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瑩瑩相思炫耀自己寶貝似的向顧久檸炫耀著,將酒端起來放到鼻尖聞了聞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而這酒也的確有這樣的能力。

顧久檸並不是一個十分愛喝酒的人,她的酒量也不太好,但是只要這酒喝了就停不下來。

而且看徐瑩瑩這副模樣,今日是要不醉不歸了,顧久檸竟然還是要保持理智,不然的話誰來帶她們回去?

「你愣著幹什麼呀?趕緊嘗一嘗!」說話的瞬間,徐盈雁一杯酒也已經下肚了。

而她剛喝完酒,先是皺了皺眉,只是馬上又將盤子里的綠豆糕拿起來放進嘴裡,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

也是在同一瞬間,她的眉頭舒展開來,鼻尖輕輕動了一動,喉嚨也有咀嚼的模樣。

這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吃的是什麼山珍海味呢!

這清酒配綠豆糕,顧久檸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搭配,不過那綠豆糕模樣倒是精緻,不輸給宮廷里的點心。

「這東西就得要這樣吃才好吃,而且你嘗一塊兒肯定會喜歡上的!」

徐瑩瑩興緻勃勃地向顧久檸推薦,這邊將東西推到了顧久檸的面前,一個勁的讓她試試看。

顧久檸學著她的樣子試探性的放到了嘴裡,不過這清酒比她想象中的要緩的多,倒是讓她能夠接受。

酒香味灌滿她的感官,繼而那淡淡的綠豆糕的味道也再次帶上來,兩者相輔相成,居然有著別樣的滋味,還真讓她覺得不錯。

「怎麼樣?」徐瑩瑩一臉期待。

這個是她極力推薦的美食,第一次吃的時候她也和顧久檸有著同樣的反應,不敢相信這二者結合起來的味道居然那樣的玄妙,也讓人十分到新奇。

顧久檸由衷的點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清酒和綠豆糕比起來還是要清酒給她的興趣更大一些,而且這清酒初嘗的時候味道甜甜的,的確讓人喝了還想再喝。


眼見著顧久檸喝了一杯又一杯,居然開始沒完了,徐瑩瑩這才發現了不對勁,連忙提醒她:「我可告訴你啊,這酒後勁可大著呢,你可悠著點!」

這酒是喝不完的,越喝就會越想和第一次喝的時候徐瑩瑩可是醉了一兩天才緩過神來,還差點因為這個耽誤了大事兒,好一頓後悔呢!

不過說這話的時候,顧久檸已經一連喝了三四杯,這酒的味道也越發的香甜,沒有什麼讓她難受的東西。

「這酒不錯。」

要是一杯酒下肚,這後勁總算是開始來了。

「阿檸?」徐瑩瑩有些好笑,但也不敢表露的太明顯。

她已經可以想象到顧久檸面紗下的那張臉有多麼的紅了,恐怕現在已經醉了,但是自己還沒有發現呢!

「嗯?」顧久檸只覺得眼前的景象變得有些晃面前,這個人也總是在自己的面前晃來晃去的,叫她看到頭暈。

她只奶聲奶氣的回答了一下,又有些不太開心似的:「你好好坐著,別動來動去的……」

徐瑩瑩被他給逗笑了,沒有想到喝醉酒的顧久檸居然這樣可愛:「我可沒有動,是你在亂晃,你喝醉了你知道嗎?」

她還以為她的酒量已經很不好了呢,沒有想到面前這人居然比她還要糟糕,這才喝了多少杯就已經醉成了這副模樣?

「我醉了?」朱紅的嘴唇微微嘟起,那皺著的柳眉寫著一些不悅,「我怎麼可能會醉,我才沒有喝醉呢!」 第五百七十九章酒醉

瞧她這麼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樣,徐瑩瑩暗道不好,只是現在恐怕也來不及了,畢竟顧久檸已經將所有的酒都喝下肚了。

「嘖嘖,就你這酒量也不知道隨了誰……」

徐瑩瑩無奈的搖搖頭,又好氣又好笑,只是她在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見顧久檸更加不滿的瞪著她,那雙朱圓的眼睛分外的靈動。

「你在說我的壞話嗎?」顧久檸眯起眼睛,一副一切盡在我的掌控之中的模樣,「你以為你說的小聲我就聽不見嗎?」


突然被被他這麼一湊近,徐瑩瑩嚇了一跳,頓時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只是她卻見此刻的顧久檸憨態十足也是十分難得,好不容易見她一番這樣的模樣。

她倒是覺得蠻新奇的,這樣子若是讓容墨給看見了,還不知道要笑成什麼樣子呢,清醒過後的顧久檸也恨不得會殺了她吧?

