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凡,你可以哈,一聲不吭的居然已經勢力這麼強大了。”趙樑冷冷的說道。

“哼,彼此彼此,趙樑,不要以爲你穿了一身皮,就真的是皇帝了,就算你真是皇帝,哼,只要招惹了我,我也要把他這身皮扒下來!”張小凡冷冷的說道。

這一刻,趙樑面色一變,他心中開始算計,雙方都是三支隊伍,這樣一來,打起來勢均力敵,不過自己實力強啊,自己龍袍一出,誰與爭鋒,就是打完了之後自己勢力恐怕會受到削減!

想到這裏,趙樑有了退意。

沒想到這時候,校門口又衝來一大羣人馬,爲首一個人頭上扎着白色帶子,一過來就罵罵咧咧,“八格牙路,誰敢欺負小凡君,誰就是我豐田一郎的敵人,我就會讓他嚐嚐,肚子剖腹的滋味。”

說話間,這一大羣人已經過來了,山本田子也在裏面,她走到張小凡面前,鞠躬道:“小凡君,看到你的信息救援,我們馬上趕來了,你滴,沒事吧?”

“多謝了,我們沒事。”張小凡點點頭,之前之所以救助嘉利子,他就已經有着在外面找一個盟友的主意了,但是沒想到,這麼快就用得着這個盟友。

“搜嘎,就是你們要欺負小凡君了。”武藏冷笑一聲,目光灼灼的看着趙樑,冷聲說:“你滴身上的衣服不錯,信不信我殺了你,然後取而代之。”

趙樑面色一變,罵道:“張小凡,沒想到你勾結了外人。”

“就只許你欺負我們,我們就不能對付你麼?”張小凡冷冷的說道。

“要戰就戰,哪有那麼多廢話。”張花極爲霸道扛着斧頭罵道。

一時間,場上的局勢劍拔弩張,趙樑雖然氣憤,想他九五之尊,居然被人這樣威脅,但是局勢現在對他極爲不利,而且最關鍵的是,手下的眼中都有了懼意。 要知道,戰爭這玩意,手下的意志力極爲重要。

若是一個個都慫的沒邊了,那不用說,打戰必輸,所以此刻趙樑本身也很是着急。

他眼珠子一轉,口氣和善的說道:“張小凡,我此番過來,本意就是問你一下唐龍的下落,你這麼大陣仗幹嘛?”

不得不說,趙樑變臉比翻書還快,張小凡冷笑一聲,說道:“趙樑老弟,你剛剛可不是這麼說,還說要滅了我們二四帝國來着的。”

“那也是我氣頭上的話。”趙樑甩了甩袖子,氣定神閒的說:“好了,既然你們都出來了,我們應該也該說正事了,此次雖然我們是進攻了你們,但是說到底,是你們先動手,要不是你們二四帝國的唐龍先對我們動手,我們怎麼會無緣無故攻打你們的額?孫源,你說是吧?”

孫源恭敬的走出,“陛下說的沒錯,當時唐龍說找我們有事,出於信任,我見了他,誰成想到,這傢伙直接對我們動手,害得我死了好幾個兄弟,張小凡,你也是有些兄弟的人,應該知道我的心情。”

李曉麗也說道:“我更慘,唐龍直接把王元慶殺了,要不是陛下說會爲我做主,我……嗚嗚,奴家都不活了。”

張小凡怪異的看了看這兩人,心中頓時瞭然,看來這短短的時間內,趙樑已經很順利的把這兩人都收攏在了麾下。

“實話和你們說吧,事實上我們也在找唐龍,找到他的話,我也會滅了他。”張小凡突然石破天驚的說道。

“什麼?”趙樑不可思議的說道:“不會吧,唐龍可是你們小組的,你的意思是,他背叛你們了?”

“他從頭到尾就是混進來而已的,何談背叛?”張小凡冷哼一聲,說道:“不過我有個主意,我調查到,這傢伙和一個火葬場的老頭有關,我認爲,我們找個機會進攻火葬場。”

“進攻火葬場?你不會是拿我們當槍使喚吧?”趙樑狐疑的說。

“信不信由你,唐龍現在一定在那裏。”張小凡說道,“另外,據我所知,那地方被那老頭藏了不少好東西,寶物靈器應有盡有,所以不管唐龍在不在那裏,我都會把那火葬場給踏平。”

“寶物靈器!”

