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就算是你家再有錢,也不能這樣看不起人,敬酒乃是華夏的規矩,就算是不遵循這個規矩,不說別的,看在媳婦的面子上,這杯酒也應該敬下。

大家心中雖然有所不滿,但今天只是客人,雖然平常是朋友,但這種場合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

看着公婆離開,楊丹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忍不住臉上流下了兩行清淚。

他們的話語也被劉黎明一桌人聽的清清楚楚,柿餅忍不住拍案而起,可卻被劉黎明死死的拉了回來。

「黎明哥,這對公婆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我得去上前好好教訓他們一番!」

「就是,他娘的,我就夠勢利眼了,比我還勢力!真他娘的,去柿餅上去收拾他們去!」山川在一旁笑道。

「我們打工的怎麼了,不就是他們家有幾個臭錢嗎,有什麼了不起,這酒我們還不喝了,我們走!」

「就這樣走了,不是太不給楊丹面子了,你們都趕快坐下吧!」

幾個老鄉都是一心的怒火,有的直接想拍屁股走人。

劉黎明笑了笑,說道:「算了吧!這種人我們也不稀罕他們的禮數,今天是楊丹大喜的日子,我們不能在這裏給她鬧事,都是一個地方的,說起來也是娘家人,再說了楊丹的老公也不錯,咱們都忍忍吧!」

這時,楊丹和丈夫又跑了過來,「各個大哥,今天招待不周,請大家多多見諒,這杯酒我敬大家一杯……」楊丹的愛人一過來就熱情的招呼了起來。

楊丹心裏也是非常的生氣,可是在老鄉面前,她還裝的若無其事的樣子,笑呵呵的說道:「老鄉們,今天讓你們見笑了,請大家多多見諒!隨後我們再聚!」

大夥都非常的同情楊丹,各個心中的怒火都消減了不少,紛紛舉杯共飲。

劉黎明在這桌上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拍了拍楊丹老公的肩膀說道:「兄弟,我們都是楊丹的老鄉,從小一塊長大,既然結了婚就一定要好好待她,可不能讓她受半點委屈,我和楊丹親如兄妹,我一直把她當親妹妹看待,她要是受了委屈,我以後一定讓你好看!」

「對,我們都是楊丹的親人,她要是受了欺負,我們這群人絕對饒不了你!」

楊丹的老公笑了笑,拍著心胸脯說道:「各位大哥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待楊丹的,不會讓她受一點點委屈!」

「好,好,這就好,來我們再喝一杯!」

「今天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啊!」

楊丹老公的話音剛落,背後傳來一聲惡毒的聲音,「吃,咋不吃死你們,一群子餓死鬼托生,才交幾個禮金……」

聽到此話,劉黎明終於忍不住了,他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你說誰是餓死鬼托生?嫌我們給的禮金少,你說個數,老子現在就給你!在後面嘰歪個什麼呢!半百的人還有沒有一點教養!」

劉黎明惱火到了極點,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沒有教養的人,本來想着看着楊丹的面子不和她們一般見識了,但這個女人也太囂張了,來者便是客,那有這樣對待客人的,簡直就是人間的奇葩!

劉黎明這樣一說,周圍的賓客都紛紛轉過了身。

只見楊丹的婆婆徐徐走了過來,不以為然的說道:「我說的就是你們,怎麼了?」

「媽,你這是幹啥?」

楊丹的老公慌忙上前攔住自己的母親說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人家都是楊丹一個地方的,你這樣鬧,楊丹以後要怎麼做人啊?」

「怎麼做人!」

楊丹的婆婆冷喝一聲,喝道:「以後這些人就不要再見了,和這些人來往降低我們的身份!你也是還給他們敬酒,敬個屁!」

楊丹的老公眉心緊皺,氣的直跺腳,「媽,你真是無理取鬧,走,快點給我走!」 聽到這話,秦幽略加思索,道:

【我也不知道,能化形的時候,自然就能化形了唄!】

聞言,千仞雪單手扶額。

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這說了不等於沒說嘛!

但她也沒打算追根究底。

畢竟,不管秦幽到底何時化形。

至少,他現在的樣子不就很可愛么?

看着秦幽還沒她兩根手指大的小爪子,千仞雪突然笑了笑。

她就喜歡秦幽這幅既可愛、又能勾起她強烈保護欲的樣子。

咕咕……

就在這時,秦幽的肚子叫了起來。

【雪兒姐,好不容易來一趟,你都不給我帶點小零食來嗎?】

秦幽歪著頭問道。

小零食?

