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亮笑著搖了搖頭:「秀寧姑娘客氣了,既然相識一場,那便是朋友,雙龍的事情我會幫忙解決的。」

一旁的宋玉致聽到張亮會幫忙,有些驚訝地說道:「多情公子果然是重情重義,我宋家欠你一個人情!」

一旁的李靖和紅拂也是點了點頭,他們本以為多情公子會抽身事外,畢竟這件事情和他關係不大,卻沒想到,對方肯幫他們。

張亮笑了笑:「其實雙龍肯借我長生訣一觀,已然是信守承諾之人,我雖然不才,不過卻也知道義氣二字。」

李秀寧微微一愣,對張亮感激地笑了笑。

幾人隨後出了多情山莊,在外面果然看到了瓦崗寨的一大隊人馬。

張亮看了一眼李密,發現對方一身橫練武功,的確是高手,他笑著說道:「李將軍遠道而來,在下有失遠迎,請李將軍恕罪!」

李密對著張亮擺了擺手,道:「侯希白,別說那麼多廢話,長生訣不屬於你的,識相的話就交出來!」

張亮神色平靜地笑了笑:「長生訣自然不是在下的,可似乎也不是李將軍的東西吧?!」

「就是啊,你挾持人質來要長生訣,這分明就是明搶,未免有些太過分了!」

小辣椒宋玉致不滿地說道,她之前被李密捉住,早就心生不滿,更何況現在她心疼的寇仲,還和徐子陵一起被綁在了馬上。

李密並沒有管宋玉致說什麼,他神色冰冷地說道:「不交出長生訣,我就將這裡夷為平地!」 霍嘉齊眼神略微疑惑的朝她看來,慕蓁蓁突然朝他開口,「那個,嘉齊,我好像拿錯東西了,這不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你的禮物,我下回再給你吧。」

說完她就急急忙忙的將圍巾和手套收了回來。

「恩。」霍嘉齊很冷靜的回應,冷靜得讓人覺得冷淡。

慕蓁蓁也不明白心裡此時到底是什麼滋味,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那嘉齊,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好。」

霍嘉齊一聲「好」乾脆利落的應下之後,慕蓁蓁再沒說什麼,轉身就快速離開了商場。

一直快步走到商場門口,她的腳步才漸漸慢下來。

看著車水馬龍的大街,她迷茫中帶著一些失落。

她的確,打擾到他們了嗎?

打擾……

可是他,不是她的未婚夫嗎?

是她想多了吧。

那個女人,只是客戶,只是他的一個客戶而已。

嘉齊不是那樣的人。

對,他不是那樣的人。

在冷風中站了一會兒,慕蓁蓁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裡的圍巾和手套。

遲疑幾秒之後,直接走到一個垃圾桶邊上,將東西全部丟了進去。

申特助走進病房,病床上安靜躺著的男人,好像又消瘦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無聲走到窗邊,背對著病床站著。

窗外寒風凌冽,呼呼風聲里,申特助唇角似抽動了下,像在嘲笑,又像是在自嘲。

「申特助,如果你口中那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是墨行淵,那麼現在,你聽我說。」

「我和墨行淵,已經沒有丁點關係了,關於他的一切消息,不管是好的壞的,我都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義務去知道。」

「我,很快就要結婚了,我不希望我的未婚夫誤會我和其他男人之間的關係,所以希望申特助你,別再以這樣的形式出現了。」

「我的話說完了,申特助是個聰明人,應該聽明白了,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窗外風聲似乎更大了,病房裡靜得可怕。

申特助回過頭,沉痛又可悲的看向床上的男人,「你因為那個女人成了這樣,可她根本連你的消息都不想知道,她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區區一個女人而已,值得嗎?值得你拋下曾經辛苦得來的一切嗎?」