「咳咳。」

這樣想著,徐瑩瑩彷彿能夠遇見顧久檸跳腳的樣子更是覺得好笑,這一邊抬起手輕輕敲了一下對方的額頭,見她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腦袋,看起來憨憨的,實在是可人的緊。

「沒有想到你喝醉過後還挺可愛的嘛……」

徐盈盈嘖嘖讚歎一聲,平時瞧著顧久檸那樣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可讓人不喜歡了,沒想到居然還能夠變成這幅模樣。

果然是要等她放鬆下來毫無防備的時候才能知道她原來還是個這麼一個女子。

「要不是現在時間不對,我真想把你拉到容墨面前,看看你這副德行,恐怕他得笑死你……」

好不容易趁著顧久檸此刻神志不清醒,徐瑩瑩可算鉚足了勁的在那裡吐槽,笑的前合後仰。

只是她說的高興,也因此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人將目光放在他們身上,而且這樣的目光越來越多,越來越放肆。

他們怎麼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這麼兩個尤物,瞧著她們那身衣服,還有聽見她們那銀鈴一樣的笑聲,就光想一想也能夠想象的到面紗下面是一張怎樣的臉。

好死不死的,這裡的人大多都不會蒙面示人,像她們這樣出來戴著面紗的無非就是一種。

極院里的娼極……

這誤會可算是鬧大發了,但是瞧著她們這樣子也不大像是青樓女子,像他們這樣的怎麼可能出門,連個丫鬟都不帶,這不符合一般的情況。

這些青樓女子出門的時候大多打扮的花枝招展,可是都會戴上面紗,用自己拿曼妙的身姿來勾搭男人,就想著能不能找到一個潛在的客戶。

最好是有錢人家拉到自己的院子里,那也是好大一筆橫財。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們的衣著通常十分的暴露,而且走路坐搖右擺像是一隻風騷的狐狸一樣,十里開外都能聞見她們的騷氣。

但是顧久檸他們卻並沒有衣著暴露,只是穿了兩身也稍稍有些鮮艷的衣服而已,難免惹人注意了一些。

不過瞧著她們臉上的那道面紗,卻讓許多所謂的正人君子避而遠之。

那面紗也不是尋常的青樓女子喜歡戴的面紗,但是也因為他們常常戴著遮面紗出來招搖招蜂引蝶,所以眾人下意識的就對戴面紗的女子觀感不太好。

總覺得像她們那樣有些小家子氣,偷偷摸摸的不以真面目示人,實在是沒什麼氣量。

她們二人只是想著難得出一趟門,她們又穿的如此招搖,自然帶個面紗要顯得低調一些。

只是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忽略掉了這一點,才沒有想到一出門就其實已經引起了別人的注意。

只不過一開始他們還不敢如此放肆的打量,但見她們在大庭廣眾之下動作如此,沒有大家閨秀應該有的矜持,更是肯定了他們心中的想法。

既然是兩個青樓女子,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他們也可以想過去便過去了,畢竟這些青樓女子的招數他們都已經見慣了。

要麼一開始堅持一下欲擒故縱,但是只要給足了銀子,那也就乖乖的跟著他們走了。

他的身上有條龍

只不過徐瑩瑩這個人腦子也粗,想不到那塊兒去,而且這街上人來人往的,就算有人刻意的靠近,也會因為人流而顯得微不足道,並讓人看不出來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而這一邊絲毫沒有察覺的,徐瑩瑩已經意識到了自己接下來可能面對的狀況,有些欲哭無淚:「你可不要睡著了,我是不會把你給抬回去的……」

這麼大個活人,而且喝醉的狀態之下整個人都會變成軟乎乎的,比平時要重上十分。

可是人是她的給帶出來的,如果說顧久檸喝醉了的話也得要她負責帶回去,到時候得背著她一路走回去,那得多累呀!

