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前一日,沈傾叛出了炫鈴宗,此時正在被玄靈宗緝拿。

一身雪白的沈傾,簡單的束著發,看著這終年不化的積雪。

想著師傅為什麼突然間去世了,還用最後的神識告訴自己逃離玄靈宗。

沈傾是師傅在她五歲,雲遊四方的時候撿到的孩子,於是沈傾便被師傅,帶回了玄靈宗,並且親自教授沈傾習道法。

玄空大陸,是一個以道法為尊的大陸。

而沈傾的師傅,是玄空大陸排行第五的道法聖尊。

沈傾作為師傅唯一的弟子,自然是從小備受寵愛,而沈傾似乎也沒有辜負師傅的教導。

年紀輕輕,便已經是玄靈宗年輕一輩里的佼佼者。

這一切,似乎都很幸福。

然而,一切改變來自於宗主唯一的兒子。

玄不空,玄不空雖然天資不如沈傾,但是也是玄靈宗一輩里僅次於沈傾的高手。

玄不空喜歡沈傾,這是整個玄靈宗眾所周知的事情。

而事實是,沈傾只是把玄不空當作自己的師兄。

在玄靈宗所有人的眼中,沈傾遲早會嫁給玄不空,成為玄靈宗少宗主夫人,將來也是宗主夫人。

因此,哪怕沈傾再如何的國色天香,也沒有人敢和她表白。

而這一切,從燕無心來到玄靈宗的那一刻,悄然改變著。

燕無心剛開始只是一個毫無聲名的外門弟子,只是後來不知道是有了什麼樣的奇遇。

燕無心很快便晉陞為了玄靈宗的內門弟子。

然後一步步成為了玄靈宗的核心弟子。

自此開始,燕無心與沈傾的接觸多了起來。

而在沈傾的眼中,燕無心這個師弟有些笨拙,但是很努力。

別人一次能做到的事情,他可以嘗試一百次。

因此,也被玄不空嘲諷了很多次,當然也是看不慣他總是去找沈傾。

這一切矛盾的爆發,是燕無心讓沈傾給自己講解一種較為疑難的道法。

恰好這這時候,玄不空來看沈傾。

當著沈傾的面,玄不空第一次打傷了燕無心,並且威脅燕無心,如果還想在玄靈宗呆下去,就離沈傾遠一點。

燕無心是個執拗的人,自然是不願意妥協。

所以,燕無心遭受了玄不空及他的黨羽們一次次的攻擊,為難,毆打。

這一切,在被沈傾知道之後,去找玄不空吵了一架,大鬧了起來。

在沈傾的心裏面,沒有貴賤之分,燕無心是自己的師弟,她有義務幫助自己的師弟。

所有人都在討論著燕無心的倔強和不識時務。

唯獨,沈傾看到過燕無心的眼淚。

在其他人眼中,那個倔強的寧願掉頭也不願意跪下的燕無心,原來也是個會難過的孩子罷了。

所以,燕無心在沈傾的心裏面自此以後,便有了一席之地。

除了燕無心,只有沈傾的師傅,在沈傾的心裏面佔據著很重的分量。

掌門開始施壓,對沈傾的師傅。

原本沈傾的師傅在玄靈宗便是不結交黨羽的人,有些飄然,因此也沒有什麼好友。

這次掌門開始施壓之後,所有長老全部跟著施壓。

儘管沈傾的師傅道法高強,最終還是著了道。

玄不空將燕無心抓起來,逼迫沈傾嫁給自己。

而燕無心為了沈傾,直接用道法自燃。

在當晚,沈傾便收到了師傅的神識傳音,連夜離開了玄靈宗。

來到了方圓百里積雪不化的北山之巔。

沈傾是最怕冷的孩子。

可此時,她卻是一點兒寒冷都感受不到。

只是覺得莫名的孤寂。

在這個世界上,自己再無親人與朋友。

沈傾在北山之巔遇到了一匹孤狼,而這孤狼一直在與沈傾為伴。

一日,兩日,……一個月。

北山之巔,結有一種通體雪白的果子,是孤狼帶著沈傾找到的。

儘管沈傾很是詫異,這北山之巔為何會有果子,卻還是用來果腹。

終是有一日,玄不空找來了北山之巔。

玄不空告訴沈傾,燕無心是假死,燕無心修鍊了一種兇險的魔道道法,能夠造成假死自燃。

而在七天前,燕無心闖入了玄靈宗,殺死了玄靈宗約莫一半的弟子。

燕無心變的道法高深,與宗主在伯仲之間。

在偶然得知沈傾在北山之巔的時候,玄不空便毅然離開了玄靈宗,甚至不怕被燕無心截殺。

冒著死的風險,來見沈傾。

玄不空請求沈傾的原諒,懺悔自己做過的事情,包括沈傾師傅的事情。

玄不空告訴沈傾,她師傅的死是一個陰謀,一個就連宗主都被蒙蔽在內的陰謀。

整個玄靈宗都被算計了,而算計者與燕無心是合作關係。

玄不空言辭懇切,擅通心靈的沈傾能夠看出來,玄不空所說,都是事實。 所有人都不知道,燕無心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背叛了玄靈宗,開始打沈傾的主意。

