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大概的猜到了。”端木軒淡淡的點了點頭。

“我先打個電話聯繫目暮警部!”

……

“這條路怎麼感覺有些熟悉?”柯南和毛利小五郎皺着眉頭打量着車外的風景。

他們現在坐的是目暮警部的警車,剛剛他們打電話把目暮警部叫過去了之後,就由端木軒指路,一路開到了這裏。

“昨天我們不是來過這裏了。”端木軒抱着灰原哀坐在副駕駛座上,要是平時,他估計早該興奮的調戲起灰原哀了,但現在,他更關心的是森谷帝二的事情。

“昨天來過?”柯南和毛利小五郎都有些不解。

“你們昨天來過這裏嗎?”目暮警部也和柯南他們坐在後座,開車的是白鳥任三郎。

“對…”端木軒點點頭,剛要解釋。

“叮叮叮——”電話響了。森谷帝二給的半個小時到了。

“桀桀桀,你們應該已經證實好了吧,不知道各位現在感想如何。”電話一接通,就傳來了森谷帝二古怪的笑聲。

“混蛋。你最好不要傷害小蘭,要不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柯南咬牙切齒的衝着電話裏吼着。

“嘖嘖嘖,不會放過我?現在你們還沒有高清形勢嗎?是你們不會放過我,還是我不會放過你!”電話裏的森谷帝二顯然很是得意,柯南他們表現的越惱火。他就越有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好了,差不多該進行最後的遊戲了,你們把工藤新一叫出來吧,相信,他的小女朋友在我手上,不知道他是不是還能沉得住氣,一直躲在暗處。”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針對新一哥哥!”柯南一直想不通,這個人到底爲什麼要針對他,他腦袋都快想破了。都沒有確定什麼可疑的人員,實在是他這兩年得罪的人太多了,仇人實在是不少,這樣沒有任何的線索,根本就無異於大海撈針。

“我爲什麼要針對工藤?他毀了我的夢,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毀在他手上,我當然要讓他好好的嚐嚐,這種絕望的滋味。”聽到柯南問他爲什麼要針對工藤新一,電話裏的森谷帝二的聲音猛的拔高了幾度。略微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多說無益,你們最好是趕快讓工藤新一出來,要不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對他那可愛的小女朋友做些什麼了。”

“混蛋。你有什麼事衝我來,你要是敢傷害我的女兒,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毛利小五郎一把奪過電話,拼命的衝着電話裏吼道。

“哼,你們只會說不會放過我這種空話嗎?不會放過我?你先找到我再說。”不知道是不是被柯南剛剛的話勾起了以前的回憶了,電話裏的森谷帝二沒了戲耍柯南他們的心情了。他現在只想着快點逼工藤新一出來,然後和自己不完美的那個作品一起,變成回憶。

“把電話給我。”端木軒突然向毛利小五郎伸出了手,示意毛利小五郎把電話給他。

“呵呵,空話?希望你等下還能說出這話,你以爲你做的滴水不漏?把我們耍的團團轉?不,你不過是隻猴子罷了,你纔是那個被耍的人。”端木軒冷笑着看着手上的手機。

“你是誰!”電話裏面的森谷帝二語氣有些陰沉。

“我是誰?等下你不就知道了,我們正在趕去你家的路上,有些話,我們還是坐下來,當面聊纔好,森谷帝二。”端木軒眼神一片冰冷。

“什麼!”所有人都是一聲驚呼,前面開車的白鳥任三郎手也是一抖,車子立馬猛的往旁邊一傾,發生了這種案件,他們當然是第一時間詢問過了柯南最近有沒有碰到過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了,也就從柯南嘴裏知道了,柯南他們在前一天曾經見過森谷帝二。

但他們怎麼也不會相信,大名鼎鼎的名建築師,森谷帝二會是這些爆炸案件的幕後黑手。

特別是白鳥任三郎,他在大學的時候,喜歡的就是建築學,要不是後來因爲某些原因,他現在應該已經成爲一個建築師了,所以對於建築界的大師,森谷帝二,他也很是崇拜的。

“怎麼,你很吃驚?從昨天我就知道是你了,我看着你,不過是在看耍猴戲罷了。”端木軒冷笑着道。

“你在瞎說什麼,森谷帝二?呵呵,你說的是我?”電話那頭的森谷帝二沒有了剛剛那副一切盡在掌握的樣子了,他乾笑着說道,還想掩飾着自己的身份。

“好了,你到底是誰,我們馬上就知道了,我們已經到你家門口了,你不會想找藉口躲起來吧,呵呵,那你就要祈禱了,我們會不會在你家裏搜出什麼不好的東西了。”

