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更滿是狐疑,按照此前這無魂所說,他的實力也不過是比水天玥高上一些,但也僅僅是在人魂者的境界,就算是天賦再高也不可能有着這麼強大的威壓。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僅憑你這點實力,連本隊長的一絲威壓都扛不住,還口出妄語想要打敗我?”

對於此時的林毅,那無魂雙眼死盯,沒有絲毫的憐憫,周身的氣勢已是增長到了極點。

“是麼,那你看看現在的我是不是有實力打敗你呢?”

看着此人,原本還感覺壓迫的林毅此時卻是轉眼挺直了胸膛,怒目而視。

轉眼間,衆人只感覺另一股極爲強悍的威壓之力迅速從林毅的體內爆發出來,絲毫不比那無魂的威壓弱上多少。

“這是?”

此時的無魂顯然也是沒有預料到林毅會有這種變化,眼神之中盡是驚異,身軀微微顫抖,面對那一股威壓,哪怕是他身爲青嵐劍宗執法隊長的實力也是在這威壓的面前打顫。

“好了!”

突然,林毅股威壓也是席捲出來,正是那水天玥,此時嬌美的臉上已是充滿了怒氣。

看着此情景,林毅的那股威壓之力也是瞬間收回。那無魂這纔是作罷,但眼神依然是沒有離開林毅,心中不斷地嘀咕着。

“還請師兄你就此作罷,半月後,我水天玥定會再次返回青嵐劍宗,當然,這名弟子到時候也會一同前往,只需你記住今天的話,一年後這弟子能不能打敗你,就讓整個帝國的魂者來見證吧!”

此刻,周圍的樹林之內寂靜的可怕,所有人皆是聽着那水天玥一字一頓地說出這一段話。

“好,果然還是當年那個不拘小節的師妹,師兄謹記你今天的話!”

聽着水天玥如此一說,那無魂也是滿臉笑容,轉眼再次看着林毅問道:“你是我所見過的最能說大話,一年之後就看看到底是誰敗在誰的手上,只希望你到時候不會後悔便好,你叫什麼?”

“林毅!”眼神極爲堅定,此刻的林毅對於眼前之人心中居然是起了絲絲殺心,雖然自己在青雲宗內並沒有待上多少的時間,但對於青雲宗的感情卻已是根深蒂固,而這無魂的出言污衊,顯然激怒了林毅。


“一年之後,我若是打敗你,你當着整個帝國的面向青雲宗道歉!”沒有理會那無魂的表情,林毅再次說道。

顯然,作爲一個黃金級別勢力的弟子,這無魂的尊嚴此時在林毅面前沒有絲毫的體現,反而是被踐踏,胸膛不斷地起伏,許久之後那黑影纔是道:“好,我答應你!”

說罷,便是轉身消失在了樹梢之上。 豔陽高照,雲霧繚繞之間,一座座建築在其中若隱若現,宛若仙境。

上山地,此時三名老者井然有序地端坐着,臉上神色嚴肅,其對面站着五名青年,神情極爲恭敬。

許久,那天辰方纔是嘴角微動,“這一次青雲宗損失不小,你們五人給予半個月時間下山招募弟子,記住每人最多隻能招募二十人!”

“師尊,有一件事弟子不明白,師尊現在已是晉入天魂巔峯境界,而二位長老也是晉入了地魂境界,憑藉這樣的實力完全可以讓青雲宗多招收一點弟子,也好將我這一宗發揚光大,可爲何弟子的人數一直是保持在幾百人而已?”

這說話的是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也是青雲宗真傳弟子中的一名,名叫白華,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此時,聽着這白華的問題,三名青雲宗的老者皆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當然也承認白華所說。

但旋即,那天辰卻是搖了搖頭,否定地說道:“青雲宗之所以不發展自有道理,這些事情遠不是你們現在所能理解的,去執行任務吧!”

看着天辰如此一說,五名真傳弟子也只能點點頭,有序地離去。

“看來這世道在變吶!”

看着五名真傳弟子離去的背影,此時天逸道,臉上愁容難以掩飾。

“聽說這一次林毅那小子可是顯了不少的風頭啊,鄘城大戰之中已是有不少人都認出來了這小子的體質,也不知道是福是禍啊!”

