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知道也不告訴你!

「公主殿下,我並不是想要以這種辦法讓你告訴我娜塔的消息,我只是為我之前的不好行為道歉。」他解釋。

「哦,那我原諒你了。」路瑾說完,繞開他,準備走,卻又被格爾攔住了。

他說:「你並沒有真正的原諒我。」

哈?

我不是說了,我原諒你了!

你聾了?

「格爾,我原諒你之前對我的無理了。」她大聲重複,「聽清楚了嗎?」

「不!」他固執的搖搖頭,指著路瑾的胸口,「你這裡,並沒有真正的原諒我。」

路瑾:「……」

這人有毛病吧!

「格爾,國王害死了你的父母,你會原諒他嗎?」

他靜默幾秒,看了眼路瑾,誠實搖頭,「……不會。」

那不就是了。

你都不能原諒國王,又憑什麼讓我真正的原諒你?

你傷害了我,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就要我一定原諒你?

世上哪有這麼霸道的事!

如果不是需要你,我連「原諒你」這三個字,都懶得敷衍你!

「為什麼一定要我原諒你?」我看你也沒什麼愧疚之心啊!

他緊抿了下唇,說:「不知道,就是想讓你原諒我。」

路瑾:「……」

算了,她不跟他計較。

「讓我原諒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我要你愛上我,只要你愛上我,我就原諒你。」

他沒吭聲,過了將近一分鐘,眼神複雜的看了路瑾一眼,說:「好。」

……

第二天,路瑾從侍女口中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跟格爾完婚的時候,還是一臉懵逼。

是她起床的方式不對嗎?

巨星總裁:願做你的獵物 還是她在做夢?

她不過是睡了一覺,生活怎麼就對她丟了這麼一個大炸彈?!

路瑾找到格爾。

「你為什麼要對國王說,你要娶我!」你問過我的意見沒有!

「這不是你的意思嗎?」格爾被她問的也是一臉疑惑。

什麼我的意思?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嫁人了?

不對!

路瑾突然想到昨天的對話……

這人該不會是理解能力有問題吧?

婚然心動:大牌老公劫個色 「格爾,我昨天說要你愛上我,但是並沒有說要嫁給你,懂嗎?」

格爾皺了皺眉頭,「可你不是喜歡我嗎?為什麼不要嫁給我?!」

不知道為什麼,他聽到這句話后,心中莫名的有些生氣,所以語氣也有點沖。

路瑾扶額。

這樣我該怎麼跟你解釋?

我是讓你愛上我,但是我並不愛你?

這妥妥的就是個渣女的形象啊!

捋清思路,路瑾鄭重的告訴格爾,「我是不對嫁給你的,你現在立刻去找國王,告訴他,我們不能完婚。」 路瑾沒等來國王取消完婚的消息,倒是聽到了另一件事。

哈斯王子回王國乘坐的船,在海上遇到大風浪,哈斯王子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路瑾突然就想到了,她忘記交代人魚族族長,娜塔是個假美人魚的事。

「辣雞統,你為什麼不提醒我?」也不知道人魚族現在被娜塔搞死完沒有。

不是她把娜塔想的太強大,是劇情君的力量太恐怖。

系統也很冤枉:【宿主,我那時候根本就不在線好伐。】

路瑾:「……」

這下玩球了!

娜塔被帶回去,指定黑化,人魚族肯定是一番天翻地覆。

哈斯王子回航的路線就經過人魚族棲息附近,要是這次事件是娜塔搞的鬼,那後續麻煩也不遠了。

路瑾坐在宮殿門口,仰頭望天。

下次一定要斬草除根,不然後患無窮,太麻煩了!

格爾找到路瑾時,就看到她這麼一副傻樣。

「公主殿下,您在看什麼?」他順著路瑾的視線仰頭看去,除了被太陽強光刺的睜不開眼,別的什麼也沒看到。

路瑾起身,斜了他一眼,不緊不慢的往屋裡走。

「你來幹什麼?」她想到了什麼,又問,「我上次讓你去告訴國王,我們不會完婚的事,你到底辦的怎麼樣了?」

「我沒說。」他說:「白雪公主,我這些天仔細的想了,我確實是喜歡你的,我想娶你。」

路瑾:……

「統子,他說他喜歡我,測測他好感度多少了?」前一段時間還因為娜塔對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現在又說喜歡我?

當我是三歲小孩,隨你騙啊!

