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之後,士兵專心的看着遠處快速接近的兩支騎兵,等待着將要爆發的一場騎兵之間的戰爭。

兩枝騎兵快速接近,半途中手裏的砍刀高高揚起,等到衝鋒接近,手裏的砍刀帶着勁風急速砍了過去。

高廬國騎兵腦海中對於衝鋒的概念這一次完全被顛覆了,原本設計好的攻擊方向突然一空。

只見葉南的嫡系騎兵三十人的部隊在直衝中忽然加速,一下子斜着衝了過去。


原本直衝的兩支部隊因爲葉南的嫡系騎兵的拐彎而瞬間接觸,由於戰馬的衝鋒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最初接觸的高廬國騎兵完全沒有反映過來。

這些並不是騎兵新手,而是老兵,所經歷的戰爭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騎兵衝鋒中全陣營掉頭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

倉促間只能把手裏的砍刀猛揮出去,至於落點則完全沒有任何精度可言。


手裏傳來一陣震動聲,砍刀實實在在的砍了出去,可是砍中的卻並不是葉南嫡系騎兵的身體,而是他手裏的砍刀。

兩把砍刀猛然相交,一錯而過。

就在高廬國的騎兵收回砍刀的同時,第二名葉南的嫡系騎兵正好從側面衝了過去,手裏的砍刀輕輕一揮,尖利的刀鋒帶着巨大的慣性結結實實的看在了高廬國騎兵的胸脯之上。

一陣沉悶的聲響從高廬國騎兵的身體裏響起,巨大的慣性不光擊碎了他的胸膛,並且把他的身體從戰馬上一下子砸了下去。

衝鋒中落地的騎兵即使不被砍死,也會被戰馬的馬蹄踩死。

兩軍交錯而過,葉南的嫡系騎兵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從側面衝了過去,背後處一陣馬蹄聲響,將近二十多名衝在最前面的高廬國騎兵接二連三從戰馬上掉了下來。

騎兵衝鋒中爲了防備從戰馬上跌落,一般會用皮帶把自己的身體綁在馬背上,但是這次由於輕敵而沒有這樣做。

隨着騎兵跌落,跑在最前面的戰馬一下子被拌倒在地。

馬嘶聲,哀號聲從高廬國騎兵的陣營中不斷響起,聲音嘶啞殘酷,讓人毛骨悚然。 這些並不是騎兵新手,而是老兵,所經歷的戰爭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騎兵衝鋒中全陣營掉頭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

倉促間只能把手裏的砍刀猛揮出去,至於落點則完全沒有任何精度可言。

手裏傳來一陣震動聲,砍刀實實在在的砍了出去,可是砍中的卻並不是葉南嫡系騎兵的身體,而是他手裏的砍刀。

姜酒里 ,一錯而過。

就在高廬國的騎兵收回砍刀的同時,第二名葉南的嫡系騎兵正好從側面衝了過去,手裏的砍刀輕輕一揮,尖利的刀鋒帶着巨大的慣性結結實實的看在了高廬國騎兵的胸脯之上。

一陣沉悶的聲響從高廬國騎兵的身體裏響起,巨大的慣性不光擊碎了他的胸膛,並且把他的身體從戰馬上一下子砸了下去。

衝鋒中落地的騎兵即使不被砍死,也會被戰馬的馬蹄踩死。

兩軍交錯而過,葉南的嫡系騎兵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從側面衝了過去,背後處一陣馬蹄聲響,將近二十多名衝在最前面的高廬國騎兵接二連三從戰馬上掉了下來。

騎兵衝鋒中爲了防備從戰馬上跌落,一般會用皮帶把自己的身體綁在馬背上,但是這次由於輕敵而沒有這樣做。


隨着騎兵跌落,跑在最前面的戰馬一下子被拌倒在地。


馬嘶聲,哀號聲從高廬國騎兵的陣營中不斷響起,聲音嘶啞殘酷,讓人毛骨悚然。

突然爆發的混亂讓騎兵的衝勢稍顯混亂,如果在平時當然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這種跌倒的情況在騎兵的衝鋒當中可謂是司空見慣,每一名騎兵在訓練中就已經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避開傷害。

