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將臣就把損壞的傳送陣給修復好了。“師傅,修好了。”“我來看看。”莎莉從一邊走過來檢查着修好的傳送陣,“是修好了,是誰在這個地方佈置了一個這麼奢侈的傳送陣,難道他們經常用到傳送陣?這的浪費多少晶石啊?比我們家的那個傳送陣都要大上一圈。”

薛易把這個傳送陣的佈置方法都複製到了腦中,等以後有時間在做實驗。

“走,我們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應該能傳送到他們要去的地方吧?”薛易問兩個徒弟。

“師傅,這個很難說,一個傳送陣能傳送到很多地方,我們如果不知道他們傳送到什麼地方,我們就只能用隨機傳送,看運氣了。”莎莉解釋道。

“師傅,我想我知道他們傳送到哪裏了,我剛纔換破損的晶石時,發現東南方位上的晶石破損的最爲嚴重,而且能量基本耗盡,我想他們應該都是向東南方的一個地方傳送。”將臣指着剛換的晶石道。

“進來,我們走。”薛易把他們兩個拉進傳送陣內,把真元灌輸到東南方位的幾顆魔法晶石裏,魔法陣閃過一道強光,薛易三人就消失了。

薛易他們三人快速的被傳送着。薛易感覺就像是坐電梯,只是速度快多了,普通人根本就承受不住這種壓力,被傳送的過程中還不是的出現空間波動,雖然很微弱,但是讓人很難受,有點暈車的感覺。

在東南方向的一個傳送陣,光華一閃,薛易三人出現在傳送陣中。 薛易剛一出現就感應到了,另外一個薛易就在附近。他心中的附近可不是普通人所說的,至少也得距離他幾萬裏。

三人來到傳送陣的外面,只見這個傳送陣位於一處隱蔽的深山裏,如果不知道位置的人,根本就找不到這裏。莎莉和將臣在四周不停的走動,觀察着附近的地面和植被,發現一切都完好無損。莎莉還趴到地上仔細的打量一番,恐怕有人做過手腳,薛易一看就知道這裏根本就沒有發生過戰鬥,看着兩個徒弟的樣子感到有些好笑。

“這裏好像沒有打鬥的痕跡,難道我們找錯地方了。”薛易四處打量着,發現附近的海水之中沒有任何的殘餘能量,地面和周圍山體上也沒有被破壞的痕跡。

“師傅,我忘了告訴你了,向晶石裏灌輸的魔力的強弱不同,傳送的距離也會有遠有近。師傅,那些人已經打鬥了很長時間了,我想他們應該沒有太多的魔力催動傳送陣,而你卻灌輸了很多魔力,我想我們已經到了他們的前面了,至於超過他們多遠我就不知道了。”薛易一腳把將臣踹到一邊,“你個誤事的傢伙,讓你師傅我浪費了那麼多的魔力,怎麼不早說。”將臣悻悻的從地上爬起來。

“師傅,你怎麼能怪我呢?我還沒有說完,你就拉着我們傳送了,應該說是你太心急了。”將臣揉着被踹的身體道,莎莉走過去幫着將臣揉搓着,“師傅,你也太不講理了,這全都怪你,你怎麼怪別人?”

“好了,我們先到外面看看,在這裏窩着不舒服。”三人快速的向山外飛去,這裏的羣山不是太高,但是卻相當的多,而且每一座山都很相似,就是仔細分辨也很難分辨出他們之間的區別。傳送陣設在這裏面確實很隱蔽。

三人來到羣山外面,外面是一片荒涼的平地,稀稀疏疏的生長着一些還種植物,很長時間才見到一隻海中魔獸從遠處遊過,也不知是什麼原因,這裏的海底並不是很黑暗。

“我們向西北方向走走看,他們應該在我們的後面。”三人慢慢悠悠的向來路飛去。

“師傅,我最近感到我手中的這把天魔刀不**分,總是不停的抖動,就好像遇到了讓他感興趣的事情,是不是有什麼和他有關的東西在附近。”將臣拿出一把黝黑古樸的短刀,短刀仍在不停的抖動着,就好像要脫手飛去。“師傅,你看。”

