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龍帝一位,就能將通天盟主拖的死死的,而不管是鳩帝還是鯊帝,都是不可不扣的道聖中期修為的聖帝級強者,而是都還是成名多年的老牌聖帝,它們的實力絕對不是逍遙老祖這樣一個剛突破不久的聖王強者能匹敵的。

「風雲,這一戰是真正關係我摩弋大世界生死存亡的一戰,也是我摩弋大世界有史以來最兇險的一戰,所以必須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通天盟主將目光投向周雲峰,沉聲道。

「是!」周雲峰神色一凝,應聲道。

周雲峰知道,通天盟主的意思是要調集那些依附於摩弋大世界下的那些附屬大世界的強者。

「受我摩弋大世界庇護這麼多年,也該好好為我摩弋大世界出出力了!」逍遙老祖也點頭,說道。

現在依附於摩弋大世界下的大世界,除了受輪迴劫波及已經無戰鬥力的外,一共還有七個,這七個大世界內雖然沒有道聖級強者,但是不朽期以上的強者還是有些。

「我明白,等下去之後我就著手調集那七個大世界內的強者!」周雲峰點頭道。

這些大世界中雖然都有數量不等的強者,但是也不能全部抽調完,必須要給他們留下一些必要的守衛力量,否則他們也不會願意為摩弋大世界出力。

「這些事情交給你,我和逍遙都放心!」通天盟盟主看向周雲峰,正色道。

「既然它們已經來了,我們怎麼也要去打個招呼才行,總不能讓它們覺得我摩弋大世界勝了兩場就目中無人了!」通天盟主站起身來,笑道。

隨著通天盟主起身,逍遙老祖也站了起來。

「盟主、聖王,一定要小心!」周雲峰躬身道。

雖然通天盟主和逍遙老祖此去只是為了去看看,探一探虛實,並不一定會交手,但難保對方不會先發難。

不管鳩帝、鯊帝來的是哪一位,或者是兩位都來了,在道聖級強者層次的實力,摩弋大世界都處於劣勢,在這種情況下,戰與不戰的權力自然就在在對方手中。

「你放心,我們會留心的,就算它們三帝齊聚,在我摩弋大世界的地盤上,想要留下我們也沒那麼容易!」通天盟主一擺手,自信的說道。

言罷,通天盟主和逍遙老祖對視了一眼,隨即兩人的身影就在周雲峰的視野中消失。

「為了保住摩弋大世界,每一個人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就算來犯之敵再強有如何?」看著摩弋大世界的兩位定海神針離開后,周雲峰的眼神中戰意翻騰,神色堅毅。

「一戰而已!」

……

虛空戰場,流沙川口

「確定了嗎?」周雲峰看向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沉聲道。

「已經確定,鯤鯨和血鵬確實在其中!」黑袍男子點了點頭,恭聲道。

「鯤鯨半聖圓滿強者,鯊帝麾下第一強者,血鵬同樣是半聖圓滿強者,鳩帝麾下第二強者,它們都出現在荒獸大軍中,看來龍帝付出的代價還真不小,居然一次將那兩位都請動了!」周雲峰臉色微微一沉,冷笑道。

