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眾人進入空谷之後,其內擺設明顯講究了許多,四周有著樹根巨大的石柱隔開,大致分為七個區域,中央有著一處青石斗場,佔了空谷的三分之一。

在青石斗場的最前方,有著一塊巨大的石碑,如同天柱一般矗立在地面之上,給人的感覺很是震撼。

而空谷內的武道中人,無論是在實力上,還是自身的氣質上,比起外面那些都要明顯高出很多。

葉飛在走進空谷之後,四周頓時頭來數道不善的目光,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小刀,在他的身上不斷遊走。

「韓家人么…」葉飛目光一閃,全身泛起一股無言之色,抬頭掃向斗場的右側。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一位老熟人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正是那韓嫣然無疑,她的身旁顯然就是韓家之人。

韓家眾人在感受到葉飛的氣勢之後,臉上的表情不禁微變,很快都收回了目光,但其臉上的寒意並沒有絲毫的減少。

「葉大師,若是這次的抽籤,我喬家不幸與葉家遇上,還望能夠手下留情。」喬南臉上的笑容,始終很是親和,給人一種極其慈祥的感覺。

「喬老說笑了,與喬家相比,我葉家只是後起之秀。」葉飛也是同時收回了目光,望向身旁之人開口笑道。

論整體實力,如今的葉家可能超越了一流武道世家,但與這些省份代表家族相比,還有有著一定的差距。

並非是葉家實力不行,而是整個淮江築基強者太少,如今能夠進入這座空谷的,絕非表面看上去那般只是一個武道世家,這些人的身後可是有著一個地區的武道眾人支持。

「呵呵,此言差矣,葉家的實力,老朽之前也聽說過一些,此次武道大會,華東地區的排名怕是要徹底改變了。」

喬南呵呵一笑,隨即連連擺手,說完之後便是向著喬家人聚集之地走去。

望著喬南遠去的背影,一旁的吳天雷眼中露出忌憚之色,此時緩步走了葉飛的身旁。

「葉大師,此人在華東武道排行榜上,可是排名第八的強者,除了韓家人之外,少有人是這位喬前輩的對手。」吳天雷的聲音,此時刻意壓低了幾分。

「排名第八…」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微光。

這喬南的戰力,怕是遠超過了其本身的實力,不然絕不可能排到前十,華夏武道界果然卧虎藏龍。

在吳天雷的訴說下,那所謂的華東武道排行,此刻也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這個榜單是根據論華東武道大會上,眾人表現出來的實力來排名先後的,其排名的刻畫的位置,就在前方那塊奇異的石碑之上。

華東武道排行榜,排名第二:華東元志良。

排名第三:韓立天驕韓立,第三:韓家家主韓非,第四:韓家…

除了那元志良之外,前五全是韓家之人,至於後面的幾人,葉飛也有著一些印象,這個所謂的排行一共排出了華東武道界實力前二十的強者。

各大省份世家,幾乎有人上榜,唯有淮江地區,榜上並無一人。

「有意思,排名第一的那位,怎麼沒有名字?」葉飛此時也來了一絲興緻,忍不住開口問道。

能夠上榜的,至少都有著築基境的實力,淮江沒有一人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在葉家崛起之前,整個淮江並沒有一位築基強者,

「這第一的,則是此地大會的舉辦人,人稱金海大師,華東武道排行榜三年一換,此人卻是近百年屹立不倒。」吳天雷開口的同時,眼中不免閃過一絲狂熱,似乎很是崇拜此人。

葉飛聞言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這個名字他之前聽呂良說起過,如此看來這位金海大師,應該有著先天之境的實力。

「葉大師,抽籤馬上就要開始了,這邊請。」吳天雷並非第一次參與這論武會,此時顯得很是輕車熟路。

說著幾人便是走上前去,站在了空谷的最後一個角落,這裡是屬於淮江地區的位置,只是用石柱隔開,其內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

而觀四周其他代表家族所處之地,不光有著不少的石凳,中間更是有著幾張石桌,桌子上甚至放著一些新鮮瓜果,與之相比葉飛等人所站的位置,可謂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哈哈…哈,那不是淮江吳家么,他們竟然還有臉來來此…」

