到哪裡去了。

「男爵大人,你可是已經成親的人了,還這樣盯著小姑娘看有些失禮呀。別忘了福列娜也是貴族。」

「哦。什麼!」老喬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反應過來的華子良差點兒跳起來:自己明明是在聽福列娜打聽消息,怎麼變成打小丫頭的主意啦?

華子良猛然轉過頭,剛想為自己辯解,老喬已經很平靜的說:「開個玩笑。我看得出來,男爵大人與夫人的感情很好。福列娜是男爵大人的妻妹,男爵大人也是把她當作妹妹一樣喜歡的吧。」

華子良擦了擦額頭上沒有冒出來的汗,暗道一聲僥倖,幸好老喬的這句玩笑沒有被玉蠍聽到,否則還不知道她會整出什麼風波呢。

至於怎麼看待福列娜,華子良還真沒想過。如果不是這次體驗生活,兩人之間恐怕根本沒有太多的交集。

在華子良看來,以前的福列娜應該就是和艾蜜莉差不多,屬於他和靈仙都認識的朋友,而且還是和靈仙關係更近一些的朋友吧。

說真的,在華子良心目中,真的排列起來,小丫頭的地位恐怕還沒有那個讓他頭痛不已的玉蠍更重。

不過被老喬這麼一說,他反而有些心虛:福列娜現在裝的是靈仙的妹妹,那就是自己的小姨子。姐夫老盯著小姨子看,在地球上,這話說出去可很容易引起誤解啊!

華子良趕緊危襟正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偏偏喝的有些急,居然嗆住了,狼狽不堪的咳了幾聲,更像是心懷鬼胎被戳穿后的心虛氣短。

老喬微笑著等華子良平靜下來。諾拉和地球不同,沒有什麼姐夫與小姨子的傳說,特別雙方都是社會地位差不多的貴族。

華子良平靜下來后,訕笑了一下,雖然還是很關心福列娜打聽到的消息,卻不敢再扭頭看,只集中注意力捕捉一些傳過來的隻言片語。

老喬還坐在他面前,華子良也不好冷落了對方,隨口說:「看來你們都很喜歡福列娜這個小丫頭嘛。」

「是啊。從平民到自由貴族,誰不喜歡福列娜呢?我還記得她剛來索夫那鎮的時候,那時福列娜還只是平民。第一次走進我的酒館時,笑的又緊張又膽怯,就像一隻迷路的小花鹿。」

老喬給自己倒了一杯,端在手裡慢慢說:「不過小丫頭的心氣很高呢,那個時候她就敢一個人去樹林里冒險。雖然索夫那鎮周圍的樹林比較安全,來往的冒險者把危險性比較大的魔獸基本清理乾淨了,但是對平民來說,一個人在樹林里闖,還是需要相當的勇氣。

我記得很清楚,福列娜第一次的獵獲物是一頭劍尾豚,也不知道她是運氣好碰到了落單的魔獸,還是用什麼法子從一群魔獸中誘出來一頭獵殺的。她帶著獵物回到鎮里,把劍尾豚賣給我的酒館后,第一件事居然是請所有在場的人喝酒,慶祝她的第一次獵捕成功。」

華子良想象得出那時的場景:得意洋洋的小丫頭站在酒館正中,自以為做出了了不起的成就。周圍是一群帶著善意微笑的冒險者,舉杯恭維她的豐功偉績。

他慢慢被老喬平靜的語調所吸引,臉上浮現出會心的微笑,連小丫頭正在打聽的消息也沒有注意了,只是專心聽老喬講述。

「後來福列娜的獵獲就比較不固定了,有時有有時沒的,但她始終堅持一個人出去。別人或許不知道,她在我酒館住了一段時間,我可很清楚:小丫頭根本不缺錢,出身應該很不錯,身上的裝備也絕對不是一般平民能負擔的起的。

她雖然暫時保持著平民的身份,要突破到貴族的位階非常有把握,只是遲早的事。但福列娜對待酒館的人,不論平民還是冒險者都毫無區別,有了獵獲就請大家喝酒。那些常來酒館的冒險者也都看出來了,對這個和誰都能談得來的小姑娘很喜歡。要知道,冒險者之間也不都是那麼平和的,有些關係很僵的冒險小隊,見面就能打起來。」