薛易把天魔刀從將臣的手裏接過來,天魔刀在薛易的手中仍是不停的抖動。薛易的手中慢慢地冒出一股極其強烈的魔氣,黑漆漆的魔氣用力的壓制着手中的天魔刀,天魔刀很快就被壓制住了,在薛易的手中不再抖動。

“附近應該有和他不相上下的法寶出現了,這是兩個強者相遇的徵兆,凡是有靈性的法寶,在他們遇到和他們在伯仲之間的法寶時就會出現這種情形。難道有什麼絕世的靈寶將出世?”薛易在天魔刀的上面佈置了一層禁止,以防止它突然飛走。

“師傅,這把道是不是真的很厲害?這把刀自從變成了一把黑不溜秋的短刀後就沒什麼厲害之處了,還沒有以前厲害。”莎莉接過天魔刀反覆的看着。

“以前那樣子並不是他真正的面目,這纔是他真正的面目。他的實力普通是因爲你的實力不夠,根本無法催動天魔刀,所以你只能把它當作一把非常鋒利的寶刀使用。以前他是紅色是因爲他不知喝了多少血,把它本身都覆蓋了,現在那些污血都被我清楚了,所以又恢復了本來的面目。”薛易解釋道。

“那他怎麼不能讓我提升實力啊?以前他可是可以讓我我們血族提升實力的。現在,你再看看。就是一把破爛刀。”說完他就把天魔刀給了將臣。

“哼,你知道什麼,提升你們血族的實力只是那些被他吸收污血的作用,被他本能的逼出灌輸到你們的體內,所以提升了你們的實力。現在沒有了污血的牽制,他的威力可以全部發揮出來了,我就讓你看看。”薛易又從將臣手裏拿過來天魔刀,用自身的魔力元魔之氣催動天魔刀。

短短的天魔刀瞬間變成了一把數百丈大小的長刀,古樸黝黑的刀身散發着一股強大的威壓,無盡的海水硬是被刀身逼開無數丈,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裏面沒有一滴水,將臣和莎莉慢慢地來到薛易的身後,避開了黑刀的壓力。黑刀散發的威壓差一點讓他們跪倒地上,天魔刀的變化讓他們兩人吃驚不已。

“去”薛易大喝一聲,一道璀璨的刀氣向遠處劈去,阻擋的海水全都被刀氣蒸發成了水汽,海底出現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海溝。

“轟隆隆······”一聲巨響在遠處響起。

遠處一座巨大的山脈被強大的刀氣切割成兩段,可見刀氣的厲害。

薛易收回天魔之氣,巨大的天魔刀又變成了一把短刀,可是劇烈的能量波動並沒有消失,殘餘的能量仍在在四周肆虐,一些小一點的山頭也都被殘餘的能量催成了平地。

將臣和莎莉目瞪口呆的看着天魔刀造成的這一切後果,使勁的揉了揉眼睛,以爲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揉了幾次眼都是這種景象,他們慢慢的相信了眼前的景象。

“知道它的威力了嗎?不要看不起這把不起眼的天魔刀,我也只是發揮出了他的幾分的威力,恐怕只有在他的主人手裏才能發揮出全被你的威力。好好的和他溝通,他也許會認你爲主的,就看你的造化了。”薛易把天魔刀又給了將臣。

“師傅,我真的能擁有這把天魔刀嗎?”將臣喜愛的撫摸着天魔刀,子看到天魔刀的威力後,將臣是徹底想擁有這把天魔刀了。

“師傅,能不能也給我找一個這麼厲害的法寶,我也很想要一件。”莎莉反應過來就吵着要一件這麼厲害的法寶。

“吵什麼,有緣的話,厲害的法寶自然會找你來的,如果沒有緣分,就是強自拿到手裏最後也會離你而去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無用。”薛易帶着他們兩個仍舊向西北方飛去,一座座的小山從他們的腳下閃過。

海底的遠處黑黝黝的像是一個黑洞,隨時都有可能吞噬一切進入到他裏面的生物,黑暗之中閃動着無數雙有藍色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薛易他們三人,不知何時就會衝過來吃人,薛易三人對於那些東西付之一笑,這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算不了什麼。

