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山谷中便開始發生了一陣劇烈的震動。

片片雪團和山壁脫落的碎石從空中掉落,一入黑潭,卻如石沉大海,轉眼間就失了蹤影。

就在這劇烈的震動持續了十秒之後,那黑潭之中的黑水緩緩隆起,漸漸的凝聚成了一個長方形石棺般大小。

待八人手中紫色真氣散去之後,那長方形水團也是滾滾而落,現出了裡面那所包裹的東西。

只見在這黑潭之中,正有一黑玉石棺立在中央,隱隱滲出絲絲邪惡氣息。

此刻那八人面面相覷,隱約間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向著他們慢慢襲來。

或許是因為那黑玉石棺裡面的傢伙太過可怕,令他居然不自覺的吞了下口水,全身滲出一層冷汗。

嘩——!

就在這時,那黑玉石棺的蓋子緩緩向下滑去,漸漸的現出了一個男子的身影。

只見這黑玉石棺中,正站立著一位身穿紫色寬袍,袖口衣領間綉金色紋飾,面色平靜如水般的男子。

他看上去年紀只有三十幾歲的樣子,髮髻高束,一雙劍眉,但那一張俊臉上卻有著一絲邪氣,面如白紙。

尤其是他那一雙手,更是引人注目,如女子般纖細滑膩,十指修長,實在是一雙美手。

看到這男子的身影現出,圍繞著黑潭的八人,已經將衣袖中的法寶各自運起,似乎準備應對這個隨時會醒來的男人。

片刻后,一片肅殺的黑潭之中,突然間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呼吸聲。

「嘶——!呼——!」

似有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帶著凜凜妖氣,震人心脾!

那一口呼吸,仿若吸盡天上星辰。

而濁氣傾吐,卻有好似吐盡世間恩怨豪情。

慢慢的,那黑玉石棺中的男子終於緩緩的睜開了,那一雙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

「是你們,喚醒我的嗎?」男人語氣低沉壓抑,好似剛剛從長久的沉眠中醒來。

這時,正面對著男子的黑衣人壯了壯膽子,隨即說道:「邢羅仙,是妖仙大人命我們將你放出來的。」

聽聞此話,那男子劍眉輕輕一挑,奇道:「哦?白驀然將我封印在此千年之久,為何又要將我放出來呢?」

「妖仙大人說,要讓你去殺一個人。」


「誰?」

「一個名叫陳天斗的少年!」其中一黑衣人說道。

聽罷,邢羅仙便嘴角微微揚起,冷冷一笑,「原來如此,但還不夠。」

邢羅仙對面那黑衣人一怔,感覺勢頭不對,衣袖中暗暗將一柄鮮紅匕首運起,「不夠?什麼不夠?」

下一刻,只見那邢羅仙眼中殺伐之氣一閃而過,冷笑道:「只殺一個人,還不夠!」

話音剛落,邢羅仙身影忽然間從黑玉石棺之中消失不見,形如鬼魅,實在令人難以相信!

可就在這八人正震驚之餘,卻見黑潭上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半人大小的圓形刃輪!

那圓形刃輪通體鮮紅,周圍有著三片刃鋒,看似鋒利無比,中間手柄握處刻有一輪鮮紅明月浮雕,周身又滿是紅色咒文!

這刃輪高速轉動,發出陣陣清鳴之音。

「不好!」

就在眾人震驚之餘,那紅色刃輪突然間化作一道紅色流光,圍繞著水潭轉了一圈!

下一刻,那八人便身子一顫,勃頸處血如泉涌。

一顆顆頭顱骨碌碌的滾入了黑潭之中,轉眼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紅色刃輪在空中旋轉不休,似是意猶未盡,仍想要殺戮一番,發出陣陣嗡鳴。

下一刻,邢羅仙的身影不知何時,居然已經出現在了黑潭前的一座峭壁之上。

他不曾回頭片刻,一雙星眸中,似乎並不為剛剛才自己痛下殺手,而存有一絲愧疚。

相反的,卻是多了一種嗜血的戾氣,幽光閃閃。

只見他行走間,緩緩抬起右手。

忽然,那懸浮於黑潭上方的紅色刃輪,如同有了生命一般,鮮紅血芒微微一閃,隨即便如一條光梭,一路向上,飛入了邢羅仙的手中。

邢羅仙穩穩接住刃輪,負在身後,口中輕笑道:「赤月,被封印了千年重新現世,我們應該去做些什麼呢?」

名為赤月的月輪又是微光輕輕一閃,好似在與邢羅仙交流一般。

下一刻,邢羅仙眼中精芒閃動,一張俊俏的臉龐上多了一抹邪氣,微笑道:「原來是這樣啊,那好吧,我們先去會會那個陳天斗,適應一下戰鬥的樂趣,然後再去找那白驀然算賬吧。」

說罷,邢羅仙身影仿若瞬間化作虛無,只是徒留一個殘影在原地,然而真身,卻早就已經向前行進數百丈遠。

這等道行修為,恐怕已經是逼近七星天脈的修為了,不愧他再世的時候,被人們稱之為,煞仙!