華子良點點頭,說:「這個我可以想象。冒險者嘛,天天在一種危險的環境中行走,突然有一天,來到一個比較安全的環境,還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總能激起他們內心深處最溫情的一面。」

老喬詫異的看了華子良一眼,說:「你對你的妻妹很了解嘛。第一次福列娜在索夫那鎮呆的時間並不算長,大概十幾天吧,然後她向我告別,說是要去其他地方遊歷了。這是不是你們家族的習慣呀?」

老喬問了一句,卻不等華子良回答便繼續說:「等她走了以後,常來酒館的人都能感覺到少了小丫頭的變化。不過大家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冒險者來來往往變化的很快,大家又忙著在叢林里冒險,有不少酒館的常客甚至都沒見過福列娜。開始還有人問,過了一陣子也就淡了。沒想到幾天後福列娜又返回索夫那鎮,成了貴族,帶著一個奇怪的魔法傀儡,還加入了華萊士他們的冒險小隊。對了,那個魔法傀儡這次怎麼不見了?」

「你問那個啊,他被留在家裡看家了。」

老喬點點頭,說:「這樣啊。回來之後,福列娜的身份雖然變了,對大家的態度可沒變,第一天就幫了店裡那個艾麗的忙。華萊士他們也是因此惹到了阿奎羅鎮長,索夫那鎮的子爵大人。」 華子良點點頭,說:「這事我已經聽福列娜說了。只是,老喬老闆,上次我們來打聽,你怎麼不說呀。」

「你們一來酒館,挑的就是酒館的貴族時間,而且和阿奎羅鎮長表現出比較接近的樣子。我不過是一介平民,怎麼敢胡亂插嘴貴族之間的事情。這次要不是福列娜那個小丫頭一再保證男爵大人與一般的貴族不同,我也不會給她多說什麼。

福列娜固然曾經是華萊士冒險小隊的隊員,但現在她已經和自己家族的人走在一起,即使想幫華萊士他們,也要考慮你這個家長的意見。女貴族受特權的限制,不能插手各國內部的管理事務,我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男爵大人只想帶家族遊歷,不願意招惹什麼麻煩,我也不會把事情告訴福列娜,免得她為難。」

華子良笑道:「請放心。我可不怕什麼麻煩,正好可以讓大家加深對社會的認識,增加一些閱歷,這本來也是我們出來遊歷的目的。那麼,阿奎羅究竟是怎麼設計華萊士他們的,老闆你知道嗎?」

「男爵大人…」

「叫我華子良好了。男爵大人有一大堆,華子良卻只有一個。」華子良的本意,靈仙和玉蠍冒充的也是男爵,三人在一起時,男爵大人到底是誰呀!

老喬有些驚訝,但還是改口道:「華子良大人,華萊士他們也是貴族,貴族內部的事情我可了解的不多。阿奎羅鎮長具體如何設計他們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聽鎮長大人無意中透漏出來的意思,似乎他提升了華萊士冒險小隊的等級,是其中的一個關鍵。」

「提升冒險小隊的等級有什麼特定的要求嗎?」


「我不太清楚,這個主要是由鎮長大人決定的。不過大半年前,鎮里好像對不同等級的冒險小隊制定了一些新的規定,把以前就有的一些東西正式確定了下來,冒險者們很是議論了一陣子,最近才不怎麼談了。

我印象比較深的,就是不同等級的冒險小隊,在鎮里可以獲得的待遇不一樣,等級越高,待遇越好。這樣說來,阿奎羅鎮長提升華萊士冒險小隊的等級,應該是對他們有好處才對。但這可有些不合理。」


「是不合理。阿奎羅昨天也特意提到了這個問題。我猜他對此也有些心虛,所以才故意先說出來,讓別人不往這上面想。可惜他遇到的是我,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戲,根本沒用。」華子良略嫌自誇的說了一句。