在他們三個極西之處正在發生着激烈的戰鬥,在衆人的頭頂閃爍着一顆光華絢爛的水晶珠,方圓近千里都被這顆明亮的夜明珠照的毫微畢現。

而衆人戰鬥的原因好像也是因爲這顆夜明珠,很多人都努力抓向空中的那顆夜明珠。只是在沒有接觸到那顆夜明珠之前就被其他人看成了無數段,冒着熱氣的血液灑了一地,然後被海水一衝就再也沒有任何痕跡了。

突然間,平靜的懸浮在海水中的夜明珠放出更強烈光芒,下面的很多人都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雙眼,強烈的光讓很多人短暫的失明。接着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夜明珠上傳出來,很多人都直接跪在了地上,弱小的人直接爆體而亡,無數的碎肉在海水中飄蕩。

夜明珠閃過強光就快速的向東方飛去,下面的強者都緊緊地跟着夜明珠。而這時正是薛易催動天魔刀發出天魔刀刀氣的時刻,看來引起天魔刀震動的就是這顆衆人相爭的夜明珠,真不知道這顆夜明珠是什麼級數的法寶,竟然能引起天魔刀的震動。

飛行了沒有多元的薛易三人也突然感到一股強烈氣勢從西方向他們涌過來,而被薛易下來禁止的天魔刀有輕微的震動起來。無盡的海水也慢慢地向這邊流動,海水夾雜着強大的能量越流越急,到後來竟然響起陣陣的海濤聲。

“師傅,天魔刀又開始震動了,怎麼辦?你看海水也很古怪,竟然無緣無故的流動了起來,還流動的這麼激烈,竟然發出海濤聲。”將臣對着薛易喊道。

莎莉緊緊地抓着將臣的手。薛易停下身死死的看着極西之處,好像要看穿無盡的海水,看清極西之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無窮的海水阻擋住了衆人的視線。

“走,看來和你的天魔刀不相上下的法寶出現了,看來是我剛纔催動天魔刀引起了那件法寶的反應了。”三人快速的向極西之處飛去。

(推薦收藏啊,請支持。) 海中的暗流越來越急,遠遠地看到遠處有一道極明的亮點迅速的朝着三人衝過來,薛易感應到那個亮點的威壓,這股海中的暗流就是那個光點造成的。

璀璨到極點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薛易雙眼中的黑白火焰閃動,他清晰地看到那個光點是一個極其明亮夜明珠發出來的,“難道就是這個東西讓天魔刀有的反應?一顆珠子能有這麼強的威勢嗎?”薛易心裏直嘀咕。


“師傅,這是什麼法寶,我看這個東西比天魔刀還要厲害,能不能搶過來給我當武器,師傅。”莎莉看到遠處的東西,一女人的直覺就知道是一件非常漂亮的法寶,雙手拽着薛易的紅披風撒嬌的求道。

“你以爲這個東西這麼好搶啊,你看看他屁股後面有多少人跟着呢?真是不知死活。”薛易狠狠的在莎莉的腦袋上很敲了一下。

夜明珠在離他們數千米的地方停了下來,懸浮在水中不停的晃動着,好像在感應着天魔刀的氣息。薛易在看到夜明珠時就知道不妙,在夜明珠快到跟前時就又在天魔刀上下了一層更強的禁止,把天魔刀強大的氣息全都給掩蓋住了,他可不想被別人知道自己三人有一個可以和這顆夜明珠差不多的法寶,那樣自己就只有不停的逃亡了,現在看到的只是明面上的爭奪者,暗中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注視着那顆夜明珠。

“師傅,我們現在還向西北去嗎?”將臣還想着剛纔的事情,看向夜明珠的雙眼依舊很清澈,沒有露出一絲貪心。這樣的心境很好,對修煉有很大的幫助,心如磐石,不爲外物所動,法寶再多也不如好好的修煉自身。人的身體本來就是一個潛力無窮的寶藏,如果能把人體內的全部潛能都挖掘出來,那身體就是一件頂級的靈寶,不比任何靈寶差。

無數的強者也隨着夜明珠來到了近前,那些人都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薛易他們三人,他們認爲他們三個也是爭搶的夜明珠的人,多一個人爭奪就少一分機會,他們現在已經忘了爲什麼夜明珠來到薛易面前就停下了,只是警惕的看着中央的夜明珠。