「上一次大會,我記得淮江好像是完敗,連在斗場上堅持十分鐘都做不到。」

「但願我玉家不要抽到淮江,贏了這些人廢物,不免讓同道中人笑話…」

空谷內各大代表世家,此時眼中都是露出嘲諷之色,但論實力而言,他們卻是超越了淮江太多。

哪怕是他們知曉,最近出了什麼葉家,族內有築基強者坐鎮,但身為地區代表,這些武道世家如今掌握的實力,可不止是家族內的築基強者。

「葉大師…」吳天雷面色漲紅,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麼。

另外兩大家主家主,此時同樣也是一臉的尷尬之色,這樣的情況他們來之前,心中已經有所預料,儘管心中憋屈,但此時也無法反駁。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淮江三大武道世家,才會不遺餘力,哪怕湊足百件法器,也要請葉家參與這次的盛會。

哪怕是只能贏個一兩場,也比現在的淮江省,在華東武道界的處境要強的多。

「沒事,武道界向來以實力為尊,葉某這次既然來了,定然會讓不會讓你等失望。」葉飛目光沉靜,他的目光落在前方的那塊石碑之上,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這次武道大會過後,這個排行上定要有葉家之人的名字。

「多謝葉大師!」吳天雷面露感激之色,再次向著葉飛抬手一拜。

淮江一些小的武道家族,或許體會不到,但身為淮江三大巨頭之一,吳家可謂能夠深刻感受到,華東武道界對於淮江的輕視。 雲嵐山頂,後方的空谷之內,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前方的那塊石碑之下,一道人影緩步從其後走出。

此人相貌平平,長著一張長臉,一聲黑色的長袍加身帶著一股肅然之氣,正是那元志良無疑。

「我等,見過元前輩!」四周的眾人紛紛開口,同時向著前方之人抬手行禮。

空谷內的葉飛,也是同時將目光落在了此人身上,臉上的表情淡然,靈識下意識地向著石碑後方掃去,卻是並沒有發現其他人的氣息。

「那位金海大師,似乎沒打算要出現的樣子…」葉飛看了元志良一眼之後,隨即收回了目光內心不禁暗道。

這次的華東武道大會,根據葉飛的觀察,他所需要注意的,唯有呂良與那位傳說中的金海大師。

也只有這二人,是先天之境的強者,至於那華東武道排行榜上的其他人,葉飛並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

如此同時,前方石碑之下的元志良,目光忽然落在了葉飛身上,他的眼中閃過一縷寒意,但也是瞬間內斂,隨即抬頭望向谷內的眾人。

「諸位,按照慣例,元某現在會宣布明天的對戰代表家族。」

「華東武道大會,第一輪會有一個地區的武道代表輪空,諸位請看天石碑!」元志良身上的氣息一凝,抬手帶出一道勁氣,融入了身旁的石碑之內。

空谷內的眾人,此時臉上不免多了一些緊張之色,紛紛抬頭將目光凝聚在石碑之上。

只見在眾人的目光下,那座巨大的石碑,忽然爆出了陣陣耀眼的靈光,待光幕消散之後,武道排行榜的最上方,此地對戰的排列相繼刻印而出。

七大省份代表的家族,同時出現在石碑之上,其中六個家族相互對立。

而唯有最上方的蘇南省韓家,此刻竟是單獨顯現出來,谷內的葉飛不禁淡笑一聲,對於這樣的結果,他似乎早有所料。

「輪空的果真是韓家…」葉飛低喃一聲,很明顯這次的論道會,無論是這元志良,那是那位金海大師明顯都是站在韓家這邊。

免去了第一輪的消耗,對於後天的鬥武,韓家人顯然志在必地。

醫流高手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也是不在多想,隨即將目光凝聚在了,前方石碑上葉家對立的那個代表家族的名字之上。

「天門,遠家。」望向石碑上的刻印,葉飛眉頭不禁微皺。

這個所謂的遠家,他在華東武道排行榜的榜單上,看到過至少三位遠家之人,而且還不算天門省的其他強者。

如此規模的武道大會,怕是沒有築基實力,根本上不了場,難怪上次淮江會輸的那麼慘。

「完了,怎麼又是遠家?」一旁的吳天雷,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忍不住苦笑搖頭。

三年前與淮江對戰的,也正是這個遠家,按照鬥武場的規矩五局三勝,淮江三大家族,所有強者盡數出洞,最終連敗五局,成為華東武道界的笑柄。

「三年前,遠家的實力如何。」葉飛聽到吳天雷的話語后,隨即笑著開口問道。

吳天雷暗嘆一聲,開口回應道:「三年前,五場鬥武,遠家就派出五位築基境的強者,淮江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要論華東各大地區的實力,天門遠家可排進前三,吳天雷此時心已經涼了半截。

