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馬老大的一對短斧無聲無息地搶了進來,沒想到「雲散雨收」的後半式用了出來,再一次將他逼退。

陸韻鍾不禁心裡暗暗高興,他越來越覺得這「盪雲鞭法」真的很奇妙,自己在塔裡面練得再熟,也不如今天這次實戰得到的收穫大,所以他越戰越高興,不一會的功夫就連盪雲鞭法的第三式「雲蒸霞蔚」和第四式「雲飛天外」也被他給練熟了。

於是他把這四式穿插著來回使用,發現鞭法又生出了許多新的變化,這種新的體會讓他恨不得這些人圍著他多打一會兒。

一個多時辰過去了,馬老大發現陸韻鍾並沒有中毒發作的跡象,反而越戰越勇,他這麼年輕就能夠殺死賈老六,這更堅定了他的想法;這小子一定是在瘴氣谷里得到了什麼奇遇,所以他更加堅定了他的信念:一定要把對方耗到元力枯竭以後生擒活捉住他。

正因為這個原因,陸韻鍾才能在沒有多少實戰經驗的情況下;在這麼多人面前撐住如此長的時間。

「盪雲鞭法」的前四式到現在他才算是真正掌握了,可是第五式「雲山霧罩」他卻不敢輕易地用出來,因為這是一式完全是攻著,而且是他現在所會的六式鞭法裡面攻擊力最強的一式,但是蓄勢的時間比前四式要長一些,消耗的元力也要多很多。

陸韻鍾相信如果沒有馬老大的話,他完全可以一舉幹掉眼前這三個人中的兩個,可是他的身旁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大乘中期」的高手,這讓他根本就放不開手腳。

夏老二等三人現在的心裡也很不爽,圍著一個小毛孩戰了這麼長時間竟然奈何不了他,殺還不敢殺,捉還捉不到,這感覺實在是太憋屈了。

現在夏老二等人的元力消耗很大,陸韻鍾反而沒有任何的疲態,不過這麼耗著終不是辦法,他開始盤算著該如何擺脫這些人。

心念連閃,頓時就有了主意,他使出一式「雲飛天外」直擊老羅和老江,他們兩人連忙閃了開去,陸韻鍾的盪雲鞭猛地一甩,使出了第六式「雲破月來」。

這一式當初陸韻鍾練的時間最長,可是到最後他也沒有完全掌握,它和其他幾式的鞭法比較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它有一處最厲害的地方那就是變化,變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夏老二望著遠遠飄過來的鞭影,不禁心中暗笑:「這傢伙終於支持不住了,開始露出破綻了,鞭子不過一丈多長,他站在的位置遠在鞭子的攻擊範圍之外,機會終於來了。」


馬老大等人先是一愣,隨即暗喜,同時撲向了陸韻鍾,他們久經沙場怎麼會浪費掉這個機會呢。

陸韻鍾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元力一吐,盪雲鞭忽然憑空長出來一米多,而且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空中不斷飛舞的靈蛇此時竟然變成了一隻長槍,筆直地刺入了夏老二的胸口。 夏老二立時就被盪雲鞭給穿透了,他在倒下的時候還不甘地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透胸而過的長鞭,到死也不明白柔軟靈動的鞭子到底是怎麼變成長槍的。

老羅和老江離得比較近,幾乎同時撲到他的身後,舉劍就刺,陸韻鍾轉身已經來不及了,只見他一鬆手扔掉了盪雲鞭,同時身子很詭異地向旁邊滑了開去,堪堪躲過兩人的偷襲。

老羅和老江萬沒有想到,志在必得的一擊竟被對方給躲開了。

陸韻鍾在躲閃的同時快速地從儲物戒指里取出「羅紋劍」,一閃身,短劍像一隻黑色毒蛇的從斜刺里撩向了老羅。

這個大陸上如果論近身搏鬥;在相同的元力境界內,很少有人是陸韻鍾的對手,他這一招是化用了拳法的第二招「如影隨形」;原招是化拳為掌猛刺對方的肋下。


陸韻鍾在情急之下用「羅紋劍」使出來這招,老羅做夢也沒有見過這麼詭異的打法,躲閃已經來不及了,頓時做垂死掙扎,不躲不閃大吼一聲,運盡全身的元力一劍劈向了陸韻鍾的腦袋。

忽然陸韻鍾的身影再次不見了,老羅這一劍卻劈向了隨後殺到的馬老大,嚇得後者連忙向後閃去。

陸韻鍾在偷襲老羅的時候,老江正在他的旁邊,眼看著救助老羅已經來不及,於是他馬上採取了圍魏救趙的方法,一劍刺向陸韻鍾的后心。

沒想到陸韻鍾的身子一扭閃過了他的劍,緊接著老江就覺得好像被一股巨大的旋風給吸了一下似的,身體順著劍刺的方向前沖了兩步,忽然一隻大手準確地卡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竟然聽見了自己喉嚨破碎的聲音,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於此同時馬老大和老羅已經雙雙殺到,陸韻鍾剛才用出「推吸功」中的吸力將老江騙得失去了身形,然後一舉殺掉,此時又故技重施左掌對著馬老大用力推了出去。