天辰將話題轉到了林毅的身上,臉上也是愁容顯現,心中更是爲林毅那特殊的體質所擔心。

“傳說中的每一個古帝之體都得到了上古之帝的傳承,每一個古帝之體的背後都有着一名古帝的傳承魂體,就是不知道林毅這小子的聖帝之體後面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啊!”

此刻,一旁的天霖撫摸着自己的鬍鬚說道,“師兄,是條龍終究還是需要他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水啊,看來我們這青雲宗是要限制他的前途咯!”

說罷,神色極爲複雜,顯然是在等待着天辰做出自己的決定。

聽着一旁天霖的話,天辰也是點了點頭,“是啊,看來這一次真的是要將這小子送到青嵐劍宗去了,那些老傢伙的實力遠在你我之上,有了他們的傾力培養,想必也是能讓這小子纔有到達那一步的可能!”

旋即再次問道:“魔妖一族現在動向如何?”

“鄘城大戰,魔妖一族的企圖破滅,那西荒魔帝現在已是帶着大批的魔妖從新回到了魔妖之林,想必一時半會也會安生不少吶!”


一旁的天逸如釋重負,對於魔妖一族的出現,這可是整個大陸之上的大忌。

“嗯,安分也是短暫的,要繼續監視這些孽畜,同時與青嵐劍宗要保持聯繫,一旦有什麼事情迅速通知他們!”

“是是!”

兩大長老皆是應諾,神色之中沒有一絲的大意,顯然對於這樣的事情極爲鄭重。

……

此刻,林毅正輾轉於青雲宗各大商肆之中,看着再次活躍起來的青雲宗卻是感慨萬千,這纔多久時間,有的人卻是已經離開。

林毅從來都不是什麼婆婆媽媽的人,面對此情此景,也僅僅是懷疑一番罷了,旋即走進一間又一間的商鋪,準備着此次晉升的物品。

對於現在的林毅來說,也唯有儘快晉升自己的實力,方纔有可能在這青雲宗內取得立足之地。

一路行來,倒是有着不少的弟子朝着林毅投來敬佩的目光,畢竟林毅在那鄘城大戰之中的表現在場的人皆是有目共睹的。

“果真是實力至上啊!”

看着沒這樣的局面,不禁有些感慨,想當初還是在這商肆之中,那時候的林毅根本不爲人所知,與現在的情況簡直就是完全相反!

……

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林毅便是將自己的自己所需全部購買完畢,倒是又讓自己當了不少的東西。

“誒,快來看吶,掌門親自下發的指令!”

恰在此刻,一名弟子在人羣之中呼喊道,旋即便是不少的弟子圍觀了過去。

此時的林毅也是圍了過去,眼神瞟向人羣的最裏面,卻只能看得個大概。

“經長老會議決定,本門弟子一月之後進行宗內弟子大賽,此次大賽無限制,不分內外門,以及真傳弟子。人人可參與,最後取前三甲,勝出者將進入青嵐劍宗成爲外門弟子,還望衆門徒積極備戰!”

一名最裏面的弟子此時極爲大聲地說道。

聽着此話,林毅卻是心中一愣,看來無魂那小子說的還算是真話了,但這也正附和林毅的心意,只是必須要進入前三甲這樣的名額,似乎是有些太難了一點了。

“哈哈,青嵐劍宗吶,這回一定要參加,說不定就進去了呢?”

“就是,就是,黃金級別的門派,無論如何都要試上一試!”

……

此刻,已是有着不少的弟子開始蠢蠢欲動了。確實,對於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每一個人皆是擠破頭都想要碰碰運氣的。

“快去買些魂石,看看趁着這短時間晉升一下實力纔好!”

說罷,便是有着一名弟子率先衝進了一間店鋪之中。這不說還好,可當衆人聽着那弟子如此一說,紛紛作鳥獸散,不到一刻鐘的功夫,這青雲宗內的各大商肆便是被一掃而空。

“看來這一次的壓力還真是不小吶!”

看着衆多弟子如此狂熱的表現,林毅不禁是抹了抹自己的額頭。


“罷了,還是先回去準備晉級再說吧!”

對於這樣的現象林毅也是無能威力,只有真正的實力方纔是有資格進入青嵐劍宗,這一點,他比任何的人都清楚。

……

夜深人靜,青雲宗上,圓月高懸,也許是由於地勢的緣故,下山地更是有着一陣陣的威風襲來,在這樣的天氣之中難免讓人有些寒由心生。

“噬魂,幫我看着點!”

