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始至終佳佳都沒有怎麼說話,這讓寧無華很是猜疑,按照佳佳粘人的性格,應該在寧無華剛出現的時候就撲到懷裏纔對,然後嘴中巴拉巴拉的嘀咕個不停,沒想到今日非但沒有過激之舉,嘴巴也像是被縫死了一般。

詫異的寧無華有些關心的問道:“你沒什麼事情吧?”

聽到寧無華的詢問,所有人的目光便投放在佳佳身上,只見漸漸像是走了神,忙是一個激靈,這才恍惚道:“沒事,沒事,我怎麼會有事,這幾天若淳照顧的可好了,只是……”

寧無華心中一沉,終於等來佳佳的心事,連忙問道:“只是什麼?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以說出來,我們大家都會幫你,或者你是不是想家了?”

“沒,湘平市本來就沒有我的家,我只是來繼承祖父的遺產!只是我已經到湘平幾天了,居然沒有半個電話和短時,祖父家中也全無音訊,周子軒也是格外的安靜,我只是擔心會不會發生什麼變故,畢竟我來湘平就是爲了繼承遺產。”

佳佳心情很凝重,在臉上就能看的出來,那一副低沉的臉恍惚的神色,似乎心早已經飛走了。


“唉!”寧無華嘆了口氣,沒想到性格一向外向呢佳佳居然也有擔心的時候,連忙上前道:“這樣吧,明天我抽時間幫你打探一下祖父家中的事情,或者將你送回祖父家如何?”

“別!”佳佳頓時有些不願意,看了看寧無華身後的兩大沒有,頓時有些爲難的嘀咕道:“我纔不回去,回去以後就在也見不到你了。”

聞言,三人都是一愣,劉若淳有些不敢置信的站在原地,而葉彤更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之前只是說佳佳是纏着寧無華回來,根本沒有說兩個人的關係,這就很讓人懷疑了。

寧無華臉一黑,心中嘀咕女人怎麼說變就變,也不知道是誘惑重要還是祖父的產業重要,連忙沒好氣的說道:“不行,明天就送你回去,你要不說我還真忘了,咱們本來就非親非故,你幹嘛非要纏着我呢,我答應你的事情也辦到了,明天就送你回去。”

“啊?你可是我老公,居然不要我了,你喜新厭舊,我我我……”佳佳一時氣急,差點沒有哭出聲。


寧無華臉色更加低沉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面前劉若淳和葉彤的關係還沒解決,這姑奶奶也真不怕事大,真是什麼都敢說啊。 “你別亂說啊,小祖宗,你知不知道這句話會讓我粉身碎骨的。”剎那間,寧無華的冷汗從後背直流,冰冷的凝視從後方傳來,無奈的對着佳佳的抱怨着。

佳佳撅着小嘴,一副委屈的表情抱怨道:“在飛機上你都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情,你現在得了便宜想要抹抹嘴走人,想的美,不是早就已經說好了嗎,我這輩子都跟定你了。”

“……”寧無華狠狠的吞口水,佳佳的話語很是犀利,像是每個字都在戳着身後兩位美人的心,一時間寧無華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寧無華……”冰冷的聲音最終還是響了起來,讓寧無華頓時渾身打了個冷顫,一臉愧疚的露出笑容,遲遲轉過頭去,瞬間看到葉彤彷彿能噴出火的雙眼。

“葉彤,我可以解釋,絕對不像她說的這樣!”寧無華想要狡辯卻也來不及,剎那間葉彤上前便是一套擒拿,最後以奪命剪刀腳將寧無華狠狠摔在地面。


寧無華心中叫苦,葉彤的強勢永遠只跟自己能表現出來。

寧無華很想解釋,剛要開口電話卻響了起來,見狀葉彤知趣的將寧無華鬆開,冷哼道:“算你命大!”

“嘿嘿。”寧無華傻笑一聲,拿出電話查看,竟然是一串網絡電話的數字,心中頓時一驚,嘟囔着:“他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下意識的看向四周見沒有異常,這纔對身邊三人解釋道:“我先接個電話,你們等我一下。”

見寧無華表情嚴肅像是出了什麼大事,三人都乖巧的點了點頭。

找了一處安靜的角落,寧無華將電話接起忙問道:“你是誰?”

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一陣變身器的聲響,聲音很尖分辨不出男女:“是我!”