趙樑眼睛一亮,說道:“居然如此,我覺得我們可以合作,一起拿下火葬場。”

“這……”張小凡裝作不情願的樣子,說道:“區區一個火葬場罷了,就不用了,不過你放心,唐龍的人頭我會送到。”

趙樑不爽的說道:“這可不行,唐龍對我們都動手了,我們理應和你一起抓拿。”

李曉麗幫腔說:“不錯,一起行動,再說了,也有個照應。”

“你不會是擔心我們搶你寶物吧?”趙樑嗤道:“放心吧,到時候得到寶物,頂多大家分一下就好了。”

張小凡很是不情願的說道:“好吧,既然你們都已經這樣說了,那此次行動得由我來負責,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火葬場地址的。”

趙樑心想,我名義上答應你來負責行動,等到時候真的打起來了,誰特麼管你是誰,到時候衝進去看到寶物就搶,誰搶到就是誰的。

趙樑倒是沒懷疑那個火葬場有多危險,在他看來,他們這些人實力強大,體質特殊,人數又多,那個火葬場幕後的人物哪怕再強,對他們來說也無所謂。

張小凡點點頭,說道:“好,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我希望大家準備一下,屆時,殺向火葬場!”

隨後,張小凡的人馬和趙樑的人基本上算是暫時和解了,這也沒辦法,雙方都不想魚死網破。

一來沒必要,二來就算能夠把其中一方滅了,那自己也必定是元氣大傷,這在之後的爭霸中極爲的不利。

……

趙樑回到女生宿舍三層,如今的這一層女生宿舍已經作爲了他的寢宮,情報部女生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着喊道:“陛下,對不起,是我情報沒做好,請你原諒我。”

“哼,今天要不是你,我會丟這麼大臉,沒用的東西。”趙琳惡狠狠的罵道。

“陛下,要不要斬首示衆,以儆效尤!”一個手下說道。

如今,隨着趙琳宣佈飛龍王朝的成立,他也引進了殺頭的刑罰,在他看來,只有這樣才能嚇住手下的人。

“啊……”女生被嚇得腳都軟了,回想起之前因爲反抗趙樑的人都被砍了頭,她驚恐的喊道:“陛下,饒命啊,不要砍我的頭,嗚嗚……”

“哼,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來人呀,壓下去,以後就做軍ji吧,凡是有功勞者,均可以玩弄此人。”趙樑一揮手,爲女生的未來做了決定。

很快,幾個男生把她押了下去,任憑女生哭着求饒,也無濟於事。

趙樑隨後看了看周圍站着的一些人,冷冷說:“大家記住,你們以後就是我的文武百官,嗯,人數雖然暫時少了一點,但是以後隨着我們勢力的強大,美女豪車別墅,應有盡有,但是,若是誰要是犯了致命性的錯誤,剛剛的她就是下場,明白了嗎?”

“是!”

趙樑揮揮手,“好了,都出去吧,好好休息,明天備戰。”

隨着衆人一出去,趙樑馬上把留下來的李曉麗撲倒,急不可耐的說道:“哈哈,小美人,朕來寵幸你啦,以後你就是我的第一妃子。”

李曉麗聽了心中興奮,暗道這個靠山沒投錯,討好似的說道:“多謝陛下,來,臣妾爲你寬衣解帶!”

不過接觸到趙樑龍袍的時候,趙樑卻是一擺手,說道:“誒,我這龍袍從不會脫,我只脫褲子。”

說完,扒開李曉麗衣服,架起腿,然後……

……

張小凡一行人來到門口,他感激的對山本田子等人說道:“田子,豐田一郎,多謝你們此番的相救,我張小凡,會記在心裏。”

“搜嘎,小凡君,大恩不言謝,你這麼客氣幹什麼?話說回來,要不是你,嘉利子恐怕也活不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纔是。”多謝諸位的打賞,感激不盡 山本田子也含笑着說道:“不錯,張小凡,我們之間互相幫忙,這一次你把嘉利子恢復的這麼好,實在太感謝你了,不過我上次聽你說,你還能幫助嘉利子恢復的更好,是麼?”