端木軒冰冷的看着遠處的森谷邸,他不怕森谷帝二逃跑,這麼大的事,只要在他家裏搜出什麼,證實了他就是幕後黑手,那他就絕對不可能逃得過日本政府的追捕了。

至於搜查需要搜查令?別逗了,發現了這種惡劣的事件,要是可以,日本政府都打算把所有有嫌疑的人全部槍斃了,強行搜查個民宅算事? ?

cpa300_4;“森谷帝二是那個幕後黑手?”柯南臉色凝重的盯着端木軒的臉,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事情。

“對。”端木軒冷笑着點了點頭。

“端木先生是從哪裏看出來的?”毛利小五郎也忍不住的開口問道,顯然,他也不信。

“這個等下到了森谷帝二家裏,你們就知道了。”端木軒懶的解釋太多,而是抱着灰原哀直接下了車,往森谷府邸走去。

“先生,你好,請問你是?”門口的守衛趕忙迎了過來。

“不好意思,我們是警察,有事要找森谷先生,麻煩你們通報一聲。”目暮警部站了出來,亮出了警官證,因爲還不能確定森谷帝二到底是不是幕後黑手,所以他的語氣還算的客氣。

“警察?”門口的守衛有些疑惑,接過了目暮警部手上的警官證仔細檢查了一遍真僞,才把警官證還給了目暮警部。

“請你們稍等一下。”守衛從目暮警部的警官證是看到了目暮十三是個警部,態度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森谷帝二說起來也算的上的社會名流了,平時他見的大人物也不少,一個警部而已,還不至於讓他表現的多麼尊敬。

嬌妃傾城 “森谷大師請你們進去。”守衛跑進保安亭打了個電話,就出來了。

“毛利先生,還有柯南小朋友,真是稀客啊,你們怎麼突然登門了。”端木軒他們進去的時候,森谷帝二老早等在了莊園客廳。

他一見到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就一臉笑意的迎了上來,一副和善的樣子。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都沒有答話,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端木軒,等着端木軒開口。

“這是?”看他們的樣子,森谷帝二又表現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裝的好像真的樣的,端木軒心裏嗤笑一聲,沒有絲毫的客套,直接語氣不善的開口說道,“好了。森谷帝二,不要裝了,剛剛我們可還通過電話,你還以爲自己我是在開玩笑?”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森谷帝二的演技發揮的淋漓盡致。一點破綻都沒有。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不見棺材不落淚。”端木軒冷笑了一聲,用中文嘲諷了一句,然後接着開口道,“你認爲這樣還有意思?一定要我把你的證據擺在你面前?”

“我壓根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證據。你到底想說什麼。”森谷帝二臉上一臉的疑惑,同時適時的表現出了一絲不耐煩。

“森谷先生,我們懷疑你是今天發生的三起爆炸案的嫌疑人,所以請你配合下我們的調查。”看端木軒是認定森谷帝二是兇手了,沒有向森谷帝二詳細講解的意思,目暮十三忙站出來解釋了一句。

“什麼,我是爆炸案的嫌疑人?無稽之談!我今天一天都待在自己的家裏,也沒有任何的理由策劃什麼爆炸案件,請你們給我個合理的解釋,要是你們沒有合理的解釋。我想,我該找律師和你們談了!”

森谷帝二臉瞬間陰沉了下來,一副被污衊了的憤怒樣子。

“不單單是爆炸案,最近發生的幾起縱火事件也是他做的。”端木軒冷笑着說道。

“什麼!”目暮十三他們都是一驚,這個端木軒前面可沒說過。

“很好,看來你們是鐵了心要血口噴人了,現在請你們立刻出去,沒有證據,我不會回答你們任何的問題。”

聽到端木軒說縱火事件也是他做的,森谷帝二臉色微微的一變。不過表面上,他卻還是一副被污衊了的憤怒模樣。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最近發生縱火事件的應該是,黑川宅。水島宅,安田宅,阿久津宅,而這些,應該都是你設計的作品吧!”端木軒冰冷的盯着森谷帝二的臉。