老喬看了看他,說:「華子良大人有什麼見教,可以給我說說嗎?」

華子良臉一紅,他其實只想到了這裡必然有問題,但問題究竟是什麼,他還說不出來。「這個嘛,還需要更多的資料才能分析,現在暫時還無法給出具體的答案。」

老喬微微一笑不再多問。正在這時,福列娜又興奮的跑回來說:「我又打聽到一些消息。華萊士他們為了提升小隊的等級,好像換給阿奎羅鎮長一些很高級的魔法材料。剛才有人告訴我,他無意中曾經聽華萊士向幾個隊員表示後悔,認為拿出來的魔法材料等級太高了,應該留下來自己用。嗯,我大概能猜到華萊士他們拿出來的是什麼。」

「這個消息很重要!」華子良一下站了起來,說:「我明白了。阿奎羅一定是眼紅華萊士他們的收穫,故意用提升小隊等級的誘惑敲詐他們。」

「可是,華萊士大哥他們也是貴族,就算阿奎羅打他們冒險收穫的主意,那也要用相應的魔晶來買呀!」福列娜還是有些不明白。

「我想,應該是有些材料的價格,遠遠低於它們的價值吧。」華子良不太有把握的推測了一句。

「福列娜?你怎麼在這裡?」門口突然傳來某人驚訝的叫聲。

「華萊士大哥!你們總算回來啦!」小丫頭驚喜的聲音在酒館里瞬間響起。

他們先是簡單的相互介紹了一下沒有深談。福列娜給華萊士介紹華子良時,華萊士明顯愣了一下,但酒館里人多眼雜,他沒有多問。

等華子良小隊的隊員全回來,眾人聚齊,華萊士便帶著大家回冒險小隊的房子。這次有華萊士帶路,那兩個士兵沒有攔,而是跟華萊士打了一聲招呼離開了。

進了房間,華萊士抬手施放了一個魔法屏障,問:「福列娜,他們都是你們家族的成員嗎?當然,德納第除外。」

「嘻嘻,假的,里爾大哥他們都是知道的。不過我們是來體驗生活,對外必須用眼下的身份,所以我就不重新介紹了,等下次再給你們一個驚喜。對了,華萊士大哥,你們沒有對鎮里的其他人說過我的真實身份吧,要是那樣可就沒意思了。」福列娜毫不掩飾的把事情說了出來,雖然仍沒有介紹華子良等人的真實身份,華萊士他們也不在意了。

「你的真實身份我們從未向其他人說過。」

「體驗生活啊,是學小家族帶孩子出來遊歷嗎?德納第,身為平民的感覺如何?」卡米拉笑著問。

德納第彬彬有禮的鞠了一躬,說:「不像想象中那麼差,卡米拉大人。」

華子良等他們說完,這才開口問:「華萊士,你最近有沒有感覺到阿奎羅在算計你們?」

華萊士眉頭一皺,說:「怎麼?你們聽到什麼消息嗎?我是感覺有些不對勁,這次出去冒險居然引起了叢林的排斥,難道都是阿奎羅的算計?」

「看來你們也不太清楚這件事。那咱們把知道的信息湊一湊,試試能不能把事情的真相湊出來。福列娜,你先說。」

福列娜把她打聽到的情況說了一番,中間還穿插了一些華子良的猜測。華萊士陰沉著臉一聲不吭,小隊的其他三名隊員悄悄嘆了一口氣,也沒有說話。當時,主張接受小隊升級任務最堅決的,就是華萊士,為此,他還拿出了一對暴烈岩熊的前肢骨骼作為第一批小隊成績。看來,就是這對前肢骨骼為小隊招來了更多是非。

等福列娜說完,華子良問:「靈仙,玉蠍,你們打聽到什麼嗎?」

玉蠍搶先說:「嗯,打聽到一些,不知道有沒有用。靈仙你來說還是我來說。」靈仙微笑了一下讓她繼續。

「冒險者里的那些女貴族口風還是比較緊的,鎮里的女貴族還好一些。她們告訴我們,差不多一年前鎮里確實另外製定了冒險小隊升級的規定,根據冒險小隊向鎮里交換物資的數量和等級確定小隊的貢獻,並以此給予不同的待遇。對這個規定說好說壞的都有,據說還有幾個降了等級的小隊很不服氣,要去領主那裡告阿奎羅。」

