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就在小市街口等著白雲飛。

她不會跟著白雲飛。

白雲飛還沒有這個資格,讓她跟著。

卻也不會走。

一旦走了,這白雲飛肯定要被人揍成豬頭。

師父那裡,她也會沒法交代。

畢竟,白雲飛是師父看得起的人。她這個當徒兒的,也要替師父照拂一下他。

雖然她心裡並不甘心這樣做。

白雲飛甩貨果然很快,沒一會兒就是回來了。

「師姐,謝謝師姐護著我,不讓我挨揍了。我沒有什麼好東西送給師姐,聊表心意。這幾個福袋,就送給師姐吧。」

白雲飛雙手送上幾個紅紅火火之色的福袋。

「我不要!」師姐冷冰冰地道。

「哈哈!幾個破布袋,就想討好師姐,不知道天高地厚!」那些等著揍白雲飛的護花使者,不忘記抓住機會,對白雲飛冷嘲熱諷。

不要就不要吧。

白雲飛也不想再熱臉貼冷屁股了。

剛想收回來這些福袋,卻是被師姐一把抓過去了:「福袋我收了,你人趕緊走吧。」

「師姐,那我走了。」

已經讓師姐很為難了,白雲飛也知趣的趕緊稟告了一聲,然後馬上就是從師姐的面前,直接使用夫妻傳送符走了。

忽的一下,白雲飛就是在師姐蘇靜茹的面前消失,讓那群等著機會揍白雲飛的人,有些大跌眼鏡。

人都傳送走了,還怎麼揍他。

「呸,膽小鬼!竟然使用傳送符篆逃了!你們都給我記住這個人,下次這個人再上山,就告訴我。五千金買一次消息,誰通報我一次這樣的消息,我就給誰五千金。他么的,一個小混混一樣的東西,也想挖咱們劍宗之山的大師姐,我不揍他一頓我心裡不舒服。」

那人出手很是闊綽地道。

師姐卻是根本不配合這些人的表演,既然白雲飛已經走了,她便是也馬上祭起她的飛劍,往望海崖上,她的竹廬而去了。

白雲飛雖然人走了,但是,他心裡清楚,師姐雖然對他冷冰冰的的,但是,師姐今天這麼認真的護著他,這說明其實在師姐的心裡,對他還是不錯的。 不然,師姐完全可以走她自己的,不用管他之後會不會被劍宗的那些境界高的弟子暴揍一頓。

師姐管了,那就是說明,其實師姐的心裡,並不是她看起來那樣的不在乎他。

這些,白雲飛的心裡,怎麼會感覺不到。

看清了這些,白雲飛的心裡,還是隱隱的覺得美美的。

畢竟師姐是那樣絕美的女人,白雲飛的心裡怎麼可能不跟著也傾慕。

不過,白雲飛今天下午跟師姐的對答,卻也是實話。

師姐太美了,美的讓人覺得太高太冷,所以,現在白雲飛有些對她敬而遠之。

這真的是實話,不騙人的。

不過,也要知道,情況是會變化的。

現在敬而遠之,以後也許會有機會,能夠跟著師姐身邊長相廝守。這都是可能的事情。

總之,白雲飛現在身邊不缺少女人,所以,心裡不急。

他有耐心,慢慢的蟄伏,等待時機,然後抓住機會,去爭取一下,萬一成功了呢?

眼下,這時,還是要忍耐。

晚上了。

白雲飛坐在房間里,等爹娘房間的燈都滅了。

燈剛滅,白雲飛就是馬上心急的傳送到了白雲雪的身邊,抱著她,心急的禍害她。

白雲雪沒有反抗,由著白雲飛折騰。

只是心裡有些失落,她身子還沒好透呢,白雲飛就又來抱著她禍害,一點兒不心疼,這讓她覺得白雲飛心裡就只想著這些事情,讓她有些覺得失落。

不過,隨後又想到,白雲飛不缺女人,現在不去找別人,心急來找她,也是喜歡她,這心裡才是自己就是想開了。

然後便是主動溫柔的伸手攬著白雲飛的腰,幫著他好好的禍害她,然後兩人一起到達極巔。

之後,白雲雪在白雲飛的懷裡睡著了。

白雲雪睡著了,白雲飛才是起床下地,抱著衣服,傳送去荊紅的身邊,赴荊紅的約。

來到荊紅的身邊,就見到荊紅美美的,今晚還特意沐浴過,就是為了等下更好的服侍他。女人這麼主動,這讓白雲飛見了,不知道多感動。

立即也不廢話,不忍心讓佳人多等待的拉著她就是去了床上。

剝掉荊紅的衣裳,一番心急之下,白雲飛就是心急的擁有了這個女人。

果然不愧是成熟的女人,那感覺就是不一樣。抱著荊紅的大長腿,白雲飛覺得過癮極了。

雖然有些心急了,但是,荊紅都是可以好好的承受他的霸道。

可以讓白雲飛痛快極了的縱馬馳騁。

荊紅初次承受恩澤,有她不能夠承受之苦,都是咬著牙,也要給白雲飛最好的體驗。

她說過的,只要白雲飛來,她就不會讓他失望。

現在他真的如約來了,沒有讓她再失望,她又怎麼忍心不讓他滿意而歸呢。

便是,忘己的陪著白雲飛幾乎折騰到了凌晨。

兩人都實在舒服的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是沒有了,才是倒在一起相擁而眠。

總裁大人,請放手 第二天溫暖的陽光都是照亮房間了,陽光有些刺眼了,兩人才是不由的先後醒來。

一醒來,齊韻就是臉紅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好在白雲飛見慣了這樣的場面了,倒是老道,只是微微臉紅,就是堂而皇之的讓荊紅起身,服侍他穿衣,然後一會兒一起洗漱了。

