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一人?”蘇天逆再次問道,他心中疑慮,若是要伏龍巢派人來襲殺他,不可能就此一人。而且他在靈罰山嶺外面,明明感受到了好幾股殺氣。

“一共五人,分開行事,誰殺了你,誰就能領頭功。今天我說喜鵲怎麼衝着我大叫。原來是要我領功來了。”說完又是一陣狂笑,驚得一些弱小的魔獸四散逃去。

“那可能不是喜鵲,也有可能是烏鴉。它是在告訴你,今日你必有一劫!”蘇天逆雲淡風輕地說道。

“哼!”中年人不再多說,一斧落下,劈山裂石,地面都開始震動起來。

蘇天逆眼觀此人,發現他實力不過入虛六重天,這一擊勢大力沉,無論從力量還是從襲殺方位來看,都是拿捏得當,顯然久經沙場之輩,絕非一般人物。其戰鬥經驗,絕非盛林盛域能夠比擬。這種刀口舔血的人,遠非嬌生慣養的富家子弟能比。

蘇天逆面色沉靜,神力涌上手心,一隻巴掌大的玄武神龜在手中浮現。正是他所領悟的玄武圖騰寶術!

他揚手一揮,巴掌大的玄龜瞬間暴漲至一丈多大,鋪天蓋地,朝着中年人碾壓而去。這中年人敏銳異常,連忙止住將要向前衝擊的身形,連連回退。

玄龜沉重如山,絕非一般人能夠抵擋,這中年人退去之時,蘇天逆雙手捏印,一條青龍瞬間在他雙手間呈現。

“去!”蘇天逆雙手一推,一聲龍吟,青龍呼嘯而出,挾着神獸霸主之威,一往無前,勢如破竹!

“什麼,我族的青龍寶術!”中年人心中大爲驚訝,不曾想到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會青龍寶術,這種無上的寶術,連伏龍巢都只是殘缺,蘇天逆竟然已經運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你們這一族的青龍寶術?”蘇天逆面色一凌,原本對付眼前之人,並不需要使用青龍寶術,只是他想看看兩大圖騰寶術同時使出的威力。

不曾想到,竟然有意外的收穫!上古四大圖騰坐化後遺留下來的東西,青龍膽,白虎牙,朱雀翼,玄武甲。

如今只有玄武甲在蘇天逆的手中,雖然他經過慕容成傳授了青龍寶術,但沒有青龍膽的消息。此人無意之間泄露伏龍巢可能有青龍膽的消息!

兩大寶術同時襲來,這中年人只是驚訝了一聲,還未來得及回答蘇天逆的話。一聲慘叫,便在兩大寶術的夾擊之下,瞬間斃命!

“反正還有四人,應該還能得到一絲的信息。”蘇天逆說道,“只是這四人混在衆人之中,難以發現!”

“如果知道這他們一夥人的特徵,我想我可以找到。”死靈鼠見危機解除,纔敢放心大膽地走出來。

“你能找出來?你怎麼找?”蘇天逆不由得一笑,僅憑死靈鼠一隻小小的魔獸,如何找得出。

“忘了告訴你,其實我還有一個身份!”死靈鼠故作神祕地說道,但此時一股王者之氣漸漸在它小小的身軀上浮現。

“你還能有什麼身份?”

“其實我是鼠王!”死靈鼠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正洋洋得意地看着蘇天逆,期待蘇天逆有則震驚的表情。

“哈哈哈……”蘇天逆一陣大笑,“你還是鼠王啊,就這點實力,你是要笑掉人的大牙嗎?”

死靈鼠一聽此言,頓時沒了脾氣,一時也無言以對,無可奈何地說道:“我真的是鼠王,我的實力在死靈鼠裏面,已經算是很強了!”

“鼠王,請問你要如何幫我?”蘇天逆見鼠王很是認真的模樣,覺得應該不假,況且死靈鼠修爲本來就低,它的實力在死靈鼠中的確算是強的了。

“吱吱……”死靈鼠頓時發出一聲聲怪叫,蘇天逆五感敏銳,神識強大,在一瞬間覺察到了遠處的林間有異動!

