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同時,他方纔落腳的岩石,就被那巨大的怪物撞翻掉。

“好險!!!”

江子涯摸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氣,小臉嚇得煞白。

那巨大的怪物用身體撞向這塊巨大的岩石,竟然讓頂上的江子涯感覺到了明顯的震顫,這讓他不由得驚訝這怪物的力氣。

他喘勻了氣,準備探頭去看看這大傢伙的全貌,結果剛歪出去一點,就看到這大傢伙猛地竄起來,前爪搭在岩石上,大嘴巴竟然在巨石頂端露出來一截。

現在他不用看也知道這大傢伙的尺寸了。

不算尾巴六米多長,算上尾巴,估摸着能達到九米十米。

幸好這怪物的尾巴還不足以承擔它的體重,否則江子涯就危險了。

那些工作人員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後背都被汗水溼透了,他們詢問主管,現在該怎麼辦。

主管的回答很簡單:“靜觀其變,估計一會他就要求救了!到時候再說。先讓他們這樣對峙吧,看緊了,別出事。”

胡婷和紅顏全身都被汗水溼透了,見江子涯安全了,都好像泄了氣的氣球,一屁股坐在地毯上,也和江子涯一樣大口的喘着氣。

這個傍晚,無數的家庭摔壞了飯碗,因爲他們看得太入神了,渾然忘了還端着飯碗這件事情。

短暫的沉默和失神之後,紅顏的直播間迎來了有史以來最瘋狂的禮物狂潮。但是面對這無數的錢錢,紅顏卻沒有一絲興奮,因爲她的隊友,正在進退爲難之際。

反倒是江子涯,坐在上面看着地上不時往上竄的大傢伙,笑的一個開心,嘴裏始終罵着髒話:

“哎喲,我CNM,你是個什麼東西?鱷魚不鱷魚,烏龜不烏龜的,你是什麼鳥獸的雜種?差點廢在你身上,王八蛋,想吃我是不是,來來來,老子能連續一週不吃不喝,看看咱倆誰先完犢子!”

他的話,讓觀衆們莫名的笑出了聲,其實他們聽得出來,江子涯死裏逃生那種興奮,還有夾雜的心有餘悸。

江子涯左右看了看,知道爲什麼這大怪物撞不動這塊巨石了,因爲這城牆般的大石頭,靠在兩顆粗壯無比的大樹上。

每棵直徑都有四五十釐米,高怕不是有三四十米。

他在研究,有沒有可能順着大樹的枝丫,學着長臂猿盪到遠處的山裏,這樣就可以躲過這一劫。

他緊了緊揹包,準備付諸於行動,那雙手眼看就要抓住大樹枝丫的時候,他卻猛地停了下來,用眼睛在那大樹上看了又看。

臉上的表情先是疑惑,轉而變成了驚喜。

他笑着拿出彎鐮柴刀,照着一根比較粗的樹枝上砍了一刀,力氣用的不大,將將斬斷三分之一的枝丫。

你是我的顛沛流離 片刻後,就有乳白色的粘液在大樹皮的傷口裏流出來。

“哈哈哈哈!老天開眼,死怪物想吃我是吧?好好好!這下看咱倆誰吃誰,老子不但要吃了你,還要剝了你的皮做皮大衣,皮褲,皮靴,抽你的筋做一把鞭子,哈哈,等死吧你!”

*************萬惡的分割線*************

敲黑板!劃重點!下面是書單推薦時間!

是的,你沒看錯,有人找我推薦他的書!

這證明什麼?證明八九火啊!火的牙齦都腫了!

靈異盡頭誰爲峯?一遇八九全是坑!

也不看看我那點瀏覽量,一定要用實際行動證明作者大多是千度以上的近視嗎?

言歸正傳,開始推倒:

【想要脫單嗎?想要暴富嗎?想要走上人生巔峯嗎?養個鬼就可以了!(這是新東方的廣告詞還是藍翔的?)但是…養鬼也是有禁忌的……請看兔兒的

養鬼大巫師

爲什麼推薦呢?

因爲此文辭藻華麗,文風行雲流水,故事跌宕起伏,滿屏車水馬龍……詞到用時方恨少,沒詞了!我實話招了吧,主要是因爲作者是女作者,美女作者,大美女作者,大“大”美女作者——老司機都懂得哈!