跟隨夜明珠而來的有數百人,每一個人的實力都很強,至少有天仙的實力,高的甚至達到了太乙金仙的實力,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達到金仙實力的人。自己現在也有太乙金仙的實力,由於自己骨骼的原因,身體強度就是比金仙也不差。

數百人慢慢地分散開,對夜明珠形成了合圍之勢。這些人有的幾人一起,有的一個人佔據一方,都緊緊地盯着身旁的人,恐怕別人偷襲,自己死於非命。緊張的氣氛讓這片海域一片寂靜,還誰也不停的激盪,但是不管海水有多激盪,只要到了夜明珠百丈的地方都會平靜下來,暴亂的海水激流變成了小綿羊。

“師傅,怎麼有這麼多的人搶奪一顆珠子,我看這顆珠子就是漂亮點,也沒有什麼厲害之處,爲什會有這麼多人搶。難道這顆珠子另有玄機?”莎莉小聲的問道,在這種氣氛下,就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莎莉也變得很小心。

莎莉平時雖然頑皮點,但也不是什麼都不懂,即使以他天仙的實力也感受到場中壓抑的氣氛,場中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有種窒息的感覺。

薛易用神念吩咐將臣讓他把天魔刀收了起來,雖然現在掩蓋了天魔刀的氣息,他可不敢保證等一會也能禁止住天魔刀的氣息,萬一天魔刀的氣息有泄露了出來,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煩,衆人爭奪的對象就會變成兩個了。

場中的衆人誰都不先動手,都在等着別人動手。

從極西之處又來了很多人,這些人的實力一看就知道弱的可以,這些後來之人實力最高的也才煉神反虛的後期,還沒有達到天仙的實力。在薛易看來這些人就是炮灰,他們也來搶奪這件法寶就是老壽星吃砒霜,他們顯命長。

“我們不要插手爭奪這件東西,誰插手誰死,這樣的法寶都是有靈性的,他們會自動尋主的,強求不得。走。”薛易拉着他們兩個就朝遠處數十里外的一個山頭飛過去,“我們就來個坐山觀虎鬥,讓他們自己打去吧,也許最後我們會得到點什麼呢。”薛易對他們兩個道,三人來到山頭就找了個舒服的地方坐下來看着遠處的衆人。

“又有人來了,你們不要亂說話,新來的這一夥人的實力竟然也有達到了太乙金仙的實力,看來有一場好戲看了。”薛易從小天地裏拿出美酒和仙果悠閒地吃起來。

從海水的遠處飛來了三個人,這三個人的實力都達到了太乙金仙的實力,強大的威壓讓場中的人都很顧忌的看着剛來的三人,這三人對於衆人來說可是一個非常大的變數,對自己爭奪法寶可沒有任何好處。

衆人正打量着這新來的三人,突然又從遠處傳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比剛纔那三個人的氣息還要強大,不一會兒就有八個人影出現在視線中,這十個人當中竟然有五個達到太乙金仙的實力,另外五個最低的也達到了太乙散仙的實力,這確實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從場中的情況看,這股勢力最強,最有可能得到這件寶貝。

場中的衆人出現了一股騷動,竟然慢慢地包圍起剛來的十人。那些人還沒有走動幾步,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息快速的朝這裏接近。

很快一個魁梧的壯漢來到了近前,從這個壯漢散發的氣息看,他竟然達到了金仙的實力,比薛易的實力都要強上一級,自己對上都不可能勝過他,以自己的實力頂多也就是打個平手,想取勝那是不可能的。

太乙金仙和金仙雖然只是一級只差,可是所擁有的神通卻不一樣,一個金仙瞬間就可以毀滅數十個太乙金仙,金仙所擁有的神通不是太乙金仙所能想象的,也不是太乙金仙所能對付得了的。

它們兩者的差距不止是實力上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心神修爲上的差距,這種差距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對天地能量的控制。如果金仙能控制方圓數千裏的天地元氣,那太乙金仙就只能控制方圓數百里的天地元氣。而且在一般情況下,太乙金仙一旦進入到了金仙的領域內就再也不能控制天地元氣了,就只能待宰等死。