眼見同伴紛紛慘死,老羅頓時紅了眼,手中的長劍帶著藍色的氣芒只差一尺左右就能刺入陸韻鍾的后心。

陸韻鍾此時甚至能夠感覺到長劍上的寒氣,他並沒有躲避,猛地一旋身,高吼了一聲手中的「羅紋劍」迎著對方的長劍砍去,兩劍相交,老羅長劍立時斷做兩截,「羅紋劍」的去勢只是稍稍地頓了一下,又接著向下劈去,老羅只覺得自己的胳膊涼了一下,緊接著一股鮮血噴涌而出。

老羅「啊!」的一聲慘叫,用另一隻手抱住了斷臂。

陸韻鍾從用「盪雲鞭」刺死夏老二,到掐死老江、推開馬老大、斬斷老羅的胳膊,這一連串的動作可謂是一氣呵成。

這些都是他剛才用「盪雲鞭」進行防守的時候制定好的方案,可是他千算萬算卻還是算漏了一件事情——馬老大的元力要高於他,所以當他推馬老大的時候並沒有給他推出多遠,在他斬斷老羅的長劍的時候,馬老大已經貼近了他的身體,高舉起雙斧,當陸韻鍾發現的時候卻已經躲閃不及。

馬老大此時的心中除了滿腔的憤怒,還有無盡的懊悔,如果當初一上來就痛下殺手,那麼夏老二他們就不會慘死,賈老六的死他的心裡沒有多少惋惜,甚至還有些高興,可是夏老二卻是跟他出生入死幾十年的老兄弟了,他恨不得把眼前這個傢伙給碎屍萬段。

陸韻鍾回頭看見馬老大那雙血紅的眼睛,耳邊好像也聽見了短斧的呼嘯,他很絕望地閉上了雙眼。

「嗷……!!!」

一陣巨大的吼聲響震林樾,陸韻鍾再睜眼看時;一個高大的白色身影擋在自己的身前,馬老大的雙斧齊齊地劈入了它的胸口,而它卻同時用自己的雙爪死死地抓在馬老大的胸前。

白猱!!

是它用自己的身軀攔住了馬老大的致命一擊,是它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陸韻鍾,吼聲也正是從它的口中發出來的。

面對眼前的變故,陸韻鍾心肝俱裂,悲憤欲絕。

「猿兄!!!」

陸韻鍾的眼睛頓時變得血紅,怒氣充滿了他的胸膛,抬起頭來,正好和老羅對上了眼,老羅見到陸韻鍾如此模樣早就嚇得魂飛魄散,顧不得馬老大,一轉身落荒而逃。

陸韻鍾一聲怒喝,手中的「羅紋劍」立時脫手而出, 總裁的大老婆


斷了臂的老羅正奔跑間,忽然看見一個黑色的東西越過自己,如電射般釘進了前面幾十米外的一棵大樹中,他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感覺這個東西像是從自己的身體里射出去的呢?」

他低下頭,忽然發現一股血箭從自己的胸口噴出。

「我中劍了?」

他不知道這卻是一生中最後的念頭了。

馬老大受的傷並不重,因為白猱在抓住他的時候已經沒有力氣了,可是白猱並沒有放開的意思,因為它要抓住對方,因為它要盡自己最後的能力去保護陸韻鍾,馬老大抬起右腿,一腳踹在了白猱的小肚子上,它那高大的身軀隨著這一腳轟然倒地。

甩出了「羅紋劍」,陸韻鍾沒有再看老羅一眼,而是毫不猶豫地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張弓,不是「犀奔」,而是「龍魂」!!!

他右手抓住弓,左手緩緩地將弦拉開。

陸韻鍾知道單憑著「羅紋劍」和「盪雲鞭」是傷不了馬老大的,他要為白猱報仇只有動用「龍魂弓」,動用這把他根本就控制不了的「龍魂弓」。

他的眼睛此時開始發生了變化,漸漸地從血紅色變成了淡綠色,隨後又漸漸變成了墨綠色,他的身體也開始不停地鼓脹,一頭黑髮竟然無風自飄起來。

「龍魂弓」的弦上,開始的時候只是出現了一隻細小的、淡綠色的短箭,到了後來,這隻短箭竟然慢慢地變粗變長,四周的空氣好像被一隻漏斗吸進去一樣,帶著地上的雜草和落葉不停地打著旋,向陸韻鍾的身上聚集。