一大羣死靈鼠正朝着這個方向涌來!

不多時,成百上千的死靈鼠聚集在了鼠王的面前,但這些死靈鼠一見蘇天逆,本能的發抖,不敢靠得他太近。


“這只是附近的一小股死靈鼠,還有更多的死靈鼠隱匿在山嶺之中。現在你相信我可以幫你了吧!”鼠王很是驕傲地說道,一雙鼠眼放出燦爛的光芒。

蘇天逆不得不點頭承認,如此數量龐大,無處不在且無孔不入的死靈鼠,要找出四個人,顯然是很輕鬆的事情。

“伏龍巢手背之上,有着一個龍形的印記。只要看到這些,就夠了!”蘇天逆指了指那中年人的手背,對着鼠王說道。

鼠王點點頭,對着那一羣死靈鼠吱吱唧唧講了一通,而後這些死靈鼠領命而去,四散開來。


“如此一來,那我便省事多了。現在我們繼續吧!”蘇天逆繼續讓鼠王帶路,鼠王對靈罰山嶺極爲熟悉,一路避開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前面那座山上死氣最爲濃厚,叫死亡之嶺。你應該也能看出,其中蘊藏了多少死氣。”鼠王指着前面的山嶺,眼神中依舊充滿了敬畏。

蘇天逆放眼望去,滿山便是黑氣縈繞,死氣沉沉,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壓抑,按照宙斯說來,生命泉水在這裏出現的可能相當之大。

“生命泉水會在這裏出現嗎?”蘇天逆邁步向前,朝着死氣沉沉的山嶺走去。 見蘇天逆穩步向前,鼠王遲疑了片刻,最終也跟着了蘇天逆的後面,向着死亡山嶺進發。

一路上盡是枯枝敗葉,白骨森然,毫無生機可言。

偶然間會出現一些惡靈,但這些惡靈沒有自主意識。當蘇天逆靠近他們之時,他們竟如同見了鬼一般,處於本能的逃向了遠方。

“前面就是死亡山嶺的中心地帶了。其中有着恐怖的惡靈出現,我不敢再深入了。”鼠王不再向前,敬畏地看着山嶺的中心地帶。

蘇天逆一眼望過去,死亡之嶺的中心地帶,涌出無盡的黑氣,黑氣四散,瀰漫了整個山峯,讓人無比的壓抑。

“死氣蘊生機?”蘇天逆心中雖是這麼想來,但並無確定的把握,他決定在此處觀察一段時間。若是再無生命泉水出現的跡象,他便到其他地方找尋。

生命泉水通常是突兀的出現,突兀的消失,沒有固定的時間。正如莉蘭雪所說,要有大機緣的人才能遇到。

蘇天逆靜靜等待,一連五天,這個地方除了無邊的死氣之外,再無其他。就在第六天的時候,蘇天逆忽然感覺到了一絲絲地生機。雖然只是一絲,但卻被他清晰地感受到。

“嗯?”蘇天逆擡頭望向出現生機的地方,卻再無任何感應。

又過了幾天,濃厚的死氣之中,又有了一絲生機的出現,一閃而過,便在無所蹤。但這一次出現的地方,與上次明顯不同。

“難道這就是生命泉水出現的前奏?”蘇天逆覺察到了這樣的異狀,聯想到了這樣的情況,照正常推測看來,這應該就是生命泉水出現的前奏。

“嗯,我剛剛感受到了一絲氣機,想來就在前面!”寂靜的死亡之嶺傳來一道聲音。

“不錯,應該就是這裏沒錯,想來生命泉水不久就會出現!”另一個人附和道。

這兩人實力非同尋常,絕對已經達到了靈罰山嶺的巔峯戰力,如今這些人也爲生命泉水而來。

與此同時,蘇天逆感覺暗處依舊隱藏了幾股非同尋常的氣息,這些人早已經突破了入虛的境界,到達了靈罰山嶺的極限。

“看來爲生命泉水而來的人真是不少,又是一場生死爭鬥啊。”蘇天逆早已經隱藏了氣息,靜靜地潛伏在樹林之中。

“我對付入虛巔峯狀態問題不大,化靈與入虛,雖是一線之隔,卻有着天淵之別。即便擁有虛靈刀,對戰起來,我並不一定能夠佔到便宜。”蘇天逆認真地對比了來人的實力。

他發現來人很強,都已經到達了這裏的巔峯戰力。而蘇天逆只是在入虛五重天,境界差的太遠,即便他擁有虛靈刀,戰鬥起來也是相當費力。況且對方人多勢衆,這樣作戰絕非上上之策。

