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並沒有搭理張佐臣,張佐臣這時候方纔仔細探查被師父制服的怨屍,臉上的肥肉都開始顫抖,看着師父的眼神都變了。

張天師,您別相信這人的鬼話,這具屍體烏起碼黑的,一定是被他殺人焚屍了,這種人絕對不能輕易放過。

看到張佐臣的神色,兩名警察趕緊抓住機會開口說道。

不過張佐臣並沒有理會這兩人,而是有些驚疑不定的開口說道:怨屍?

師父掃了張佐臣一眼,並沒有說話。

我忍不住開口說道:當然是怨屍了,是我師傅搞定的,胖道士,你還不讓這兩個傢伙放人?

我直接將這兩名警察當成了是張佐臣找來的,因此相當不客氣。

張佐臣的臉色再次變化,這一次看着師父的眼神顯然顯得重視了許多,看來是被怨屍給唬住了,我見了不由得不屑的撇撇嘴,這傢伙珠光寶氣原來也就是這麼回事兒,怨屍雖然厲害,不過也不是多麼了不得的樣子。

щщщ● ttκǎ n● ¢○

張佐臣見師父不回答也不氣惱,而是直接走到了毛癩子的屍體那邊,仔細的探查起來,小丫頭竟然也跟着一起過去,還重口味的一邊吃着棒棒糖。

隨後說道:的確是鬼子化形,這次事情大條了。

讓我吃驚的是說話的不是張佐臣,而是小丫頭。這讓我有點不爽覺得小丫頭就是聽到大人們對話在那裏裝樣子而已。頓時就哼哼了一聲,說:裝腔作勢。

張佐臣沒有說話,而是突然朝着毛癩子的腦袋上拍了一下,手放在那裏沒動,像是在接什麼東西一樣,隨後,將接的東西和手裏面逃出來的白色粉末混合,隨手拋灑出去。

這些白色粉末落在地上鋪了滿滿一層,然後在上面竟然出現了一連串小小的腳印來。

我被嚇得夠嗆,啊了一聲,師父眼神之中也出現了一點點的欣賞,顯然覺得張佐臣有點本事,這就讓我更加的不爽起來了。

兩個警察也被唬住了,要是師父弄出來,他們肯定以爲是師父的小伎倆,指不定還會惱怒起來,換做張佐臣這胖子,兩人就有點相信了,戰戰兢兢的樣子,說了一句:難道真有鬼?

這話剛說完,原本已經應該被制服的毛癩子突然一下子站了起來,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九狸,我知道這樣有點唐突,但是寧兒既然為我們準備好了,我們就別辜負寧兒的好意吧。今天並非是全部,以後我會重新為你準備一個更加盛大的婚禮!所以今天,九狸,你願意嫁給我嗎?」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認真,堅定的說道。

而帝溟寒的舉動,已經驚呆了眾人,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帝溟寒跪下的瞬間,墨九狸傾城傾國的絕色天姿,也暴露在了眾人的面前……

在場的人裡面,除了帝滄海等人外,所有人都被面紗掉落的墨九狸驚艷到了!

世間,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女子?

蒼穹界何時出現了如此絕色佳人啊!

墨九狸眉下雙眸,狹長瀲灧,流轉顧盼中冷魅隱生,仿若幽深無盡的漩渦般,攝心奪魄。

唇色妖冶,緋似三月桃夭,微微一笑,便是一片絢爛旖旎……

她只是穿著一襲簡單的火紅長裙,腰間別著銀白色的腰封,將她的身姿勾勒得纖細玲瓏,簡約而尊貴,火紅而絢爛,奪目而凄美……

一身風華和慵懶,仿若鐫刻在骨子裡,行雲流水的姿態,純凈妖冶的氣質,驚艷得讓人幾乎窒息……

墨九狸看著帝溟寒眼中自己的倒影,想到自己跟他說起前世地球的故事,說起在地球上一個男人想娶一個女人,是要先求婚的,墨九狸當時也只是因為帝溟寒十分好奇自己的過去,在給帝溟寒講述的時候隨口說了一句……

