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新修好歹是洪門的掌門,自然見過暗勁武者。

但是那些暗勁武者,都是各大勢力的供奉,極少露面。

就算僥倖見到了,那也是一副高人姿態,哪怕暗勁大師之間,即使是有爭鬥,那也是私下裏進行的。

很少有人會想賀平這樣,在萬衆矚目下,還一直保持着高調。

所以哪怕是徐新修,都沒有見到過暗勁武者的威能。

徐新修看視頻感受着賀平的武道,似乎領悟了些什麼。

“這就是中華武術新一代啊,真是出類拔萃!”

“這麼年輕就成爲了暗勁大師,看來不用幾年就可以進入化境了!”

徐新修感慨的說道,之前他看視頻的時候,就將消息傳給了洪門各大堂口的堂主。

他們同樣感到震驚,沒想到暗勁武者居然可以這麼強大,而且這暗勁大師居然這麼年輕,好像高中都沒畢業的樣子。

徐新修看着視頻中的賀平,開始擔憂起來。

這麼年輕的國術大師,究竟是怎樣的勢力纔可以培養出來的呢?

他造成了這麼大的轟動,讓米國在全世界丟臉,米國恐怕是不會放過他的,若是他出了什麼事,他背後的勢力再一出手,又將引起一股腥風血雨吧?

至少直接參與對付賀平的人,恐怕會一一被人找上門,然後全部滅掉。

這種事情,以往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雖然練習國術的人,大多都比較會剋制自己。

但他們也是一羣血氣方剛之輩,要是遇到什麼不公平的事情,也容易一衝動就做出驚天動地的事情。

不過這些事情,都被官府特意給壓制下來了,怕引起什麼不良反應。

而此時賀平擊敗恩佐的消息徹底的在美國火了。

【花國一名高中生,擊敗總統退役保鏢恩佐】

類似這樣的視頻,在米國各大媒體上登上了頭條。


因爲目擊的人太多了,米國想掩飾都掩飾不了。

海外人士紛紛對國術印象改觀。

圖騰聖主 國術真是太棒了!”

“我決定了,我要學習國術,這比什麼跆拳道厲害多了!”

“誰說國術是花架子的?沒看到連總統保鏢都不敢出手嗎?足可見國術的威力,讓總統保鏢都怕傷了自己。”

全世界都在討論賀平,中華武術這個詞彙,多年後再次引起全世界的熱議。

賀平在網上大火的時候,柳州葉家村。

這裏是天下人公認的詠春拳正統,曾經火遍全國,乃至聞名世界的詠春拳就是從這裏傳出去的。

葉家村現在第一高手,叫葉修,不過他也沒有達到暗勁。 葉修看着網上瘋傳的視頻,眉頭緊鎖。

他身爲葉家村的第一高手,將詠春拳使用的爐火純青,豈會看不出賀平的招式。


正因如此,他才心生困惑。

旁人不知,其實各大武術流派,都將自己的不傳之祕保存的極好。

外界流傳的都是一些花拳繡腿,真正的精髓,都藏於各家。

就拿這詠春拳來說,要是想要學到最正宗的詠春拳,就必須前往柳州葉家村拜師學藝。

若是沒有名分,那便是偷學。

偷學在武術界可是大忌諱!

必要的時候需要掌門親自出手清理門戶!

正在這時,一位白髮老人摸着鬍鬚出現在了葉修的身後。

“修兒,這件事就交由你來辦吧,要麼讓他入葉家,要麼廢其武功!”

“遵命,師父!”

葉修眼神中閃過一絲凌厲,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這個神祕高中生一決高下了。

隨後收拾行李,離開了葉家村。

與此同時。

處在新聞風暴漩渦中心的賀平倒是跟沒事人一樣。

他帶着恩佐的金腰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對於古代宗師張三丰的託夢傳道,他可是非常期待!

“叮——恭喜主人完成任務。”

“獎勵主人得到張三丰的傳道一次!”

“主人現在是否接受獎勵。”

賀平將房門緊鎖,盤坐在牀上。

“接受!”

突然,賀平覺得腦子“嗡”的一下,意識便進入到了一個十分神奇的空間。


一位身穿道袍,仙風道骨的老人出現在他面前。

“前…輩就是張三丰嗎?”賀平嚥了一口唾沫,這可是傳說中的人物,今天竟然讓他見着了!

“正是老夫。”

張三丰微微一笑,讓賀平有種如浴春風的感覺。

這纔是真正的國術巔峯!

賀平在心中暗下決心,以後也要成爲這類人物。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連串的話從張三丰嘴中說出。

意識空間中的賀平知道證道開始了,立刻正襟危坐,洗耳恭聽。

不知不覺中便昏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賀平迷迷糊糊的醒來,張三丰早已不在,他也回到了現實世界。

他感受着自己身體的變化。

雖說張三丰並沒有傳授給他功法祕籍,但是這些道法言論讓他對於國術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在今後的修煉中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他身上竟然產生了一絲飄忽的仙氣。

“要是能再來幾次就好了。”賀平有些不知足的砸吧一下嘴。

好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

“系統,我要進武神空間練功!”

“好的主人。”

賀平再次進入了神祕空間。

他雖然練武不久,但是也知道業精於勤荒於嬉的道理,眼下外界都是關於他的新聞,今後恐怕想要找他麻煩的人會越來越多,他只有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保證安全。

兩天後。

一位神祕人來到了賀平的小區門口。

“應該就是這了。”

烏雅的遠古時代

“哎哎哎,朋友,你不是這個小區的人吧? 一見鍾情:夫人別想逃 。”葉修剛準備進門,就被大門旁邊保安亭跑出來的一名保安伸手攔住了。

這名保安身高一米八幾,一身腱子肉,看起來就是經常鍛鍊,單看塊頭都能給人一種威懾感,站在葉修面前有種老鷹抓小雞的感覺。

“我來找人。”

葉修腳步沒停,徑直朝着小區內走。

“誒,你這人!”保安伸出手一把抓住葉修的肩膀。

葉修的身體一抖,產生的共振力將保安的手瞬間彈開。

“呦呵,穿個練功服真當自己的大師了?”保安滿臉不屑,國術在他眼裏不過就是個笑話。

他邁着流星大步朝着葉修衝了過去。

這些動作在葉修看來毫無章法。

出拳、收拳。


保安應聲倒地,雙手捂住胸口,看着葉修頭也沒回的身影,震驚不已。

我去!

這也太快了!

勞資以後也要學國術!

葉修進入小區之後,根據視頻周圍的環境判斷,賀平應該在11棟302。

於是他收起手機,徑直來到了門口。


“叮咚~叮咚~”

“嗯?”

賀平突然睜開眼睛,系統主動將他送出來,這說明外界有情況。

“難道是爸媽來了?”

他這個地方除了他爸媽,好像沒人知道。

心裏這般想着,賀平直接穿上拖鞋,小跑過去開門,還順帶回應了一句。

“來了!”

打開房門,賀平懵逼了。

他眼前站着一位三十來歲的中年人,身穿練功服,右胸還繡着“葉”字,身體勻稱腰桿挺直,看起來就是練家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