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著聲音看去,陸昊蒼髮現這次遇到的熟人還挺多,剛才開口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稱號級的冒險者,克蕾斯提米婭·星辰·伊斯特,被冠以月之圓舞者的超強冒險者。

「克,克蕾斯提米婭大人……」看到克蕾斯提米婭出現,哈特嚇了一大跳,他之前還被警告過不要對陸昊蒼動手,現在被抓了個正著,頓時緊張得滿頭大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哎喲!好疼!你,你想幹什麼!」就在哈特愣神之際,胸口被什麼東西裝了一下,然後聽到了一聲極其浮誇的慘叫聲。

哈特好奇看向地面,發現一個戲精倒在那裡,捂著胸口,臉色露出極其痛苦的表情,不停呻吟。

「哎,不,這,這啥情況?跟我沒關係不!我可沒碰他!」哈特連忙否認這是自己所為,一臉焦急道。

「誰說不是你,就是你,除了你,還有別人能碰到我嗎?哎喲……好疼啊!救命啊!殺人啦!」霍爾特化身戲精,在地上翻滾,不時發出對哈特強烈的譴責聲,表情、語氣、神態一步到位,活生生一個碰瓷高手。

「你!你!你!」哈特急的滿頭大汗,克蕾斯提米婭就在旁邊,萬一找上自己,真是有冤都沒地兒說去。

克蕾斯提米婭自然一眼看出霍爾特在演戲,同樣也知道哈特在找陸昊蒼的麻煩,於是冷冷地看向哈特,開口道:「如果你希望繼續留在這裡等我追究責任,你自便。」

「啊?哦!是!我馬上走!」哈特終於反應過來,屁顛屁顛,頭也不回地跑向自己的冒險者小隊中去。

「我說過,我們還會見面的。」克蕾斯提米婭看著陸昊蒼,微笑道。

陸昊蒼對這個強大的女性暗精靈還是有一些好感的,在當時幫過自己,笑著回應道:「克蕾斯……克蕾婭,確實很意外,看來你的直覺很准。」

「不,不是我的直覺,是月神的直覺。」克蕾斯提米婭笑著指了指自己的額頭,說道。

陸昊蒼沒有多說什麼,對方的職業就是月神守護者,那她肯定就是月神忠實的信仰者,沒任何毛病。

簡單地跟陸昊蒼打了個招呼,克蕾斯提米婭開始干正事,走到所有冒險者的面前,開口道:「諸位冒險者,這次特殊委託由我克蕾斯提米婭·星辰·伊斯特帶隊,確保委託能夠確實完成。」

冒險者們一片嘩然,沒想到一個稱號級的冒險者來擔當這次委託的領隊,在以前確實很少見,幾乎沒有出現過。

不過稍微聯想一下,因為這次委託跟「王族大宴」有所關聯,出動一名稱號級的冒險者確保萬無一失也無可厚非。

「你們放心,這次委託我不會直接參与,只是在旁負責監督,你們該拿的東西,還是你們自己的。」克蕾斯提米婭繼續說道。

…… 克蕾斯提米婭這次的身份是「監督」,至於為什麼,很簡單,就是怕哪個冒險者在找到真正的秘寶之後私藏起來,所以委託人高價向冒險者工會請出克蕾斯提米婭作為監督。

王族不愧是王族,只要有錢有權勢,連稱號級的冒險者都可以為他們所用,當然,這個價錢就相當昂貴了,一般人連想都不敢想。

「在這次委託中,我不會主動出手幫助你們,我的職責就是負責監督,一旦你們有危險,請自行考慮是否繼續探索遺迹,生命是你們自己的,請謹慎考慮。」克蕾斯提米婭表情淡然道,她根本沒有打算參與到探索遺迹的行列中,只是履行自己「監督」的身份。

「我要說的就這些,如果對自己沒有信心的,可以現在離開,若是沒有其他問題,出發前往遺迹。」克蕾斯提米婭說罷,當先朝遺迹方向走去。

在場的冒險者屬於阿斯翠亞城的精英,而且做冒險者這份工作就是高風險,他們自己不會膽怯,尤其是那些等級比較高的冒險者,二話不說,跟在克蕾斯提米婭身後而去。

一些實力較弱的冒險者而是稍稍猶豫了一下之後,咬咬牙,跟上了大部隊,他們明白一個道理:

要想富,走險路!

