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這時陳二狗就說:“我懂了。”

“你懂了?懂什麼了?”

見到陳二狗突然大喜的樣子,我很是好奇,趕緊問道。

陳二狗就說:“我懂夜遊神他們爲什麼叫我們發揚門派了,因爲如今我們人小位微,沒有人會聽我們說大道理,只有當我們振興了門派,將門派地位變得高大了,那時我們說的道理,講的大道之法世人才會去聽,去遵循。”

一聽這話,我整個人都驚呆了。二狗怎麼一下變得這麼聰明瞭,這個問題我怎麼就沒想到呀?

夜遊神和黑白無常都叫我們振興門派,可不就是這個原因麼?

只有先讓自己變強大了,別人纔會聽我們的道理,要不然,你說的再有道理,別人也只當廢話。而一些有錢有勢的人,哪怕他說的再無道理,純粹裝逼的話,世人都會奉爲大道之理,這世道便是如此。

想到這裏,當下我就把陳二狗一陣誇,把他得意壞了。

接下來,我們又犯難了,那就是怎麼振興門派?

要振興仙經派,可不是嘴上說說就能振興,就能強大的,而是要有行動才行呀。

陳二狗就說:“首先,咱們肯定得開宗立派才行。現在這世道上已無仙經派了,咱們得先建道觀,然後才能一步步去振興。”

我想想也對,於是就說:“行,一切聽師兄你的。 麵包樹下的女孩 正好咱們也有金磚,等龍哥那邊幫咱們把金磚一出手,咱們就去找個地方建道觀,開宗立派。”

陳二狗點點頭,想了想就說:“那去哪裏建道觀?”

這一下,我傻眼了,是啊,去哪裏建道觀?

於是我們又苦思冥想了起來,要知道建道觀的地方,可不是隨便找個地方建個房子就行,這可是要找靈山聖地才行。

可是,這世上的靈山聖地,都早已名花有主了,要麼就成了旅遊聖地,你想去建觀,怎麼可能?

我們想了好久,把印象中的一些靈山都想遍了,發現沒有一處地方可供我們選址建觀。

直到最後,我突然想了起來,不由趕緊說道:“對了師兄,咱們不如去萊霞裏吧?”

“臥槽,師弟,你這主意不錯啊。萊霞裏,靈氣充足,風景更勝如仙境,可不就是咱們要找的建觀之地麼?這實在是太好了。”陳二狗興奮的跳了起來,一臉的激動。

是啊,萊霞裏那裏本身就是一處世外桃源,而且屋舍、菜地、稻田都是現成的,我們只要過去就行。這樣一處仙境,開宗立派,然後名氣打出去了,絕對不會比任何世間的靈山聖地差,肯定有助於我們仙經派的名頭。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之前就有過一個心願,那就是老了後去萊霞裏養老。是的,我們真的很想去那個地方,如今看來,我們不用等到老了才能去,不久就能回去了,以後或許那裏就是我們的家。

想到這裏,我和陳二狗都一陣欣喜。

主意打定,接下來我們也就沒什麼事了,就是等着龍哥那邊早點把金磚幫我們賣掉就行。

當然,當尹悅得知我們要回萊霞裏開宗立派,也是高興的不得了,而且還說要給我們的仙經派當護法,誰要敢來得罪我們仙經派,她第一個不服。

重生之我的事情我做主 有一個六尺道行的尹悅要給我們仙經派當護法,我心裏就更有底氣了。

………… 半月後,我們接到了龍哥打來的電話,金磚已經出手了,幾個人的金磚一共賣了八百多萬,而那隻金鳥和夜明珠則還一時脫不了手,因爲那東西一般人也買不起,他們正在找一家拍賣行拍賣。

八百萬,每人兩百萬,所以龍哥把四百萬轉入了我們的帳戶,同時也叫我們去北京玩。

不過,我們如今有了錢,自然得去建道觀,哪有時間去北京玩呀。

可是,當龍哥得知我們要開宗立派的想法之後,卻更加的要求我們去北京一趟,因爲他聽說北京一個月後會舉行一次陰陽大會,既然我們要開宗立派,自然去得參加,振興一下仙經派的名頭。

不過,當我問他具體是什麼陰陽大會時,龍哥卻不知道具體,所以也回答不上來。

明末之偉大舵手 最後,我和陳二狗想了一下,於是決定,我們師兄二人,分頭行動。他去萊霞裏建宗門,我則去北京看看能不能參加那個什麼陰陽大會。

不過,去北京參加陰陽大會,總要有身份吧?