然而這一切,絕對不是從燕無心成為核心弟子開始。

絕對是在外門弟子之前。

所以,沈傾被燕無心騙了。

沈傾答應燕無心的要求,重回玄靈宗。

這一日,沈傾告別了孤狼,同玄不空一起離開了北山之巔。

回到玄靈宗的當天,玄靈宗被遭受了燕無心再次的襲擊。

這次燕無心,提出了要求,要帶走沈傾。

否則,便屠滅整個玄靈宗。

面對掌門和眾長老懇切的目光,沈傾明白了,原來她的回來,也是一場陰謀。

「沈傾,你自小在玄靈宗長大,難道你願意看著玄靈宗就這麼覆滅嗎?」

「沈傾,你有義務為了玄靈宗犧牲自己。」

「沈傾,只要你跟著燕無心離開,並且保證燕無心不會再侵犯玄靈宗,你師傅的牌位,會正常出現在玄靈宗的祖祠里。」

沈傾哈哈大笑,「如果我說不呢?」

「那你便無法離開之後,我們會綁著你送給燕無心。」

沈傾看向玄不空,儘管她知道玄不空沒有任何的話語權,卻還是想知道為什麼。

「沈傾,為了玄靈宗,我別無選擇,我是玄靈宗未來的宗主,我不可能看著玄靈宗覆滅。」

「沈傾,希望你看清楚現狀,乖乖聽我們的話,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沈傾看著說話的長老,一臉的笑意,「遭受皮肉之苦?你們莫不是以為我還是之前那個在玄靈宗時候,道法不如你們的沈傾?」

沈傾出手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沒有能夠抵擋得住。

沈傾帶走了燕無心,算是報了玄靈宗的養育之恩。

儘管這份養育之恩,其實只是師傅給的。

沈傾帶著燕無心,回到了北山之巔。

而北山之巔的孤狼,卻是失去了蹤影。

沈傾找遍了北山之巔,都沒有再看到孤狼的影蹤,連同通體雪白的果子,一起消失了。

沈傾看到半邊臉已經開始腐爛的燕無心,莫名覺得有些心疼。

儘管他利用了她,騙了她。

沈傾還是會覺得心疼。

她知道,燕無心將自己賣給了魔鬼。

魔鬼是玄空大陸最為可怕的魔道生物。

他能幫助你實現所有的願望,但是需要以同等的價值來交換。

燕無心告訴沈傾。

在他小時候,父親和母親很是恩愛。

父親是村子里唯一的教書先生,而母親是村子里綉工最好的綉娘,也是村子里長的最好看的綉娘。

所以燕無心很幸福。

這一切,在某一天被強行改變了。

某一天,村裡出現了一群修道者,道法高深。

起碼在那個時候,在所有人都不懂修道的時候,他們的眼中,這群人道法高深。

其中一人,看上了燕無心的母親。

便當著燕無心父親的面,凌辱了燕無心的母親。

燕無心的父親悲憤自盡,母親也咬舌自盡。

從此,燕無心便成為了孤兒。

他發誓,一定要為父母報仇。

魔鬼找上燕無心的時候,告訴燕無心,這些人的身份,其實是玄靈宗的一群弟子。

只要燕無心愿意,魔鬼可以幫他達成願望。

但是最為交換,燕無心必須把自己的命交給魔鬼。

如果在中途違背,燕無心便會腸穿肚爛,面容毀盡,最終死亡。

而這次,因為沈傾,燕無心違背了與魔鬼的交易。

所以他的半邊臉,開始腐爛,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沈傾想盡了所有辦法,但是都沒有辦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阻止燕無心身軀的腐爛/。

燕無心告訴沈傾,只要能同她在一起,哪怕只是一天,他都願意付出生命。

所以,沈傾無需再為他憂心。

因為,燕無心是快樂的。

起碼在和沈傾在一起的每一天,在北山之巔的每一天。

沈傾都會帶著燕無心坐在高高的北山之巔上,講一個故事。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沈傾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故事,很明顯這些故意並不是發生在玄空大陸。

好像是在沈傾的腦海之中,與生俱來一般。

西遊記,水滸傳,紅樓夢,新白娘子傳奇。

每一個故事,沈傾都只是講述了開頭,她不願意告訴燕無心結局。

燕無心便每天都期盼著聽故事的結局,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燕無心的肚子也已經開始腐爛。

但是燕無心從來都沒有在沈傾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痛苦和絕望,反而很歡樂。

似乎想用自己的歡樂來感染沈傾。

直到燕無心生日的那一天,燕無心提出要求,要沈傾在一天內把故事的結尾講完。

就算了沈傾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沈傾答應了這個請求。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