她沒有想到帝溟寒還會記得,更加沒有想到這枚自己煉製的第一對戒指,帝溟寒還帶在身邊,學會煉器的時候,墨九狸覺得這裡的空間戒指,因為要融合很多材料用來儲存東西,所以只能煉製的很華麗……

所以在和寶寶遇到帝溟寒之後,墨九狸一次煉器師,忽然念頭閃過,就煉製了一對簡單的儲物戒指,墨九狸還記得裡面的空間只有一平米大,只能用來存放一些衣物之類的東西……

但是款式卻是和現代的白金戒指差不多,簡單而大方,是墨九狸喜歡的,所以當時就送給了帝溟寒一個,自己也留在一個……

現在帝溟寒拿出的是自己的,墨九狸唇角微揚,拿出自己的那一枚戒指,遞給帝溟寒說道:「我願意!」

帝溟寒聞言開心不已,將墨九狸遞過來的戒指套在墨九狸的手上,也將帝溟寒遞過來的戒指套在的手上,帝溟寒起身再次吻住了墨九狸的唇……

時光,在這一刻停止……

眾人屏住呼吸,驚艷在帝溟寒和墨九狸這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擁吻中……

因為在帝溟寒求婚時,他就摘掉了自己的面具,俊美無雙的容貌,和墨九狸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簡直就是了配了一臉,所有人都覺得只有冥殿殿主帝溟寒才能配上這樣美的女子!

也只有這麼美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冥殿的殿主帝溟寒啊!

余生傾心皆是你 他們在一起是註定的,他們就是老天爺的寵兒,誰也無法取代任何一人,只有他們在一起才是對的!

推薦:《毒妃妖嬈,國師大人,寵上天!》

豪門情困:鑽石太子苦追妻 作者:鞍尋殿下

簡介:「乖,看本座這麼難受你不心疼嗎?讓本座進去……」某國師大人站著冷風中看著緊閉的殿門可憐兮兮的說道。

「滾!到時候疼的不一定是誰了!」



她是華夏毒醫,穿越至八荒大陸廢物公主的身上,未婚先孕,靈修廢物,除了絕色容顏一無是處!而她就是要證明,有顏值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未婚先孕又如何?門外排著求親的貴族皇親已經到城郊!靈修廢物?一手毒針、一手救人,名冠滿天下!

可是這個風華妖嬈的國師大人為什麼緊追著她不放?哎哎哎!咸豬手移開一點!

國師大人,你的節操掉了!

國師邪魅一笑,順勢將一個小萌寶塞到了她的懷裡:「你兒子也掉了!」 媽呀!

之前被毛癩子嚇得夠嗆,我竟然下意識的叫喊起來,陪着我一起的還有兩個警察。

這兩個警察顯然比我還沒用,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畢竟這麼悽慘的屍體站起來走路,的確是有些震撼人心。屍變的傳說不管相不相信,大家潛意識裏面都或多或少有點,現在應了景,兩個警察自然被嚇慘了。

越是鑑定的無神論者,見到無法解釋的現象就嚇得越慘,因爲他們心中的信仰都在瞬間崩塌。

毛癩子走了兩步,手朝着一個方向指着隨後直愣愣的撲到在了地上。

我這時候才覺得有些尷尬起來,而兩個警察也是一樣,這裏似乎就我們三個人比較丟臉,感受到小女孩兒看着我的不屑眼神我更加不爽,暗自惱怒自己怎麼突然就被嚇到了,比這更恐怖的又不是沒有看到過。

鬼子化形逃遁西方西方

看着毛癩子手臂指着的方向,張佐臣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帶着小女孩兒走回來,對師父的態度已經完全變了,之前雖然客氣,可是連我都能感受到那種趾高氣昂對師父不屑一顧的狀態,只是這一次就完全不是這樣了,顯得誠懇了許多,甚至我還隱隱感覺到這傢伙對師父有些尊敬的意思。

師父也不說話,而是將之前從怨屍嘴裏扯出來的鋼針遞了過去。

張佐臣接過來一看,臉色再次變化,顯得很是驚訝的說道:果然是封魂針,控屍者竟然還沒有死絕!!!

