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光芒散去,一桿通體火紅色的大戟赫然出現在北蒼耀的手中。

大佬心尖寵 ——火龍戟。

「連雷威都怕,嘿嘿,真是天助我也。」

「一旦我自創出專屬的真身戰技,什麼天才,通通都是我通往霸主之路的墊腳石!哈哈哈哈!」

他的浪子野心,和他的年紀是如此衝突。

可正是這樣的人,才尤為可怕,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在追求什麼,他會變成什麼樣。

雷岳靠著游擊戰,倒是尚能應付。

另一邊的百里青陽則是苦了臉了,這不是開闊地。

他的煉獄罡風所能發揮威能,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在加上他的護體真身的確不強,對於身體防禦力的加持,幾近於無,數十個回合的來回較量之中,他身上已經挨了不計其數的拳腳。

幸運的是,還沒有挨刀子,而且他的脂肪夠厚,那些拳腳對於他來講,也不過爾爾,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安小虎則是被雷岳扯著在人群之中穿梭。

他也很著急,可是沒辦法,以他的實力,恐怕落單就沒命。

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血路,來到靠近大門處。

就有五個人從四面八方撲來。

雷岳猛地下腰,拿著砍刀原地舞動。


「鏗鏗鏗鏗!」

連續發出脆響,他的虎口被刀柄傳來的力量震得麻木,艱難地將襲來的攻擊悉數化解。

「我尼瑪!」那幾人紛紛露出見鬼的表情。

趁著這個當機,雷岳拉著安小虎來到門口,猛地將他推了出去,大吼道:「快跑!」

「小心北蒼士兵,趁亂摸出去!」

話音剛落,雷岳連忙低頭,險險地閃過刀刃的獠牙。

順勢打了幾個滾逃離了重點攻擊區域,翻滾過程中,他微微抬頭看了一眼,然後以自身為軸心,拿著大刀沿地面旋轉了一圈。

「啊!」「啊!」

幾個北蒼士兵的腳踝被齊根斬斷,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嚎起來。

雷岳沒有因為他們的慘狀而心生惻隱,相反,敵人的悲戚,便是他最大的愉悅。

沒有了後顧之憂,他終於可以隨心所欲地發揮了。

老和尚的教過他使用刀、槍、劍、棍、棒等各類兵器,此時,他儼然成了一尊殺神。

刀法宛若颶風般狂暴,又好似驚雷般凌厲,所過之處,掀起一片血雨腥風,帶走條條人命。

在這密閉的室內空間中擠了那麼多人,要想動用法相,那必須讓一部分人先出去騰出空間,但這樣,就違背了北蒼耀的本意。

他要的,便是用人海淹死護體真身不太強的百里青陽。

只要能殺死或者重創後者,再多死點手下的士兵,北蒼耀都不會覺得有什麼。

可雷岳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

他不能讓過多的人手摺損在這麼一個入不得他法眼的人手中。

北蒼耀手持火龍戟,閑庭信步地進入戰圈。

他渾身縈繞著強大厚實的護體之光,這和百里青陽蒙在身上那不注意簡直都看不出來的薄弱光膜大相徑庭。

擁有此等護體真身,尋常人的刀槍,根本沒辦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根本沒有費太大的周章,北蒼耀便來到了距離雷岳不遠的地方。

火龍戟的槍頭上。

那十二顆取自亞龍種「斑紋龍鳥」身上的相晶四散射出奪目的火紅寶光,銀色的雙耳戟刃微微震顫,發出「嗚嗚」的嗡鳴。

「別急,就要開葷了。」北蒼耀舔了舔嘴唇。

他站到距離雷岳五米開外的位置,眼見後者正在大肆屠戮,卻始終是沒說任何話,舉戟指天,紅色的殘影劃過當空,夾帶著呼嘯的勁風,直撲雷岳的後腦。

不過北蒼耀沒有用鋒銳的戟刃,而是想用寬大的鈍面將眼前這身穿蓑衣帶斗笠的怪人拍暈。

其實雷岳早就感受到了腦後動靜。

但他也是在醞釀必殺之擊,此時感受到頭頂嗖嗖襲來的涼意,他就猛然回身甩臂。


大刀好似螺旋鏢般旋轉著朝北蒼耀切割而去。

怎奈後者不避不閃,任憑刀刃砍在他的護體之光上。

結果是,大刀卷刃,裂成三半,而北蒼耀毫髮未損。

雷岳豁然一驚,他並不知道身後之人竟然是北蒼耀,直到轉過身來,才首次正式地和這位北蒼天才四目相對。

「不錯不錯,這位兄弟,不知道是否願意把你剛才使用的招數教給我,如此,我不僅不追究你殺我部下的命債,還能保得你平安無事!」

「怎麼樣?考慮考慮。」北蒼耀沒有急忙動手,而是盛氣凌人地看著雷岳。。

在他眼裡,雷岳和螻蟻無甚區別。

不過就是這個如同螻蟻的角色,竟然是不屑地哼了一聲,冷冷地譏諷道:「你算什麼東西?」

「哦?」北蒼耀微微怔神后,開始嘉許地點著腦袋,「有脾氣。」

「不過,在我面前有脾氣的人,往往都死得很難看。」

他說話的聲音很輕,輕得就好像在講述一則故事。

然而卻讓雷岳感受到了真真切切地藐視。

「是么?有種儘管放馬過來。」雷岳毫不示弱地朝他招了招手。

既然敵人都已經找上門來,他自然也沒必要一味的遮掩脾氣了。

「別急。」

北蒼耀低頭溫柔地撫摸了一下火龍戟的竿體表面。忽而悍然推出一掌,極為凝練的氣流轟然撞在了雷岳的胸口,立刻讓他毫無反抗之力地倒飛了出去,

摔在地上,雷岳的手按在隱隱作痛的胸口處,輕輕咳了幾聲,隨後便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下意識地彎身躲過了北蒼耀緊隨其來的天龍戟橫掃之威。