從得知發現有荒獸大軍來犯后,周雲峰的風系斗魂分身就來到了流沙川口,以便隨時能了解到最新的形勢變化。

而這位黑袍男子也並不是尋常之人,他是出至妖龍一族的狙游至尊,本體是黑龍,半聖初期修為。

狙游至尊也是龍后那具龍屍的受益者之一,也正是靠著那些丹藥的幫助,讓他一舉打破屏壁,成就了半聖之境。

在發現荒獸大軍來犯之後,周雲峰第一步需要確定的就是龍帝到底請來了鳩帝和鯊帝其中的一位,還是將兩位都請來了。

為了得到更加確切的消息,周雲峰就給正好在流沙川口附近的狙游至尊下令,讓他親自前往探查。

要探清較為詳細的情況,就需要盡量靠近荒獸大軍,這樣的任務尋常的強者肯定難以勝任,而狙游至尊半聖的實力倒也勉強能勝任。

「除了鯤鯨和血鵬外,我還發現了其他幾位兩帝麾下的半聖、偽聖修為的荒獸皇!」狙游至尊接著說道。

「屼鴆大世界的三帝聯手來犯,這已經可以確定了,現在需要知道的是鳩、鯊二帝在此行中出了多少力?」周雲峰微微的點了點頭,皺眉道。

兩帝麾下的實力和龍帝全盛時期的實力相差不大,兩方如果全力出手,再加上龍帝麾下那些逃脫的強者,這樣的力量絕對是非常恐怖的。

但以三帝之間的關係,那兩帝此次是絕對不可能全力出手,而且老巢也需要有人守護才行,所以現在確定兩帝到底出了多少力就非常重要了。

「那我再想辦法盡量靠近一些,應該能偵察到更加詳細的情報!」狙游至尊猶豫了一下,一咬牙,沉聲道。

其實狙游至尊並沒有回到流沙川口,現在給周雲峰迴報的只是他留下的分身,他的本體還在通道深處監視荒獸大軍的動向,同時也在等待周雲峰進一步的命令。

「不用了,你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回來了,你如果再深入,就非常危險了!」周雲峰一擺手,說道。

「本座等一下會下令,所有在通道內偵查、監視的人員全部返回,他們留下也沒有什麼意義了!」周雲峰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那荒獸大軍的詳細情況如何得知?」狙游至尊為難的看著周雲峰,道。