“什麼,最近發生火災的都是森谷教授的作品!”目暮十三一聲驚呼。他們還真沒調查過那些建築的設計者,現在聽到端木軒說出那些建築的設計者都是森谷帝二後,他們也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這事不管是不是森谷帝二做的,也絕對和森谷帝二有種某種關聯,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巧的事。

軍火之王 “黑川宅?水島宅?安田宅?阿久津宅?對這些確實是我設計的,但那和我有什麼關係?這不是更應該證明我和這種事情沒有關係嘛!你們應該去找我的對手,那些看不慣我的人才對,難道你們會認爲,我會自己燒掉自己的作品?”

森谷帝二裝作一副沉思,仔細的回憶着端木軒說的那些地方的樣子,半響,他才點了點頭開口道。

“這可說不定了,要是你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呢,你不是一直都只認同對稱的建築嗎?我找過以前的那些被燒掉了的建築的照片,發現了很有趣的一點,那些被燒掉的建築竟然都剛好是不對稱的建築。”

端木軒冷笑着說道,這是目暮警部他們在場,要是目暮警部他們不在,他估計老早就動手賞森谷帝二一顆花生米了,哪有功夫和森谷帝二慢慢玩這種找證據的遊戲。

“無稽之談!不對稱的建築我就一定要毀掉?你以爲老夫是什麼人!”森谷帝二也冷笑了一聲,針鋒相對的說道。

“不止這個,還有下午被安放了炸彈的橋,好像也是你的作品吧,我記得曾經在你的展覽室看到過那座橋的照片。”端木軒沒有理會森谷帝二的裝模作樣,而是接着說道。

“我不想再聽你在這裏說廢話了,說了,如果你是因爲出事的都是我的作品,才懷疑我的,你們應該去找有誰和我有仇纔是,而不是在這裏戲耍老夫。”森谷帝二一臉的不耐煩。

“那西多摩市呢,關於西多摩市的城鎮規劃!”端木軒冷冷的看着裝模作樣的森谷帝二。

“什麼,什麼西多摩市!”森谷帝二渾身都是一震,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不過表面上,他還在強撐着一副搞不明白的樣子。

“西多摩市?那裏和這次事件有什麼關係嗎?”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都有些疑惑,倒是柯南,正沉着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當然有關係,而且是大有關係,關係到了他爲什麼要挑戰新一的理由。”端木軒冷笑着盯着森谷帝二。

“爲什麼挑戰新一的理由?”

“因爲新一哥哥毀了他的夢。”說這話的不是端木軒,而是柯南,聽到西多摩市,再把事件從頭到尾串聯了一遍,他很容易的就明白了森谷帝二爲什麼針對他了。

“誒?”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更是疑惑。

“新一哥哥曾經和我說過,他在西多摩市破獲了一起案件,導致了西多摩市的市長下臺了,關於那位市長在任的時候的許多政策,也都流產了,其中就有西多摩市新城區的規劃。”柯南陰着臉點了點頭,然後轉頭死死的盯着森谷帝二的臉。

“你就是那個新城區規劃的設計師吧,森谷帝二先生。”

“是這麼回事嗎?”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也沉着臉,轉頭盯着森谷帝二,這個事情可不簡單,要是真的是像柯南說的那樣,就代表着森谷帝二有作案的動機了。

“是又怎麼樣,西多摩市的新城區規劃的設計師確實是我。”

森谷帝二沒∵∵,有否認,否認也沒用,這種事,稍微去查一查就能查的出來。

“怎麼說來,森谷帝二先生果然是這一系列事件的幕後黑手啦?”目暮警部凝重的盯着森谷帝二,本來他是一直都不相信,這些事件竟然會是森谷帝二做的,因爲怎麼看,森谷帝二都沒動機這麼做,但現在,有了動機,再把所有事情串聯一遍。森谷帝二確實是有了很大的嫌疑了。

“幕後黑手?無稽之談,工藤新一確實是破壞了我關於西多摩市的新城區規劃,但就因爲這樣,我就要報復回去?還順帶毀掉自己的作品?那座橋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我就是從那座橋開始,纔在建築業嶄露頭角。我會毀掉對我來說這麼重要的設計?”