後續的騎兵完全沒有減速,而是緊拽繮繩,戰馬猛然躍起,高高的跳入半空,巨大的慣性讓戰馬滑翔一般躍過混亂的人羣,只有最初跌倒的幾名喪命,後續騎兵竟然完全不見絲毫混亂。

混亂的變故只是一瞬而過,跌倒的戰馬在騎兵的簇擁之下站了起來,跌倒的騎兵傷勢輕微者一律騎上戰馬,加入騎兵陣營,對着葉南的嫡系騎兵再次衝了過去。

葉南的嫡系騎兵在劃過高廬國騎兵之後並沒有再次追擊,而是原地停了下來,在小黑的帶領下,三十二名騎兵如磐石一般傲然挺立,很紳士的等待着敵兵重整陣形。

看到敵軍衝來,嫡系騎兵戰馬長嘶一聲,手中的砍刀高高舉起,帶着一聲整齊的虎吼聲迎了上去。

馬蹄聲像戰鼓一樣剛勁有力,騎兵們的虎吼聲響徹半空。巨大的灰塵像煙霧一樣跟在騎兵身後。

這一幕,就連見慣了戰爭的卡瓦心中也沸騰起了陣陣熱血。

自古男兒好戰,最容易熱血沸騰。

戰爭在持續着,兩軍再次交鋒。

已經吃過一次虧的敵軍此時開始防備,並沒有急躁的丟出手裏的武器,而是平心靜氣等待着兩軍正式交鋒。

小黑帶着手下這一次所用的是直線重逢,僅有的三十二名騎兵六人一列,像扇子一樣平分出去,最前面的小黑手裏鬼頭大刀帶着凜冽寒芒,在將要接觸到敵人之時高高揚了起來。

敵軍早已防備,同樣高舉着砍刀急速接近。

兩人高速接觸,雙方同時把武器對着對方砸了過去。

巨大的震動從各自的武器傳到身體上,由於雙方盔甲都是同一制式,要想傷害對方所仰仗的只能是武器和力量的對比。

雖然敵軍的砍刀鋒利,但是重量明顯要比鬼頭大刀低了一個檔次,而小黑的力量豈是普通騎兵可以相比的?

在刀的重量上已經低了一個檔次,而力量上又低了許多,所以悲劇註定要發生在敵軍的騎兵身上。

鬼頭大刀帶着粗獷的慣性橫擊出去,巨大的力道一下子就把騎兵給砸的飛了起來。

雖然他的身體在盔甲的保護下看上去趨於完整,而在盔甲下面,他的整個胸膛已經被砸的凹了進去,雖然鬼頭大刀的刀鋒並沒有砍開堅固的盔甲,但是巨大的慣性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擋的了。

一刀砍飛敵軍的第一名騎兵之後,小黑並沒有停頓,手裏的鬼頭大刀以極快的速度從下往上斜砸半空,把剛剛衝過的騎兵一下子再次擊飛。

接下來是第三名騎兵…

第四名….

小黑的力道奇大,每擊中一名騎兵就會把他砸的高高飛起,像風箏一樣飛入半空,遠遠的落在地上。

在小黑的身後,三十一名騎兵手裏的砍刀收起收回,雖然力量和小黑無法相比,但是每一次出刀都會蠶食掉一名騎兵的性命。

兩軍交鋒處,不斷傳來一陣陣砍刀擊中身體的沉悶響聲,凌亂而快速的馬蹄聲像擂鼓一樣鏗鏘陣陣,跌倒聲,哀號聲交織在一起,讓人頭皮都麻了起來。

敵軍的騎兵中不乏精銳,雖然被小黑的武勇砸的不能進前,卻在和其餘手下交錯而過時用手裏的砍刀不斷佔着便宜,手裏的武器以各種刁鑽的角度不斷削刺在嫡系的身上,一般來說砍刀雖然砍的力量非常的大,但不可否認的是削的力道同樣不小,在第一名騎兵被砸飛之後,有騎兵便選擇了以削爲主的刁鑽方式進行攻擊,在砍刀擊中嫡系身體的剎那,一道輕微的彈性從他們的身體上迸發而來,雖然只是一點點彈性,卻一下子讓砍刀的刀鋒滑了出去 ,很被動的避過了要害。