陸昊蒼自然沒有多說什麼,跟在隊伍的最後面。

遺迹距離阿斯翠亞城不算太多,以冒險者的行進速度,半天時間就到了。

「那就是遺迹嗎?還真的挺大!」霍爾特看著遠處的遺迹,發出了感慨,因為那座遺迹規模確實挺大,看起來並不是一般的遺迹。

陸昊蒼眯著眼睛觀察了一下,發現那座遺迹佔地面積足有五百米見方,裡面有著許多破敗的建築物,但總體看起來還是比較完整的,而正中那座高大的建築,有點像一座殿堂。

「這遺迹看起來更像是一座陵墓。」陸昊蒼自語道。

【「OK!現在來到許久不見的小Q時間,大家給予最熱烈的掌聲!謝謝!」(啪啪啪!)

「首先來為大家說明一下遺迹、地下城以及類似物的出現,在艾特蘭斯,與通常大家所熟知的地下城設定差不多,遺迹的出現也是特定環境下形成的非常規空間。」

「因此這座遺迹出現也是非常偶然,冒險者工會於是派了人進行探索,不過進展並不是很順利。」

「大家也不用探究為什麼會形成,還有各種合理性等等,因為這不是地球,不是現實,一切都是設定!」

「好了,這次講解到此為止,我們下次再見!」】

天色已晚,冒險者們在遺迹外面的一處小山坡上開始紮營,一些人則是遠眺遺迹,想要看看究竟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在篝火旁邊,圍了一大群冒險者,此時他們正在分享遺迹內部的情況。

「……具體情況並不是很清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整個遺迹內部非常大,而且分為好幾層,恐怕那個秘寶就在最底層!」一名白金級的冒險者說道,他正是之前進入探索遺迹的冒險者之一。

「外面那些建築群有些什麼?」一名冒險者開口詢問道。

「之前有好幾支探索隊進入遺迹,至於外面那些建築群,似乎有一些金錢財物,不知道還剩多少,看起來就像是陪葬品。」

「那麼說,這還真是一個陵墓?」

白金級冒險者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繼續說道:「我們小隊在上一次進入遺迹內部探索,只能深入第二層,在第二層到第三層的路上,我們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煩,無法繼續前進。」

所有冒險者都豎起了耳朵,這是一則非常重要的信息。

「在進入第三層前,有一個巨大的房間,裡面恐怕有強大的敵人鎮守,我推測至少是30級以上的精英級BOSS,甚至更高!」

「恐怕?你們沒有確定嗎?」

「說來慚愧,那個房間我們都沒能進去,因為那是一道經過魔法加持的特殊大門,我們小隊嘗試了很多方式都無法打開,所以希望這次大家一起前往打開這道大門。」白金級冒險者沒有隱瞞,如實說道。

冒險者們開始了議論,沒想到這個遺迹還有這樣的機關,看起來真的不簡單,連白金級的冒險者小隊也只能抵達第二層。

「那遺迹裡面有什麼魔物?」一名冒險者提問道。

「前兩層的魔物倒是沒什麼,都是一些不死系的魔物,比如骷髏士兵、行屍,還有少數黑暗生物,食腐獸這一類,總的來說,沒有多大的危險。」白金級冒險者回道。

「在這裡,我必須要提醒各位,在遺迹中存在許多房間,裡面有寶藏,同樣也有機關,請各自小心,因為遺迹內部實在太大,我們也沒辦法全部探索完,只能靠你們自行探索了!」白金級冒險者最後提醒道。

得到重要情報的冒險者們開始各自商量接下來的探索,希望能夠在遺迹中更安全並且高效地獲得最大的利益。

「阿古拉少爺,聽起來這個遺迹不簡單呢!」霍爾特現在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冒險者了,對於這個未知的遺迹也是充滿了好奇。