森谷帝二臉上一臉的平靜,沒有了前面那副故意表現出來的憤怒。

“哼,你以爲我們現在手上沒有證據就拿你沒辦法了?我們手上確實是沒有證據,但你家裏應該有吧。”端木軒冷笑着看着森谷帝二。

“這麼說來,你們是打算搜查我家咯?你們隨意。”聽到端木軒打算搜查他家,森谷帝二沒有任何的慌張,早在聽到端木軒說他名字的時候,爲了保險起見,他就在端木軒他們來之前。把他用來變裝的一些道具給毀了,壓根就不怕端木軒他們搜。

“看來你聰明的在我們來之前把證據都毀掉了,不過我想,你身上應該還有一樣東西沒有被毀掉吧。”

對於森谷帝二把證據給毀掉了的事情,端木軒一點都不意外,畢竟只要是不傻的人,知道警察要來自己家了,肯定都會爲了保險起見把證據毀掉的。不過變裝之類的證據好毀,有一樣東西卻不好毀。

聽到端木軒說他身上還有證據。森谷帝二一點都不慌張,他壓根就是認爲端木軒在詐的他,明明在端木軒他們來之前,他就把所有用過的東西都給毀掉了。

“還有那個引爆器呢,你爲什麼不毀掉?或者說你是不敢毀吧,炸藥就埋在你腳底下。要是一個不小心的,觸動了按鈕,估計不用等我們來,你就被炸的灰灰湮滅了吧。”

看着森谷帝二一副不見棺材不死心的樣子,端木軒直接說出他所說的證據。也就是前世,那個被柯南下掉了電池的炸彈引爆器。

“你怎麼知道!”聽到端木軒說出引爆器,森谷帝二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鐵青了起來,他纔想起來,自己身上確實還有個炸彈引爆器來着。

作爲一個高智商人士,他深諳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籠子裏的道理,所以他一邊在佈置着小蘭的事情,一邊在自己身邊留了張底牌,確保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還有奮力一搏的能力,但這個事,明明他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端木軒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引爆器?什麼引爆器?”柯南他們就聽不懂端木軒和森谷帝二的話了。

森谷帝二沒有回話,而是陰狠的盯着端木軒的臉,心中有些奢望端木軒剛剛是瞎說的,並不是端木軒真的知道些什麼。

“他在莊園地底下埋了炸彈了,只要一按引爆器,整座莊園都會瞬間被炸沒了。”端木軒的話一下子熄滅了森谷帝二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

“什麼!埋了炸彈!”柯南他們被嚇了一跳。

“桀桀桀,當然,我怎麼可能不留張底牌在身邊,你們不要站着別動,要是動一下,我就按下起爆器,大家跟着一起死。”看沒有希望了,森谷帝二一下子就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陰笑了一聲,然後猛的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打火機樣的東西,然後陰狠的盯着端木軒衆人。

“果然,你就是兇手!”目暮警部他們的臉色一片鐵青。

“當然,工藤新一可是毀了我的夢想,作爲一個設計師,最高的榮耀無疑就是親自設計一座城市,但這一切都毀在了他的手上,我當然得讓他好看!”提到自己的夢想,森谷帝二又變得有些歇斯底里了,握着那個引爆器的手都隱隱有些顫抖。

“你千萬不要激動,有事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談。”目暮十三被嚇了一跳,連忙開口穩定這森谷帝二的情緒。

“桀桀桀,坐下來慢慢談?既然事情暴露了,我就沒想着能活下去了,不過,死之前,拉着這麼多人陪我,也算是值了,就是可惜,工藤新一竟然不在。”聽到目暮十三的話,森谷帝二更歇斯底里了,他也不傻,自己的事情要是敗露了,等着他的下場絕對只有一個死字。

“你千萬不要衝動,有事我們可以商量。”目暮十三臉上一白,嘴裏還在說着,那些他自己的都不信的話,要是這裏只有他一個人,他絕對是會想着找機會制服森谷帝二,但現在房間裏還有這麼多人,他可不敢亂動。

“小蘭現在在哪裏?”端木軒突然開口問道,他沒有理會歇斯底里的森谷帝二,既然早就知道了森谷帝二在莊園下面埋炸彈了,他怎麼可能會不動些手腳。 ?“桀桀桀,你說那個小女孩?本來打算把他作爲壓軸送給你們的,但現在看來,你們估計用不上了。⊥,”森谷帝二陰笑着說道。

