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欣坐在唐玉鳳邊上,小聲在那嘀咕了幾句。

「子欣姐!我看是不是喜歡駱林了?…」

唐玉鳳小嘴秀氣的嚼著早餐,美眸瞟了一眼張子欣,小聲說。

「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胡說八道!…」

張子欣馬上就瞪起了美眸,一臉漲紅的反駁道。

「那你幹嘛,老是有事沒事,就嘴上掛著他?他是不是好人,大家多知道,你這樣的表現,不是喜歡他是什麼?….」

唐玉鳳看來也開始變得牙尖嘴利起來,微笑了下淡淡的說。 「地煞三十六!」范天陰低吼一聲,拳頭之上浮現古怪的印記,如同有一隻鬼物在咆哮,朝著洛天狠狠的轟了過去。

洛天臉上露出笑意,萬道獨尊大術加持,瞬間同范天陰的拳頭碰撞,轟鳴四起。

兩人再次倒退,只不過,洛天只是倒退了兩步,而范天陰則是又倒飛了百丈。

「再來!」范天陰大喝,眼中露出不甘心,腳下踏地,氣勢更勝,沖向洛天。

「沒什麼用!」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再次同范天陰對抗起來。

拳影翻飛,擂台之上不斷的傳出轟鳴之聲,輪轉殿的弟子們眼花繚亂,根本跟不上兩人的速度,耳邊只能聽到炸雷之聲。

轟轟轟……

轟鳴之聲滔天,一聲連著一聲,足足響起了三十六聲,三十六聲驚雷響過之後,煙塵席捲,鬼霧繚繞,掩蓋了人們的視線。

「好強!」幾個聖子眼中露出震撼,目光透過煙塵和鬼霧,看著擂台。

輪轉殿的弟子看不到兩人的戰鬥,但是他們卻能夠看到,縱然范天陰施展的地煞三十六拳,卻依然不能壓制洛天,反倒是不斷的被洛天震退。

法相!

冰冷的聲音在煙塵之中響起,轟鳴中,一個高大身軀拔地而起,穿破了層層煙塵,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天地!

千丈高的身影出現,洛天目光看向站在那裡,大口喘息,嘴角溢血的范天陰,抬腿狠狠的踏了過去。

「給我開!」范天陰雙手托天,眼中露出瘋狂,當初他就是敗在了洛天的這一招之下,因此對蠻七踏還算比較了解。

下一刻,黑色的大腳鎮壓在范天陰的身上,范天陰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整個身軀暴漲了三圈。

時間靜止,畫面停止,洛天的大腳踏在了范天陰的雙手之上,兩人僵持著。

「不錯!」洛天輕聲開口,身軀倒退,目光看向范天陰,氣勢被打斷。

魔氣翻滾,覆蓋在洛天的身上,一隻黑色的拳頭,朝著范天陰狠狠的砸去。

拳影重疊,亂劈風施展,讓范天陰的臉色狂變起來,實在是那拳頭威力,讓蒼穹都碎裂起來。

一道……兩道……

八道拳影,黑色的魔拳之上還有六道漩渦,聲威滔天,正是六道輪迴拳。

六道輪迴同亂披風結合,足以滅殺同級強者!

剎那間,粗壯的拳頭已經到了范天陰的頭頂,狂暴的風浪衝擊在范天陰的身上。

「第十變!」范天陰咬牙,雙手飛動,道則化成道印,烙印在原本就強大的范天陰的身上。

「第十變?」 總統的心尖蜜妻 聽到范天陰的話,人們眼中露出驚訝,就是杜劍行等老牌強者也是帶著不可思議看向范天陰。

第一次聽說陰神九變還有第十變,是他自己悟出來的么?