(注:感謝兔子給我水字數的機會,爲了不浪費字數,把推薦放正文裏了,感恩…恩!)】 觀衆們還有紅顏等三人,都認爲江子涯是怒急了,在那說些狠話泄憤。

但是主辦方的工作人員們卻開始忙了起來,他們需要知道,江子涯是在說狠話叫囂,還是說的是真話。

這樣一個奇特的怪物,是很有生物研究價值的,主辦方也用最快的速度,把視頻影像傳送到相關專業人士的手裏。

得出的結論是,這個怪物,有可能是傳說之中的庹龍,山海經之中有記載,乃至後來的史記雜誌上,也有提到過,但是到了漢朝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所以專家們也不敢肯定,這到底是不是庹龍,只是和傳說之中的很相似。

同時,生物專家們也給出了另一個答案,那就是江子涯不是在叫囂,他說的是實話。

因爲江子涯旁邊的那棵大樹,是箭毒木。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這種樹木多生長在海拔1500米以下的常綠林之中,其表皮內的白色粘液是見血封喉的毒藥,毒性非常強烈。

一般野獸被蹭破了皮,上坡走七步,下坡走八步,平地走九步就必死無疑,所以素有七上八下九不活的毒名美譽。

江子涯如今把白色的粘液塗在刀刃和刀尖上,只需要趁這庹龍竄起來的一刻,在它的頭面眼睛處,劃破一點皮,那麼這個大怪物就只有等死的份。

於是專家們給出拯救方案,那就是趕緊用強力麻醉槍,把那大怪物弄暈死再說。

工作人員開動無人機的自動瞄準射擊功能,“砰砰砰”三聲爆炸聲響,伴隨着破空之聲,幾顆特製的強烈麻醉彈就打進了庹龍的皮甲內。

這情況倒是讓江子涯愣在當處。

自己正準備大展神威,來個降妖除魔,沒準以後史書上,自己還能留一筆屠龍勇士的稱號,可是,主辦方怎麼就開槍了呢?

他正疑惑間,主辦方的音頻傳來過來。

江子涯接通通話,對面傳來工作人員的聲音:

“您好,二十四號江先生,鑑於此野獸有着很重要的研究價值,我們決定將其用麻醉彈暫時控制,不會影響到您的比賽,對您造成影響,深感抱歉!”

江子涯聽完這話,心裏不爽,吼道:

“造成的影響大了去了!皮大衣沒了,皮靴沒了,鞭子沒了,皮帽子沒了,皮褲沒了,還有最少吃三天的口糧,沒了!你們一句道歉話就完事了?那不能夠!

我也把話撩這,這東西誰也沒見過是啥,對吧?他特麼不是蜜蜂這樣的保護動物對吧?老子弄死他吃了剝皮沒毛病吧?

你們要麼趕緊把我損失的東西送過來,要麼我就下去弄死它。

潛行謀殺 聽好了,一件原裝歐倫水牛皮不劈層的大衣,要深棕色,水牛皮哈倫款皮褲黑色,水牛皮長筒馬靴42碼黑色,深棕色水牛皮圓遮帽,棉麻白色襯衫一件,牛筋的長鞭一條。外加三天的肉食,醬牛肉就可以!

東西答應了,這怪物活,不答應這怪物死!”

這也不怪江子涯生氣,差點被這怪物吃了,眼看自己能報仇不說,還能多一張價值不知幾許的好皮子,被人一句話拿走,哪有不生氣的。

可以說,他要的這些東西並不過分,因爲這傢伙的皮質太大了,做這些東西綽綽有餘。

主辦方臨時開急會,三分鐘就給了江子涯答案:“沒問題,今晚送到!”