“哦~對了,我差點忘記了,還有一個工藤新一,剛剛還在想,路上沒有他的陪伴,會少了許多趣味,你們快打電話給他吧,讓他去救那個女孩吧。”

“我問你小蘭在哪裏。”端木軒眼神冰冷的看着森谷帝二。

“桀桀桀,你可不是工藤新一,這個我可沒義務告訴你,你們打通了工藤新一的電話,我就告訴你們,那個小女孩在哪裏。”

“你以爲你吃定我們了?”端木軒眼神依然冰冷。

“什麼意思!”森谷帝二愣了愣神,心裏隱隱感覺有些不妙。

“什麼意思?你按下手上的起爆器不就知道了。”端木軒不屑的說道。

“蒼大哥!”聽到端木軒的話,柯南他們卻是被嚇了一跳,這還要刺激森谷帝二啊萬一他真的按了怎麼辦。

“我按下起爆器就知道了?”森谷帝二先是愣了愣,然後,臉上立馬一臉的猙獰,“你以爲我不敢?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說着,森谷帝二手就要往起爆器上按去,不過手指剛放在起爆器上面,他又突然停了下來。

“呵呵,差點被你騙了,你是想早點解脫?那可不行,我還沒有見夠你們恐懼的樣子呢。”

或許是知道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活不下來了,森谷帝二的情緒很不對勁,顯得異常的瘋狂,話也有點多。

腦補是種病,得治!

端木軒眼神冰冷的看着嘰嘰歪歪的森谷帝二,他早已在起爆器上面做了手腳了,不管森谷帝二這麼按,起爆器都是不會有反應的。

“好了,這個事就這麼結束吧。 奪愛:婚外燃情 現在,告訴我,小蘭在哪裏?米花都市大樓?”端木軒懶的陪着森谷帝二瞎鬧了,他直接朝着森谷帝二走過去。

“你不要過來。”森谷帝二被嚇了一跳。手下意識的就想按下起爆器的按鈕,不過終究,他其實心裏也怕死來着,所以他又一次的停住了手上的動作,而是歇斯底里的衝着端木軒大吼着。

“蒼大哥。不要啊!”柯南他們也被嚇的小臉煞白,搞不懂端木軒到底想幹嘛。

“你倒是按下手上的按鈕啊,你在等什麼?等我走過去自己搶過來?”端木軒都有些無語了,他現在巴不得森谷帝二按下引爆器,但森谷帝二卻一直都在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動手。

“好!我成全你!”看他真的一步步的走過來了,森谷帝二心裏一橫,咬了咬牙,猛的按下了那個打火機形狀的引爆器的點火的地方。

柯南他們眼睜睜的看着森谷帝二按下了引爆器,都下意識的閉起了眼睛。腦子裏都不自覺的迴盪着一句。

“被蒼大哥(端木先生)坑死了!”

“誒,沒事?”閉着眼睛等了一會兒,柯南他們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動靜,沒有爆炸,身體更沒有疼痛的感覺,他們偷偷的睜開了眼睛,現深谷帝二也閉着眼睛,手上還維持着按那個起爆器的姿勢。

“現在,你的底牌沒有了,可以告訴我小蘭在哪裏了吧。”端木軒面無表情的看着森谷帝二。

“沒反應?”森谷帝二也反應了過來。他愕然的看着手上的引爆器,又擡起手指,在上面按了一下,但還是什麼事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他瞬間就變得驚慌失措了起來。手指拼命的按着起爆器,期望能有點什麼反應,但任憑他把手指都按酸了,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怎麼會沒用?怎麼會沒用?不對啊,到底是哪裏壞了?爲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森谷帝二呆滯的喃喃自語着。

“當然沒有反應,我把裏面的線路全部剪斷了。怎麼可能還會有用。”端木軒真的有些無語了,自己從剛開始,就一直在問,小蘭在哪裏,結果森谷帝二卻一直嘰嘰歪歪的在這裏瞎扯着。

“你,你把線路就剪斷了!什麼時候!”森谷帝二擡頭,一臉的驚駭。

“什麼時候你就無需知道了,現在說吧,你最後的底牌也沒有了,告訴我,小蘭在哪裏。”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打暈我的人是你?”森谷帝二依然無視了端木軒關於小蘭的問題,而是滿臉恐懼的看着端木軒。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