荊紅現在是白雲飛的人了,真立即聽話的像個小妻子那樣,學著齊韻的溫柔,服侍白雲飛起床洗漱。

荊紅別看平時在外面大大咧咧的,但是,其實畢竟是個清白姑娘,到了床上服侍夫君的時候,跟普通的女孩子一樣容易害羞,但是,越是這樣的女人,自然越是讓白雲飛覺得特別有征服感。

白雲飛很滿意這樣的女人。

荊紅也問過了白雲飛,覺得她怎麼樣,得到滿意答案的她,這心裡才是安了。

因為她真的怕她第一次服侍白雲飛,就是做的不好。

終究,她覺得白雲飛身邊不缺少女人,她生怕她不夠女人味,比不了別的女人讓白雲飛覺得舒服,就被人給比下去了,自然擔心。

現在知道答案,白雲飛對她還是很滿意的,她心裡就放心許多了。

時候不早了,白雲飛在荊紅這裡洗漱妥當,便是囑咐讓荊紅今天上午就留在房間里好好歇息吧,別亂走動了。他肯定還有事情要處理,便是只能夠先走了。

荊紅不捨得白雲飛現在就走,卻是懂事的沒有纏著白雲飛。

只是溫柔的相送白雲飛出門去了公會基地,之後,她收拾好了她的儀容,也害羞卻也主動想要的去見齊韻。

現在,跟她真的是姐妹了。總該去見見她。

昨晚齊韻特意沒有來朝雲堂總舵來住,就是這個好姐妹特意給她機會。這讓荊紅的心裡,暗暗感激的。便是,現在心想事成了,不能夠不去見見她。

以後是更加好的姐妹了。

可能,現在荊紅就是已經想到,大概以後可能還要跟齊韻姐妹兩人聯手一起服侍白雲飛呢。便是更加覺得沒有什麼可害羞的,不敢的,心急的就是去見齊韻,跟她說話去了。

昨夜溫柔鄉里的難忘是昨夜了,白天了,要做正事了,白雲飛一樣也能夠專註的。

那些女人們,其實也已經不約而同的來公會大殿這裡等著白雲飛一個人了。

白雲飛一來,便是被這些女人當做一家之主一樣的來簇擁著。

「大家都來了啊。正好,咱們商量商量這次去歷練的安排。該做的準備,要準備一下。還有去哪裡歷練,也要商量一下。是去上次的妖狼谷呢,還是去更遠的地方。還是乾脆,就是選劍宗之山附近有沒有合適的地方,咱們歷練。這些事情,都要儘快定下來。」

「夫君定就是了。」姜柔聞言,立即就是表態,白雲飛一個人把事情乾綱獨斷,定下來就行了。

妻子姜柔就是好,白雲飛不由的溫柔的拉起來她的小手兒,然後跟所有人道了:「咱們自己家的事情,咱們商量著來。不過,柔兒這樣說了,那我也就提提我的想法吧。我覺得妖狼谷,很適合我這個等級的人刷怪升級。柔兒和芸兒這樣已經九十多級的人,雖然也適合,可是,在那裡升級很快,很快你們就是能夠到105級,到時候,就又該找新的地方,找更厲害的妖獸升級了。對了,到時還有你們的四轉任務。所以,咱們這次行動,事情很多呢。」