這兩個聽似簡單,卻讓雙方將對方確認,寧無華放心的嘆可口氣忙問道:“這個時候你找我有什麼事情?代號S的事情不是已經不用我插手?而且我已經回到湘平市了。”

“那就好,我有兩件事情要跟你解釋清楚,而且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確認。”對方說話很時小心,像是在公共場所聲音忽高忽低,高抗之餘生怕別人聽見一樣。

寧無華微微皺眉,想着已經走出星辰市這件事也就算是暫時結束了,剩下的只有寧無華去找真武,或者真武來找寧無華,可現在神祕搭檔的電話讓寧無華又一次心中升起一塊巨石久久不願落地。

“你說吧。”寧無華強壯平淡的回答着。

對方很是利落的解釋道:“首先真武先生的所作所爲是我向上級彙報後,上級纔會將你拉出星辰市,這一點我希望你不要誤會,畢竟彙報工作是我的日常必須做的事情。”

寧無華自顧自的點了點頭,就算對方不說,寧無華也猜到了,不然上頭什麼都不知道,就將寧無華拉出星辰,那不是有病嗎?“還有呢?”寧無華沉着的說道。

對方微微一愣,像是沒有想到寧無華會如此不在意,便接着說道:“我希望你能清楚,你在這件事情中的關鍵,就算你人已經回到湘平市,但這件事並不是和你沒關係,你只是暫時被調離,真武這面遲早還是需要你解決。”

“哈?”寧無華不敢置信的驚歎了一聲,忙抱怨道:“還需要我解決?那給我掉回來幹嘛?你知不知道我已經布好對真武的天羅地網,你們一句話我就跑了回來,現在又說這件事情需要我處理?是你們精神不好,還是我耳朵有病啊?”

寧無華嘴上生氣的辯駁着,但心裏卻很是平淡,這結果也是在寧無華的掌控之中,糊塗仙可是已經轉告寧無華是上頭安排接受糊塗仙的事情,雖然不知道糊塗仙到底在這件事中起到什麼作用,但出於在真武的對立面,寧無華也大概猜測到了一二。

“你別激動,這都是上頭的安排,我只是不想對你有所隱瞞,畢竟日後我們還會繼續合作!”對方見寧無華有些怒了,忙勸解起來。

寧無華可不吃這一套,連忙怒氣衝衝的回道:“還合作?我想還是算了吧,我會向上面標明情況,你這個搭檔除了轉告我已知的信息,衝起來算是空氣的存在,你認爲我需要你爲我做什麼?”

這話寧無華可是真心說出來的,畢竟搭檔傳來的短信都是寧無華已知的信息,別說兩人沒見過面,就算是聯繫對方也小心翼翼,通話加了變音器,短信和電話號碼都是查詢不到的網絡來源,真心讓寧無華火大。

“呃……”對方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便連忙解釋道:“並不是我不想與你見面,只是我的身份過於尷尬,暴露會牽扯到很多事情,眼下我也在湘平市,不過這幾天卻是沒有時間,你要是實在想見我,等兩天我確定好了地形和身邊的異常,我們見一面如何?”

寧無華感覺對方的話語似乎在有意討好着自己,便連忙輕笑道:“這還差不多!”

見好就收,寧無華是真心想要確定對方的身份,之前唯一一次險些見面,還是在舞會上被晴兒那個暴脾氣給阻止了。

“好,那我繼續說正是!”對方話語連忙嚴肅了起來,稍有一頓便連忙說道:“從你進入星辰市開始,有一對孿生姐妹似乎尾隨你進入到了星辰市,起初我還不確認,不過在你回到湘平市時,那對姐妹花也出現在了這裏,我想向你確認一下,這對姐妹花的身份。”

“……”聞言,寧無華愣了幾秒鐘,腦海中頓時出現徐令安手下的那對姐妹花,而且在寧無華離開的時候,蕭宇似乎也說過那對姐妹花逃跑,只是之後一直沒有了信息,剎那間寧無華陷入了沉思。

“你有認真聽嗎?”對方見寧無華半響也沒有說話,急忙詢問道。

寧無華稍一恍惚,便連忙回道:“恩,那對姐妹我應該知道其身份,是殺手而且和真武先生的手下一樣,都有隱身的異能,這對姐妹你想如何處理?她們是不是已經在你的掌控之中?”

對方聽着寧無華的解釋,頓時明白了什麼,忙說道:“我們只是掌控了她們的活動範圍,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派人將其控制……”

話還沒說完,寧無華就忙打斷道:“別,這對姐妹雖然是殺手,但對我還有些用處,既然她們尾隨我,那目標肯定也是我,就讓我處理這件事情吧,你先不用插手。”

“那好吧,有什麼需要可以在聯繫我。”對方似乎沒有繼續聊下去的意思。

寧無華臉頓時一沉,忙說道:“那可不可以麻煩你給我一個聯繫方式?你這一大排的網絡號碼讓我如何聯繫?”

“哦,真是對不起,我的電話是……”趕忙將電話號碼告知給寧無華,對方有些歉疚的詢問道:“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的話,可以聯繫我,這是我的私人電話,無論什麼事情我肯定會幫助你的。”生怕寧無華不信,對方還特意將語氣加重。

寧無華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也不怕對方看不到,忽然想到了什麼重要事情,便忙問道:“可以現在將那對姐妹的行蹤告訴我嗎?”