二十幾裡外的山洞裡,空氣在急劇流動,後來竟然打起旋來,形成了一股股的旋風,青衫人的臉色驟變,雙手下意識地握了起來自語道:「看樣子此人的元力十分高絕,難道是沖我來的?」 青衫人閃身出了山洞,只見「瘴氣谷」方向的空中正在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旋,彷彿天地間所有的靈力都要被它給吸去一般,就算是他在如此遠的距離,都可以清晰地感覺到空氣中無形的吸力。

青衫人原本緊皺的眉頭忽然展開,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不對,這是有人在使用某種異寶!」

青衫人連忙向著氣旋的中心奔去。

馬老大在擺脫了白猱以後,忽然之間覺得自己身上的毛孔開始收縮,心裡竟然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恐懼,覺得非常的有一種周圍有些異樣:怎麼忽然起了這麼大的風?

再看陸韻鍾整個人已經變成了綠色,身子好像憑空暴漲了一圈似的,長近一米五的「龍魂弓」舉在他的手中一點也不覺得突兀,弓背上隨著陸韻鍾元力的注入變得越發的晶瑩剔透,和弓弦上的綠色的「龍魂箭」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見此情景馬老大的心臟急劇地收縮了起來,在他的一生中,從沒有過像現在這種明知死亡就在眼前,卻無可遁形的恐怖的感覺,就算是以前遇到比他的元力高出兩三個境界的人,也不可能讓他產生這種感覺。

馬老大此時的身子根本就移動不了,甚至他連轉身逃跑的念頭都沒有,身體蜷縮在那裡,沒有念頭,也無法動彈,只是默默地閉著眼睛等死。

陸韻鍾根本就沒有用眼睛去看馬老大,他只要在腦海鎖住目標任他藏到何處,這一箭一定會找到他的身上。

但是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陸韻鍾的弓箭還沒有完全拉開,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元力已經開始後繼無力,可是此時的「龍魂弓」卻像是一個巨大的無底洞,不斷地吞噬著他的元力,他覺得自己的丹田現在已經快要被抽幹了。

他拉弓的手在不住地顫抖,陸韻鍾想要鬆開弓弦,可是他的雙手像是粘在「龍魂弓」上一般,冒險越級使用神兵利器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去,陸韻鍾是必死無疑。

身子像篩糠一般顫抖著等死的馬老大,此時偷偷地睜開眼睛,見陸韻鍾仍在蓄勢仍沒有發射的意思,威懾自己的氣息竟然開始減弱,原本不能動的身體也恢復了活力,他平復了一下恐懼的心情,轉身飛也似的逃竄了出去。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馬老大原本是「龍魂弓」鎖定的目標,假如如果讓他給逃走了,那真是天大的笑話了,龍魂箭失去了目標,就只能倒射回來將施射者殺死,到時候陸韻鍾可就變成自殺式襲擊了。

忽然,從儲物戒指中傳來一股純白色的渾厚的靈力,順著他的手指直衝進丹田之中,瞬時間,爆發出一股非常渾厚的元力,它迅速地將綠色元丹包圍起來,填補著陸韻鍾的元力缺口,沒用多久,綠色元丹竟然完全變成了純白色。

他那本已有些委頓的身軀再次臌脹起來,「龍魂箭」在元力的不斷輸入下也繼續變長,不過箭的顏色卻也慢慢地變成了發著白光的純白色。

馬老大已經竄出去了七八百米,此時他不但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反而覺得死亡迫在眉睫,他拼盡全力瘋狂地向前逃去。

「龍魂弓」已經完全拉開,純白色的「龍魂箭」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天地之間隱隱地傳來了風雷之聲,陸韻鍾猛地鬆開了手,「龍魂箭」離弦而出,空氣中竟出現了一條白龍,張著大嘴,發出震耳欲聾的嘯聲,朝馬老大飛去,勢不可當。

「龍魂箭」飛快地追上了目標,近千米外馬老大的身體發出了驚人的爆破聲,他竟然被炸成了數不清的碎塊。

當箭發出去以後,陸韻鍾頹然坐倒在地上,他的體力已然透支得非常嚴重,甚至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快速地從戒指里喚出小白,並很快取出「杜宇花、天玄草、等他能想到的珍貴藥材,強撐著身體挪到白猱的身旁。

此時的白猱已經雙眼緊閉,呼吸微弱,傷口處的鮮血還在不停地流著,陸韻鍾連忙取出一些止血的葯按在它的傷口上,然後撬開白猱的嘴將「杜宇花、天玄草」等藥材一股腦地塞了進去。

然後對小白說道:「快!快點背著白猱去找青衫人。」

小白聞言毫不猶豫地背起白猱,飛也似的跑遠了。

陸韻鍾望著小白的背影喃喃自語道:「不用擔心他傷害你,其實他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話還未說完他的身子就已經躺倒在地,昏迷了過去。