「還是夫君定嘍。姐妹們,你們說呢?」姜柔嫣然一笑,問向諸位姐妹。

蔣芸,沈琳,高勤勤,白雲雪,還有凌音兒,孟雯雯那些小姐妹們,都是跟著點頭。

「夫君定。」

「雲飛哥哥定!」

聽到她們這麼異口同聲,白雲飛心裡不由感慨,這些都是很好的女人,真的以後不能夠辜負她們,也要帶著她們都修成大修士,才是對得起她們的青睞! 齊家。

齊韻見到了在她面前,一下變得嬌羞不已的荊紅。

「心想事成了?」齊韻一下明白。

荊紅頓時不好意思的低頭走到齊韻的跟前來:「嗯。」

「那還亂跑?不在家裡老實的養著。」齊韻微微笑著對荊紅道。

終究是自己的好朋友,看到她也幸福了,她的心裡,還是會很欣慰的。即使,兩人的男人是同一個男人,可是,心裡也是會替她高興的。

真心的。

「想你了。就想來見你。這下,我們真的成姐妹了。我覺得很激動。」荊紅道。

齊韻點點頭道:「我也是。這沒有什麼不好的。我也替咱們開心。好了,來,屋子裡坐吧。別亂走了。頭一回做女人,吃了苦頭了吧?」

「肯定都一樣嘍。夫君強壯的像頭牛,我都二十多歲的大姑娘了,都差點被他給折騰死。」荊紅想起來昨夜被白雲飛折騰的還不了手的情景,就是忍不住覺得心裡羞羞的熱呢。

撿個老婆送寶寶 「以後就是小媳婦了。」齊韻很了解荊紅的這番話,因為這樣的經歷,她也跟白雲飛經歷過,所以,心裡一樣很難忘呢。

……

公會大殿里,白雲飛拿出七天時間的五倍經驗卡,發給身邊的這些媳婦,還有還不是媳婦的凌音兒,孟雯雯這些人。

「夫君,你怎麼一下有這麼多錢,買這麼多五倍經驗卡了?」媳婦們好奇的問道。

白雲飛馬上道:「哦。昨天下午,送掌門師父回山的時候,我順便出售了一些天勵符,天佑符。這些符篆的價格,在劍宗之山,屬於比較緊俏的商品,所以價錢都不低。這次咱們打鎮魔塔地宮,掉落不少。我只是出售了一些,就是夠買這些五倍經驗卡了。」

白雲飛話音還沒落,媳婦們就是馬上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大堆這樣的符篆來,放在了公會大殿的桌子上。

寵妻之早見晚婚 「夫君拿去換錢吧。」

媳婦們這樣好,讓白雲飛不由笑著道了:「我不是說了嗎?我也才是出售了一部分符篆,就是不缺錢花了。不過,你們既然拿出來了,那就我先收起來了。反正,跟你們不分彼此。柔兒,琳兒,雯雯,幫著收起來,放在哪個房間,當做庫房放起來吧。在公會基地,不怕有外人進來當賊。」

「是,夫君。」

「是,雲飛哥哥!」

孟雯雯特別開心,白雲飛會願意使喚她。

凌音兒就是有些羨慕的看著孟雯雯跟白雲飛這麼親近了。白雲飛似乎拿她,就沒有這麼不當外人。

但是,其實,也可能是,就收下這麼一堆符篆,也用不了人人都上去幫忙。

「下午出發吧。晚上在外面過夜,明天一早,就直接進入狀態,打怪升級了。現在還有些時間,你們都抓緊時間回家,跟家人說一聲吧。要走了,這一出門,要好多天呢。現在這時間,多陪陪家人。不用跟著我了。我反正會跟著你們一起出去,咱們天天在一起。中午吃過飯,咱們才集合,然後出發。」

「知道了。」

白雲飛這樣說,所有的女人都是心裡有數了,便是都心裡安心的起身了,卻也不急著走,而是,也都過去幫忙姜柔,沈琳,孟雯雯收拾這些符篆。都是自己家的事情,即使白雲飛沒有點到她們的名,她們也可以過來幫忙。

白雲飛也沒有趕她們。

其實,讓她們回家多陪陪家人,她們即使不回去,白雲飛也不會真的趕她們回家,去陪家人的。

這就是一個給她們自由安排時間的說法。

有這個需要的,就可以自己回家陪家人了。沒有這個需要的,留在他的身邊,當然也會更好。

待姜柔收拾出來庫房,然後出來,到白雲飛的身邊。

白雲飛對她道了:「柔兒,跟雪兒一起,帶她們,給咱們自己多準備一些吃的吧。乾糧,還有一些出去需要帶的蔬菜,肉乾。咱們自己準備一些。咱們自己也是一個家庭了,就別總是指著家裡給咱們準備東西了。咱們自己也準備些。你覺得呢?」

「好啊。這麼多姐妹,一起動手,活兒也不多不累,大家在一起也會很開心。」姜柔點頭覺得這個主意很好。

「柔兒姐姐,那就兵分兩路吧。一路去買菜,一路去我家,用我家的鍋灶,咱們烙餅。」白雲雪也積極的參加進來這樣的準備活動之中。

「我們也來幫忙。」蔣芸,高勤勤她們也爭搶著要來幫忙。

「好啊。那你們就去我家,把這些準備好吧。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不要讓我閑著,直接叫我。」白雲飛都答應了她們的請求,讓這些女人都開心的不得了,然後一起出去公會大殿,去往白家了。

……

這時的荊紅正在跟齊韻一起說話呢。

突然,荊紅得到梁英在家族頻道里的呼叫:「族長,幫主跟你在一起嗎?有事跟你們說呢。剛得到的消息,三大幫派的幫主,昨夜剛到的朝雲城。」

「知道了。我馬上就很韻兒商量這件事。」回答過了梁英,荊紅馬上就是跟齊韻說起這件事的道了:「韻兒。梁英剛送來的消息,三大幫派的幫主,昨夜都到了朝雲城了。他們來朝雲城,肯定不會是來遊玩的。一定是想有所行動。咱們要有麻煩了。」

「馬上通報給夫君知道這件事。咱們也馬上去朝雲堂總壇坐鎮。」齊韻不愧是當做幫主的女人,很果斷,馬上就是拿出來了處置應對。

「嗯!」荊紅馬上照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