對方遲疑了好久,這才說道:“那你稍等一下……”話說到一般,對面就陷入了忙音。

寧無華將目光看向外面的壞境,謹慎的查詢生怕露下一絲角落,半響這才聽到電話那頭急促的說道:“她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就在你所在的別墅區,你千萬小心。”

聞言,寧無華一愣,並不是因爲那對姐妹在別墅區,立馬對着電話嚷道:“你居然跟蹤我?”

電話那頭陷入了陣陣苦澀,像是有難言之隱一般唯唯諾諾的說着:“其實,其實只是具體位置的追蹤,這也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還希望你不要介……”

寧無華沒有聽完對方的話語便氣呼呼的掛斷電話,轉身走出空房間之餘還不忘對着電話罵了句:“你給我等着。”

剛一出門,寧無華就見到大廳中三個女子的氣氛很是尷尬,每個人都漫無目地的把玩着什麼,似乎根本沒有共同語言,這樣的場面完全不亞於一場戰爭。

寧無華有些爲難的止住腳步,心中忌憚要如何面對三女人時,忽然聽到門外一聲脆響。

“咔咔。”房門被擰動,寧無華下意識的衝了上前,在房門開的那一剎那,瞬間出腿就是一個高體,只聽一聲殺豬般的慘叫頓時劃破天際。

“哎呀,寧無華你這是幹什麼。”劉若淳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倒地的夏雪,面部程度完全不亞於吃了髒東西。

寧無華看清來人頓時心中一驚,連忙上前將夏雪扶起,一臉愧疚的嘟囔着:“怎麼是你,你沒事吧,都怪我神經太緊繃了,怎麼樣需要去醫院嗎?”

夏雪連忙用小手揉了揉險些脫臼的下巴,雙眼下意識的流出淚痕,一臉責怪的抱怨道:“真是長能耐了,這纔多久沒見就敢直面攻擊我了!”

“呵呵!”寧無華將夏雪扶起,在原地傻笑撓頭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解釋。

葉彤和佳佳並沒有見過夏雪索性就待在一旁看着事情的變動。

夏雪痛苦的揉着下巴,有些緩解後這才責怪道:“下次要是在搞突然襲擊,我就拔槍了!”

“呵呵,你怎麼會有劉若淳家的鑰匙?我還以爲是殺手呢!”寧無華實在有些愧疚,便連忙上前討好般的傻笑了起來。

夏雪沒好氣的將目光瞥向一旁,解釋道:“我有鑰匙怎麼了?若淳去星辰市這段時間都是我幫她看房子的,工作上雖然是領導和下屬,但是在私生活裏我們可是要好的姐妹,誰想你黑白不分的暴力狂。” “都已經道過謙了,你就別生氣了,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上班嗎?怎麼有時間來看我們呢?”劉若淳見狀連忙上前打破僵局。

夏雪撇了撇除了劉若淳的其他兩人,詫異的問道:“她們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不會是你有新歡了吧?”

聽着夏雪對劉若淳的詢問,寧無華只感覺腦袋一大,沒想到夏雪不光願意調戲自己,這場面看來劉若淳私下也沒少被夏雪調戲。

劉若淳輕輕一笑,連忙介紹道:“這位是葉彤,之前與寧無華一起搭理古武舍!而這位叫莫佳佳,她的身份我也沒有確認,只是寧無華從飛機帶回來的孩子。”

介紹葉彤時,葉彤回之微笑代表着禮貌,但到了莫佳佳那裏頓時有些不高興了,連忙憤憤不平的喊道:“誰是孩子啊?我都已經十六歲了!”說着,莫佳佳還有意的挺起胸膛,似乎在向其他人證明着什麼。

夏雪一間頓時笑了起來,笑的很猥瑣彷彿一位中年怪蜀黍見到二次元少女一般猥瑣。


“沒看出來嘛,笑笑年紀發育的如此的好,是不是喝牛奶長大的呀。”夏雪一臉譏笑不時挑動着眉毛,妝模作樣的伸出利爪向着莫佳佳比劃着。

莫佳佳一間頓時憋了憋嘴,一臉苦相跑到寧無華的身後,忙喊着:“你,你別過來啊!”