張小凡坦然道:“不錯,可惜的是,我實力太低微了,要煉製出更高級的丹藥,需要給我時間。”

“喲西,憑你這句話,我相信嘉利子一定會樂開了花的。”豐田一郎神色一凜,鄭重低頭說:“阿立亞朵,小凡君!”

“誒,客氣客氣。”雖然對方說的是老家話,但是多年島國片的浸yin,也豐富了張小凡的詞彙量,所以都聽得懂。

“那好,明天進攻火葬場的事,我希望我們也能幫得上忙。” 漁人傳說 豐田一郎說道。

張小凡沒想到他們還要這樣幫助自己,他連忙迴應:“這還是算了吧,實話實說,我之前和趙樑說的都是騙他的,實際上,那個火葬場內部極其危險,其中有許多幹屍和屍魁,到時候我們一旦開戰,死傷慘重,怎麼能讓你們也過去呢?”

“小凡君,這你就是沒把我們當成朋友了,說實話,能夠幫你忙,我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因爲死人,就不幫助你呢?”豐田一郎性格也頗爲的直爽,哪怕張小凡不好意思讓他前去,但是在豐田一郎和山本田子他們的極力要求下,張小凡最後無奈只能同意。

“那好吧,豐田,田子,那就麻煩你們了。”張小凡拱了拱手,如今張小凡也挺高興,因爲有了一個可以信任的盟友,這比任何事情都要可喜可賀。

隨後張小凡讓自己的隊員們都回去休息,明天一大早門口集合,準備進攻火葬場,滅了唐龍和厲青山,以絕後患!

入夜,如今因爲百花門內死的人越來越多,宿舍的空位也變的多了起來,蔣介偉和胡小天已經搬去隔壁睡了,張小凡覺得,一個人在宿舍做什麼事都要方便許多。

隨後又整了一大盆藥液浸泡,體內的靈氣再次得到了昇華,張小凡感覺整個人輕快了許多,這種感覺不是普通的那種感覺,而是非常的舒服。

大清早的時候,張小凡睜開眼睛,跳出藥液之後,感覺神清氣爽,他打開手機直接給厲青山發去了短信,詢問厲青山在幹嗎。

他想要探探厲青山的口氣,看看他知不知道他們已經想辦法對付他了。

厲青山發短信迴應:小凡,知道你們放假了,正想找你呢,上次那個古墓你修煉的不錯吧,這次帶你去開另外兩個棺,裏面的靈氣絕對足夠你吸收的。

張小凡皺起了眉頭,看厲青山這字裏行間,貌似絲毫不知道他們會對付他。

“難道是裝的?”張小凡喃喃了一聲,在他想來,這厲青山老奸巨猾,不太可能不知道他們要進攻他。

“也有可能確實不知道,畢竟他派出唐龍只是想要擾亂我們罷了,但是不知道我們已經知道唐龍是他的人了。”

張小凡站了起來,冷笑說:“那就會你一會。”

在門口處等了一會,隊員們一一都聚攏了過來,張小凡的二四帝國人員整齊的排列在一起,如今的二四帝國由以前的二四組和三八組組成,人數加起來有一百多人。

隊伍分成了十組,每一組有十人左右,領頭的張小凡給他們的軍銜爲上尉,之後是中尉,最小的下士。

厲害一點的,如王虎,張花,周建他們被封爲少校,至於准將,中將這些高等級的職位沒有劃分,張小凡覺得,以後有人立功了再冊封也不遲,這樣至少讓人有個奔頭,要從低級的職位做起。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時候,女生宿舍樓下,一百多號人齊齊朝趙樑叩首,趙樑滿意的點點頭,喊道:“衆愛卿和將士們平身,好了,隨我走吧。”

說完,趙樑率領着他所謂的文武百官朝張小凡走去。

王虎吐了一口唾沫,十分鄙夷的說道:“這貨也太會裝了吧,整的還真跟皇帝似的。”

“趙樑現在在他們小組中積威很重,聽說還專門上網查了古代的刑法,最後引進了很多惡毒的刑法,比如斬頭,剝皮,刮骨,尤其是女人,爲了犒勞立功的手下,趙樑還專門成立了女囚所,讓她們服侍那些男生。”

搞情報的蔣介偉在旁邊皺眉說道。

聽了蔣介偉的話,周圍一些女生都害怕不已,尤其是身爲女人的張花,惡狠狠的罵道:“真是可惡,看來我也的保護好自己,要不然被他抓了回去,也被關進女囚所豈不是夜夜受到那些男生的折磨?”