一念既起,情逢對手 對於葉飛的實力,他自然有著信心,但葉家畢竟只有一個葉飛,又如何與整個天門省的武道強者抗衡。

而就在二人交談之時,前方不遠處遠家之人聚集地,也是同時將目光投了過來,眼中滿是輕蔑之色,顯然完全沒有將淮江地區放在眼中。

抽籤儀式很快結束,元志良掃了眾人一眼之後,便是隨即退出了此地。

真正的論武會明天才正式開始,此時空谷內的各大地區代表世家,也是不想呆在此地浪費時間,隨即紛紛離開了空谷。

葉飛與三大家族之人,隨即不在停留,隨著眾人一起離開。

此時雲嵐山,山頂的交易平台之上,似乎發生了爭吵,周圍的眾人彷彿見怪不怪。

每次的華東武道大會,也是武道中人相互交易的一個機會,像這樣的爭端時常發生,但云嵐山的規矩,不允許隨意動手,以致最終都是不了了之。

「大和尚,一串破珠子,你換了我家小姐一件上品法器,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崔虎瞪大了眼睛,蹲在一處攤位旁,怒聲開口低喝道。

在他的跟前,地面上擺放這一張舊布,布上盛放著不少的物品,看上去頗有些年代感如似古玩一般。

攤位之前,正盤坐著一位長須和尚,兩須修長慈眉善目,身上的氣勢不俗,略有幾分高人之相。

「這位施主,這玄武琉璃珠,可是老衲門中至寶,若不是看著與這位女施主有緣,十件法器老衲也不會與之交換。」老和尚摸了摸鬍鬚,一臉正色地開口道。

「快拉倒吧,虎爺不想與你廢話,將法器還給我,此事虎爺可以不再追究。」崔虎臉上露出了不耐煩之色,身上的氣勢,更是不覺地涌動起來。

這雲嵐山頂的交易,幾乎全都是以物換物,想要獲得看中的東西,唯有用法器或者年份高的藥材來交換。

要說整個葉家,除了葉飛之外,手中唯有有多餘法器的便是只有崔虎了。

「阿彌陀佛,施主只要那位小姐,肯將那串琉璃珠還給老衲,身為佛門中人老衲豈會強買強賣。」老和尚聲音親和,臉上同時露出笑容。

「這…」崔虎滿頭黑線,不免轉頭望向身旁的葉靈等人。

此時的葉靈與藍菲二女,正同時握著那串翠綠色的珠子,不知是在討論著什麼,看其模樣對這件東西很是喜歡。

見此情景,崔虎忍不住暗嘆一聲,他就不該將法器隨意地給那丫頭。

那可是一件上品法器,是崔虎廢了好大勁才弄到手的,竟然被葉靈拿來換了一串普通的珠子,更讓他無語的是,眼前這位大和尚不知對二女說了什麼,使得她們認為這交換物超所值。

「靈兒小姐,你看這珠子能不能…」崔虎一咬牙,此時還是忍不住開口。

「不行,那位大師說了,這串玄武琉璃珠,乃是我前世遺留之物,今生再次相遇可謂是莫大的緣分。」葉靈緊握著手中的綠珠,不等崔虎說完便是狠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藍菲聽到這話,忍不住捂嘴輕笑,但也並沒有反駁,只要葉靈喜歡她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前…前世,這鬼話你也信!」崔虎頓時一陣無語,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暗自後悔不該將法器交給葉靈。