「安格爾,德納第,你們呢?」

德納第一臉鬱悶。他們找冒險者打聽的時候,別人根本不怎麼答理,後來還是找了一些平民問的。別看德納第勾搭平民女孩子的時候辦法挺多,真的要打聽什麼事情,他反而沒轍了。倒是安格爾表現的如魚得水,可是他問的那些事情,德納第實在感覺不出有什麼用。

安格爾開口說:「我們找了一些平民打聽。他們也提起過這項規定,但大多數人還是很贊同這個規定的。他們說,有了這個規定后,鎮子里的物資多了不少。而且,冒險者徵用他們服務的次數和提供的補償也多了。」

「這就是激勵機制的作用啊。」華子良感慨了一句。


玉蠍突然插話,問安格爾:「那些物資是什麼?都是從哪裡來的?」

「大多是冒險者從叢林中獲取的吧。還有一些是外來的商人帶來的,因為索夫那鎮出產的魔法材料增多,那些商人來得更頻繁了,帶來的物資也多了一些。」

玉蠍不說話了,低頭思考著什麼。華子良轉過身,問:「風鈴,鹿鳴谷,你們打聽到什麼?」別人看這兩個只是孩子,華子良可不敢把他們當小孩子糊弄,說了要他們的消息來做旁證,現在就必須問一問。

風鈴嘟著嘴,說:「這裡的小孩子一點兒意思都沒有,好不容易有幾個和我們玩了一會兒,立刻就被大人喊走修鍊去了。我正要教他們玩其他遊戲呢,多玩會兒能要了他們的命呀!」旁邊的鹿鳴谷居然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樣。

華萊士等四人只當這兩個是小孩子貪玩,才不指望他們也能打聽到什麼消息。

但小隊的隊員知道這倆孩子的真實身份,在一旁綳著嘴想笑又不敢笑。他們出去打聽情況時,華子良給出的提議是去讓他們找小孩子,風鈴還有些不高興。但聯繫風鈴和鹿鳴谷現在的話語表情,他們還真就是活脫脫的小孩子,華子良那時解釋的言詞,如今想起來就成了十足的哄小孩子了。

華子良一臉的無奈,說:「哦,這個消息就不用說了。咱們來分析分析已經獲得的情報吧。」

風鈴一撇嘴,說:「你以為我們就只會玩兒嗎?那些孩子們說,這一年來,鎮里的冒險者可死了不少,他們中的好幾個小夥伴都成了孤兒呢。被鎮里收養了平時不能出來和他們玩。」 長期呆在索夫那鎮的冒險者,也有一些在這裡成家立業生兒育女的。

一般生育了兒女的冒險者會謹慎很多。即使他們沒有向某個領主效忠,仍然保留著冒險者的身份,但再進行冒險時必定挑選那些自己比較有把握的叢林,死亡的情況比較少見。

當然,真的出現了父母在冒險時雙雙死亡的事情,任何國家和領地都絕對沒有放任這些孩子流浪和自生自滅的可能。人屬三族可經不起這樣的浪費,村裡和鎮里必然會把他們撫養成人。至於這些孩子將來是平民還是貴族,那就全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

風鈴提到的這些事,其他人還沒怎麼反應過來,玉蠍已然一驚,抬頭冷笑道:「原來如此。阿奎羅自以為聰明,其實惹了大禍。叢林的排斥,索夫那鎮承受得起嗎?」

華子良愣了一下,問:「叢林的排斥?什麼意思?阿奎羅不是針對華萊士他們嗎?」

華萊士也終於開口說:「我們的確遇到了叢林的排斥,應該是這段時間為了提升小隊等級在叢林獵捕了過多的魔獸引起的。但是這對索夫那鎮有什麼影響?」

玉蠍看了他們一眼,說:「阿奎羅打的什麼主意我才不在乎。但是他制定的那個冒險小隊升級規定,可不就是鼓勵冒險者進叢林大肆獵捕魔獸、大量獲取叢林資源嗎?

