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洛、希羅芙菈,關於水之魔物的血戰,狂暴展開!

下篇:命定的覺醒(四)·水難之潮! 身懷系統,縱橫諸天位面。

這種經歷,真是想想都覺得刺激,畢竟蕭寒是年輕人,自然是有點冒險精神。

邪王寵妃:腹黑二小姐 而且這個鬥氣大陸,是一個鬥氣的世界,鬥氣是這個世界的主調,只要有強大的實力,你便能翻雲覆雨、叱吒風雲!

蕭寒非常嚮往於古代那些俠士,他們縱馬江湖,快意恩仇,一壺酒,三尺劍,浪跡天涯。

一點英雄氣,千里快哉風。

江湖有酒,那是何等的愜意瀟洒。

蕭寒雖是一介書生,但對於有酒的江湖,他卻情有獨鍾,而這鬥氣大陸,在蕭寒看來,正是他一直以來所嚮往的一方江湖。

放蕩不羈,名揚天下,這種人生,方才可謂算得上是精彩絕倫。

「既然來此一遭,那便不能夠碌碌無為,終有一日,我會晉級斗帝,站在這鬥氣大陸的巔峰,俯視這芸芸眾生!」

拋下了所有的包袱后,蕭寒感覺神清氣爽,一股豪氣頓時衝天而起,這一刻,他才發現,此時的他才是更為真實的自己。

「嘻嘻,放心吧主人,以您的天賦,晉級斗帝,指日可待,何況還有小柔在您身邊呢。」見到那豪氣衝天的蕭寒,小柔笑嘻嘻說道。

「小柔,我的修鍊天賦高嗎?」聞言,蕭寒隨即壓下心頭的激動,眉尖輕挑,笑著問道,天賦在鬥氣大陸修鍊中也是極為重要的一環,像那些遠古斗帝種族,皆是天賦驚天之輩。

「這個當然,主人可是小柔親自挑選的呢,您的各方面天賦都極強,這個根本不用懷疑。」小柔笑道。

聞言,蕭寒輕笑了笑,也是放下心來,既然天賦沒有問題,那他就可以放心大膽修鍊了,不過據《斗破蒼穹》記載,修鍊似乎需要功法呢,他現在可是什麼都沒有啊,那怎麼修鍊?

「小柔,你不是萬能系統嗎,總該提供一些修鍊的必備之物吧?」蕭寒隨即又想起了小柔,既然是萬能系統,自然能夠給他提供幫助,雖說蕭寒沒指望讓小柔讓自己瞬間變成斗帝,但是一些修鍊之物還是得提供的,畢竟他窮的也只剩小柔了。

「主人放心,這個小柔早就幫您準備好了。」小柔甜美笑道。

嗡!

話音一落,蕭寒面前的空間頓時一陣波動,漣漪陣陣,隨即四個光團悄然浮現在蕭寒面前,一字排開。

第一個光團中是一枚納戒。

第二個光團中是一柄由水晶打造的長劍。

第三個光團中是黑白捲軸。

情意款款,首席的小淘妻 第四個光團中是一本古書。

「主人,這是小柔為您量身訂做的修鍊必需品,第一物是高級納戒,一些生活用品裡面一應俱全,第二物是大千世界中的絕世聖物天帝劍,第三物是大千世界中的絕世神通功法《帝凈訣》,有著凈化天地萬物的神效,第四物是《丹典》,裡面記載了鬥氣大陸有史以來的所有丹方,以及無數九品練藥師的心得體會。」小柔的聲音隨即在蕭寒腦海中響起。

「另外,主人,這是關於您的物品界面,根據物品屬性分類,可以方便您隨時查看。」

————

物品界面。

高級納戒:衣服、月光石、熏香……

功法:《帝凈訣》【絕世神通】

靈器:天帝劍【絕世聖物】

煉藥類:《丹典》

————

「嘖嘖,小柔,你簡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啊,這四物真的太合我胃口了!」望著身前的四物,蕭寒忍不住咂舌讚歎,欣喜不已。

納戒讓他生活無憂,天帝劍,蕭寒自然聽說過,威力無窮,至於凈化的絕世功法,蕭寒也極為滿意,這修鍊起來絕對事半功倍,最後的《丹典》更是讓蕭寒欣喜萬分,有了這本書,他完全可以自學成為一名煉藥師。

總之,有了這四物,蕭寒的鬥氣大陸修鍊之旅可以正式開始了!