「我說小虎子,既然靈兒小姐喜歡,一件法器而已,做人別太小氣。」青木道人面色有些憋紅,強忍著笑意望向崔虎開口勸道。

崔虎一聽這話,頓時火冒三丈,此時若是身子江東,他怕是早就掏出黑色巨斧招呼上去了。

「臭道士,你說的輕巧,你怎麼不把你的青木劍拿出來交換。」崔虎怒喝一聲,氣得忍不住直咬牙。

青木等人沒有在多說什麼,只是一陣暗笑不已。

而此時一旁的大和尚,聽到崔虎的話語,也是很快反應過來,眼前這些人手中還有法器。

「這位施主,您請再聽老衲一言!」

「老衲看您相貌不俗,前世定是身份顯赫之輩,老衲這裡有一串白虎青璃串,方才一件施主此寶就在老衲手中躁動不安,可見是與您有緣。」

地攤前的老和尚眉飛色舞,可謂一臉的激動之色,演技之浮誇讓人瞠目結舌。

崔虎頓時愣在了原地,轉眼看了跟前了這位老和尚一眼,目光落在和尚手中,那串與葉靈手中此刻握著的物件相差無幾之物,一時間有些失神。

「虎爺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崔虎低哼一聲,半響才憋出一句話來。

交易平台的後方不遠處,此時葉飛也是問詢走來,三代家族之人早已經回了居住地,此時來的只有他一人。

在離開空谷之後,他幾乎是環境就鎖定了,葉靈等人此刻的位置,隨即向著眾人走來。

「哥!」

「葉小爺。」

葉家眾人在看到葉飛之後,也是很快反應過來,紛紛轉過身來,葉靈更是直接撲到了葉飛的懷中。

後方的藍菲,此刻同時一連的溫柔之色,靜靜地望著眸中的那個身影。

「怎麼,小丫頭,可是換到什麼好東西了。」葉飛淡笑一聲,伸手晃了晃葉靈的腦袋,一臉的憐愛之色。

「嗯,哥你看,這是玄武琉璃串!」葉靈舉著手中的那串翠綠色的珠子,此刻一臉的興奮的表情。

葉飛在看到珠子之後,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若是他沒有看錯,這串珠子只是普通的裝飾品,只是做工極為精巧,在陽光的照耀下隱約有泛著光暈,觀賞性可謂極高。

「葉小爺,這串珠子,是用我的一件上品法器交換的。」崔虎連忙忍不住搭話,若是換了一件法器還好,可如今換的只是一件裝飾品,他豈能不心痛。 葉飛微微一愣,隨即問清楚了事情的原因,此時看到崔虎的表情,不免也是笑出聲來。

一件法器而已,若是換做他的話,確實不會太過在意,不過崔虎如今手中,除了那柄黑斧之外,法器確實沒有幾件。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接著,此物送你。」葉飛說著從儲物戒指內,掏出了一塊菱鏡形的法器,直接扔給了前方的崔虎。

他手中的法器,確實有著不少,只是品質上有些參差不齊,這件菱鏡盾品質還算不錯,也比較適合崔虎。

「謝…謝謝葉小爺!」崔虎一把接過菱鏡,方才臉上的陰霾瞬間一掃而空,臉上表情轉變之快,讓人不免驚嘆。

葉飛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有在多說什麼,隨即他的目光聚焦了在前方,望向那位長須大和尚身上。

這一眼望去,葉飛內心不禁動容,他竟然一時間看不透這老和尚的實力。

觀其其內的氣息,綿綿悠長看似很弱,但卻有如百鍊細絲,源源不竭生生不斷,此人修鍊方法,定是與常人有著很大的區別。

「這位施主,老衲手中還有一串青龍琉璃珠,方才一見施主…」

前方的老和尚見葉飛出手就是一見法器,頓時眼冒精光,又一次開口滔滔不絕地介紹起來。

一旁的崔虎臉上的表情,可謂是瞬間鐵青,他盯著那老和尚目光中似要噴出火來,他可以確定除了青龍琉璃珠之外,這老和尚手中怕是一個會多出一串朱雀琉璃珠。

「葉小爺,這老和尚也忒不要臉了,我…」崔虎緊握著雙拳,他性子本就有些不管不顧,看其模樣顯然是要忍不住動手。

「呵,沒事。」葉飛抬了抬手,示意崔虎不要衝動。

他說完之後,便是緩步走了前方的地攤前,隨意掃了一眼之後,目光最終落在了老和尚手中的琉璃串上。

「大師,這件青龍琉璃串我要了。」葉飛臉上帶著淡笑,緩緩開口說道。

他此言一出,一旁的崔虎頓時愣在原地,這東西莫不是對葉家之人有著什麼特別的吸引力不成?葉靈這個樣子他可以理解,怎麼連葉小爺也著了這老和尚的道。

「哼,小虎子,我就說這東西是寶貝吧,你看我哥都想買一串!」葉靈噘嘴一哼,同時狠瞪了一旁的崔虎一眼。

顯然對於崔虎方才的阻難,葉靈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氣憤的。

「這玩意…難道真的是寶貝?」崔虎一時間也似乎有些不太確定,忍不住拍了拍腦袋,臉上一臉不解的表情。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