然後我就給自己封了一個副掌門的身份,讓陳二狗當掌門。這也沒辦法,這仙經派暫時就我們師兄弟兩個人,兩個人輩份相等,總不可能一個是掌門,一個是弟子吧。

可是,陳二狗一聽說我讓他當掌門卻不同意,說自己只懂奇門之術,不懂陰陽之法,要把這個掌門人的身份給我當。

我就對他說:“師兄啊,你是師兄,我是師弟,這掌門怎麼能給我當呢,這也太不像話了!”

“我是師兄怎麼了?這一路走來,咱們倆誰本事大咱們各自心裏明白,你當這個掌門,負責給咱仙經派揚名,我就負責去萊霞裏建宗門,分工明確。而且,你去外面參加陰陽大會,頂着一個掌門人的身份,不也聽上去牛逼一點嗎?就這麼定了,莫要再爭了。”陳二狗直接拍板說道,不容我再多話了。

最後,我也只好暫時答應了下來。

就這樣,幾日之後,我們就出發了,陳二狗帶着錢回了太行山,而我則坐上飛機,去了北京。當然,尹悅自然是要跟着我一塊去北京,因爲她也想去見見外面的世界。

爲了不讓陰陽行當的人看出尹悅的身份,她主動隱藏了自身的道行。而這種隱藏自身道行的方法,她也教給了我。

一到北京,龍哥和胖子就到機場等着我們了。三人見面,自然是份外開心。

胖子見到尹悅時,卻沒認出來,被她清新脫俗的美貌給驚住了,好奇的問道:“小史,這位美女是……你之前提過的安琪兒嗎?”

當下我就笑道:“熟人你都不認識了?”

“熟人?”

胖子和龍哥都是一愣,眉頭直皺,看了看還是搖了搖頭道:“我們好像沒見過她吧!”

這也不能怪胖子他們認不出來,因爲尹悅這些天變化真的有點大,不僅換成了現代的衣服打扮,穿着一身白裙,高跟鞋,挎着GUCCI包包,戴着墨鏡,還做了頭髮,一看就是一位有氣質的白富美,誰會認得她就是萊霞裏那位活了一千年的鐵板鬼呀?

這時,尹悅就說:“張賢成,我可記得你之前說要把我從死玉里放出來給你們看會兒美女,如今我就在你面前,你想怎麼看?”

“啊?尹……尹悅!”

這一下胖子可算是反應過來了,頓時嚇了一大跳,臉唰的一下就白了。

可不是嗎,當初胖子可是色心大起,還說過很多色膽包天的話哩,能不怕尹悅報復嗎?

龍哥笑道:“胖子,你這下可完蛋了,人家要找你算帳了。”

胖子雖然知道當初亂開過玩笑,不過卻也相信尹悅不可能真的報復,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尹悅姑娘,我當時不是開開玩笑的麼,你可別當真啊。要不,胖子請你吃好吃的,你就原諒了我吧?”

“好吃的?”尹悅想了想,就說:“還得有好玩的。”

胖子趕緊點頭道:“行,只要你想玩,無論是哪裏,胖子我都帶你去玩個遍。”