「異世江湖之旅,我蕭寒來了!」

一番豪言壯語后,隨即蕭寒將納戒佩戴在手,而後又將天帝劍等三物全都收進納戒,見到手指上的納戒,蕭寒輕笑了笑,不愧是納戒,真方便,而且這系統物品界面也很方便,所有東西,他都可以一目了然,不愧是系統啊。

再度撫摸了一番納戒后,蕭寒激動的心也是漸漸平復下來,修鍊的事暫且先放放。

接下來,就來讓他來見識見識一下《斗破蒼穹》裡面的那些傳奇人物吧,對此,他可是期待的很呢。

「咦?小柔,這偌大的蕭家怎麼空無一人?」冷靜下來后,蕭寒的眉頭不覺一皺,他來了半天,蕭家為何不見一個人影,這是怎麼一回事?

「主人您還沒有選擇從《斗破蒼穹》中的哪段劇情開始,所以目前小柔還沒有設定人物呢。」小柔說道,「主人,您選擇從哪段劇情開始您的鬥氣大陸之旅?」

「還可以這樣么……」聞言,蕭寒輕笑了笑,不愧是萬能系統,這鬥氣大陸之旅還真是讓他期待呀。

「那就從第一章,隕落的天才開始吧!」蕭寒摩挲著下巴,略微思索了一下,笑道,反正他時間足夠,而且首先來到蕭家,自然選擇從頭開始,這樣也更加有意思。

「好!請主人稍等,小柔馬上設定人物!」小柔說道,蕭寒咧嘴笑了笑,心頭不覺有湧上一抹激動,鬥氣大陸之旅,終於要開始了嗎……

蕭寒的等待沒有持續太久,數分鐘后,原本寂靜的蕭家便開始變得熱鬧起來,而且那些喧鬧之聲全都來自一個方向,顯然,此刻蕭家眾人似乎因某事而聚集在一起。

「主人,已經設定好了,小柔把您設定為一名普通的蕭家子弟,所以主人日後在蕭家活動也方便,不必擔心別人起疑。」小柔說道。

「你做事可真周到。」蕭寒忍不住笑著讚歎了一句,身份問題他倒是還忽略了,畢竟他是外來人,如今小柔把他設定為蕭家子弟,他也能放心在蕭家活動。

真是不得不說,系統在手,天下我有啊,身懷系統,縱橫異界。

一個字,爽! [水難之潮]

中線,中洲,妖王都

「來吧,隨本大爺起舞吧!化為本大爺的青玉之花吧!」勁敵狂妄的聲音四處傳響,這讓雪鬆緊張得發抖。

「我們的對手就是這麼強大,」驅逐了水銀魔女的坎門帝閽袁非浪冷冷說道,「感受到那流暢磅礴的魔力共振了嗎?」

「嗯……」不甘心地含糊回應,雪松苦笑,這時奉命來殺他的克魯特還在大叫「來感受本大爺的霸氣吧,周雪松」。

「放心,不會讓你去對付他的!」袁非浪帶領他和艾莉西亞經密道回到窀穸之山的山洞,「呆在這裡,我們會搞定。」

「……前輩,加油!」雪松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交給我們吧。艾莉,保護周大人。」袁非浪說著,握緊拳頭,「千年了,功力大不如前了……走吧,山桐、辛荔。」

「雖然功力衰退,我們還是蠻強的,」城中帝閽山桐微笑安慰雪松,「不用擔心,我們會儘力的。」

「水銀魔女……」雪松忘不了那近在咫尺的恐怖。竭盡全力,綠色魔法紋路在他的拳頭上蔓延,越過手腕、手肘,在肩膀附近堵塞住一樣停滯——那就是他艱苦訓練的成果,「吾祐之吉嶺」初級發動的樣子。

「已經很好了……」辛荔掩飾住憂慮,輕輕微笑,「我們走了。」

被封印千年的邪妖王加入戰鬥,迎向來自玄世的鬼雨,以及青玉魔花!只是,他們真的可以保護雪松嗎?