安格爾剛才說索夫那鎮的物資增加,我就有些懷疑,但還不太確定。剛才風鈴說冒險者出現大量傷亡,甚至連那些已經安家的冒險者也死了不少,我就可以確定了:這一年來,進入叢林獵捕了過多魔獸的,應該不只是華萊士小隊。恐怕,整個索夫那鎮都要引起叢林的排斥了。我不知道阿奎羅想從華萊士他們這裡得到什麼,但用這個方法,後果絕對是他承受不起的。」

華萊士臉色一變,說:「我們昨晚就遇到了哮月魔狼,兩頭。而且可以確定,就是沖著我們來的,後來不知怎麼離開了。」

玉蠍點點頭,說:「你想知道的話,我有辦法幫忙。」

華子良連忙岔開話題:「啊,這個,華萊士,阿奎羅到底想從你們這裡得到什麼?安照老喬的說法,阿奎羅開始應該只想為他兒子報復你們一下的。」

「為了克里?」

「是啊。他不是被封印到一階了嗎?」福列娜提醒華萊士。

「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可沒有那個本事。」

「有那個本事的人,阿奎羅敢去招惹嗎?他只有找咱們報復。」卡米拉倒是想得很清楚。

「這倒也是。剛才華子良說阿奎羅在算計我們,的確是真的。他開始可能只是想替他兒子報復我們一下。但我不小心做錯了一件事,讓阿奎羅又有了更多的想法。現在,他想從我們這裡得到的,應該就是這個。」華萊士說著,從儲物空間里取出一付暴烈魔岩熊的骨架,骨架上少了一對前肢。

玉蠍看了一眼,滿不在乎的說:「超階魔獸的骨骼啊,保存的挺不錯。」

德納第和安格爾一下就呆了,盯著那付骨骼滿臉都是驚艷之色。


華子良狠狠的瞪了玉蠍一眼,低聲說:「注意你的身份。」

「哇!超階魔獸的骨骼啊!還保存的如此完好,真是了不起!」玉蠍知錯就改,立刻雙手合什捧在胸前,稍稍歪頭做出很期盼的樣子,滿眼都是小星星,把福列娜初次看到胖胖熊的神態學了個十足十。

華子良痛苦的搖搖頭。他現在大概知道超階魔獸的骨骼在三族社會是怎麼樣的存在:雖說在真正的的高手眼裡,即使高階魔獸的骨骼也不算最好的魔法材料,但因稀缺性,價值還是蠻高的。

何況有些特定的骨骼還能煉製出具有特殊用途的魔法道具,比如交換給里爾他們那副裂空雷鷹的完整肩骨,就可以煉製出超級飛行魔法道具,而且可以大幅提高氣系魔法的施放效率。

看到超階魔獸的骨骼,即使是三族中的聖階和超階,也未必能保持平靜。玉蠍只是一個五階魔法師,居然表現的那麼滿不在乎,就算後來做出了驚奇期盼的樣子,那也是小女孩看到心愛玩具的神態,與應有的氣氛很不搭調呀!

等華子良眼神一掃,他徹底無語了:自己說了之後吧,玉蠍好歹還給了點驚奇的表情,靈仙、風鈴、鹿鳴谷,甚至還有福列娜,一臉平靜的跟沒事人一樣,好像剛才說的不是他們就不用反省了。華子良倒忘了自己也沒有做出應有的表情,總之,小隊之中,只有德納第和安格爾的反應才算正常。

華萊士對他們的平淡反應卻不感到奇怪。龍城歷險福列娜也去了,最後同樣分得幾具高階魔獸骨架,小丫頭想必都告訴自己的新隊員了。何況那些歷史久遠的家族,即使敗落了,多少也會留下一些家傳的壓箱底的寶貝。

雖說大部分這種寶貝不見得真有什麼了不起,但偶爾也能淘出些讓人眼睛一亮的好東西。華子良他們顯然與圖坦卡蒙家族沒什麼關係,出身於一個比較古老的小家族這件事,估計還是差不多的,可能見過一些好東西,對超階魔獸的骨骼沒有什麼驚訝的也不奇怪。