“哈哈……”衆人見狀都開懷大笑了起來。

此時的夏雪並沒有穿工裝,一身休閒的打扮看上去很舒服,歡聲過後一改常態,忙嚴肅的對着衆人說道:“我忽然回來是來找若淳商量事情的,沒想到你們也在,那就都一起聽聽吧。”

“若淳!”劉若淳聞言,頓時有些謹慎的皺起了眉頭,忙說道:“警務案件可不能隨便說給外人聽,萬一傳了出去會受處分的。”

“哎,這裏沒有外人的,在說這件事情與在座的都有關係,無妨……”夏雪大大咧咧的揮着手,像是對劉若淳的意見及其不滿意。

聞言,劉若淳便沒在說些什麼,衆人也將神情壓低,嚴肅的傾聽夏雪的話語。

寧無華皺了皺眉,實在想不通有什麼事情需要夏雪親自轉達,畢竟是隱祕話題,還是小心翼翼的將門關閉,剛剛走到房門處,寧無華一愣,此時的房門竟然大敞四開,感受門外的晴空萬里沒有半點風絲,房門又爲何會自己開的如此之大?

裝作若無其事的將房門關好,寧無華心中警惕,剛得知姐妹就在別墅區,此時任何一絲讓人懷疑的線索都不能掉以輕心。

“是這樣,這幾日湘平市長要下到基層時差,我們警備工作變的嚴謹了起來,就在昨天,我們發現可疑人羣,對方數量並不算太多,做事過於謹慎才讓我們懷疑,通過調查,這羣人來自星辰市,所以我想確認是否與你們有關。”

白雪薇的解釋讓衆人一頭霧水,尤其是莫佳佳最爲莫名其妙,與她有過瓜葛的只有周子軒一人,但此時早已沒有任何聯繫。

葉彤也並沒有去過星辰市,所以對這件事情完全不知情。

看夏雪在說完話的第一時間將目光掃向寧無華和劉若淳,兩人頓時緊張了起來。

“你是怎麼知道對方是衝我們來的?”寧無華有些不解,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沒有和夏雪說過,遇到懷疑的人應該很正常爲什麼能與自己聯繫在一起。

夏雪聞言頓時輕笑,連忙好笑的說道:“我和劉若淳的關係,有什麼事情能瞞過我,你本來也是不省心的人,在哪裏能不惹是生非?就你那點事我早就知道了。”

“無華,我……”劉若淳想要開口解釋,卻被寧無華揮手打斷。

寧無華沒有怪劉若淳多嘴,而是將思維飛向那羣星辰市來人之上,心中納悶到底是誰會這個時間跑來。

“你有沒有查清對方的資料?光憑這一點我很難確認和我們有沒有關係。”寧無華皺着眉頭陷入苦思。

夏雪反覆的想了一小會,頓時有些發現的激動道:“手上有標誌,好像是紋身每個人都有。”

聞言,寧無華心中一沉整個人愣住了,手上有紋身不是阿修羅僱用團嗎?從星辰市來,難道說是冷劍和無情二人派人來暗殺自己?

但寧無華想不同,若是無情確能這麼做,但是冷劍在場就絕對不應該,當時的交手就算他們二人用異能聯手都慘敗,冷劍絕不會傻到讓手下來送死,那究竟是誰?難道阿修羅來湘平並不是衝着自己,而是市長嗎?

就在寧無華陷入苦思之時,忽然一個身影徑直出現在葉彤的身後,此時葉彤正一臉嚴肅的坐在一旁,卻不想一把冰冷的尖刀劃過脖頸。

這個場面被寧無華看見,迅速出聲制止道:“別,你們找的是我,千萬別對傷害她們。”

聽見寧無華的喊聲,其餘人這才發現變故,看着葉彤一臉吃驚的模樣頓時傻眼,夏雪連忙衝出腰間的配槍卻不知該指向哪裏,連忙質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人在哪裏?”

寧無華搖了搖頭,夏雪沒有見過隱身人這很正常,但劉若淳對於這方面可是知根知底,頓時警戒了起來,忙向寧無華身旁湊了湊道:“沒有選擇暗殺,可能還有其他人在這間屋子裏。”

寧無華認同的點了點頭,慢慢上前勸阻道:“你們不過是爲了我而來,不要殺害無辜可以嗎?殺了她你們沒有任何好處,不然我做你們的人質如何?”

聞言,葉彤連忙搖頭卻不敢出聲,此時冰冷的尖刀越加力道,明顯在葉彤身後之人看到寧無華上前萬分的謹慎。

就在寧無華止住腳步的剎那,頭頂忽然傳來一聲嬌喝,頓時一個纖細的身影急速墜下。

出於防範寧無華瞬間向後跳躍一大步,只聽“咔咔”的聲響,纖細的身影將腳步站穩,手持的尖刀已經深深扎入地板之中。

“砰!”出於警察的反應,在寧無華閃躲的一瞬間,夏雪就抓住身影的位置下意識扣動扳機。

寧無華聽見槍響驚訝不已,此時開槍只能將葉彤的性命陷入危機,沒有時間指責,寧無華只能盯着面前的身影,等待着緩緩倒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