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李逸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他最大的依仗便是那一身超凡入聖的力量,如今對方不與他近戰,力量再大又有什麼用?

其實,剛纔近身戰的時候,李逸就有方法殺死對方,就算殺不死,也能讓對方失去戰鬥力。只要催動體內的毒元力,金將軍必死無疑,但想到福伯的警告,李逸最終還是放棄了。

此時他的敵人只是雲城城主府,若果由噬靈蠱毒演化而來的毒元力被人看出門道來,那他的敵人就是整個大陸了。

“必須儘快結束戰鬥。”

可是對方不跟他近戰,他遠攻的能力並不比對方強,想要快速戰勝對方顯然不可能。


“不知道能不能將火元力與風元力融合?”

李逸一邊躲避着金將軍的攻擊,心裏沒來由的冒出這個念頭,並且一發不可收拾,停不下來。

兩種不同的元力融合,李逸還從未聽說過,也許有,但李逸的實力還達不到那個層次。

如果能融合,李逸的實力將大幅度提升,如果不能,李逸很可能會爆體而亡。

這是一場賭注,賭贏了便魚躍龍門,賭輸了便墜入黃泉。

李逸一邊躲閃,一邊苦苦思索該如何將兩種元力融合。


漸漸地,他竟然忘記了自己正在與金將軍戰鬥,又一次進入了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空靈之境。

這正是水晶頭骨的又一個作用,能讓李逸更加容易的進入空靈之境,並且進入這個狀態後,在水晶頭骨的幫助下,李逸並不會靜立不動,仍舊保持着戰鬥的本能。

金將軍很快就發現了不對,李逸雖然躲閃的能力不減反增,但卻很久沒有發動攻擊了。

“他在幹什麼?”

金將軍皺了皺眉,手中的攻擊越發凌厲,但任憑他如何攻擊,李逸總能在關鍵時刻巧妙的躲開。

“這是……空靈之境?”

金將軍滿臉驚駭,李逸竟然在與他戰鬥的時候進入了空靈之境,他修煉了幾十年,從未進入過空靈之境,這讓他心裏燃燒起了一股驚天妒火。

“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金將軍殺意震天,攻擊接連不斷地發出,同時迅速逼近李逸。

他已經發現,李逸只是本能地躲閃,這種狀況,遠程攻擊顯然沒有近身攻擊方便。

很快,金將軍便到了李逸身前,長劍被冰霜覆蓋,瞬間刺出三劍,分三個方位將李逸籠罩。

李逸本能地踏出幻影迷蹤步,身子左閃右避,竟是躲過了金將軍的攻擊。

金將軍怒哼一聲,停了下來,而沒有感受到危險的李逸,也隨之停了下來。

見此,金將軍眼中精光一閃,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

他收斂自己的殺意,雙手快速掐動手印,整個過程他沒有透露出一絲殺意,李逸自然也感受不到危險。

忽然,金將軍低喝一聲,大手一揮,就見一層冰霜瞬間將李逸冰凍。

“哈哈,這個時候進入空靈之境,簡直是找死。”

金將軍哈哈大笑,開心不已,李逸的表現讓他驚駭,讓他嫉妒。曾經有多少天才死在他的劍下,李逸也不例外,他爲自己絕殺一位絕世天才而興奮。 “哈哈哈哈,李逸你不是很厲害嗎,來抓我啊,你怎麼不動了?哈哈哈哈!”

見李逸被冰凍住,雲海天發出一陣變態的笑聲,滿臉猙獰。

聽見雲海天的笑聲,慕容長風等人轉頭一看,立即便見到了被冰凍住的李逸,不禁大驚失色。

“老大!”

大庸醫 李逸哥哥!”

劉峯兄妹驚呼出聲,憤怒之下,兩人齊齊大喝一聲,一股驚天氣勢從兩人身上散發出來,氣勢之強,不比慕容長風遜色。

實力大增後,劉峯兄妹發狂一般的砍殺着眼前的黑甲軍,並向着李逸的方向移動。

慕容長風雖然沒有說話,但手中的攻擊卻是越發凌厲,腳步也在往李逸那邊移動。

慕容龍城滿臉陰沉,他一拍輪椅,咻地一下騰空而起,向着金將軍疾飛而來。

與他對戰的那人一愣,沒想到慕容龍城的輪椅竟然還可以飛行,再想去追時,慕容龍城已經離他很遠。

他頓時放棄了追擊慕容龍城,而是加入了圍攻福伯的行列。

福伯不敢分心,全力爆發,以一敵三,竟也不落下風。

慕容龍城的輪椅速度雖然很快,但金將軍距離李逸不過一步之遙,他又怎能快過金將軍。

金將軍高舉長劍,狠狠劈下,只要這一劍落在李逸身上,李逸必定會被劈成碎塊。

“不要!”劉峯兄妹和慕容長風大爲焦急,但黑甲軍實在太多,他們無法脫身。

而慕容龍城此時距離李逸尚且還有十數米遠,根本來不及救援。

當!

金將軍長劍落在李逸身上,想象當中的碎塊並沒有出現,反而是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一道道金光在李逸體表流動。

“護體金光?”