這個控屍者很了不起麼?看着張佐臣那難看的胖臉我就有些不屑起來,不過這一次我學聰明瞭,並沒有說出之前師父教訓了那個控屍者的事情。

前夫纏婚:寵妻快上位 幫個忙,超度一下亡魂,讓她投胎去吧,魂魄不全,希望道兄費點心,她挺慘的。

師父這時候突然開口說道。

張佐臣一臉嚴肅,點頭說道:這是自然。

說完之後,將封魂針遞給了小丫頭說道:明珠,有把握麼?

用經血刻畫上去的鎮魂法咒太過惡毒,不過投胎還是沒有問題的

小丫頭接過封魂針開口說道,這時候我纔看到在鋼針上面竟然還刻畫着許多符咒,對於他們將這種問題都交給一個小丫頭去做,我覺得相當不爽,這也太過兒戲了一點。

小丫頭似乎是有所感應,挑釁一樣的看了我一眼,我眉頭一挑,就想要發火,不過很快又覺得有些沒意思,我嫉妒一個小女孩兒幹嘛,等我以後學道了,肯定比她厲害。

小丫頭笑了笑,似乎對我有點嘲諷,我乾脆就裝作沒有看到的樣子。

隨後小丫頭神色嚴肅了下來,將一直都很喜歡的棒棒糖收好,掏出硃砂,伸手一捏,等到融化之後,在封魂針上一抹,原本的符咒竟然直接被這樣給抹掉了。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我吃了一驚,擡頭,看到師父眼中有吃驚的神色,而張佐臣就更是一臉得意的樣子了。

有什麼了不起的,真臭美。

我撇撇嘴這樣想到。

好了,出來吧。

小丫頭這時候開口說道。

封魂針上點點黑色霧氣逸散出來,隨後,在空中凝結形成了一個女人的樣子,看起來就是毛癩子老婆的模樣。

這女人剛剛出現,黑色霧氣就開始愈發的變得濃烈起來,隨後雙眼變得血紅,竟然隱隱然有了變成厲鬼的趨勢了。

短短時間就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

可想而知,她心中的怨恨程度有多深,不過說來也是,孽是毛癩子造下的,偏偏她也要跟着受苦,心中沒有怨氣纔是怪事兒。

我早就有了準備,而且不想要在小丫頭面前丟人,因此這一次我倒是沒有感覺到害怕。也沒有做出什麼丟人的舉動來。

反而是兩個警察,顯然是被嚇破了膽,坐在地上直接嚇得臉色蒼白。

這時候毛癩子老婆突然笑了起來,很是滲人,隨後就要朝着兩名警察撲過去。

警察頭上的警徽帶來的剛煞之氣竟然都起不了半點的作用了。

這一下,兩個警察被嚇得直接尖叫,甚至都有尿騷味傳來了,只知道一個勁的在地上磕頭,祈求張天師幫忙。

我看了只覺得相當的解氣,這時候也注意到師父藏在身後的手有點小動作,頓時瞭然,心中偷笑。

小丫頭不慌不忙的開始吟唱往生經,聲音清脆,有種震撼人心的力量,我聽了都感覺心中平和安寧了不少,連帶着都沒有揍小丫頭的心思了,而已經將兩個警察嚇得屁滾尿流的厲鬼也慢慢的安靜下來,身上的黑色霧氣緩緩消散,顯然心中戾氣正在飛快的化解。

到最後,魂體已經變得純粹透明,看起來並沒有之前那種兇殘無比的感覺了,而它也在空中對着小丫頭拜了拜,顯得很是感激。

小丫頭點點頭,說道:罷了,看你魂體受損,能不能堅持到黃泉路都是問題,我還是送你一程吧。

說完,從自己的小口袋裏面掏出一張符紙,做成了小船的模樣,口中唸叨:龍虎傳人殷明珠誠心禱告,祈求溝通陰司,送至奈何橋前,得保魂體平安,轉生爲人!