陸韻鍾漸漸的有了一點意識,忽然覺得自己的臉上冰涼、冰涼的,他悠悠地醒轉過來,只見小白正在自己的面前用爪子揉著眼睛,他的心裡升起一股暖流,很是感動地說道:「小白別哭了,我沒事。」

小白見他醒來很是高興地抹了一下鼻子說道:「我沒哭啊,只是剛才流了點鼻涕。」

陸韻鍾一看它的臉上果然是乾乾的,哪裡有流過淚的樣子,不禁高呼道:「小白!你……」

小白此時早就跳起來跑遠了。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你居然能夠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令方圓百里之內的所有鳥獸都逃得一乾二淨,看樣子一定是有了什麼奇遇。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你不但結成了元丹,而且竟然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就達到了「入化巔峰」,你一直在創造奇迹!」

陸韻鍾轉過頭去,只見青衫人背著雙手面帶微笑地看著自己。

半年多不見他一點都沒變,還是那副老樣子,可是陸韻鍾此時見到他卻感到無比親切,略帶激動地說道:「老人家您好嗎?」

「不許叫我老人家!難道我很老嗎?」

陸韻鍾歉然一笑,忽然想起了什麼忙說道:「猿兄在哪裡?它現在怎麼樣了?」

「你還好意思問!白猱它不就是身上破了兩個小洞嗎?你竟然給它用了那麼多的補藥,害得它連著流了好幾天的鼻血,更可氣的是這兩天剛能走路,竟然比比劃劃地要我去給它尋找一個終生伴侶。」

聽了青衫人的話,陸韻鍾頓時欣喜若狂地說道:「太好了!猿兄沒事就好!它在哪裡我要見它。」

不過他隨即又很納悶地暗付道:「它找伴侶關我什麼事?我給它吃的明明是補藥啊!」 夏老二正以為自己的偷襲將要得手的時候,忽然一道黑影向他的頭部襲來,無聲無息,卻來勢洶洶;憑直覺他就知道自己這一擊就算是得手了,恐怕自己的腦袋也會被打爆,所以連忙抽身向後退去。

「馬大哥,這小子到處透著邪乎,他到底是什麼境界?我怎麼沒聽說過還有人能結成綠色元丹?」

馬老大思付了一番:「從他能一招殺死賈老六來看,能力應該不比自己差多少,他自認為有能力一招殺死賈老六,可是一招把他給摔死卻未必能做到。」

想到這裡,他一揮手說道:「他受傷了,還中了賈老六的毒,估計撐不了多久,大夥併肩子上把他圍住了,不要逼得太緊要抓活的。」

馬老大的經驗果然老辣,他的目的很明顯:先消耗陸韻鍾的元力,然後再伺機對付他。

頓時兩柄長劍,一隻長刀和一雙短斧把陸韻鍾緊緊地纏住,被四人圍在中心陸韻鍾一時無計可施,他的「盪雲鞭法」雖然厲害,但是卻不敢隨意地去攻擊其中的任何一個人,無奈之下只有先採取守勢。

他把盪雲鞭一揮,使出了第一式「雲開霧斂」,馬老大等四人都感覺這黑色的鞭子好像是奔著自己的面門而來的,於是紛紛下意識地向四周躲開。

陸韻鍾一招就將四人逼到一丈開外,緊接著又是一招「雲開霧斂」護住自己的周身,此時他忽然覺得當初自己心目中的雞肋招式現在竟然是如此的管用。

當初剛練這招「雲開霧斂」的時候,他只是獨自一個人比劃,對它的理解非常淺薄,現在用於實戰,讓他一下子有了更深刻的體會;「雲開霧斂」用於防守單人攻擊和群體攻擊都十分有效,就彷彿銅牆鐵壁一般。

於是,他反反覆復不斷地使出這一招,不一會的功夫,他已經連續用了三十幾遍「雲開霧斂」。

到了此時,他甚至不去看這四個敵人,而是把眼睛給閉上去體會這一招的妙用,越用越覺得這一招「雲開霧斂」用來防守真是妙不可言。

「氣死我了!馬大哥看樣子他就會一招,卻讓我們四個人都無可奈何。」夏老二憤憤地說道。

「是啊! 農門小嬌妻,殿下狠心急! ,看樣子他也就會這一下子,不如我們強行靠進去,只要貼近了他的身體,這古怪的鞭子就不管用了。」

姓羅的也跟著附和著說道。

馬老大吼道:「別被他給騙了,殺死賈老六的絕對不是他現在用的這一招,你們不要大意,老羅、老江你們兩人負責用武器去削他的鞭子,夏老二你負責掩護他倆。」

說完,馬老大卻一收短斧,跳出了戰團。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