「本座來此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散心!」周雲峰笑了笑道。

很顯然,周雲峰是要親自前往偵查情況,這也是為什麼來此的只是風系斗魂分身。

以風系斗魂分身的速度,再加上半聖圓滿的實力,以及強大的靈魂修為,除非遇到道聖級強者,或者同等層次的探查手段,否則很難發現他。

「三帝聯手,大軍壓境,看來這一仗不好打啊!」待狙游至尊離開之後,周雲峰將目光投向那通道深處,喃喃的說道。

雖然這條通道是荒獸大軍進攻摩弋大世界的關鍵,如果能將其毀去,荒獸大軍必然會被阻擋在外,能過來的只能是那些具有不朽期以上實力的荒獸強者,也就是荒獸王以上的存在。

但是荒獸王以上的荒獸強者畢竟數量有限,就算攻伐過來,威脅也非常有限。

只不過這條通道是龍帝當初用特殊手段藉助屼鴆大世界之力開闢,就算是通天盟主都不能將其毀去,就更不要說僅半聖圓滿的周雲峰了。

「二對三,而且對方全部都是道聖中期,看來此戰需要做最壞的打算!」周雲峰抬頭看向虛空,神色中隱隱的露出了擔憂之色。

「哼!不管如何,但想在我周雲峰手中討到便宜,休想!」

言罷,周雲峰就閃身離開了流沙川口,直奔虛空深處而去。

……

風系斗魂分身離開,雷系斗魂分身坐鎮通天盟總部,統籌全局。

而此時,聖元界十八域的十八個軍團也全部集結完畢,就連那七個附庸大世界的強者也先後趕到了虛空戰場。

七個附庸大世界趕過來的強者,最低都是不朽期修為,對於他們,周雲峰並沒有將他們打散編入,而是將他們獨立出來,變成了幾個小隊,交給石炎,由石炎統領。

他們將作用此戰中的一支機動力量,在關鍵時刻發揮出其不意的效果! 第七十九章九幽赤血蟒

黃昏血海,虹山淵

虹山淵是七星境中的第一境搖光境,也是危險程度最低的一境,同樣是周雲峰踏入七星境的第一步。

從第一次在進入虹山淵開始,周雲峰就覺得七星境中內藏玄機,後邊的六境也印證了周雲峰的想法。

所以在走遍七星境后,周雲峰又重走了幾遍七星境,反覆印證和領悟,數十年下來,倒也是黃天不負苦心人,真讓他參悟透了其中的玄機。

原來北斗七星境中隱藏了一套頂級功法,名叫《北斗七星訣》,這倒是證明了北斗七星境的排布並不是沒有根源。

《北斗七星訣》的層次遠在周雲峰自創的《極天決》之上,只不過其中倒有些相同之處,而周雲峰又不可能摒棄《極天決》,改修《北斗七星訣》。

所以周雲峰就花了十數年的時間,將《北斗七星訣》和《極天決》合二為一,功成之後的《極天決》比起《北斗七星訣》只強不弱。

「想不到將《北斗七星訣》和《極天決》融合成功,居然讓混沌之力觸碰了窺視極境的契機!」

「這也算是有心插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吧!」周雲峰收功站起身來,苦笑道。

混沌之力早就已經達到了八星血煉者巔峰,為了極境,周雲峰苦苦追尋了數十載,但始終不得法。

就連元力已經從八星血煉者初期突破到了八星血煉者巔峰,混沌之力還被困在八星血煉者巔峰,不得寸進。

眼看八十年之期所剩無多,遲遲不能突破,周雲峰心中都已經快要放棄,但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北斗七星訣》、《極天決》徹底融合之際,居然讓他觸摸到了混沌之力突破極境的契機。

一番修鍊下來,周雲峰雖然沒有完全踏入極境,但也有不小的收穫,領悟出了一絲極境之力。

這絲極境之力雖然並未能給周雲峰帶來實力上的大幅度增長,但卻是混沌之力踏入極境的鑰匙,雖然不知道這把鑰匙什麼時候才能打開通往極境的大門,但數十年的苦修,總算看到了希望。

「北斗七星境應該是黃昏血海內除了血煉山外最大的寶藏,現在北斗七星境的秘密已經參透,除非有七星道果這樣的天材地寶出現,否則恐怕很難有什麼東西能幫助我提升實力!」想到這裡,周雲峰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既然沒有寶物和資源供我突破,那就只能靠在交手中尋求突破了!」周雲峰眼中閃過一絲戰意,沉聲道。

雖然周雲峰的實力早就已經達到了八星血煉者巔峰,在黃昏血海之中除了血煉山,能讓周雲峰感到壓力的就只剩下逆天、噬天兩盟的盟主以及那幾隻血獸。

據周雲峰這些年的了解,除了他之外,黃昏血海一共有五位具有八星血煉者巔峰實力的強者,其中兩位就是兩盟的盟主,另外三位則是隱藏在七星境深處的三隻血獸。

三隻血獸分別在七星境中的后三境中,分別是天璣境九曲谷、天璇境磐夢沼澤以及天樞境彌川峰。

這些年來,周雲峰的實力雖然已經可以與他們匹敵,但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周雲峰都盡量避開他們,不與他們交手。

但現在為了將那一絲極境之力壯大,為了突破,說不得就只能找上門去,依靠他們尋找突破的契機!