於是乎,江子涯這才牛逼哄哄的下去岩石,繼續開始趕路。

對於江子涯的要求,大部分觀衆和網友還是支持的。

這傢伙幾乎果奔進入原始雨林,這好不容易能弄點遮風擋雨的衣物,是他生存下去的重要物資,被主辦方拿走,無疑對他以後的比賽造成很大的影響。

也正是因爲如此,主辦方几乎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江子涯的條件,換句話說,這些東西他張嘴要,主要是因爲他有能力在荒野內獲得這些東西。

有了許諾的醬牛肉,江子涯墮落了。

速度沒了之前的迅疾,開始滿地掃描野菜。

想到醬牛肉的美味,不搭配點好的綠色青菜怎麼對得起自己的胃。

野蔥,山蒜,藠頭,野薑根,來者不拒,能吃全都留下。

大白的月亮地,江子涯捨不得休息,繼續趕路,一直到主辦方的直升機來到他的頭頂上方,扔下來一個用塑料袋包着的包裹。

裏面江子涯要求的東西一應俱全。

這貨開心的差點跳起來。

別的先不管,急忙安營紮寨,用結晶岩生起了一堆篝火,把醬牛肉用木棍插上,開始加熱。

還撕了兩小塊在鋼鍋裏,配合山野菜熬了一鍋牛肉湯。

這時候已經是午夜。

江子涯的深夜放毒模式,引起了大家強烈的不滿,主要是看着江子涯半閉着眼睛,吸毒似的吃牛肉,誰的口水也抑制不住。

很多人在這一晚,再次放棄了不吃夜宵減肥的計劃,放縱了身體的重量。

吃飽喝得,江子涯關閉直播功能,在河邊好好的洗了個澡。

那腳丫子捂得,都能把自己臭暈了。

這一番洗浴之後,用薄荷葉煮水,在身上擦了一個遍,去蟲醒膚留香。

然後把主辦方按要求送來的衣服穿戴整齊,再次打開直播功能。

就見這貨身穿皮大衣,穿着皮褲,踏着馬靴,手裏一根牛筋的長鞭甩的“咔咔”直響,就和二踢腳似的。

這一身打扮,讓觀衆們想起了一部系列電影,想起了一個經典的人名:“印第安納瓊斯!”

也是從這一天起,江子涯擁有了印第安納.江的稱號!要知道,得到一個全網民認可的稱號,必然要有一些比較奇異醒目的事蹟,否則根本辦不到。

如江子涯這樣,靠着一身衣服,得到了自己的稱號IP,不可不說是一種幸運,因爲有了這個稱號,他的知名度纔算真正的打開。

立志成爲冠絕全球的偉大探險家的江子涯,終於邁開了他人生真正意義的第一步……

有了這身衣裳,這樣的天氣,即便是沒有火堆,他也不會覺得冷。

這水牛皮可是沒分層的,厚實得很,在這南方的森林裏,白天肯定是穿不得,但是到了晚上,這件衣服就可以讓他好好的睡上一覺。

吃的太飽,他沒有立刻進入睡眠,而是把路上採摘的艾蒿葉子放在火邊的石頭上燻烤脫水。

本就晾曬了一小天,脫水的差不多了,再烤一會,就徹底變成了乾燥的草葉。

江子涯用柴刀削了一個圓頭的小木棒槌,然後把烤乾的艾蒿葉扔進鋼鍋內,如搗蒜一般的開始懟起來…… 如此搗弄千餘下,艾葉已經粉碎。

江子涯仔細的在裏面撿出粗梗,沒有篩子的情況下,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

大致撿好了粗梗,繼續用木棒追搗弄兩千餘下,此時此刻的艾葉已經成了細絨狀。

修仙之女配悠然 再次檢查裏面是否有粗梗雜質,儘量清理出去,剩下的細絨,就可以直接做成艾條,艾柱,或者直接用於艾灸。

這樣人工打磨的艾絨不及機械打磨的那麼精細,但是價值和效果要遠超機械製造,因爲機械是不會挑出粗梗,而是直接打成粉碎。

人工打磨,則是純粹的古老艾絨。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嘗試一下,其實很容易,未必要陳年艾蒿,當年曬乾的就可以,艾灸效果比買的要好很多。還是那句話,中醫在進步,退步的是中藥。)

這些艾絨,用手一捻就成條狀,點燃了即可進行艾灸。

江子涯清晨溼熱感冒雖然靠着外排去了邪氣,但是終究怕是難以清除乾淨,所以此時此刻,他準備用艾絨進行一下補充治療。

他沒有選擇艾條薰灸,而是弄了野薑根,切成兩三毫米厚的薄片,放在左手腕小臂處的列缺穴上,然後把艾絨圓錐形堆在薑片上面,用細木棍取火點燃艾絨頂端。

野薑根有解毒,散寒,解表的功能,與艾灸相輔相成。

(注:艾灸與鍼灸一般,講究有補有泄,利用野薑根亦或是家用生薑片,則是取了泄法,旨在排除體內溼熱邪氣!