「未知的領域總是讓人既害怕又興奮,不然不會有那麼多人前仆後繼地探索。」陸昊蒼微微一笑,不以為然道。

「那,我們怎麼辦?」霍爾特問道。

「不著急,我們只是白銀級的冒險者,艱巨的探索任務就交給高等級的冒險者,我們閑逛即可。」陸昊蒼淡然回道。

「那些寶藏怎麼辦,我們都放棄嗎?」霍爾特眨巴了一下眼睛,覺得放棄那些寶藏有些可惜。

「你覺得放在前兩層的寶藏會有多少價值?」陸昊蒼盯著霍爾特的眼睛,反問道。

「哦!我明白了!」霍爾特露出恍然的表情。

「阿古拉。」這時,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一道曼妙的身影朝這邊走來,正是克蕾斯提米婭,她一臉笑意,毫不客氣地坐在了陸昊蒼的旁邊,彷彿是認識了好久的老友一般。

…… 見到克蕾斯提米婭直接坐在自己的身邊,陸昊蒼多少還是有些驚訝的,畢竟前者的身份擺在那裡,稱號級和白銀級差的不是一星半點,用「屈尊」這個詞不為過。

其他冒險者自然察覺到這邊的情況,他們都瞪大了眼睛,好奇地張望,很難想象,高高在上的稱號級冒險者,被稱為「月之圓舞者」的克蕾斯提米婭竟然會那麼在意一名白銀級的冒險者。

在他們的印象當中,克蕾斯提米婭的性格偏冷,除了熟悉的人之外,很少與其他冒險者有接觸。

這可能與她是暗精靈種族有著一定的關係。

「克蕾婭,你一過來,我這邊的壓力突然好大。」陸昊蒼感受到周圍射過來的視線,忍不住打趣道。

「我覺得你並不是在意這些目光的人,至少,我並不在意。」克蕾斯提米婭微微一笑,回應道。

陸昊蒼聳聳肩,拿起旁邊的酒壺,給克蕾斯提米婭倒上一杯。

克蕾斯提米婭沒有客氣,直接接了過來。

「嗯?這是什麼酒?好香!」克蕾斯提米婭聞到酒香之後非常驚奇,這種香味並不是她以前任何一種接觸過的酒香,看了一眼杯中,發現透明見底,於是好奇地詢問道。

艾特蘭斯的酒,大部分都是朗姆酒、葡萄酒之類的,基本上以水果、蔗糖這些為原料釀製。

而克蕾斯提米婭現在手中的這杯酒,則是陸昊蒼自己親自釀製的白酒,採用的原料是艾特蘭斯原產的糧谷。

一開始陸昊蒼以為用艾特蘭斯的糧谷無法釀製上品的白酒,不過當他從雷頓那裡學會魔法蒸餾技術之後,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陸昊蒼利用魔法蒸餾技術,加快了糧谷的發酵以及蒸餾,從來大大縮短了釀製的時間,而且釀造出來的白酒乾淨透徹,酒香四溢,絲毫不遜色那些所謂的陳年美酒。

「這個叫做白酒,你可以嘗試一下,應該跟你平時喝的酒不太一樣,不知道你喜不喜歡。」陸昊蒼笑著解釋道。

「白酒?透徹見底,倒是挺符合名字的。」克蕾斯提米婭是第一次接觸白酒,不過這個酒香是真實存在的,她也沒有猶豫,直接仰頭一飲而盡。

「好酒!」喝完一杯的白酒,克蕾斯提米婭眼前一亮,忍不住贊道。

白酒比起艾特蘭斯常喝的酒味道要更加濃郁香醇,因為是糧谷釀製,所以厚度也更勝一籌,如果是真的喜歡喝酒的人,白酒會是更好的選擇。

「再來一杯!」克蕾斯提米婭顯然不過癮,對於陸昊蒼釀製的白酒充滿了好感,她作為稱號級的強者,酒量自然不在話下,而且暗精靈的口味也偏重,嘗到過白酒的濃烈之後,覺得那些平時喝的酒都沒有了味道。