回應他的,依舊是窗外呼呼風聲。

床上的人,連睫毛也未曾顫動一下。

許久許久之後,窗邊的人才輕輕嘆了口氣,轉身出門。

……

PE集團出來,蘇歌直接打了輛計程車離開。

上車就報了學校的地址,隨即便自顧自的玩手機。

花花說參加下個月校慶比賽的報名快要結束了,下午反正也沒什麼事,回學校報個名吧。

「下午還有課?」

車子剛剛啟動,一道低沉又充滿磁性的嗓音從前頭傳來。

蘇歌握著手機的手一抖,手機立馬掉到了車墊子上。

下一秒她就整個人往前頭趴去,看清司機之後,眼睛興奮的睜大。

「亦寒,怎麼是你?」

男人一身休閑風的穿扮,頭頂戴了一面鴨舌帽。

車子駛離PE集團範圍之後,男人淡淡將帽子摘了下來。輪廓分明的容顏,俊朗依舊。

「財團難道業績不佳,你淪落到開計程車養我了?」 李密身為瓦崗寨的二當家,再加上常年征戰,自然養成了一股獨特的氣勢,此話一出,倒也頗具幾分威勢。

不過,這對於張亮沒有絲毫的影響,他走到眾人面前,冷聲道:「李將軍好生霸氣,動輒就要將我這多情山莊夷為平地,也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你…侯希白,你這是在找死嗎?!」李密雙目怒錚,揮手喝道:「瓦崗軍聽令,即刻將多情山莊夷為平地!」

「是,將軍!」

幾百瓦崗軍立刻亮出武器,準備踏平多情山莊。

張亮手中的美人扇啪的一聲打開,笑著看向了那些瓦崗軍,這些人還不被他放在眼裡。

「慢著!」

這時候,李靖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對著李密抱拳道:「敢問二當家,這次來是為了公事還是私事?!」

李密瞪了李靖一眼,道:「有什麼分別,叛徒!」

李靖並沒有因為叛徒兩個字生氣,而是繼續說道:「李靖雖然離開了瓦崗軍,但還記得瓦崗軍素有義師之稱大家之所以參加起義,完全是為了推翻苛政為老百姓謀幸福,而不是大家聚在一起打家劫舍!」

「你到底想說什麼,李靖?!」

李密有些不滿地說道。

「講道理!」

李靖走到瓦崗軍的面前,道:「眾位兄弟,二當家這一次來是為了長生訣,並不是為了討伐亂臣昏君,我希望各位能夠保持中立,免得被其他義軍譏笑大家是盜匪!」

「好,說得好!」

雙龍連聲叫好!

張亮也有些驚奇地望著李靖,對方不愧是行軍打仗的大將,這一番說辭,簡直能比得上火影裡面的鳴人了!

李密狠狠地瞪了雙龍一眼,隨後道:「李靖,你不要挑撥離間!」

李靖沒有管李密,繼續說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李靖希望各位可以退後十步,讓二當家解決自己的私事,李靖願以人頭擔保,保證二當家的安全!」

眾多的瓦崗軍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大家退後十步!」這時候,瓦崗軍中,一位年齡頗長的男子說道。

「朴天志!」

李密怒喝一聲。

男子神色平靜地說道:「李靖說的言之有理,但是二當家如果有危險,我們一樣會殺進多情山莊!」

李密聽到朴天志的話,有些啞口無言。

「所謂嘴遁無敵,應該就是眼前這個畫面吧。」

張亮呵呵一笑,隨後對李密說道:「長生訣就在我的身上,李將軍如果想要的話,那就要按照多情山莊的規矩,打敗在下,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

「狂妄!」

李密冷喝一聲,隨後躍馬而下,徑直衝向了一旁的張亮。

張亮手中的美人扇上下翻飛,頓時化作了殺人兵器,與李密對戰起來。

雙龍望著交戰的雙方,神色有些複雜,他們雖然希望張亮獲勝,可是同樣也不想李密受傷。

對付李密這樣的人,張亮不需要動用奕劍劍法之類的武功,自創的折花百式便已經足夠了!