至於補泄分辨,則需要很多手法和艾條點燃方向來決定,這是比較系統且需要辯證的東西,很難一言講明。)

片刻後,就感覺到艾絨的熱氣透過野薑片傳到列缺穴上,那熱氣似乎帶着靈動,沿着一條線下至指尖,上達肩井,轉而向下,竟然直達小腹。

這正是經絡的明顯位置,這在西醫解剖之中,一直也沒曾發現的經絡,就這樣形而上的一直存在着,哪怕再多的人不認同它的存在。

再用同樣的方法艾灸了足三裏穴,陽陵泉穴,最後艾灸了兩注小腹丹田。

這正是艾灸感冒所常用的幾處學位,看似前不着村後不着店,但是卻幾乎涉及到了全身上下。

完成之後,江子涯就覺得全身輕飄飄的,似乎少了二斤肉,那股暖意流動與體內,溫暖無處不在,偏偏那皮膚上莫名的起了許多雞皮,這正是風邪外排的跡象。

剩餘的艾絨被他小心的放在大皮包最內層的包裏,避免受潮腐敗,有了這些艾絨,他最起碼不用擔心這幾天出現感冒無法比賽的狀況。

第二天凌晨。

天剛魚肚白,江子涯起身,用殘火煮了兩片牛肉成湯,調了山蔥野蒜,吃飽了肚皮,整裝行囊,準備出發。

他在這裏遇到了難題,因爲這條河此時轉彎,若是再沿着河岸走,江子涯就是朝着西北方向而去,與他的目的地小角東南偏離不是一星半點。

而紅顏他們也不能觀看到整個衛星圖,無法確定這條河是不是在他必經之路的湖泊裏流出來,畢竟雨林之中河道太多,百分之九十是沒有命名的野河。

胡圖本是有這個能力,進入衛星查看江子涯和壬晴兒的位置,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在現在的情況下,他明面上做的事情越少,對他越有利。

況且,他若是總如此作弊,一旦被主辦方發現,江子涯怕是就無緣繼續比賽了。

江子涯沒在這件事情上浪費太多的腦細胞,右手斜對着太陽將要初升的方向,開始出發。

他決定蹬上最近的一座高峯,仔細觀察一下地形,選擇最適合的路線,磨刀不誤砍柴工,這是很必要的準備工作。

披荊斬棘而上,對於穿着一身厚牛皮的江子涯,這些荊棘再也無法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一柄柴刀左右翻飛,打通着前行的道路。

之所以他堅持要不分層的水牛皮全套,爲的就是走這樣的山路,一般太小的毒蛇,甚至咬不穿全層的水牛皮,最多留倆牙印。

大約半個多小時,江子涯蹬上了山頂,舉目遠望。

太陽此時此刻露出了半張臉,高峯的一側被金黃瀰漫,另一側卻是空谷幽幽,白霧瀰漫。

再看他的前路,四處羣山起伏,但是目光所及之處,並沒有橫斷的山脈阻住去路,山與山之間的空隙峽谷,連接如蛛網,雖然繁複,但卻四通八達。

在羣山之間,有一大片相對平坦的地帶,看起來就像是羣山環繞的盆地,大片的原始森林莽莽蒼蒼,雖然離得很遠,但是江子涯看得出來,那入目幾乎全是熱帶植物。

這種海拔植物倒置的現象真的是很神奇,而且表現的很明顯。

進入雨林的時候,幾乎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熱帶植物,但是到了後來,熱帶植物突然驟減到不佔植物總量的一半。

而前方,這些熱帶植物再次開始霸佔整個雨林,尤其是那片平坦的地段,估計熱帶植物要佔植物總量的九成以上,乃至於更多。

江子涯站在山頂,再次仔細的確定了一下方向,得出那片羣山環繞的平闊之地乃是必經之路,不由得吐了一口氣,臉上帶着擔憂之色。

羣山環繞,地勢低窪,羣山控水,最起碼有一半的降雨會被聚集在那平地之上,江子涯擔心,那裏面可能會有防不勝防的吞人沼澤。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