心中有了決斷,周雲峰腳尖一用力,就向虹山淵外掠去,出了虹山淵周雲峰就直奔九曲谷而去。

黃昏血海雖有三隻八星血煉者巔峰實力的血獸,但是它們並沒有聚在一起,而是分別盤踞在九曲谷、磐夢沼澤以及彌川峰三個地方。

周雲峰此去的目的很明顯,那就是要會一會天璣境九曲谷的霸主九幽赤血蟒,這將是他在黃昏血海巔峰之戰的第一站。

……

九曲谷

「吼!」

「多少年了,除了塗天妖和蠍驁,你是第一個敢闖入本王這裡的!」一條全身赤紅如血的萬丈巨蟒吞吐這蛇信,看著周雲峰,眼中閃爍著嗜血之色,冷聲道。

「什麼事情總會有一個開始,今天不就是來了嘛!」周雲峰取出噬天槍,淡淡的笑了笑,道。

「哼!夠狂妄,那就看看你有沒有塗天妖和蠍驁的本事,否則本王不介意今天來一道點心!」九幽赤血蟒冷哼道。

「其實在下也不介意今天燉上一大鍋蛇羹!」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找死!吼!」

九幽赤血蟒怒吼一聲就騰空而起,向周雲峰撲了過去,同時巨大的蟒尾猛的一擺,掃向了周雲峰。

「哈哈!來的好!」周雲峰大笑著迎了上去。

「氣嘯山河!」

「轟!」

「鐺!」

周雲峰身形急閃,一槍震開蟒尾,發出了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哈哈!不愧是雄霸一方的霸主級強者!」周雲峰身形後退,大笑道。

「凌絕獨霸!」

「轟!」

「吼!」

「伏地斷乾!」

……

為了尋求突破,周雲峰當然不會留手,但是九幽赤血蟒畢竟是黃昏血海的五大頂級強者之一,在八星血煉者巔峰沉澱了無數年,實力自然也不是等閑。

一人一蟒這一戰就是整整三天,九幽赤血蟒的實力雖強,但終究不是周雲峰的對手,但周雲峰想要殺它也沒那麼容易。

只不過周雲峰的目的並不在斬殺九幽赤血蟒,而是以它之力探索出突破的契機,所以在交手中,本可以窮追猛打擴大戰果時,他都會巧妙的給九幽赤血蟒喘息之機。

而且在交手中也一步步將九幽赤血蟒的絕招逼出,以此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壓力,激發潛能。

這是周雲峰第一次與同等強者交手,雖然三天下來並沒有找打突破的契機,但是讓周雲峰小有收穫。

「渾天歸一!」

「轟!」

周雲峰一槍將九幽赤血蟒擊飛,但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抽身後退。

「九幽赤血蟒,此戰就到此為止,過幾日在下再來討教!」周雲峰看向身形狼狽的九幽赤血蟒,笑道。

言罷,也不待九幽赤血蟒說話,周雲峰就轉身向遠處掠去。

「想跑!休想!」

屢屢處於下風,被壓制,這樣的事情九幽赤血蟒已經多少年沒有遇到過了,心中大為慪火,自然不甘心就此放周雲峰離開。

雖然有傷在身,但是九幽赤血蟒還是瞬間追了上去,奈何速度並不是它之所長,所以很快就沒有了周雲峰的身形。

「吼~~!」

「吼~~!」

「該死的混蛋,本王遲早要將你碎屍萬段!啊!」

「轟!」

「轟!」

……

見周雲峰已經跑掉,九幽赤血蟒憤怒的咆哮起來,蟒尾四下掃擊,頓時山石四濺,泥土飛揚。

一陣發泄之後,九幽赤血蟒也只能不甘的返回他的蟒王洞,閉關恢復傷勢,打算等傷勢恢復之後再去找哪個該死的人類算賬、報仇。

周雲峰雖沒有斬殺九幽赤血蟒之心,但是手下卻也沒有留情,所以九幽赤血蟒也受了不輕的傷。

不過好在九幽赤血蟒稱霸九曲谷無數年,積累了不少好東西,要在短時間內恢復傷勢倒也不難。

依靠自己多年的積累,僅用了三天時間,九幽赤血蟒就將自己的傷勢恢復,就在它打算出去尋找周雲峰報仇時,周雲峰卻好像計算好的一般,已經找上門來。

「哈哈!九幽赤血蟒,看來你手中的好東西還真不少嘛!」周雲峰好像沒有看見九幽赤血蟒那充滿殺意的眼神一般,笑道。

「哼!你還真是會挑時候,如此也好,省得本王花費時間去尋你!」九幽赤血蟒冷哼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就不要客氣了!」周雲峰取出噬天搶就向九幽赤血蟒攻去。

「今天本王必將你生吞活剝!」見周雲峰衝來,九幽赤血蟒帶著陣陣殺意迎了上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