慕容龍城驚愕不已,懸浮在空中,竟然忘了繼續前進,可見他心中有多麼的震驚。

金將軍並不知道護體金光,他只知道這些金光阻止了他的進攻,他很憤怒,再次劈出一劍。

這一次金光倏地一下消失不見,金將軍一喜,原來只能抵擋一次。

慕容龍城滿臉自責,自己曾經好歹也是一城之主,在戰鬥之中竟然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錯誤的代價便是李逸的性命。

眼看金將軍的攻擊即將落下,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勢從李逸身上散發出來。

這股氣勢很複雜,有風的飄逸靈動,也有火的暴躁熱烈。

感受到這股奇怪又強大的氣勢,所有人都是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戰鬥,詫異地看了過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被冰凍住的李逸,身上竟然閃爍着一青一紅兩種不同的光芒。更讓人驚駭的是,這兩種光芒竟然在快速融合。

眨眼間,兩種光芒便融合爲一,形成一道青紅相間的特殊元力。

砰!

冰凍住李逸的冰塊猛然炸裂,化作無數碎塊向着四周激射而出。

金將軍原本劈向李逸的一劍,不得不收回抵擋爆射而來的碎塊。

就在這時,李逸雙眼猛增,蟠龍刀對着金將軍當頭斬下。

一道青紅相間的刀芒呼嘯而去。

感受到刀芒的威勢,金將軍臉色凝重,如此近的距離,他不可能躲閃,只能揮劍相擊。

當!

長劍一接觸到青紅刀芒便被斬斷,刀芒去勢不減,直接從金將軍的頭頂落下。


金將軍眼中露出了驚駭,隨即額頭出現了一條血絲,隨即便怦然倒地。

到底之後,鮮血汩汩而出,流之不盡。

“元力融合,雖然只是領悟了融合的皮毛,但這天賦已經堪稱妖孽。”

見危機解除,慕容龍城也終於放鬆了下來,隨之而來的就是滿心的震撼。

他很清楚元力融合的難度,在普通人看來,每個丹武者只能領悟一種元力,但對於大陸上那些頂級的大勢力來說,只有融合兩種或者兩種以上不同的元力纔算是真正的天才。

這些慕容龍城也是在家族被滅之時才知道的,滅他滿門的領頭人便是徹底融合兩種不同的元力,實力堪稱變態。

“老大威武。”劉峯等人終於放鬆下來,齊齊大喝。

李逸不知道別人的想法,他有些欣喜,自己竟然成功了。

平復下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李逸擡頭看向了雲海天,卻發現圍攻福伯的那三個高級丹武者早已守衛在他的身邊。

剛纔釋放融合後的元力,早已將他體內的風元力和火元力消耗的差不多了,李逸不可能再從三位高級丹武者的守衛下抓到雲海天。

於是,李逸便退到了慕容長風等人身邊。此時,慕容龍城和福伯也早已聚集於此。

“李逸哥哥,你好厲害,說,你是不是兇獸變的。”劉雪婷一點也不擔心現在的處境,反而滿臉崇拜地看着李逸。

李逸對於劉雪婷和劉峯兩人的實力突然暴增有些驚異,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

一邊揮舞着蟠龍刀屠殺着那些不怕死,吶喊着衝上來的黑甲軍,一邊低聲道:“繼續往城東方向撤退。”

幾人點了點頭,一邊戰鬥,一邊往城東方向退去。

雲海天臉色無比難看,這麼多人竟然無法拿下李逸,這讓他心裏無可抑制的產生了強烈的嫉妒和殺意。

他跟着一衆黑甲軍身後,向着李逸等人追去。他可不敢離李逸等人太近,那樣會很危險的。

很快,李逸等人便感到了城東的傳送陣前,那是一座直徑兩米的六芒陣。不過這裏有很多守衛傳送陣的黑甲軍。李逸等人並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裏,直接殺了過去。

然而,守衛傳送陣的竟然也有兩個人丹八重初期的高級丹武者,一見這情形,也不管李逸等人爲何會被追殺,直接向李逸等人發動了攻擊。

慕容龍城冷哼一聲,雙手拍打扶手,兩條黑金鐵爪倏地一下暴射而出。

兩個高級丹武者沒有想到慕容龍城還有這招,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直接洞穿了胸口,帶着強烈的不甘死去。

雖然慕容龍城出其不意之下秒殺了兩個人丹八重初期的丹武者。

但李逸等人前進的腳步頓時也停了下來下來,身後那三個高級丹武者也圍了上來。

“快走!”

李逸低聲一喝,慕容龍城和福伯等人齊齊進入了傳送陣。

正當李逸要進入傳送陣時,身邊的劉峯兄妹臉色忽然變得蒼白起來,一下子軟倒在地,而身後三個高級丹武者的攻擊已經落了下來。

李逸一驚,連忙轉身擋在兩人身前,爲他們抵擋住攻擊。

李逸不知道兩人怎麼了,但此時也不是詢問的時候,只是戒備地看着不遠處虎視眈眈地三個高級丹武者。

“李逸,快點進來。”慕容龍城大喝,他發現傳送陣已經開始閃爍,即將發動。

李逸只要轉身跨入傳送陣,就可以離開,但劉峯兄妹肯定來不及,他不可能放棄他們獨自逃跑,頭也不回地道:“你們先走。”

“不!”

慕容長風搖頭,就要從傳送陣中出來,就在這時,傳送陣光芒閃爍,慕容長風三人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隱約中,李逸還能聽到慕容長風幾人那擔憂的大喊。

“劉峯,雪婷,你們兩個沒事吧。”李逸一邊戒備,一邊輕聲道。

“老大,我們沒事,就是狂暴術的時間到了,對不起,連累你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