“老婆,你放心,我會保護好你的。”周立平連忙說道。

周圍人聽了面色古怪不已,都心想:這張花真是杞人憂天啊,就這個樣子還夜夜受到折磨,天吶,你不折磨人家算好的了,倒是聽說周立平夜夜受到你的折磨呢。

雖然都這樣想着,但是攝於張花的yin威,這些話自然是不會說的。

沒想到這時候,在趙樑的身後,還出現了兩支隊伍,張小凡瞳孔一縮,暗暗說道:“這個趙樑,還叫了其他人。”

“王八蛋,一定是他覺得對付不了我們,所以叫了其他人。”王虎罵道。

“嘿嘿,這樣正好。”張小凡呵呵一笑,說道:“有這麼多人替我們作戰,我們應該感謝他們纔是。”

蔣介偉身爲情報隊隊長,他自然是認識這兩支新到的隊伍的,他走過來說道:“右邊的那一隻隊伍老大,叫段文鵬,這個人我提過,此人老爸去年吃官司被槍斃,家裏好像只剩下他一人,這傢伙手中有很多槍,據估計是他老爸以前留下來的。對了,上一次的歷史檢查,我聽說這個傢伙得到了諸葛亮錦囊。”

“諸葛亮的錦囊?”張小凡震驚的問:“有什麼作用?”

蔣介偉搖搖頭,道:“不瞭解,因爲當時那傢伙遇到諸葛亮的時候,諸葛亮很欣賞他,於是給了他諸葛錦囊,還說,只有在緊急關頭才能打開,必定能助他一臂之力!” “看來,那一次的歷史檢查中,不少人都得到了好處。”張小凡皺眉說道。

“當然了,我還聽說有個小組的一個女人叫郭影,得到了蘇州名ji蘇小小的魅惑技能,遊戲結束之後,這個郭影就把全班的男人都勾引了下來,現在整個小組都在她掌控之中,甚至好多其他小組的男人也有人中招,幸好幾個小組的人威脅說要是再誘惑人,他們就聯手滅了郭影班級,郭影這才收手,可想而知,這個郭影的可怕。”蔣介偉沉聲說道。

“現在我們百花門真是能人輩出啊,看來以後抓緊了,落後就要捱打,這句話永遠不會錯。”張小凡心思沉重的說。

蔣介偉點點頭,他指着趙樑左邊一個滿臉橫肉的傢伙說:“此人叫昌偉,以前的時候長得很瘦,不過也不知道他走了什麼運,好像買到了一個野豬體質,一開始都是被人當成笑話來的,但是誰也沒想到,上一次的飛行棋大戰中,他遇到了一個古代豬妖,這個豬妖賜給他一顆寶丹和一把神祕武器,之後他回到教室之後,便殺了以前給他戴綠帽子的前女友和她勾搭上的老大,從此開始領導他們班級了。”

“野豬體質?那個豬妖不會是豬八戒吧?”張小凡猜測。

“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武器是釘耙,還真有可能是豬八戒。”

“嗯,看來這個人也很棘手,對了,他叫什麼外號?”張小凡好奇問。

“自稱豬哥,雖然難聽,但是沒人懷疑他的實力,因爲嘲笑他名字的人都被他虐殺了!”蔣介偉顯然從情報中得知這個昌偉的殘忍,因此眼神之中流露着一絲深深的忌憚。

“小凡首領,這麼早就集合隊伍了啊?對了,我叫了我兩個兄弟一起,你……不會有意見吧?”身穿龍袍的趙樑摟着李曉麗笑呵呵的走來,隨着他的到來,一股帝皇之氣緩緩壓了過來,張小凡眉頭一皺,這傢伙,故意給他們一個下馬威麼?

