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玄魔眼的一隻眼睛突然轉回來,望住了我。

「我是什麼人?那還用說,當然是人類了。」

呵呵,已經開始打探我的底細了嗎?

聽了我的回答,眼球不禁眯了起來。

「別不相信,我確實是個如假包換的人類。」


可能是認為我在欺騙它,幽玄魔眼把眼睛轉回去,停止了和我的交流。

「話說回來,這裡的環境如此惡劣,虧你們還能夠住下來呢!實在讓人佩服。」

能夠待在這種地方那麼久的,都是些意志極其堅韌的人啊!

五隻眼睛突然全都轉了過來,而且睜得大大的。

「不,我這是在誇獎你們……嗯?」

前方有什麼東西一閃,接著一道巨大的光束急速朝我們shè了過來…… 攻擊出現得太突然了,大家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它就已經到了我們的面前。

河城荷取她們還沒有來得及發出驚呼,就見到眼前忽然光芒大盛。

看似強悍的光束並沒有能夠擊穿結界,它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子,然後分散成了好幾束,shè往後方去了。

「還真是,十分激烈的歡迎儀式呢!」

我不禁笑了,這樣的攻擊,當然不可能給我的結界構成傷害了。

先不說它本身具備有反shè能量攻擊的能力,光是它的強度,也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破壞得了的。

「嚇、嚇了人家一大跳呢!」

幾個女孩都拍著胸口舒了口氣,剛剛她們都幾乎要準備躲閃了。

「可是,究竟是哪個混蛋在襲擊我們啊?」

真是可惡呢!竟一聲不吭的就發動攻擊,實在太卑鄙了。


「不用急,等下就知道了。」

我湊近幽玄魔眼,望住了它那幾隻閃爍不定的眼睛。

「你說是吧?」

「……」

幽玄魔眼沒有吱聲,連眼睛也閉上了。

從剛才的攻擊判斷,偷襲的人應該是伊莉斯沒錯。

不過,那個笨蛋既然如此冒冒失失的就出手了,難道不怕一不小心把自己也捲入到裡面去嗎?

越想,它就越是氣憤。

不管了,等下無論伊莉斯碰到什麼事情,它都不會再理會對方了的。

「切。」

少女很是懊惱的把法杖放了下來,沒想到她蓄謀已久的,還帶有偷襲xìng質的一擊,最後卻半點用都沒有。

對方根本是毫髮無損。

而且,自己的行蹤也因此暴露了。

看到那些人正朝著自己這裡過來,伊莉斯無奈,也只好從藏匿的地點飛出迎了上去。

「竟然被人抓住了,你實在太沒用了,幽玄魔眼。」

一見到同伴,伊莉斯就劈頭蓋腦的罵道。

遭到指責的幽玄魔眼五隻眼珠都齊齊瞪住了她,散發出了極為不滿的氣息。

「喲嗬,說你沒用,你還不服氣嗎?」

少女也是一點都不留情面,說出的每一句話都讓對方氣得要命。

不想和這個傻瓜爭辯的幽玄魔眼,乾脆把眼睛再一次閉上了。

「哼哼!」

看到對方被自己說的啞口無言了,伊莉斯忍不住發出了得意的輕哼。

「又是你啊!」

雖然樣子不同了,不過憑著感覺,我就知道這個女孩就是最開始跟蹤我們的那個傢伙了。

「算你們有本事,竟然可以一路走到這裡來。」

伊莉斯先是誇獎了對方一句,然後話鋒一轉。

「不過也只能到此為止了。接下來,不是你們這些地上人可以去的地方了。」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反正不行就是不行。」

少女鬱悶的揮舞著法杖,為什麼老是會有地上人跑到深淵裡來的?

之前是位什麼神明,不過因為是古明地覺帶來的,所以就沒有和她發生接觸。


沒想到現在又來了一群人類跟妖怪。

真是的,她們把這裡當做來去zìyóu的地方了嗎?

「哦……」

開什麼玩笑呢!即使她有很重要的理由,我也唯有繼續前進,畢竟已經答應了河城荷取,會把她的姐姐帶回去的。

更何況是這麼蠻不講理的要求,更加不可以接受了。

「明白了吧,聰明的話就把幽玄魔眼放開,我就可以讓你們安安全全的離開。」

伊莉斯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語氣,還以為他們同意了。

「不好意思啊!我們現在還不能夠離開這裡。」

這個傢伙的話真的很難令人信任呢!畢竟她剛剛還偷襲過我們。

我也沒有把幽玄魔眼放掉,還要繼續讓它幫我們帶路啊!

「是嗎?」

少女顯得十分無奈的扶額,搖了搖頭。

「那真的是不好意思了。」

她猛地舉起法杖,以星形的尖端為中心,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紅sè魔法陣來。

「我也只能讓你們吃點苦頭了啦!」

魔法陣迅速旋轉了起來,然後一道比之前的還要粗大好幾倍的光束從中間急速shè出。

超近距離轟擊。

「果然如此啊!」

我就知道,這個傢伙不會那麼簡單就讓我們離開了的。

恐怕在跟我說話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在積蓄力量了。

「給我下去吧!」

伊莉斯興奮的喊道,在如此近的距離下發動的強力攻擊,她可不相信對方還有辦法防禦得了。

「太天真了。」

在我正打算強化結界的防禦力的時候,站在我肩膀上的地獄鴉卻突然睜開了眼睛,尖叫一聲,接著猶如利箭般衝出結界外面去了。

「啊,外面危險。」

我嚇了一跳,忙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可惜慢了一步,只抓到了幾根黑sè的長羽毛。

靈烏路空直直的撞上了那道光柱,一陣刺眼的光芒閃起,巨大的爆炸聲震得漂浮在空中的結界都晃動了起來。

「怎麼會?」

河城荷取幾個臉緊緊地貼在了結界的內壁上,瞪大著雙眼,她們都沒有想到,那隻獃頭獃腦的烏鴉,竟然會為了救她們幾個而犧牲了自己。

「那個混蛋……」

綠咬牙切齒的,就想衝出外面找伊莉斯拚命。

「慢著。」

我一把拉住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前面那滾滾的濃煙。

「可是,東方大人,空她……」

「她沒事。」

濃烈的硝煙,很快就被熱風吹散了。

黑sè的雙翼後面蓋著白sè的披風,巨大的披風隨著熱氣流不停地擺動著,內部的宇宙星河圖案也彷彿動起來了一樣,在緩慢的旋轉著。右腳被一團銀sè的金屬包圍著,看上去就十分的沉重。左腳卻沒被任何東西包著,只有幾個小球在沿著一種橢圓形的軌跡在迅速的轉動著。


少女的身體微微蜷曲成一團,雙手交叉護在了面前。在她的右手上,還套著一根多邊形的柱狀物體。

靈烏路空放開雙手,最終站直了身體。

在她胸口處的紅sè大眼球忽然光芒一閃。

伊莉斯下意識的眯了一下眼睛,就發覺好像有什麼東西迅速朝自己沖了過來。

「砰……」

倉促間來不及做出反應的少女,一下子就被打飛開去了。

伊莉斯飛出了幾十米遠,才好不容易把身形停止了下來。

她愕然抬起頭,就發現對方正把左手收了回去。

靈烏路空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拳頭。

「好弱。」

「別瞧不起人……」

伊莉斯差點被氣炸了,對手的態度,感覺是在耍她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