千仞雪這才反應過來,當即從儲物戒中取出幾根冰糖葫蘆,塞進他的小爪子裏。

【就這點……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

秦幽可沒有撒謊,就以他的胃口而言,說是塞牙縫都算抬舉這幾根冰糖葫蘆了!

千仞雪紅唇一嘟,朝着他吹了口氣。

金芒一閃,又是幾根冰糖葫蘆出現在手中。

「噹噹!不夠就跟姐姐說。偷偷告訴你,其實姐姐會變魔術,能變好多好多好吃的出來!」

她當然不會變什麼魔術,只是在來索托城之前,將過往所有賣小零食的攤販全部買下了而已。

秦幽嚼了口糖葫蘆,漫不經心的瞥了她一眼:

【雪兒姐,你都多大年紀的人了,不要玩這種小女孩才玩的把戲好不好?】

千仞雪氣鼓鼓的用手颳了刮他的鼻子:

「小幽幽,姐姐必須糾正你一下,姐姐才二十二歲,什麼叫『你都多大年紀的人了』!」

然後,她就真的像個小女孩般坐在草坪上,伸直纖長的玉腿,小巧的美足一搖一晃着,滿不在意的說道:

「小女孩又怎麼了?姐姐我就樂意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做個小女生!」

「不像個別女人,都那麼大歲數了還喜歡裝嫩,還老是把你朝她的宮殿裏拐!要不是姐姐現在打不過她,一定……」

千仞雪突然噎了一下,想起對方好歹是自己的母親,只得悻悻道:

「一定好好跟她理論一番!」

言盡於此,秦幽哪還不明白她指的是誰。

有一說一,比比東雖然不復青澀年華了,但她成熟美麗又性感啊!

作為一隻神獸,秦幽誠實,他就是以貌取人,要是比比東沒有那麼漂亮,他才不會任由她抱呢!

陽光漸漸變得刺眼起來,柔和的撒向大地。

千仞雪抬手遮擋了一下,發現竟有些暖和。

她乾脆就直接躺在草坪上,輕聲喃喃道:

「小幽幽,我們午睡一會兒吧?」

秦幽也有些困意了,並沒有反駁。

他站起身來,躲進了千仞雪衣襟下的兩隻大白兔當中。

嗯,這裏又軟又舒服,還能遮擋陽光,正好適合我午睡!

秦幽暗自想到,緩緩熟睡了過去。

聽聞他內心所想的千仞雪,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轉眼又是好幾天過去。

這幾天,寧榮榮三女好多次前來尋求她們的「雪老師」教課。

然兒千仞雪的回答也很簡單,只有三個字:

「上自習。」

寧榮榮只得苦着臉,和小舞朱竹清一同玩起了秦幽傳授給她們的華夏瑰寶:

「鬥地主」。

此時此刻,史萊克學院之外。

一身布衣布鞋的平頭哥玉小剛星夜趕路,總算是來到了這裏。

望着史萊克學院並不存在的大門,玉小剛心中百感交集。

最近,他可謂是倒霉透頂!

先是去了一趟武魂殿,結果不僅被比比東教訓了一頓,還差點被自家人當成太監給閹了!

但這一切,隨着他王者歸來,重回史萊克后,都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收了一個好徒弟,唐三!

只要將唐三培養成大陸第一強者,他玉小剛自然會跟着水漲船高!

屆時,他會讓所有曾看不起他的人付出代價!

早年時,他曾偷窺過武魂殿古籍,藉此獲得了許多理論知識,再加之唐三又是千載難遇的絕世妖孽,不僅先天滿魂力十級,更是傳說中的雙生武魂!

他玉小剛,有這個自信!

「算算時日,小三也該突破魂尊的瓶頸了吧?也是時候帶他去獲取第三魂環了!」

玉小剛自語着,跨進了史萊克學院大門。

剛進學院,他就感到一陣涼風拂過,身體都不自覺抖了一下。

「學院裏怎麼如此秋風蕭瑟的?可惡,早知道穿厚一點了,裝成衣着樸素的世外高人模樣可真累!」

望着自己一身單薄的布衣,玉小剛心中思考着,一旦他功成名就,就把這身用來沽名釣譽的破衣裳給換掉!

沿着學院的道路走了好一會兒,路過操場,又走進空空蕩蕩的院長辦公室,玉小剛才猛然察覺今天的史萊克有點不對勁。

怎麼感覺,學院裏凄涼了很多?

唐三他們這會兒不在操場訓練,跑去哪兒了?

還有弗蘭德和趙無極呢?

「小幽幽,這都好幾天,我們要不要去礦場看看唐三他們?」

一道嬌柔的女生傳至了玉小剛的耳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