而嫡系的砍刀雖然力量不如小黑,但同樣的可以致命。

當致命的刀鋒擊中敵軍,他們的心中還在疑惑着,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他們的盔甲可以保持彈性,而自己的卻不能。

但是疑惑註定只是疑惑。

兩支隊伍在殺戮中交錯而過,三十二名嫡系完整無缺,一個不落的從千人騎兵陣形中殺了過去。

在他們身後,將近百人的敵軍已經跌倒在地,今生已經沒有了再次爬起的機會。

騎兵首領已經殺紅了眼,完全沒有想到過彼此的實力差距,手裏的砍刀再次揮動,一聲虎吼:“組團陣,跟我衝,殺死他們。”

團陣這個名字葉南是第一次聽到,瞪大眼鏡注視着敵軍的陣形變化。

只見敵軍原本散亂的隊形迅速向中心靠攏,同時緩慢降低了戰馬的速度,以勻速向着小黑的騎兵快速衝來。

這次的團陣和以往的陣形相比,最大的變化就是密集。

原本每名騎兵身邊都有一定的空隙,以保持在高速衝鋒中保持適當的距離,但是在團陣之中這種空隙距離被縮小到了極限,而且陣形的厚度明顯加強了不少。

一層一層的騎兵像流動的波浪一樣‘翻滾’着前進,儘管速度不是最大化,卻還是保持着高速的移動速度。

只是一眼,葉南就察覺到了不妥。

儘管小黑武勇,帶着嫡系所取得的成果也是空前的。

但是在敵軍壓縮陣形並保持高速移動時卻也無計可施。

畢竟好漢難敵四手,一虎架不住羣狼。雖然敵軍已經死了將近百人,但是所剩下的人數依然佔有絕對的優勢。

在人海戰術面前,數量將是最大的優勢。

只有三十二名騎兵,如何戰勝以人海戰術涌來的敵人,這是一個讓人很難決定的問題。

小黑並沒有等待什麼,手裏的鬼頭大刀高高揚起,一聲虎吼帶着手下直衝了過去。

葉南被小黑的表現嚇了一跳,雖然明白自己嫡系的強大,卻怎麼也無法想象這陣形該如何處理。

時間一瞬而過,就在小黑帶隊接近之時,敵軍騎兵臉上已經露出了一陣陰險的笑容。


這種團陣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並不是一撮而就,在高廬國的騎兵戰爭中,這種團陣是專門對付精銳騎兵而特意開發的。

在高廬國的歷史上,精銳騎兵數不勝數,像葉南嫡系至今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也只是中上游而已,距離真正的強大騎兵還有着不小的差距。

團陣並不是一味團在一起,在和精銳騎兵交鋒當中,會快速散開,把敵人包圍起來,並且快速聚攏,就算敵軍再精銳,在絕對的數量面前還是無計可施的。

可是事情總是讓人難以想象,就在小黑率領的騎兵將要到達包圍圈的時候,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快速移動的隊伍很突然的斜衝了出去。

騎兵首領心裏猛的咯噔了一下,雖然葉南的嫡系騎兵總體實力和個人實力也只是中上,但是在快速衝鋒中瞬間掉頭的能力卻是至今所僅見,儘管高廬國擁有着數不清的精銳騎兵,但是整團騎兵都能夠在快速移動中保持着高度的同步動作,這是讓人無法想象的。