“太好了。”尹悅高興的手舞足蹈,此時就像是一個孩子。

四個人上了車,胖子倒說話算數,帶着我們又吃又玩。當然,其中最開心的當屬尹悅了。

期間,我也把我和陳二狗開宗立派的打算告訴給了龍哥他們聽。

聽到陳二狗已經去萊霞裏了,他們二人都說忙完了也要過去,而且還要加入仙經派,做首席大弟子。

大弟子就算了,我和二狗總不可能真收他們兩當徒弟吧?這樣一來,輩份就差掉了。

見他們真心的想加入仙經派,於是我便給他們倆一個掛名的道長的身份,把二人高興了好一陣子。

胖子就說,以後他來負責開發萊霞裏,要把萊霞裏打造成享譽海內外的靈山聖地。

這倒真和他當初的心願不謀而合,記得當初他初到萊霞裏的時候,就曾說過他想開發萊霞裏。

既然要發揚仙經派,開宗立派之地自然要名揚四海,這樣才能讓天下人知道我們仙經派,如今有了胖子這個一心要開發萊霞裏的人,我自然是很開心,於是就把這重任交給了他。

就這樣,跟着龍哥和胖子吃吃玩玩一兩天,之後我就打了安琪兒的電話,因爲他就在北京上學,如今我到了北京自然得聯繫她。

電話一打通,安琪兒就問我在哪裏?說前些日子一直打我電話都打不通。而且,聽上去她的聲音之中帶着幾分焦急。

我一想,肯定是因爲我在太行山,手機沒信號的原因,於是就告訴她,之前我一直在深山裏,手機沒信號。同時問她打我電話是不是有什麼事?

安琪兒就說:“我家出大事了,之前一直想找你過來幫忙,可是聯繫不上。你現在哪裏呀?”

一聽她說家裏出了大事,我頓時就緊張了起來,於是趕緊問她出了什麼事,同時告訴她,此時我就在北京。

安琪兒立即問明我的位置,然後說就過來接我,話落就掛了電話。

雖然安琪兒沒有說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但是我想肯定是棘手的事,要不然她也不會語氣那般着急。 二十分鐘後,安琪兒就來了,坐的是一輛賓利,司機是一位五十來歲的老者。

安琪兒告訴我,那位老者叫鍾叔,是他們家的管家。

到了此時,我才隱隱發現,原來安琪兒的家境顯然是不一般啊。

“史記,這位小姐是?”

安琪兒給我介紹完鍾叔之後,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我身後的尹悅,不由好奇的問道。

“她叫尹悅,是我剛認的妹妹。”我對安琪兒趕緊介紹道。

“認的妹妹?”安琪兒很詫異,同時也感嘆道:“尹悅妹子好美啊。”

這時,尹悅也笑了笑,說:“你就是安琪兒吧,確實長得漂亮,難怪史記哥哥會喜歡你。”

安琪兒聽到這話,有些開心,就過去牽着尹悅的手說:“你是史記的妹妹,那也就是我的妹妹,到時候我好好帶你去玩。”

聽說又會到她去玩,尹悅非常高興,轉口就說:“謝謝姐姐。”

安琪兒顯然很喜歡尹悅,拉着她就上了車。

一上車,我就問安琪兒:“你家裏出什麼事了?”

安琪兒眼睛一紅,就難過道:“我爺爺出事了,好像是中邪了,找了好多人都沒有辦法。”

“中邪?”

一聽這話,我眉頭就皺了起來,於是安慰她先不要太擔心,同時讓她把事情的原由跟我好好講一講。

安琪兒點點頭,於是就把她爺爺中邪的事情講了出來……

原來,安琪兒的爺爺是一位考古的老教授,如今雖然退休了,但是依然熱愛考古。

就在一個月前,老爺子聽說河北的某處山上有一山洞,山洞的石壁上畫着各種圖案和符號。

老爺子對此很感興趣,懷疑會不會是早期人類留下的遺蹟,於是就帶着幾個人過去了。

到了那邊的山洞中,他發現洞裏面果然很多刻在石壁上的圖案和符號,而且在洞的最深處還發現了一個祭壇,祭壇上有一尊石像,用一塊紅布蓋着。

老爺子很好奇,揭開紅布,發現那尊用紅布蓋着的石像長得是凶神惡煞,青面獠牙,在現場氣氛的烘托下,更顯的詭異異常。

老爺子一看到這尊石像就很害怕,趕緊拍了幾張照片就離開了。

回家後,老爺子白天還算正常,但是到了夜晚卻夜夜難寐,噩夢不斷,剛開始不以爲意,後來漸漸的開始幻聽,幻覺,甚至還胡言亂語,到自殘。

而這個時候,更恐怖的消息傳來,當日跟老爺子一起去山洞的那幾個人,已經都自殺了。一個上吊,兩個跳樓。

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爲什麼尋短見,總之很詭異。

家人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出大事了,這肯定是與他們去山洞有關係,於是趕緊請高人前來解決。