這扇法,靠一套怪異的借力打力的方法,可卸、移對方的內勁,能夠四量撥千斤,配合玄異精妙的步法,威力不小,而且使用時美人扇如臂使指,神態瀟洒好看。

雙龍看到這詭異變化的扇法,對張亮的評價又高了幾分,這個多情公子還真是很厲害的人物。

「二當家雖然刀法犀利,不過還是略遜一籌!」

一旁的李靖忍不住說道,他看得出來,多情公子已經漸漸佔據了上風,恐怕馬上就要分出勝負了!

紅拂同樣是點了點頭,有些含情地看了李靖一眼,對方剛剛的那番說辭,讓她一介女子都心生激蕩之情。

另一邊,張亮已經穩穩佔了上風,只見他利用折花百式中的卸子訣,卸掉李密的勁力后,手中的美人扇一個翻轉,便打在了李密的胸口之上。

「噗!」

李密一口鮮血噴出,體內的氣息變得不穩了起來,接連退後三步,這才勉強支撐住身體。

「承讓!」

張亮收起美人扇,微微一笑。

「多情公子的武功果然名不虛傳,李密甘拜下風,長生訣的事情,就算了!」

李密咳了兩聲,隨後說道。

「都輸了,想不算也不行了!」

雙龍忍不住笑著說道。

李密瞪了雙龍一眼,緊接著說道:「私事辦完了,現在輪到公事!」

李秀寧看了李密一眼,走出人群,道:「秀寧向來以禮待客,如果二當家想談公事的話,秀寧願意以茶款待,共商政事!」

…..

對於接下來的事情,張亮沒有絲毫參與的意思,他知道李秀寧是想要和李密的瓦崗軍結盟,不過這並不影響他,他只是想要將武功臻至化境,然後去挑戰陰后,邪王這類絕世高手,從而在這方世界獲得儘可能多的潛力值!

按照系統的說法,潛力值甚是重要,可以用來提升自身在異界的修為!

如今,張亮的武功正在整合期,距離創造出自己獨特的武功,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要走,他耽誤不得。

待李密離開之後,李秀寧對張亮笑著說道:「三日之期已到,我相信多情公子是守約之人,希望你能夠將長生訣歸還給他們!」

「多謝秀寧姑娘提醒!」

張亮對著李秀寧笑了笑,隨後從懷中取出長生訣,將它換給了雙龍。

昨日里,他已經通過長生訣感應到邪帝舍利和邪王石之軒,而且裡面的舍利能量已經被吸收了大部分,他留在手裡也沒用。

「多情公子果然是信守承諾之人,秀寧佩服!」李秀寧見張亮將長生訣歸還給雙龍,對他的評價又高了幾分。

尤其是小辣椒宋玉致,臨走前嚷著讓張亮將她的畫像放在百美閣之中。

張亮並沒有拒絕,在美人扇上畫出了宋玉致的漫畫形象,這時候,系統的提示音再次響起:「恭喜宿主獲得《天刀八訣》,獲得宋玉致的天賦,氣運!」

對於張亮來說,宋玉致的天賦氣運並不是關鍵,關鍵是她身上是否有天刀八訣,事實證明,有! 蘇歌撿過他扔在一旁的鴨舌帽把玩,笑嘻嘻的問。

男人沒有理會他的打趣,「下午的課可以不上嗎?」

「當然。」蘇歌笑著應了一聲,然後整個小身子直接往副駕駛爬。

「注意安全。」

男人開車間,握著她的胳膊幫了她一把,俊朗的眉宇輕輕皺了下。

蘇歌面色不改,笑嘻嘻的繫上安全帶,「事實上,我下午並沒有課,不過我們學校快要校慶了,聽花花說校慶活動很熱鬧,我打算報名參加一個醫學比賽。」

「所以是去學校報名?」

「是啊,應該要不了多少時間的。」

儘管覺得這樣的比賽毫無意義,楚亦寒還是直接將車開到了醫科大門口。

「你等我一會兒,我報了名馬上就出來。」

「嗯。」

沉穩的一個嗓音,男人顯得格外好說話。

蘇歌都已經下車了,還忍不住從窗外朝男人投了個飛吻過去。

男人這回並未回應,淡淡將鴨舌帽戴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