系統歡快出聲:【恭喜宿主,好感度已經達到了80.】

路瑾:「……」

80!

辣雞統認真的嗎?

系統:我當然是認真的啦!格爾見你的第一面,好感度就飆到了50呢。

【宿主,好感度已經80了,只要你在努力努力,我們離完成任務不遠了。】

路瑾:「……」

就算是努力,你也要給我個方向吧。

這莫名其妙的80好感度,讓我去哪努力啊!

路瑾看著一臉固執的格爾,不耐煩的問:「你來找我幹什麼?」趕緊說,說完走人!

見你就煩!

可能是讀懂了路瑾的神色,格爾臉色有些落寞。

「我要出海了。」

「哦。」路瑾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格爾薄唇動了動,最後還是一句話沒說,離開了。

系統在空間里氣得咆哮:【人家來找你,分明就是來跟你道別的!你這麼敷衍不走心,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完成任務!】

路瑾不在意的回答:「完不成就不完成唄。」

格爾之前那副渣樣,這會兒跟她玩深情她就得接受啊?!

憑什麼?

她不要面子的嗎?

格爾出海當然是因為哈斯王子的事。

每次有什麼兇險的任務,國王都讓格爾衝到前面,顯然是用心不純。

格爾雖然能力出眾,這些年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但是這次對上黑化的娜塔,可就不一定會那麼好運了。

路瑾悄悄跟在格爾大船的後面。 楚項本不囂張,更不張狂,但在七絕峰遇到李瀟后,這貨便飄了。

張狂,囂張,完全是一發不可收拾。

正如楚項自己所說的那樣,不狂不傲,還怎麼做李瀟的小弟。

此刻,楚項走到了安親王府外的空地上,一人獨立,身姿颯然,身上靈力漩渦顯化,九竅聖體之威爆發。

只見其昂著下巴,挑著眉頭,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樣子。

「你這是在找死!」

雲煥大怒,從安親王府內沖了出來,當即與楚項對持。

同時,一些朝中大臣,權貴也紛紛走了出來,像是要看一場戲。

「劍雲峰聖子云煥,在帝國境內的年輕一代中,也算上是翹楚了。」

「這一戰,沒什麼懸念,雲煥穩贏。」

……

一些大臣輕語,雖然是來看戲,但都不看好楚項。

甚至,有幾人對楚項的態度很冷淡,甚至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

只因,楚項太張狂了,一般人誰能受的了!

「小師弟,你小弟和雲煥要打起來了,你不去看看嗎?」

小白坐在李瀟身邊,並沒有出去,更是對著李瀟問道。

「連那種貨色都打不過,還配做我小弟?」李瀟撇嘴道:「要不是國教學院的學生名額限制,我那兩個小弟,絕對有資格進入國教學院。」

「小師弟,做人要低調。」小九九輕語:「我父……我老爹經常告訴我,做人要低調,低調。」

「我都沒出手,這算不算低調?」李瀟沒好氣的說道:「等我出手了,你們就會知道,楚項那根本就不算張狂。」

這話一出,小白等人沒話說了。

他們默默的看了一眼李瀟,總感覺李瀟說的或許是真的。

畢竟連小弟都這麼囂張狂傲了,做大哥的能低調到哪裡去?

「小師弟,你可真有意思。」夢玲柒眨巴著美眸,雖然和李瀟剛認識不久,也沒說過幾句話,但她著實對李瀟有些興趣。

轟!

轟!

……

就在此刻,安親王府外,傳來幾道爆響,隨即便沒了聲音。

很快,只見一群朝中大臣,權貴紛紛走了進來,回到了席位上。

「這麼快就打完了?」

「這可不是廢話嗎,雲煥是法相八重,更是劍雲峰的聖子,實力非同一般,楚項怎麼可能是雲煥的對手。」

……

不少人輕語,雖然沒去觀戰,但對這一戰的結果,早已知曉。

「什麼劍雲宗聖子,我說你不行,你就是不行!」

然而,就在此刻,楚項擺著一副天下無敵的姿態,施施然的從大門口走了進來。

只見斜著眼掃視過眾人,態度十分囂張,道:「誰敢對嫂……妖妖有非分之想,先來問問我楚項答不答應!」

這一刻,全場靜寂了下來。

就連李瀟是嘴角抽搐,一臉無話可說的樣子。

他也感覺,楚項有些囂張過頭了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