可是,高人請來了好幾位,都毫無辦法。其中還有一位高人,前來開壇作法,更是莫明其妙的在做法的時候發起了狂,然後自己吞銅錢劍,死在了法壇前。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家裏人都嚇得手足無措。這個時候,最緊要的事情就是趕快尋訪奇人異士,一般的道士根本就解決不了的。

於是,家裏人便四處尋找高人,許下重金承諾,只要是能幫他們家老爺子解決問題,百萬酬金相謝。

可是,雖然這樣引來了許多奇人異士過來,但是都不敢幫忙,看一眼就都匆匆走了,生怕自己的小命也丟掉。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問題無人解決,老爺子的情況卻越加的嚴重,雖然人被綁起來了,無法自殺,但是卻不吃不喝,估計再不解決的話就活不了幾天了。所以,家裏人都急得沒了辦法。

聽到這裏,我不由眉頭都皺了起來,這事聽上去就邪門的很,纏着老爺子的那位主,它的來頭肯定不簡單啊。

講完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安琪兒都擔心的抹起了眼淚,說:“史記,我現在只能靠你了,外面請來的道士全是假的,只有你纔有真本事,你一定要救救我爺爺。”

在前頭開車的管家鍾叔也求道:“史先生,我知道你幫過我們家小姐的義父,您手藝高,這次老爺子真的全指望您了。”

我趕緊對鍾叔和安琪兒道:“鍾叔,你們不要擔心,既然是安琪兒的事,那就是我的事,我一定會盡力的。”

“我替老爺子謝謝史先生了。”鍾叔趕緊道謝。

這時,安琪兒就問我:“你說我爺爺到底是中了什麼邪呀?”

我想了想,於是就說:“肯定跟去那個山洞有關,你剛纔講,老爺子有對那尊詭異的石像拍照,你有照片嗎?”

“有,存在我手機裏了。”

安琪兒點點頭,趕緊拿出手機,翻開相冊遞給我看。

我接過手機一看,就看見一張石像的照片。

在一個黑洞洞的山洞裏,一尊石像,如安琪兒剛纔描述的那樣,長得是凶神惡煞,青面獠牙,雖然只是一張照片,並不是親眼所見,但是卻也讓我看得心裏直發毛,因爲這石像太詭異了。

看完之後,當下我就對她說:“這尊石像立在祭壇上,估計是一尊神像。”

“神像?”

安琪兒和鍾叔都很是驚訝,安琪兒就說:“神像怎麼會害人?”

於是我就說:“你看這尊神像長得是詭異陰森,顯然是一尊邪神了,自然會害人。”

是的,神分正神和邪神。正神是保佑一方太平的,而邪神則是一些專門用來害人的神。

比如,一些降頭師拜的神,一些巫蠱祭祀的神,則是邪神。再說直白一點,那其實不是真正的神明,而是惡鬼、妖邪。

“邪神?”

安琪兒和鍾叔一聽到“邪神”這兩個字,就嚇得臉色發白,趕緊問我:“那你有辦法對付它嗎?”

我想了想,也不敢說大話,於是就說見了老爺子再看看情況。

安琪兒也沒逼問我,她也知道我一定會盡力的,所以點點頭,就說:“我來接你的時候,父親也請來了幾位得道高人,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正說着話,車就拐進了一個別墅小區,裏面全是別墅,在這北京能住別墅的,顯然不是一般人。不過,安琪兒不說,我自然也就不好去問。

不多久,車子就停在了一棟別墅前。

下了車,安琪兒和鍾叔就帶着我和尹悅進了屋,一到客廳,就見到客廳裏有好多個人。他們一起坐在客廳裏,好像在商量着什麼事。 “爸,這位就是我前些日子跟你提到過的史記。”

安琪兒帶着我走到一位中年人的面前,對他介紹道。

只見這位中年人,五十歲不到的年紀,相貌堂堂,不過此時卻滿是擔憂的神情,此人顯然就是安琪兒的父親了。

“這位是尹悅,史記的妹妹。”

“史記,這就是我父親。”安琪兒向我和尹悅介紹道。

“叔叔好。”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