眾人轟亂起來,看著身上的氣勢竟然再次爆發的范天陰,只不過此時的范天陰臉色蒼白,神則在范天陰的身上流轉,蘊含著滔天的氣息。

「滾!」范天陰大喝,抬手一拳,竟然朝著洛天打出的拳頭碰撞而去。

蒼穹轟鳴,大地震動,轟鳴之聲震蕩八方,下一刻,黑色的法身潰散,崩滅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可怕!」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微微一縮,目光直直的盯著風暴席捲的地方。

六道漩渦升起,最後衝進了破碎的蒼穹之中,同時擂台上的情況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視線中,洛天站里在那裡,嘴角溢血,范天陰則是趴在地面之上,斷了一隻手臂,鮮血包裹在范天陰的周圍。

「勝了!」人們驚呼,看著洛天,眼中露出震撼。

「我覺得的他沒有動用全力!」王修開口,眼中露出凝重,身旁的葉丘也是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 特種奶爸俏老婆 「可怕,這傢伙太可怕了,比起當年強了太多了,我們真的不是他的對手!」一名青年開口,正是無崋殿的聖子,當年十殿大比,輪轉殿並沒有與無崋殿分到一組,因此他並沒有跟洛天交手過,但是卻也是

觀察過洛天的對抗。

范天陰顫顫巍巍的站起身,被人扶著走下了擂台,目光看向洛天。

「他也是受傷了!」范天陰沖著眾人開口,隨後便是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恢復著傷勢。

「聖子為什麼要離開輪轉殿啊!」輪轉殿的弟子們看向依然站在擂台之上的洛天,若是洛天不離開輪轉殿,那麼未來的輪轉殿會更強。

「所以,我勸你們還是一起來,省的麻煩!」洛天看向幾個聖子,這一刻的洛天雖然受了傷,但是還是霸氣無比。

聖子沉默,眼中卻是帶著憤怒,最終,五道身影飛身而起,落在了擂台之上,除了王修和葉丘之外,幾殿的聖子全部站到了擂台之上。

「承認了,承認了單打獨鬥不是聖子的對手,要圍攻聖子了!」輪轉殿的弟子們看向洛天,能讓十殿聖子承認不如的,洛天還是第一個,縱然強如葉丘,這些聖子也沒有如此。

「五個么?」洛天雙眼微微一縮,目光看向將他圍攏起來的五人。

「平等殿程平,苦神殿田白光,無崋殿尹武,太平殿李元青,五宮殿伍星文!」洛天看著五個聖子,腦海中想著這幾個聖子的名字。

「你們兩個不要一起么?」洛天目光看向葉丘和王修兩人,在洛天眼裡,葉丘和王修才是最強的。

「我想一對一!」葉丘手中抱著絕雲劍,輕聲開口,並不想以人多欺負人少。

「我現在沒有把握!」

「這一次,可不會像上一次那樣了!」王修臉上帶著笑意,上一次大比,洛天用他同伴的性命威脅他,兩人並沒有真正的交手,只是過了幾招而已。

「希望你能堅持將這幾人解決!」葉丘眼中露出戰意,目光看向洛天。

「如你所願!」洛天點了點頭,心中凝重了不少,伸手一揮,裂天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看向五人。

「開始吧!」洛天開口,腳下踏地,飛身朝著平等殿的程平沖了過去。「嗡……」程平臉色微微一變,手中同樣多了一把黑色的長槍,橫在了頭頂。 黑色的長槍劃破蒼穹,狠狠的砸落,同程平抬起的長槍碰撞,程平雙手顫抖,身軀彎曲下來。