隨後做了一個手勢,朝着小船一指,喊了一聲:急急如律令!

女鬼魂體像是受到牽引,直接縮小,到了符紙做成的小船之中,殷明珠將小船放在地上,還真的像是坐在船上一樣,隔着地面有着一段距離,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一點點的動了起來,隨後光芒一閃,直接消失不見。

即便不願承認,但是殷明珠表現這一手道術的確牛叉,尤其是最後溝通陰陽將魂體直接送到陰間的本事,我更是羨慕無比。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眼神,殷明珠挑釁一樣的對我挑挑眉說道:還行吧?

我頓時有點尷尬,臉都有點紅了,說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以後我學的道術肯定比你更厲害。

啊,原來你也是學道的啊?對不起,我之前沒有看出來呢。

殷明珠看着我咯咯的笑了起來開口說道。

我被氣得夠嗆,攥緊了拳頭髮誓,總有一天我要將這個驕傲的野丫頭比過去。

師父拍了拍我的腦袋示意我不要再說了。

我聽了師父的話,不過還是狠狠的瞪了小丫頭一眼,大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架勢。

因爲兩個警察親眼看到了之前的一幕,被嚇得夠嗆,還有村民給我們作證,外帶張天師說好話,總算是沒有再爲難我們。不過我可不會感激他們,要不是他們,鬼子也不會這麼容易就逃走了,指不定還要被人給利用來做什麼壞事兒呢。

師父似乎也有心事,沒有搭理張佐臣的挽留,帶着我回到了翠竹林。

原本以爲張胖子是那些人一夥的,現在看來應該不是了但是這胖子跑來這邊幹什麼?按照道理,龍虎山應該沒有這種道行的人存在纔是。

師父又開始自言自語,眉頭擰成麻花兒,看得出來有什麼事情非常擔心。

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毛癩子是被人給整了麼?

短短時間,連着經歷了毛癩子和虎子的事情,我腦子裏面正是有着無數疑問的時候,頓時就開口詢問。

嘿,到現在你也應該能夠推測出來啊毛癩子這傢伙就是一個盜墓的我們這裏又不是什麼名山大川,風水有限,哪裏有什麼好的墓葬,毛癩子也就只能靠着發點小財,至於蒼龍山上那裏他是肯定找不出來的,這是有人在指點啊。 帝溟寒察覺到周圍某些人的視線,陰冷的落在自己和墨九狸的身上,很想直接把墨九狸抱走,但是現在卻不能,只能不舍的放開墨九狸的唇,把頭埋在的秀髮裡面,貼著的耳邊輕聲說道:「九狸,我愛你!」

墨九狸聞言身子一顫,然後回應的軟在帝溟寒的懷裡,用彼此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寒,我也愛你!」

是啊,此刻場合不適合又如何?她愛這個男人,這個男人也愛她!不過失憶了,還是失蹤了,不管在一起還是分離,他們之間的愛是不會改變的!

墨九狸本來就沒有矯情,她能來搶親,又怎麼可能去介意那些小事,不管怎麼樣,帝溟寒的記憶恢復了,比自己想象的要順利,帝溟寒更快的消化了所有事情,他們終於團聚到一起了,這樣就是最好的……

至於身邊的麻煩,她不懼,因為有他在身邊……

「帝溟寒,你什麼意思?」這時,回過神來的陳浩南冷冷的瞪著帝溟寒怒道。

以陳浩南和青蓮山現在所有人的見識,還沒有人認識墨九狸,關於帝溟寒和墨九狸的事情,知道的人也都是蒼穹界的老人才知道……

因此,陳浩南也驚艷於墨九狸的美貌,卻想不起來蒼穹界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美人,簡直比蒼穹界第一美女夏晴還要美上數倍啊!