就沖這一個回合的較量,雷岳就知道,自己斷然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

《菩提觀想經》戰鬥篇之力倏爾運行。

菩提聖光透過經脈與之結合在了一起,新的力量頓時填滿了雷岳的四肢百骸。

< 其實雷岳很清楚,使用菩提觀想經也僅僅只能起到自我安慰的作用罷了。

說白了,戰鬥篇只能增強相力,而非本身肌體力量,於此時的情況來看無異於畫餅充饑。

而之所以會出現周身被力量充盈的錯覺,是因為戰鬥篇力量填充在經脈中造成的心理錯覺,並不能帶給身體實質力量任何影響。


面對北蒼耀,他沒有任何能與之匹敵的手段。

拼法相被碾壓,拼近戰肉搏,更是連對方的真身都破不了,任憑老和尚傳授的招式有多精妙,絕對實力,相差的太大了。

陸聿明也是急了眼,他嚷嚷著,「快跑啊,抓人來丟他啊。」

「怎麼丟?他一抬槍就能撩破我的肚子。」雷岳搖頭苦笑。

「我的天,你怎麼惹上了這煞星,以你的實力完全沒有取勝的可能啊!」

「是我惹的他?你沒長眼睛?」雷岳說完,直接不再理會陸聿明。


「怎麼樣,想好了嗎?」北蒼耀沒急著動手,饒有興緻地問道。

雷岳稍作思索,他看出對方是想要活捉自己,暫時沒有動必殺之意,或許眼下採取談判地方式最為妥帖。

想罷,雷岳可以憋著嗓子,聲音沙啞地說道:「想學沒問題,不過你得讓這些兵退下,不然說話也不方便。」

「嘿嘿。」北蒼耀輕蔑地看著他,「你的如意算盤倒打得不錯,想必我一旦撤了兵,給那百里青陽騰出空間來,他那邪風,立馬就會把我的手下殺得一個不留吧。」

「別耍這些花花,你,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他冷漠地聲音讓雷岳心底一涼,他忽而明白過來,這北蒼耀非同等閑之輩,絕不是自己隻字片語便可將之迷惑。

「怎麼辦?」雷岳快速思考。

另一邊,北蒼耀獰笑著倒數:「給你五秒中的思考時間,別挑戰我的耐性,五!」

「四!」

場內喊殺聲依舊。

「三!」

不遠處百里青陽被刀在肩膀上劃開一道豁口,汨汨的鮮血湧出,他抬手捂住傷口,朝雷岳這個方向瞄了一眼,大喝道:「雷兄弟,別和他廢話,快跑!」

「二!」

北蒼耀的聲音好像黃昏鐘響,死亡和危機在朝著雷岳逼近。

後者滿頭大汗,心臟咚咚地急促跳動。

「我去你媽的!」

雷岳一直半低著頭,依靠斗笠寬大帽沿遮擋面部,此時卻豁然將頭抬起,怒吼道:「北蒼耀,我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這一聲,吼得北蒼耀是微微怔神,他恍惚間覺得這個穿著蓑衣的怪人有些面熟,卻敢肯定自己絕對沒見過這號人。


趁著他短暫的失神當機,雷岳已經閃出了十米,逃出了被秒殺的範圍。

揚起鐵肘擊暈一人,他順勢奪下對方的武器,將人用力推向北蒼耀,繼而他轉過身去,瘋狂地拿著刀肆意劈砍,同時扯著嗓子嚷道:「青陽大哥!我們得把戰場轉移到開闊地去!」

百里青陽聽后,豁回過神來,方才戰況太激烈,以至於讓他都沒能來得及冷靜下來思考問題。

對啊,己方雖然隊伍人數處於劣勢,可乃是清一色的虛相修士,在質量上高出對方一籌,而且自己的強項乃是真身奧義,只要能到室外空間未嘗不能一戰。

想罷,他立馬高喊:「全部掩護老子,往外面殺,我就不信這幫龜孫子能把我們堂堂百里部族的精英運輸隊鎖死在這屋子裡!」

此言一出,所有百里部落士兵皆是神情振奮,擰成一團嘶吼著發動猛攻。

所有北蒼士兵頓時感到壓力大增,他們發現對手好像發了瘋,不要命般地衝擊著早已布好的防線。

然而在不釋放法相的情況下,虛相期強者戰鬥能力的確不比普通人強多少。

死傷慘重,憑藉著兇狠地作風和堅定的信念,百里部眾總算是在亂軍圍堵中,殺出了條血路。

北蒼耀冷冷地看著前方擁擠成一團的士兵,咬牙切齒道:「跟我耍滑頭,你以為拖到開闊地就沒事了么?等會兒定然讓你死無全屍!」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