“生命泉水,我一定要得到,絕不容失去!”蘇天逆不由得緊握雙拳,戰意漸漸騰起,即便這次生命泉水再艱難,他也要得到!

因爲實力不足夠強大,蘇天逆已經決定,先突破境界要緊。如今他有一萬斤符文石,雖然不足夠他衝擊化靈境界,但完全可以讓他到達入虛的巔峯狀態。

“爲了穩妥起見,我先突破至入虛六重天,等時機成熟,在突破至入虛巔峯。操之過急的話,往往適得其反。”時間很緊急,但蘇天逆卻不盲目,穩紮穩打,才能更爲持久。

“這生命泉水在這幾天顯然不會出現,我有足夠的時間衝擊境界!”蘇天逆遠離這些,選擇了一處僻靜之地,靜靜地盤坐在地上。只待時機一到,便要開始衝擊境界。

一連數天,蘇天逆如石佛一般一動不動,他調整着氣息,將強大的生命精氣吸納如神泉之中,準備時機的到來。

隨着生命精氣的納入,神泉震動,開始沸騰起來。

蘇天逆見時機成熟,從天鷹之戒中取出四千斤符文石,堆得跟小山丘一般。這些符文石精氣流傳,濃郁得化不開的生命氣息在縈繞。

蘇天逆一擡手,便是煉化了一千斤的符文石。他深知自身情況,神泉如無底洞一般深不見底,根本不用擔心這麼多的符文石會將神泉震碎!

一千斤符文石所化作的精氣若一條奔騰河流一般,直接被吸納進神泉之中。神泉震動越漸劇烈,但遠遠沒有到達開闢的界限。

又是一千斤符文石被蘇天逆煉化,納入神泉之中。若是其他人看見,非得痛罵蘇天逆不可,這樣耗費符文石,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隨着這股精氣的衝擊,神泉越漸沸騰,隱隱有井噴之勢,突破就在此時!

這一次蘇天逆不作絲毫的猶豫,兩千斤的符文石全部煉化。強大的生命精氣一路奔騰,勢如破竹,如力劈華山一般,直接衝擊神泉。

神泉巨震,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無法阻擋。


“轟……”一聲驚天巨響,神泉進一步開闢,神力源源不斷地從其中涌了出來。流向各個經脈。神泉的上空,一道道閃電劃過,響雷陣陣,放佛創世之初一般的景象。

蘇天逆只覺雙臂有着破空之力,只是一指彈出,前面一座山丘瞬間化作了飛灰。

一輪紅日緩緩升起,照耀了一方天地,與此同時,一輪新月在另一個方向升起,與之交相輝映。

先天戰體異象,日月同輝!

此時,蘇天逆將多餘的精氣逆轉直上,直接納入神識之中。眉心中金色的小人,越漸真實,就如同實質一般。金色小人雙眼放光,就如同蘇天逆本人一般,眼神凌冽無比,有着洞穿虛空之勢。

蘇天逆感受到了力量的暴漲,氣息節節攀升。就在他以爲將要結束的時候,他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只見體內的神泉,原本還如大海一般的蔚藍,現在卻變爲血紅色!

“戰體本源!”蘇天逆在心中驚呼,這一次竟能感受到了戰體本源,這是先天戰體強大的根本,如果以後能夠激活,就是上可戰天,下可伐地。

就在此時,天空烏雲滾滾,一道道閃電在空中交錯!這是雷劫的前奏。 按照常理來說,一般人只有突破較高的境界之時,纔會出現雷劫。而先天戰體實在太過逆天,同階狀態下,實力遠超其他人,所以引動天地見秩序,出現了雷劫。

雷劫越強大,就說明渡劫之人越堅強。通過雷劫之後的實力也更加強大。

而蘇天逆過早的出現雷劫,可以說是天地不容。但從另一個方向看來,也是對修行者的肯定。哪一方人傑,不是經歷過無數大劫的考驗?