這不是陳浩南一個人如此想,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帝溟寒聞言微微放開墨九狸,想說讓墨九狸先到後面休息,自己處理就行了,但是卻被墨九狸感應到想法拒絕了,墨九狸說了要和他一起面對所有事情……

帝溟寒對墨九狸的想法也十分喜歡,他很想和九狸一直在一起,因為他們分開了很久!

於是帝溟寒牽著墨九狸的手,轉身看向主位上的陳浩南,眯著眼睛說道:「我什麼意思你不清楚?」

「哼……我只知道,今天是你娶雪兒的日子,我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今天你都必須娶了雪兒,其餘的事情我們事後再說!」陳浩南瞪著帝溟寒小聲威脅道。

「娶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帝溟寒聞言冷冷的掃了眼一邊含淚瞪著自己的陳雪兒說道。

「帝溟寒,你別太過分了,雪兒是我青蓮山的大小姐,今天事情到了這一步,全部都是你的錯,成親的事情是你答應的,如今這麼多人都在場,如果你不娶了雪兒,你讓雪兒以後如何嫁人?你如果敢毀掉我的女兒,那麼就別怪我青蓮山不客氣!」陳浩南憤怒至極,但是為了青蓮山的面子,還是壓低了聲音對帝溟寒說道。

「呵呵呵……她以後如何跟我有什麼關係?讓我娶她是不可能的!」帝溟寒的聲音淡淡的說道,但是卻讓在場的眾人全部都聽到了。

眾人聞言紛紛都看向了臉色難看的陳浩南父女,想知道今天青蓮山到底要如何收場,陳雪兒嫁給冥殿殿主帝溟寒的消息,早就傳遍整個蒼穹界了……

如果今天帝溟寒娶的人,不是陳雪兒的話! 師父冷笑起來,接着說道:那人也沒有安什麼好心,毛癩子只不過是被利用來成爲鬼子化形的媒介罷了,之前我以爲虎子就是第一個發現那處地方的人,現在看來,還是我推測錯誤,時間耽擱了,毛癩子自然就沒得救了。

我心中恍然,原來是這樣

毛癩子肯定在之前就下去盜墓了,被種了鬼種,虎子之所以會掉下去也是因爲他掩埋盜洞水平不行,土質疏鬆的原因。

師父,這些就是那個控屍者做的麼?

我一下子站了起來,捏緊了拳頭,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可惡了,做出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要是我有本事的話,肯定要好好收拾這個混蛋。

一個控屍者可做不到這種程度,之前虎子附身的那惡鬼,明顯是有人在養鬼,針對的不就是我麼不過他們估計也沒有想到那一隻厲鬼尚未化形鬼將就被我給收拾了。

師父嘴角冷冽,讓我感覺分外眼熟,隨後猛然回神,驚訝的說道:師父,難道是那個張道士搞鬼?

之前張道士用五彩大公雞餵養虎子我還以爲是學藝不精,現在想到之前師父對張道士說的話還有之前那兩個警察我頓時就回神過來,那分明就是張道士故意用公雞血餵養,想要那隻惡鬼提前化形。

師父笑着,摸了摸我的腦袋說道:他一個小小的養鬼道傳人還做不出這麼大的手筆來,一開始我還以爲是張佐臣搞鬼,畢竟龍虎山這一代天師雖然不強,好歹也是底蘊深厚,但是之前一看,全然不是真正的黑手現在尚未出現。

我看着師父,很認真的說道:做出這些事情來的那些傢伙就是所謂的魔門麼?師父,我們滅了他們,除魔衛道。

這時候,我的英雄主義爆發出來,感覺那些邪魔外道都應該統統剿滅。

師父一聽頓時笑了,摸了摸我的腦袋說道:法一啊,你要記住,道無好壞,全由人心。魔門中有好人,正道之中也有壞人,就好比控屍者和趕屍匠,同宗同源,有人爲善,有人作惡,就是這個道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