此時的林毅已是一切準備妥當,一個人端坐在屋內,而在識海之內的噬魂也是應諾了一聲。


並沒有着急着修煉,反而是將自己這一天的所有準備全都一一擺放整齊。

林毅深刻的知道,自己的體質與他人有何不同,想要成功晉級恐怕還需要大量的魂石才行,還好當初在離開破軍之時就帶了不少,只是這一次恐怕也剩不了多少了!

許久,林毅方纔是緊閉起了雙眼,意識完全進入識海,來到了魂體的周圍。

此時卻是隻見一股火焰攀附於魂體之上貪婪地吸收着魂體之內的魂力。看着這火焰,林毅真切地感覺到了後者氣勢的強盛。

“看來這些時間你的實力增長了不少嘛!”

看着那陰火,林毅心中卻是有些嫉妒,自己辛辛苦苦地修煉,卻不如這陰火來的較快,只要寄生於他人的魂體之上便能獲得無盡的修煉資源。

此時,那陰火也是看着進來的林毅,竟是主動靠了過來。“託你的福,聖帝之體,果然是強大,你的實力也是增長了不少啊!”

林毅深知,自己與這陰火之間雖然現在是錄屬的關係,但對於這陰火的真實能力自己還完全沒有掌握,否則早就能和四象火訣相適應了。

“現在把魂體讓出來吧,我需要晉升至控魂境界!”

這陰火長期佔據着自己的魂體,林毅現在還真的是擔心這傢伙會不願意,若真是這樣,到時候恐怕也就只有強行破開了。

“好!”

出乎意料的是,那陰火沒有絲毫介意地直接從魂體之上抽身,旋即再次說道:“噬魂那老傢伙在外面爲你護法,那我也就在這裏面幫助你吧!”

林毅一時也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會主動提出來幫助自己。

“你的實力增長了,我才能得到長足的發展,有時候也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看着林毅似乎是不相信,那陰火再次說道。

的確,陰火此話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有林毅的實力真正增長了,他自己的實力方纔是有可能增長,畢竟陰火不同於其他,一般都是依靠自己的宿主有多強大才行。

聽着這陰火所說,林毅也沒有再說什麼,當即便是不再管其他的,迅速進入魂體之中。

此時的魂體已是變得越來越小了,現在的林毅纔是知道,只要自己的實力越強,這如同星球一般的魂體體積就在不斷地縮小,對於林毅來說,還真是有點搞不明白這玩意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噬魂那老傢伙也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記住,晉級的時候能量供應決不能斷,否則就會面臨前功盡棄的局面!恐怕還會危及到根基!”

看着林毅沒有絲毫的猶豫就直接進入了魂體之內,那在外面的陰火此時卻是出言提醒道。

沒有絲毫的猶豫,只見此時端坐在屋內的林毅周身的氣勢陡然上升,甚至還泛着點點的紫色光芒。

此刻的林毅已是急速地催動這識海之內的魂體飛速旋轉,而擺在眼前的不少魂石也開始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逐漸吸收進了林毅的識海之內。 此時,林毅臉上的神色極爲堅定,魂體在自己意識的催動之下更是飛速旋轉,現在的魂體幾乎是一片虛幻。

而此時林毅的意識卻是一直處在魂體之內,冷眼凝視着周圍的一切變化。

對於這樣的晉級方式,那噬魂根本不懂的怎麼指導,反倒是一旁的陰火倒是能夠看出來一些其中的門道,這一點倒是出乎林毅的意料。

……

約莫過來兩個時辰,端坐在屋內的林毅依然是沒有任何的反應,當然,若是有人能夠走進觀察的話,就能發現此時的林毅全身上下都是滲出了虛汗。

而在魂體之內的林毅更是倍感吃力,現在已是過了這麼長的時間,而那魂體卻是沒有絲毫停止的跡象。

魂體的運轉需要大量的能量支撐,擺在林毅眼前的魂石此時已是消耗了大半,“難道今天註定是要失敗了?”

看着眼前魂石急速消耗,林毅內心卻是不斷地打着鼓,要是真的就這樣失敗的話,恐怕這一輩子都難以有機會反身了。

“不行,這世界還沒有多少東西能難倒我林毅呢!”

對於林毅來說,自己的脾氣有多倔強只有自己纔是知道,所以此時的他反而神色更爲堅定,意識不斷加強,那魂體的轉動速度更是快上了不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