一道閃電橫空交錯,挾着無上之威。轟然落下,直接劈向蘇天逆。

蘇天逆巋然不動,雙手之上神力早已經凝聚,一隻玄武神龜幻化而出。他雙手一推,玄武神龜逆天而上,讓那道閃電消弭於無形。

烏雲滾滾,一道閃電再次劈落而下,這一次比先前那道閃電強上不知幾倍。閃電只是一閃,只覺鬚髮皆張,其威力可想而知。

蘇天逆雙手捏印,一條青龍在雙手間騰起,一聲龍吟,震破山河。青龍盤旋直上九重天,逆迎而上。


“轟……”驚天巨響之後,便是無盡的光芒四散,比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

“哧哧……”第三道閃電劈落而下,比之先前兩個更爲恐怖,閃電裂空,竟引得氣流亂竄,吹得衣衫亂擺。

此時,蘇天逆眉心中閃爍光芒,一個金色的小人走出,金色小人雙腿盤坐,肌體晶瑩,準備接受雷劫的洗禮。

閃電落在金色小人身上,金色小人頓時霞光萬縷,並未受到絲毫損傷。蘇天逆的神識,已經強大到了一個極爲恐怖的地步。

隨着第三道閃電的落下,天空平靜了片刻,久久未出現閃電,但烏雲滾滾,依舊不曾散去。蘇天逆收回神識,深知雷劫並未結束,這是天地在醞釀強勁的一擊。

大地開始輕震,蘇天逆只覺肌體都有些刺痛。這雷劫還未落下,壓力便已經悄然而生。

“嘶!”一道紫色的閃電橫空而出,直接劈斬下來。

蘇天逆心中一直有一道信念:堅信自己雙拳足以鎮壓一切。所以最強的雷劫,他決定用自己身上的雙拳對抗。

如果成功,信念更加堅定。如果失敗的話,還談什麼與虛空並肩作戰。這也是蘇天逆心中固執的一方面!

蘇天逆一聲長喝,聲震九天,神力隨身而動,揮動金色的拳頭,與紫色閃電直面遺憾。

敢這樣與最強雷劫對抗,不說絕世僅存,也絕對是鳳毛麟角。

紫金之氣在天空交織,紫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四散,鉤織出一副令人驚歎的畫面。

紫光落盡,蘇天逆緩緩落在地上,只見他長舒一口氣。這道閃電讓他並不好受,指縫之間鮮血涌動,顯然受了一些傷。

若是讓其他人知道,與紫色閃電這樣對抗,只是受了這樣一點傷的話,恐怕驚得說不出話來!

雷劫結束,烏雲散去,只餘下滿目瘡痍的地面。

蘇天逆此時空靈出塵,衣襟擺動,五感異常敏銳,卻發現林間有兩人飛速接近這裏。這兩人實力非同一般,其中一人已經達到了靈罰山嶺的巔峯實力,化靈一重天!另一人也達到入虛的巔峯戰力。

“小子,剛剛是你渡劫?”一個青年問道,他名叫流露出不敢相信地眼神。“就你一個入虛六重天,竟然會出現這麼強大的雷劫?”


蘇天逆點頭說道:“正是在下,現在在下需要調息一下,那就告辭了!”言罷,蘇天逆一抱拳,邁步準備離開。

“我有準你離開麼?”另一個年紀稍長的青年人用命令的語氣說道,他雙眼如獵豹一般逼視着蘇天逆。

蘇天逆利眉如劍,撇了他一眼,反問道:“我離開需要你批准麼?”

“一個區區入虛六重天的小子,哪裏來這麼大的口氣?”年紀稍大一點的年輕呵斥,殺意漸漸涌上。他是化靈境界,斷然不會把一個入虛六重天的人放在眼裏。

“誒,義雄,我怎麼覺得這小子有點眼熟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