雖然說他自己能夠靠着自己的實力抵禦這股帝皇之氣,可是自己身邊的人沒這個實力啊,正欲運用實力抵禦,沒想到蘇倩倩的鳳袍突然穿在身上,她走過去,一股鳳凰的氣息瀰漫而出,鳳凰氣息和龍威對撞在一起,令周圍的人都差點站不穩。

“哈哈,小凡首領,你的女朋友真是厲害啊,居然得到了鳳袍,真是令我羨慕。”趙樑口氣雖然這麼說着,但是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貪婪,這鳳袍可是好東西啊,若是這件衣服給自己的女人穿上,到時候配合着他的龍袍,兩人的攻擊絕對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想到這裏,他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李曉麗,有些不順眼,這李曉麗和蘇倩倩比起來,完全就是渣啊,也就是牀上功夫好一點,但是誰特麼知道她和幾個男的玩過了。

趙樑說完,撤去龍威,含笑再道:“開個玩笑而已,張首領,你不會介意吧。”

蘇倩倩也撤去了鳳威,看着張小凡。

張小凡走過去,朝段文鵬和昌偉笑了一下,說:“沒想到你們二位也來了,久仰二位大名了,不過……”

他突然看向趙樑,不滿的說道:“此番過去,那裏寶物很多,我們到時候怎麼分?”

“這個簡單,平分唄。”趙樑朝段文鵬和昌偉笑了一下,三人意味深長的都點點頭,顯然,這三人早已經有所打算了。

貼心萌寶荒唐爹 張小凡也無所謂,事實上,所謂的寶物什麼的都是他編的,他的主要目的是解決厲青山,這些人肯一起過去,對他來說再好不過。

這時候,豐田一郎和韓大海的部隊也一起過來了,這麼多人當真是形成了一股不小的隊伍。

“大巴車我已經聯繫好了,一共八輛,差不多應該夠了。”趙樑笑着說道,等了一會,大巴車緩緩行駛了過來。

“此行到底去哪,張小凡,你確定那裏有寶物?”豬哥昌偉雙臂環抱,肥胖的身體給人以一種很強的視覺衝擊。

相對於昌偉的高傲,段文鵬看不出是喜是怒,他平淡說:“你說那裏有很多好東西,恐怕沒那麼容易拿吧?張小凡,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

“你說的不錯,那個地方卻是不簡單,裏面有乾屍。”張小凡直接說了出來,反正過去就會知道的,所以他也不介意他們知道。

果然,對面三人對視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不過我們此行不是前往那裏,而是前往一處古墓。”

“怎麼突然改變行程?”段文鵬皺眉說,看得出來,此人生性多疑,什麼事都想要搞清楚。

“剛剛得到火葬場主人的信息,他前往以前我們一起去過的古墓。”張小凡解釋。

“你和那個人認識?”

“不錯,說來話長,以前我和那個人有些淵源,只不過後來才發現,那傢伙不安好心,把唐龍安插在我身邊。”張小凡聳聳肩,繼續說:“這次是一個好機會,他離開了大本營,獨自前往了古墓,我們這麼多人絕對能夠制服他,到時候就可以抓住他進入火葬場了。”

三人眼睛一亮,也感受到了這個辦法不錯。

“那還等什麼,事不宜遲,去你所說的那個古墓。”昌偉急不可耐的說道。

“小凡,你說那個火葬場主人通知你過去了,既然這麼說的話,他還是挺信任你的咯?”段文鵬眼珠子一轉,笑呵呵說。

“這不是信任,而是他想要通過我撈取某種好處。”張小凡說道。

“哦?好處?”趙樑略有深意的看了看張小凡。

“時間不早了,我們這就過去,計劃就在車上說吧。”張小凡率先坐上了車。

路上的時候,張小凡和幾個小組的頭頭商量了一下,雖然說這些人都各自心懷鬼胎,想要爲自己撈取好處,但是張小凡無所謂,在除掉厲青山之前,他們都是會聯合在一起的。

很快,車輛在進入古墓的那座大山腳下遠處的一個密林小道上停了下來,此刻已經下午了,大家匆匆吃了一點飯之後,張小凡給厲青山發去了信息。 厲青山似乎沒有任何防備,信息中,直接就和張小凡說他在古墓入口處,讓張小凡過去。

張小凡朝身後衆人說道:“按照原計劃,段文鵬,你和趙樑,昌偉,帶人從右邊包抄,剩餘的人都朝左邊包抄,我待會吸引厲青山的注意,趁厲青山不注意,我們爭取一舉解決掉他。”

“放心吧,不過說好,要留個活口,到時候帶入火葬場也好有個指路的。”趙樑冷笑着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