只是一擊,便是讓程平嘴角溢血,然而還沒有結束,洛天單手握著裂天槍,搭在了程平的長槍之上,就這麼保持著這個姿勢,任憑程平如何用力,卻是無法推開洛天的攻擊。

「殺!」就在洛天進攻程平的時候,其他四人也是朝著洛天攻擊過來。

尹武雙手飛動,一隻黑色的玄龜從尹武的手中演化而出,龐大的身軀朝著洛天狠狠的撞了過去。

太平殿的李元青,伸手一揮,三道流光朝著洛天飛了過來,速度極快轉眼就到洛天的身旁,三把散發著寒芒的飛刀。

另外一面,伍星文抬手一抓,黑色的符文長龍,朝著洛天席捲而來。

神光閃動,田白光打出了一道神光,速度甚至超遠了李元青的三把飛刀。

面對四人的攻擊,洛天不慌不忙,電光火石間,血刀落在了另外一隻手上,抬手就是一刀。

血色的刀芒飛出,發出陣陣的嗡嗡聲,同那道神光碰撞,那道神光直接被洛刀芒斬碎,又是打落了兩把飛刀,刀芒才徹底崩碎。

洛天打出刀芒直接就將血刀收了起來,抬手朝著身前一抓,八荒羅寶訣施展,一把黑色的飛刀距離洛天的手只剩下一寸的距離停了下來,刀身散發著陣陣的寒光。

不過伍星文和尹武的攻擊,洛天卻是接不下來了,只能硬捍。

嘭……

玄龜粗壯的大腳,鎮壓在了洛天的和程平的身上,讓洛天身軀巨震,身軀下沉。

不過,程平卻是沒像洛天這麼好過,整個人直接鬆開了抵擋洛天鎮壓的長槍,直接被那大腳踩趴在了地面之上。

煙塵席捲,黑色的符文鑽進了煙塵之中,將洛天纏繞,強大的封印瞬間侵襲起洛天,開始封印著洛天的修為。

剛才看似緩慢,但是卻是只是發生在一瞬間,等到輪轉殿的弟子們反應過來,煙塵已經將洛天和程平淹沒。

葉丘和王修兩人死死的盯著擂台,洛天以一己之力抵擋五名閻羅殿聖子,若是勝了,實在是太過駭人。

「他還是太狂妄了,雖然前兩道攻擊被他擋了下來,但是還是中了一道,而且還是最致命的,五宮殿的五宮封!」王修開口,目光透過煙塵,看向被黑色符文纏繞的洛天。

「這小子的戰鬥經驗太豐富了,知道哪些才是對他威脅最大的!」杜劍行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洛天,並沒有太過擔心。

煙塵中,洛天一手拿著裂天槍,依然壓在程平的身上,讓程平心中大罵。

「為什麼是我!」程平憋屈到了極致,自己還有手段,但是現在卻是被洛天死死的定在這裡,程平感覺洛天好像吃錯藥了,一開始就針對自己。

「他的做法是對的,我覺得這五個傢伙,最強的還是程平!」

「不過,縱然壓制住了程平,但是他的行動也是受到了限制,他該如何處理!」葉丘輕嘆,眼中戰意更加濃郁。

「殺!」看到洛天被符文包裹,尹武等人再次發起了攻勢,四道攻擊轟滅了蒼穹,每一道都是帶著強悍的波動。

而讓洛天詫異的是,洛天竟然在這四道武技之中,感覺到了強烈的殺機。

「有人想除掉我?」洛天雙眼冷芒閃動,由於有四道武技,擾亂了虛空,洛天也無法判斷,是誰帶有殺機。

「那就只能全殺了,讓你們自己去輪迴了!」洛天心中自語,鎮壓程平裂天槍終於抬起。

這一抬,讓程平眼中露出大喜之色,想都沒想,雙手拍地,身軀倒卷。

不過,洛天此時卻是被伍星文的符文包裹著,更是有陣陣的眩暈之感,雙眼有些發花,五感全部消失不見。

轟轟轟……

洛天眩暈間,四道武技,精準的轟在了洛天的身上,直接將洛天掀飛,讓洛天口中大口吐血,從天空之上跌落。

洛天身軀狼狽的掉在了地面之上,身上出現了不少裂痕。

「這就不行了?還揚言一打八!」伍星文臉上帶著笑意,不過話音卻是讓輪轉殿的弟子直撇嘴。

「五個打一個,打贏了,怎麼還有優越感了!」輪轉殿的弟子們心中自語,洛天怎麼說也是輪轉殿的聖子,雖然說是加入天元宗,但是卻也沒說脫離輪轉殿。

「我來了!」程平大喝,眼中帶著激動,長槍舞動,從天而降,如同一隻獵鷹,捕捉著自己的食物一般,而長槍則是鷹嘴。

就在程平大喝間,洛天卻是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站起身來,渾身氣浪翻騰,強盛的氣血開始衝擊起那些符文。