收起那堆骨骼,華萊士苦笑了一下說:「你們打聽到了那麼多消息,那麼也聽聽我知道的吧。」

原來,半年多前華萊士與里爾告別後,帶著小隊回到了索夫那鎮。

他們得到了里爾饋贈的住宅,幾次冒險的收穫很豐厚,而且他和卡米拉的實力又提高了一階,原本是打算按照里爾的建議,先好好鞏固一下自身的基礎,再考慮進行冒險的。

但華萊士小隊回來之後沒幾天,居然就接連有冒險者上門要跟他們比試,理由居然是華萊士小隊的實力不足以在索夫那鎮佔據這麼大一片住宅,那些人要用冒險者之間的賭鬥把這處房子贏過去。

前面已經說過,冒險者之間的比試,現在已經演變成一種強者找借口搶奪弱者裝備和獵獲物的手段了。不過明火執杖的上門搶房子,還是第一次碰到。

索夫那鎮的這處房子,是里爾花了一筆魔晶向鎮上買的,現在轉交給華萊士,那就歸屬於華萊士小隊所有。除非華萊士小隊在冒險時全滅,鎮上才能收回這處房產。否則,只要華萊士小隊還剩一個人,房子就歸剩下的這個人所有,怎麼會有通過冒險者的比試搶奪房產的道理!都這樣的話,鎮子不就亂套了嗎?

被公然別人欺上門來,華萊士他們有些失去冷靜,也懶得講道理,拉開場子就是一頓暴揍,直接把人打走。

現在華萊士小隊三個六階一個五階巔峰,裝備也是冒險者中頂尖的,而且還沒算上龍族裝備。先前幾個來找事的冒險小隊實力不過與華萊士小隊遇到福列娜時的實力相若,哪裡經得起他們現在打呀!反而給了華萊士和卡米拉熟悉自己新實力的練習機會。

可打了幾次之後,華萊士感覺不對了:一般像冒險者之間的這種賭鬥,因為發起者不懷好意,不管結果如何,大家對發起者的評價總是不好的。

而且這種事情做起來到底有些虧心,大多數發起賭鬥的冒險者,不僅要找個借口,也要選擇比較僻靜的角落發動,免得被看不慣的旁觀者插手壞了好事。賭鬥一次不成功,既失了氣勢又走漏了風聲,也沒有誰會再堵著別人下次繼續賭鬥的。

這次來搶華萊士小隊房子的這些冒險者,不僅光明正大,而且一撥接一撥,實力也越來越強。鎮上流傳的對此事的評價,居然也是指摘華萊士小隊恃強凌弱的為多。

眼瞅著局面越來越亂,後面幾次跑來賭鬥的冒險隊已經不是爭房子,而是要教訓教訓華萊士小隊這個在索夫那鎮飛速竄起的冒險小隊了。那段時間,華萊士小隊在索夫那鎮當真是如坐針氈,實在想不出事情怎麼會演變成眼下的局面。

就在這時,一臉和藹與公正的阿奎羅鎮長出場了。他把鎮上的冒險隊長召集起來,首先是一套套冠冕堂皇的場面話,什麼維護索夫那鎮欣欣向榮、安定團結、繁榮穩定的大好局面啦,公平解決冒險者之間的糾紛啦等等,把所有人說的連連點頭。

然後阿奎羅話鋒一轉,痛心疾首的指出:當前,索夫那鎮的大好局面面臨著一個嚴重的威脅,在冒險者之間製造了裂痕,產生了矛盾,甚至導致了激烈的衝突。那就是華萊士冒險小隊與其他人之間的比斗。

這個問題錯誤不在華萊士小隊,也不能說是那些去找他們的冒險小隊有什麼不對,關鍵是索夫那鎮的冒險者之間,存在著一些容易產生衝突的不安定、不公正、不合理因素。所以,鎮里決定推出一套冒險者升級的新規定,調解這些問題。 具體的內容就不用多說了,後面會大致說一下。反正大多數冒險小隊感覺對他們也沒有太大影響,就沒有表示反對,實際上有幾個眼紅華萊士他們的,還竭力表示支持。

但對華萊士小隊來說,影響就比較大了。

阿奎羅的規定,限制了一些等級較低的冒險隊在鎮里獲得服務、購置產業、甚至交易物品的許可權,等級高的冒險隊則有優惠。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