「我說你不會喝酒,那你就給我控制一些呀,不會喝還硬是要喝……」徐瑩瑩碎碎念,「現在醉了吧,瞧你那副樣子,我看呀,別人把你給賣了,你都還不知道呢!」

只是她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此刻也同樣搖頭晃腦的,在外人的眼中看來已經是兩個喝醉的女子在這裡相互說著一些稀里糊塗的話。

不過喝醉的人向來不會覺得自己是喝醉了,顧久檸迷迷糊糊的聽見有人在她耳邊嘮嘮叨叨說著一些讓她腦子都漲得疼的話……

「吵死了……」她隨口丟出這麼一句,只覺得自己的腦子渾渾噩噩的,但是鼻尖卻還流竄著那股酒香味,十分的玄妙。


「繼續喝!」

那酒的味道實在是很不錯,顧久檸分外的喜歡,而且這個時候喝酒就是要盡興,她這才喝了多少,要是喝醉了那自然就去睡了,也不會有力氣在這裡要酒喝。

「你還敢喝酒?」徐瑩瑩沒想到原來顧久檸喝醉了是這幅樣子,連忙攔住她要招呼店小二的手按下去不讓她動彈。

「你要是再喝的話,我就不是把你扶回去,而是把你給扛回去了!」

她可不想要拖著笨重的顧久檸,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第五百八十章圖謀不軌

徐瑩瑩小聲威脅拉住她的手,生怕她再叫幾壺酒上來,到時候兩個人也迷迷糊糊的,這麼一喝恐怕得睡在這兒。

「我可是今日新換的衣服呢,你身上的也是,這下好了,沾了一身酒味帶回去,又不知道毀成什麼樣子了……」

徐瑩瑩可是很心疼自個兒的衣服呢,只是瞧著顧久檸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沒一下的吧啦著桌上的酒杯,哪怕被她給按住了,另外一隻手也沒有多大的反應。

只是就這樣看著那酒壺,一會兒笑一會兒皺眉的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這女人什麼酒量啊?怎麼比我還要爛?」發自靈魂深處的疑問從她的嘴裡說出來,周圍也不小心聽到的人也不住的發笑。

他們都是被顧久檸二人動作給逗笑了,只是這個時候那面紗里多多少少也因為沾了一些酒,讓顧久檸鼻尖里的酒味揮之不去。

這酒味縈繞在她的周圍,把她整個人都熏得暈暈乎乎的,這個時候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身上沒多少力氣,全用來喝酒了似的。

「行了,你吃也吃飽了,喝也喝足了,咱們趕緊去逛下一家,要不然的話天都快要黑了!」

這個時候,她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於是站起身來向要拉著顧久檸一起離開,只是發現這顧久檸東倒西歪的,她們二人在街上的姿勢也變得分外的好笑。

第三次差點被顧久檸給絆倒,徐瑩瑩總算是忍不住了,拉到一旁的桿上強迫她站穩:「你倒是站穩一些吧,我快要扶不住你了!」

這大街上人來人往的那麼多人,因為她們這詭異的動作已經或多或少地注意到她們了,怎麼這廝還不消停?

喝醉了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耍酒瘋嗎?

好在徐瑩瑩還保持著最後的一點清醒,只不過她深深地意識到下次千萬不能帶著顧久檸單獨出來喝酒了,實在是太瘋狂了!

迷迷糊糊當中,顧久檸只覺得自己的耳邊有一道有些激烈的聲音,這聲音莫名的讓她覺得熟悉,讓她想要睜開眼睛來看一看說話的人到底是誰。

好不容易睜開了眼睛沉重的眼皮彷彿隨時就要讓她給睡過去,但好在顧久檸強忍著終於看清了面前那人的模樣。

「瑩瑩?」顧久檸笑了笑,一雙大白牙露了出來,「你怎麼在這裡,你怎麼變成兩個了?」

兩個?


這傢伙居然已經醉成這樣了,頭暈眼花的連面前站了多少個人,多少張臉都分不清楚了,這可如何是好?

徐瑩瑩實在是沒有想到,原來鼎鼎大名的顧久檸此刻卻是一個連酒杯都碰不了的人。

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了,指不定要被人多少揣測,這世子妃好好的,怎麼連喝酒都不會?

這件事情也不怪他們將這喝酒的事情想的那麼重要,畢竟在風靈國不會喝酒的人少之又少。

這風靈國除了重工業之外,也有一個十分受平民百姓喜歡的東西,那就是酒。

大到垂垂老矣的叟翁,小到才剛學會走路的小娃娃,見了這裡的酒,都要忍不住微微抿上兩口。

用他們這裡的話來說飯可以不吃,但是這歌是各樣的酒都有嘗頭,不嘗一嘗,簡直就是白白來這世上一趟。

這裡的酒很受歡迎,甚至和這裡的生意一樣的名頭響亮,只不過就算是有聲望,但好酒卻出的不多。

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這裡的人比較容易自給自足,就算是有酒自家釀的也就自家喝,並不會出去做出什麼生意來。

對於這些酒來說,他們是沒有什麼生意頭腦在這裡的,只是覺得自個兒釀的酒自個兒都來不及喝,怎麼可能會給別人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