——·——

西線,中洲,希羅芙菈鎮

肆虐在妖王都的侵蝕之雨充滿陰謀的氣息,那在水汽里擴散的陰謀同樣算計著希羅芙菈的戰士。

惡意被純白色包裹,化為漫天大雪,劈頭蓋臉地傾瀉向希羅芙菈!

長久以來,希羅芙菈都因重工業污染而灰暗污濁。但如今,無際的純白似乎要把這灰暗城鎮完全從世界上抹消——

百年不遇的暴雪模糊了戰士們的視線,在小鎮迅速堆積出齊腰的深障!

暴雪應該是水系魔法師的控馭範圍,但雪鶴已經到極限了:充滿玄世魔族邪息的雪時時試圖侵蝕靈魂,她就像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沼澤,唯有責任感支撐她維繫隨時會暴走的白雪之龍。

「看來對玄世的『雨虎潛戮』毫無辦法呢……」在暴雪中從容振著長翅迴旋,鬼車鳥植雲翳嬌笑著,不斷兇猛撲來伺機攝魂!

「你們不會如願的!」雷之風暴持續衝撞,昭華艱難地與魔雪抗衡,還得對漸漸佔得上風的鬼車母女表露強勢。

「把所有精銳都用在礦山,真是愚蠢。」植葶影以她千年的老練靈巧拍翅,製造紊亂的迴旋暴風引導狂雪,將純白色的障礙應用到極致!

「大家都沒有聲息了……」已經快哭出來,雪鶴忙亂地壓制她那雪龍的邪化。

「不要管!」已經被暴雪隔斷與同伴的一切聯繫,昭華也不奢望援手能及時出現。

(精神力消耗過多,要撤回雷之風暴嗎……但魔力一往回收就容易被壓倒性的邪息乘勢吞噬……)昭華還在苦苦思索對策,但他沒有時間再思考——

植葶影的櫻唇綻開一個讓人絕望的弧度:「小弟弟,作為你出色表現的獎勵,給你看看『魂之共鳴』吧!」

被她們母女攝取的巨量魂力化為青藍冷焰爆發開來,煙火一樣盛綻的青藍瞬間籠罩了昭華和雪鶴!

在這樣宏大的靈魂包圍下,昭華他們無法反抗地與之共鳴!

「交出靈魂吧!」僅僅是這樣一個破綻,植葶影就振翅衝破減緩的雷之風暴,兩手分別緊緊攥住昭華、雪鶴的脖頸,獰笑起來!

發不出聲音,昭華大張的眼睛充滿栗懼!他顫抖的手狂亂地試圖抓住影,但馬上被影的妖氣震開!

「自己親手奉上吧,你的靈魂……」影殘酷地艷笑著。

昭華漆黑的眼瞳無神地直視她,那樣不祥,讓她無由地感到厭惡,手上的力度漸漸加到妖應有的異常——另一邊手攥著的雪鶴已經發出氣息全部吐出的脆弱聲音。

「……」昭華髮青的嘴唇艱難翕動,那個口型應該是……

影皺眉:「……哥哥?」

未等她對昭華的「遺言」加以嘲笑,她就感受到了——

直到剛才仍針對著聯合軍的惡意忽然沖向自己,就像刺骨冰水瞬間浸透自己的靈魂,玄世的強大魔物蘇醒、反戈!

「這是——」江水般沿道賓士的事態驟然脫軌,影無法理解了。

「……已經不能容忍了,體驗玄世的鬼雨吧。」平靜得無比寒凍的少年聲音從每團雪雹里透出,帶著宛如來自地獄的獰暴殺意!