「想要掙脫我的五宮封,哪是那麼容易掙脫的!」伍星文臉上帶著不屑,雙手幻化,一枚黑色的大印,從伍星文的手中飛出,朝著洛天打了過去。

其他三人也是紛紛出手,凝聚起強大的攻擊,朝著洛天的打了過去。

崩崩崩……

不過伍星文的話音剛剛落下,洛天身上纏繞的符文卻是開始崩斷,五條符文瞬間崩滅在洛天的身前。

「嗡……」洛天掄動起手中的裂天槍,朝著天空之上,狠狠的抽了過去,同已經到了洛天頭頂程平的攻擊碰撞。

幾道槍影,瞬間重合,掃蕩在了程平刺下的長槍之上,程平瞬間便是感覺雙手發麻,虎口碎裂,手中的長槍脫手飛出。

洛天掃飛程平的長槍,另外四人的攻擊也是隨之殺到,洛天不慌不忙,後背之上募然升起波動,一黑一白兩隻翅膀瞬間撐開,翅膀震動,虛空混亂,一股風暴升起,同四人的攻擊席捲而去。

轟轟轟……

蒼穹崩碎,風浪席捲,漫天的鬼氣從龐大的擂台之上灑落。

「該死!」程平臉色難看,身軀募然倒轉,同時伸手一抓,抓向被洛天抽飛的長槍。

不過,就在程平剛剛飛出沒多遠的時候,一道身影卻是瞬間出現在程平的近前,讓程平頭皮發麻。程平看著那閃動的寒芒,雙眼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眼前那黑色的長槍,忍不住驚呼起來。 「…呼呼….」

張子欣被唐玉鳳的話,頂得半天沒吱聲了,是呀?自己老是看不慣他為什麼?

自己現在是吃他的,用他的,還在說他壞話,誰看得貫她?

當然,她可不敢在其他人面前,表現這一點,不然絕對沒啥好下場。

周曼莉也護不住她,現在駱林的「娘子軍」人數可不少了,她可得放聰明點。

不過她沒有發現她自己,已經變得太多了,已經很習慣和享受現在的生活了,要是放到以前,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因為她自負為是個典型的「布爾什維克」(共X黨)嘛!

「丫頭們!你們是不是打算,今天去獅子山遊玩啊?….」

駱林聽完馬青松的彙報,點了下頭,拍了下他的肩膀,。

馬青松笑著跟在座的美女們,點頭招呼了聲,離開了。

駱林看了眼坐在他對面嬌艷明媚,充滿春春氣息的宋微,黃晶晶等女孩子,笑了下說。

「是呀!…林林婆!你可好長時間,都沒陪我們去玩了!不行,今天你的跟我們一起去!…姐妹們你們說是不是呀!…」

黃晶晶顯然不再是,以前那個可愛粉嘟嘟的小胖子了,但是性格還跟以前異樣,大咧咧的嬌笑的看著駱林說。

「咯咯…對對!…就是要陪我們一起去!…」

「我看!曼麗姐也一起去!…大家一起去玩下嘛!…」

「好呀!…我雙手贊成!…」

幾個女孩子這下可是興奮了,嬌聲大呼小叫起來。

駱林笑了下,沒作聲,看了眼滿臉高貴優雅微笑的周曼麗,見她點頭,看了眼臉色不太好的老媽殷紅梅,心裡咯噔一下,嘶…老媽情緒不好啊?是不是駱世傑那個雜碎惹老媽生氣了?這個念頭一閃而過。

「好啊!今天就陪你們幾個小丫頭去玩!…呵呵…」

駱林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笑了下說。

「我看曼麗就不要去了,都要生了!…」

一直沒吱聲的殷紅梅,嬌美的臉上閃著淡淡幽怨,看著越來越成熟,氣質凜然,根本不像自己兒子的駱林,說了句。

「行!就聽老媽的!…」

駱林瞟了老媽一眼,說句實話,他還真沒把這個美艷年輕的女人,當老媽,雖然開始的時候有點這種感覺,後來逐漸的就轉變了,畢竟他只是借了個「殼」而已,他跟本不是她的所謂「兒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