“師傅,你和他們比誰厲害?我感覺最後來的這個好像比你還厲害呢?我感覺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莎莉啃着薛易拿出的仙果大快朵頤的啃着。將臣也在一旁一語不發的啃着仙果。這可都是珍品,能增加人的魔力法力。


“最後來的這個小子確實比我厲害那麼一點點,不過我很快就能超過他的,你們別不相信。”薛易哼哼着道。

“噤聲,又來了好幾夥人,這次來的人有好幾個都有金仙的實力,看來越來越精彩了。”薛易仍是不急不慢的吃着東西,對着兩人說着一些事情,不是說一下修煉上的事情,讓兩人聽得都有點入迷。

“師傅,你看,又來了十幾個人。”莎莉驚叫了一聲。

從遠處飛來這些人都有金仙的實力,看來這個法寶真的是一個了不起的法寶,“自己要不要插手爭奪一下呢?”薛易開始打起了算盤。“等一會另外一尊化身薛易就來了,合我們兩人之力也許有點希望,可惜了,沒有從本尊那兒要幾件防禦的至寶。雖然自己的這件披風不簡單,可是自己還不知道怎麼用它,根本就催動不了。”

後來的十幾人讓場中的局勢又發生了詭異的變化,爭奪已經演變成了金仙之間的爭鬥了,金仙一下靠實力是不可能得到了,如果是有緣人也有一絲希望,不過有點渺茫。

“你們兩個就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裏和我一起看戲,等一會兒如果有機會我就出手,你們就先到我的小天地裏躲着,記住了。你們兩個別跟着添亂,人家殺你們就像碾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薛易一臉嚴肅的道。莎莉和將臣點頭應是。

場中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大有一觸即發之勢,奪寶之戰馬上就要上演了。

(求花,求票,幫下忙吧) 衆人圍繞夜明珠轉動着,都在尋找機會奪寶走人,可惜這裏的人太多了,只是金仙實力的人就有十幾個,將近二十個,想從這些人的圍攻追擊下安然逃脫有點不可能,

也不只是哪方的勢力首先出手了,一個太乙金仙實力的人快速朝着中央的夜明珠飛去。這點距離對於這樣的強者來說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但現在卻不同,現在對於他們來說,這段短短的距離不啻於億萬裏之遙。

第一個飛向夜明珠的人不啻於是**的導火線,一下子就引爆了威力無匹的**。另外一方也飛起一個太乙金仙實力的人,接着又有第三個。這些人動了,但是那些金仙實力的人並沒有急着爭搶,因爲這裏可不止一個金仙強者,

“轟······”

三人還沒有碰到夜明珠就開始在夜明珠的周圍對轟起來,強橫的能量把海水都逼開了,在他們周圍形成了一個沒有海水的區域,而在夜明珠周圍數十丈的範圍內仍是平靜如常,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夜明珠仍是靜靜地懸浮在衆人的中央,散發着耀眼的光芒,就好像是一顆明亮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場中的打鬥。

法寶害死人哪,爲了一個法寶竟然能引來這麼多絕世強者,這些人在人間都可以建立一方勢力,揮手可滅一國。至強法寶的吸引力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這樣的至寶誰都想據爲己有,即使薛易現在已經有了幾件至寶,當看到這件夜明珠至寶時仍是心中急跳,“奶奶的,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我現在是一個骷髏之身,怎麼還能聽到自己心跳加速?”骷髏薛易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骨頭腦袋,發出一聲聲脆響。

“你心跳個大頭鬼,怎麼樣,有沒有把握搶到手?”從骷髏薛易,將臣和莎莉三人的身旁冒出一個聲音,骷髏薛易到沒什麼。將臣和莎莉都嚇了一跳,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旁何時多了一個人,如果是敵人,那自己現在已經迴歸死神的懷抱了。

“哎呀”骷髏薛易驚訝了一聲,“整天都像一個木頭疙瘩,今天開竅了,竟然還打算搶東西,開始進化了,嘿嘿嘿嘿。”骷髏薛易扭頭對着剛來的元神薛易調侃道。(爲了主角,以後本尊稱薛易,三毛稱骷髏薛易,玄黃稱元神薛易。)