不知不覺,已是日上中天。

當陳天斗從冥想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正午了。

這一天烈日高懸,居然一反雪域神峰常態,出現了一陣平時難以遇到的暖流。

經過了一夜的冥想打坐,陳天斗的修為終於突破了六星天脈,並且體內各處經脈的真氣得到穩固。

六星天脈頓悟期五階!

現在的他,距離六星天脈化天期,已經為時不遠了。

到那時,如果他掌握了全新的修鍊方式,那將會直接突破重生境,進入輪迴境界!

多了一卷古卷的力量,讓他領先於常人大大的一步,直接越過一個境界。

陳天斗踏出洞穴的那一刻,忽覺風中帶著一股暖流撲來。

仿若此時這雪域神峰,已經滿是盎然春意,令他有些意外。

「嗯?難道是我修為提升,感覺不到寒冷了嗎?為何一夜之間,這雪域神峰的氣候變化如此之大!」

陳天斗自洞穴中踱步而出,抬頭仰望著靜得沒有一絲風雪的天空。

隱約間,卻聞道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沒有了風雪的雪域神峰,非但沒有令陳天斗感覺到高興。

相反的,卻是多了一絲茫然與發自內心的疑惑。

他一路向著第三天關通玄關的深處走去。

可是一路上,居然連一隻妖獸都沒有遇到。

這不僅令他猜想,是不是這通玄關的關主,已經強大都不需要妖獸來守護了?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

白雪皚皚的平地之上,只留下了陳天斗一排孤零零的腳印,一路蜿蜒向著遠處山谷中而去。

很快,陳天斗便行至到一條狹窄的山澗之中。

此時此刻,雪域神峰部分的冰雪居然已經逐漸消融。

而原本被厚厚冰雪覆蓋的溪流,也悄然顯露了出來。

「太奇怪了,這雪域神峰一夜之間變化太快,居然冰雪都開始融化,難不成有何怪事要發生了?」

陳天斗站在山澗邊緣,望著面前蜿蜒流向神峰深處的溪流,蹙眉凝望。

忽然間,一抹殷紅卻是從溪水中流淌了下來,浮現在他眼前。

「這是…..」

陳天斗心頭猛然一沉,蹲下身子,仔細的打量著混入溪水中的那一抹殷紅。

「是血!!」

那熟悉的味道陳天斗終於知道是什麼了。

原來是鮮血!

見此一幕,陳天斗突然長身而起,舉目望向了深處流淌過來的溪流。

很快,他便發現原本漂浮著一塊塊浮冰,清澈可見水底岩石的溪水中,居然湧來了大片的殷紅!

那殷紅之水緩緩流淌而來,經過了浮冰,竟然令那冰塊即刻消融,化為一灘血水。

並且隨著殷紅之水越來越濃,溪泉上居然冒出了絲絲白氣,仿若水中的溫度驟然升高!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難道前面有人大開殺戒不成?」


一念及此,陳天斗沒有片刻停留,手中御起七星鬼劍,踏了上去,沿著蜿蜒溪流破空而去。

陳天斗的身影自殷紅的溪水上飛掠而過,越是向前飛去,這溪水便越是變得鮮紅無比,並且伴隨著濃濃的血腥味道。

忽然間,陳天斗眉頭緊鎖,運極目力,向著前方看去。

只見一隻只體型怪異,各式各樣的妖獸屍身,正順著溪水隨波沉浮,順流而下。

陳天斗不由得減慢了御劍飛行的速度,寧定的望著自溪流深處流淌而過的妖獸屍身,不禁內心湧起一絲惡寒。

這些妖獸死的很慘,幾乎每一具屍身都不是完整的。

一時間內,這溪水上到處可見漂浮的殘肢斷臂,甚至被削掉了一般的腦殼,還有一顆顆圓溜溜巨大的眼珠子,在他眼前浮過。

彷彿有人,將這些妖獸活生生的**一般,連一處細小的部位都挖了出來,簡直沒有人性!

「到底是誰下的手,如此殘忍,而且細到了極處,連眼珠都活生生的剜了出來。看來前方必有高人!」

說罷,陳天斗便不再耽擱,向著前方疾飛而去。


很快,陳天斗便聽到一陣陣轟隆隆的瀑布落水之聲隱隱傳來。

不過片刻之後,陳天斗終於來到了這溪流的盡頭。

此時此刻,出現在他面前的,一條高越五十丈的瀑布。

鮮紅的水流湍急而下,沖刷著下方已經堆滿妖獸屍身的水潭。

陳天斗蹙眉細細一看,見那些妖獸屍身的傷口切割處皮肉鮮紅,顯然是剛剛遭人毒手。

「就在前面了!」

陳天斗連忙御劍而起,向著瀑布上方飛沖而去,猛然躍向空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