陸昊蒼哈哈一笑,覺得克蕾斯提米婭的性格很合他的胃口,至少不做作。

沒有猶豫,陸昊蒼再次為克蕾斯提米婭滿上,自己也倒上一杯,與克蕾斯提米婭碰了碰酒杯。

喝了幾杯之後,勁頭上來了,克蕾斯提米婭絕美的臉蛋也微微泛紅,在月光下煞是好看。

「阿古拉,沒想到你還會這一手,這個叫『白酒』的酒真是不錯!」微醺的克蕾斯提米婭伸手攔過陸昊蒼的肩膀,一副大姐頭的模樣,稱讚道。

陸昊蒼倒是喝得比較少,被一個異族的美女這樣抱著,確實有點消受不起,尤其是克蕾斯提米婭那對傲然,不時與自己的臉頰相撞,很是尷尬。

「!」旁邊的霍爾特看得興奮異常,他非常羨慕陸昊蒼受到的待遇,他都忍不住想要把自己的臉湊上去,與克蕾斯提米婭的傲然接觸一下。

當然,羨慕嫉妒恨的不止霍爾特一個人,那些男性冒險者們將克蕾斯提米婭視為女神,看到後者竟然摟著陸昊蒼,心中的妒火可想而知。

「咳咳!」陸昊蒼想用咳嗽提醒克蕾斯提米婭,正所謂男女授受不親,適當保持距離是必要的,如果真的要如此親密,也要找個沒人的地方才好,這麼多人看著,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哈!阿古拉,沒想到你這麼清純,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麼!」克蕾斯提米婭大笑一聲,絲毫不在意,將陸昊蒼往自己胸口緊了緊。

「曼緹麗……也要!」這時,陸昊蒼另外一邊的臉頰也感受到異常的柔軟,曼緹麗竟然在這時候也摻和進來,給了陸昊蒼double的享受。

曼緹麗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克蕾斯提米婭與陸昊蒼那麼親密,內心深處有一股奇特的感覺,是一種說不出的難受,以前從來沒有體會過,她也不知道這叫做什麼,於是神使鬼差地做出了與克蕾斯提米婭一樣的動作。

「哎!我……唔!」陸昊蒼尚未反應過來,自己就沉淪在雙重波濤之中,被雙面擠壓,差點透不過起來,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阿古拉少爺,不要怕!讓我來替你接受這份『痛苦』吧!」霍爾特實在忍不住了,飛身沖向陸昊蒼,想要替代那個位置。

「嘭!」「呃啊!」

可惜,克蕾斯提米婭沒有給霍爾特這個機會,還不等後者就位,一腳將他踹飛老遠,直接來了一個狗吃屎。

終於在幸福而痛苦的「享受」之後,克蕾斯提米婭和曼緹麗放過了可憐的陸昊蒼,後者長長舒了口氣,抹了一把差點留下鼻血的鼻子,慶幸自己沒有失態。

「阿古拉。」突然,克蕾斯提米婭眼神一凝,變得無比清澈,絲毫沒有喝醉的跡象,開口道。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維利雅會邀請你接受這個委託,不過你還是要當心,在我看來,這個遺迹絕不簡單,如果真的有危險,一定要及時撤退!」

「逃跑並不可恥,生命只有一次,一定要珍惜!」說著,克蕾斯提米婭站起身來,隨後扔個陸昊蒼一根奇特的羽毛,「這是『脫出之羽』,能夠迅速從遺迹中逃離,返回地面,危機時刻記得使用。」

…… 給完「脫出之羽」后,克蕾斯提米婭站起身來,順手抱起一壇白酒,心滿意足地朝自己的帳篷走去。

陸昊蒼看著手中的白色羽毛,陷入了沉思,沒想到克蕾斯提米婭會贈送自己這麼貴重的物品,這種一次性消耗的「脫出之羽」,在很多市場都能賣到一萬金幣以上的價格,而且都是有價無市。

「阿古拉少爺,稱號級的冒險者竟然主動送給你這麼珍貴的東西,難道,她對你有意思?」霍爾特看了看離去的克蕾斯提米婭,轉向陸昊蒼,語氣中透著濃濃的酸味道。

好不容易拜託曼緹麗纏繞的陸昊蒼,聽到霍爾特酸味十足的話語,狠狠地瞪了後者一眼,警告道:「如果你有任何不滿,可以提出來,當然,我也有權利停止對你的食物供給。」

「嗷嗚嗚!汪汪……」聽到自己可能被斷糧,霍爾特秒變乖乖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陸昊蒼,表示自己一定會乖乖的。