觸發主角逆天召喚神技了……影當然沒有說這種話的幽默感,她的第一個反應是——

「這是……高階魔將——」

——·——丹砂礦洞

「……」感知到外部的異狀,蒼穹侍衛柳博芙輕皺蛾眉。

(在查看異狀前,要徹底解決眼前的敵手。)她從容判斷著,輕鬆操縱噬魂的雪色蝴蝶狂壓而下!

她能感覺到施術者的虛弱,如同沙塵暴的幼細白色迎面而上,瞬間在空中炸開、飛散——

將靠近的噬魂骨蝶毒枯,這是毒鳥欽原的曠世猛毒。

柳博芙露出毫無溫度的美艷笑容,讓骨蝶稍稍攏聚。

絕大多數戰士已經被骨蝶的猛襲吞噬,剩下的也沒有提防的價值。只有主將需要關注,那就是——被魔力的氣刃割得遍體鱗傷,此刻浴血倒在黑水池邊的欽原。

往日性感優雅的金髮女郎染血狼藉、氣息微弱,但仍一手緊抓著巨大鐵扇。

她的另一隻手無力地拉著賽莉娜。賽莉娜已被幽黑邪異的黑水浸泡。淺淺的黑水只能淹到躺卧的她的半身,但是,這足以致命——

「希羅芙菈的毒,要將美麗少女變成異形魔獸嗎……」就連柳博芙也覺得非常遺憾。

那就無需親自動手了,異變的賽莉娜會吞噬欽原和殘存戰士,但自己還是該盡職地看完這一切,確認敵手全滅。柳博芙還在思考,這一點點的放鬆會導致變數嗎?外面情況異常,還是應該馬上解決眼前後患吧?

這時,賽莉娜顫抖著試圖爬起來。

邪異的氣息縈繞著她,她的表情很痛苦,看來還在與邪氣艱難抗衡。

「很頑強嘛,看來要補刀啊。」讚賞著殘忍微笑,柳博芙指揮骨蝶直撲過去!

但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傳遞,帶來整個空間的強震,這讓柳博芙停下攻擊穩住自身!

(這是……)柳博芙震驚地判斷形勢,(魔獸暴走?但這麼強悍……)

礦洞在一波強於一波的劇震中開始坍塌!

用骨蝶吞噬塌落巨石,柳博芙開始煩躁:「果然該速戰速決呢!」

「要是能出去……就有辦法躲避骨蝶……」硬支起身體揮扇腐蝕掉石塊,欽原鼓勵賽莉娜,「保持清醒……」

賽莉娜在那帶來劇震的狂暴力量中僵住了——

「異變……是迪蒙啊……哈登他——」以細不可聞的聲音自語,她攥緊了幽黑惡水下的石塊,試圖理解從山岩傳遞來的憤恨。

這正是山脈另一邊的多黎波頓全面失守的時候,迪蒙正在暴走的時候!

明明自己承受著靈魂被撕裂的痛苦,她仍然擔心哈登的狀況。

「真是的……」理解到紅姬觸發了迪蒙的暴走,但柳博芙一點都不擔心——她已恢復了狀態,雪崩般的蝶群徑直壓向賽莉娜她們!

其實不用動手都可以了,柳博芙想。

她已經感覺到,賽莉娜的精神已經到了極限。

絕望、痛苦……賽莉娜的剛毅已經被消耗殆盡了吧。

但柳博芙很快發現,骨蝶在一點點地失去控制!

(這次又怎麼了?)她已經煩透了事態變化。

強大氣息與她的磅礴力量碰撞,這讓她心頭一凜——

銀光如無數箭矢放射出來,蝶群散開,露出少女面目全非的身姿。

「必須——」

聲音仍舊充滿痛苦。但是——

睜圓的幽黑眼瞳,秀美的面容,纖細的身體,都浮現出精細華美的紋路。

這一切,連同滿目皆是的骨蝶,全都閃耀著銀色光輝。

這是……什麼?

這時,閃耀銀色光輝的少女帶著苦澀笑容,搖搖晃晃地從侵蝕靈魂的黑水中站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