元神薛易的臉色有點難堪,他們兩個化身和薛易這個本尊雖然可以說是三位一體,但是自從元神大圓滿,他們三個又都有了各自的意識思維,成爲了一個獨立個體,當然,三人以薛易本尊爲尊。

骷髏薛易看到元神薛易的模樣嘎嘎嘎的笑了幾聲,轉頭對着將臣和莎莉道:“你們兩個過來,這就是另外一個我,我是骷髏薛易,他是元神薛易,也是你們的師傅,過來拜見一下,禮儀不可廢。”將臣和莎莉走過來對着元神薛易咚咚的磕了幾個響頭。

“很難啊,你自己看吧,有將近二十個金仙的強者在那裏虎視眈眈的盯着呢?以我們兩個特殊的法力神通也許可以和兩個相抗衡,但是這麼多,我看我們就是有在大的神通也得被羣毆致死。”骷髏薛易看着場中的打鬥,眼的餘光卻不時的留意着那些金仙強者。

“是有點難,可惜我手裏連一件拿得出手的寶貝都沒有,還不如你呢?你還有一件修羅披風呢?”元神薛易有點羨慕的看着骷髏薛易披着的鮮紅披風。“你知道什麼,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用它呢,只能感到它裏面蘊含着一股可怕的能量,如果不是我眉心處的太極圖壓制着他,我現在可能還在他的世界裏呢。”

將臣和莎莉聽着他們兩人說話,卻沒有插嘴,他們也不知道兩個師傅討論的東西。

“我感覺,如果我能完全控制這件披風,他肯定不比任何靈寶差,我能感覺到它裏面的那股能量能毀天滅地,吞噬一切。可能是沒人控制,我現在才能壓制住他,得找個時間好好的研究一下。”骷髏薛易看着身後的披風很無奈。

“等本尊出來後,可以試着用乾坤鼎煉化它,只是不知道本尊何時才能出關。我們······”

“轟隆隆······”

元神薛易還沒有說完,遠處又響起一聲震耳的巨響,強大的能量席捲了附近所有的海水,洶涌的海水朝他們四個涌了過來。元神薛易雙手划動,一道璀璨的光華從他的手上發出,把他們和他們身下的小山護住,其餘沒有被保護的小山全都變成的粉末消失不見。

現在場中已經演化成了亂戰,只要不認識或者不是自己人,就全力進攻。強烈的能量波動和強大的毀滅氣息,讓兩個化身薛易都有點吃驚。


“看來我們以前小看了這個世界的神靈,沒想到太乙金仙的強者也能發出這麼強的攻擊,比東皇太一給我們所說只弱一點點而已。就是大神通少了一點,只是靠強大的能量攻擊,有缺點。”元神薛易小聲的評價。骷髏薛易聽了沒有說什麼。


“給我殺,這件神器是我的。”一聲充滿貪婪的聲音充斥着整個戰場。

“媽的。誰敢和老子爭,我砍了他丫的。”另外一個粗狂的聲音也想起來。

場中的戰鬥越來越激烈,附近的海水開始變了顏色,殘肢碎肉漂浮在水中,讓人看了就想嘔吐。璀璨的能量光柱在海中相撞,爆炸,海水翻涌。大都就這樣簡單,可裏面卻藏着無限的兇險,誰也不知道璀璨的能量光柱何時會穿透自己的身體。

“擺陣,用魔法陣。”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聽到的人都緊張了起來。獨自一人的開始向後撤離,幾個人一夥的也都受到啓發,擺成了他們所能知道的最厲害的魔法陣。最後場中出現了十幾個人形大陣。

每一個人形大陣都像一個巨大的絞肉機,凡是單個落到了大陣裏很快就被攪成碎肉,連一塊完整的骨頭都找不到。快速運行的魔法陣帶動着海水形成了一個個巨大的漩渦。現在海面上如果有人,就會看到這片近萬里的海域暴亂無比,巨大的漩渦在海面遊弋,不停的吞噬着對方,漩渦相撞竟然發出一陣陣的風雷之聲。

海域的天空聚集了濃厚的烏雲,電閃雷鳴,電蛇飛舞,就好像世界末日來臨。

海水深處。巨陣相向,陣對陣。就好像兩個飛快旋轉的輪子相撞。

“轟隆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