重新平復心情,陸昊蒼對這個突然出現在阿斯翠亞城附近的遺迹充滿了好奇,連稱號級的強者都預感裡面不簡單,那麼一般人進去絕對有不小的危險。

看了一眼遠處興緻勃勃,正在商量明天進入遺迹計劃的冒險者們,陸昊蒼微微一笑,或許能夠從遺迹中走出來的,將沒有幾個。

不再多想,收起「脫出之羽」,陸昊蒼小酌幾杯后,開始休息,準備明天進入遺迹之中。

……

第二天清晨,所有聚集在遺迹外面的冒險者們都已經醒來,他們看著遠處偌大的遺迹,眼中充滿了興奮之色。

這些冒險者其實大部分是沖著遺迹的財寶去的,至於能夠拿到最後的秘寶,也就是聽天由命,畢竟接受這次委託的冒險者不在少數,更有幾名精鋼級的冒險者,那才是深入遺迹探索的主力。

「好了,你們可以出發了,在遺迹中發生什麼都有可能,如果不想丟了小命,請格外小心謹慎……」克蕾斯提米婭站在一群冒險者的面前,提醒道。

「注意不要吝嗇你們的保命道具,該用的時候,千萬不要心疼,如果命都沒了,你身上的東西就是後來探索者的獎勵品!」說到這裡,克蕾斯提米婭還特意看了陸昊蒼一眼,意思相當明確:如果真有什麼危險,立刻使用「脫出之羽」。

「走!最終的秘寶一定是我們『爆裂星辰』的!」

「我們『幻羽之殤』不要落後了,趕緊跟上,要第一個抵達最後一層!」

幾個規模較大的冒險者小隊氣勢洶洶地朝著遺迹而去,他們都是白金級以上的冒險者,對自身的實力非常有自信,而且幾個冒險者小隊之間也存在這競爭、攀比的心態,所以格外火爆,誰也不讓誰。

陸昊蒼三人則不緊不慢地跟在大部隊的後面,差不多落在最後面的位置,他根本不急著第一個衝進遺迹裡面,有未知,或者危險的東西讓那麼冒險者先探探路就好。

進入遺迹範圍,這就是一大片陵墓,周圍的建築群看上去有些年代,一股濃厚的歷史氣息散發出來。

同樣的,在遺迹範圍內,能夠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在遺迹的裡面肯定聚集了許多不死系的生物。

「唔,設計這座陵墓的人不簡單,這些建築似乎是按照特定的方位順序排列的,嗯……」陸昊蒼走進遺迹之後,沒有急著前往地下入口,而是慢悠悠地在地表的建築群閑逛,摸著下巴道。

「就像是一個魔法陣?」

來到艾特蘭斯之後,陸昊蒼研究過魔法這方面的知識,雖然自己不擅長魔法,但對魔法抱有一定的敬畏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說不定以後的對手中出現強大的魔法使,只要熟知魔法的原理,研究出應對魔法的辦法,也是非常有用的。

而最後陸昊蒼看到過一本關於魔法陣的書,觀察了這些建築群的排列,以及地下隱隱散發出魔力,推斷出這很有可能形成了一個特殊的魔法陣。

不過這只是陸昊蒼的推測,在沒有確定之前,還不知道是否正確。

陸昊蒼帶著霍爾特和曼緹麗進入那些建築物中查看,發現裡面基本上都是空空如也,想來已經被那些早些前來探索的冒險者們搜刮完了。

「阿古拉少爺,你看!」這時,霍爾特似乎發現了什麼,朝陸昊蒼道。

「嗯?這是……」陸昊蒼循聲看了過來,只見霍爾特手指著牆上的一個特別徽章,他從來沒有見過,眼中帶著疑惑。

這是一隻眼睛,兩邊有一對翱翔的翅膀,栩栩如生,看起來很是詭異。

陸昊蒼看向霍爾特,後者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徽章。

「難道這是陵墓主人的家族紋章?或是某個古老王國的圖騰?」陸昊蒼看著這個徽章,猜測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