已經察覺到了什麼的首領完全沒有來的及再去指揮什麼,小黑帶着騎兵已經快速衝出了將要到達的包圍圈,在外圍處甚至用手裏的鬼頭大刀捎帶着再次劈碎了一名騎兵的頭顱。

“該死的。”騎兵首領一聲喝嗎,猛然驚覺什麼,一回頭,正好看到剛剛斜衝而過的騎兵手裏正張開着長弓,箭頭直指自己。

‘嗖’的一聲,劃破空氣聲中,羽箭帶着巨大的慣性直飛而來。

騎兵首領雖然警覺的早,但是倉促間只能微微低頭,原本瞄準眼睛的羽箭一下子從頭頂處直飛了過去。

一陣冷汗瞬間打溼了他的脊樑。 可是事情總是讓人難以想象,就在小黑率領的騎兵將要到達包圍圈的時候,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快速移動的隊伍很突然的斜衝了出去。

騎兵首領心裏猛的咯噔了一下,雖然葉南的嫡系騎兵總體實力和個人實力也只是中上,但是在快速衝鋒中瞬間掉頭的能力卻是至今所僅見,儘管高廬國擁有着數不清的精銳騎兵,但是整團騎兵都能夠在快速移動中保持着高度的同步動作,這是讓人無法想象的。

已經察覺到了什麼的首領完全沒有來的及再去指揮什麼,小黑帶着騎兵已經快速衝出了將要到達的包圍圈,在外圍處甚至用手裏的鬼頭大刀捎帶着再次劈碎了一名騎兵的頭顱。

“該死的。”騎兵首領一聲喝嗎,猛然驚覺什麼,一回頭,正好看到剛剛斜衝而過的騎兵手裏正張開着長弓,箭頭直指自己。

‘嗖’的一聲,劃破空氣聲中,羽箭帶着巨大的慣性直飛而來。

騎兵首領雖然警覺的早,但是倉促間只能微微低頭,原本瞄準眼睛的羽箭一下子從頭頂處直飛了過去。

一陣冷汗瞬間打溼了他的脊樑。

“這支只有三十人的騎兵中竟然會有騎射手!!”這種巨大的差距讓騎兵首領心中瞬間萌生了一股很強烈的退意。

別人人不知道騎射手是什麼樣的存在,而騎兵首領在將近幾十年的戰役生涯中,對於這種只能用變態來形容的存在保持着高度的戒心。

高速的移動速度,加上精準的瞄準能力和精確的單兵擊打能力,即便是一直以速度優勢著稱的騎兵也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雖然騎射手擁有着極大的優勢,卻很難培養起來,這是因爲騎射手所要求的各種能力可以說是非常的變態的。

首先要有對於弓箭的駕馭能力,以及常人無法企及的在馬背上保持平衡的能力,另外還要有對情勢極度敏銳的洞察力等等….

這些要求即便是滿足一項,就可以在普通士兵中脫穎而出,弓箭駕馭能力超強的弓箭手,超控戰馬的偵察兵,以及敏銳分析能力的戰場指揮官,都是騎射手必不可少的組成因素。

儘管高廬國以騎兵建制龐大而著稱,但是縱觀全國,所擁有的騎射手也不到幾萬名而已,這些人的稀有數量可以說完全不次與魔法師。

想想,在敵軍的交戰中一箭射死對方的指揮官,那戰爭沒有發生就已經贏了一半。

防禦戰中射殺敵軍的偵察兵,完全可以杜絕敵軍的偵查…..

數不清的數據說明騎射兵的絕對位置,在戰場中,一名精銳騎射兵的用處甚至可以比擬一支強大的軍隊!!

但是,這個明明只有三十二名騎兵的陣營中怎麼會出現一名騎射手,並且看他在陣營中所處的位置竟然是沒有任何保護的最外圍,難道他們不知道騎射手的昂貴价值嗎?

只是一瞬間,騎兵首領的腦海中不斷翻騰着所有知道的東西,從他們已經開始對自己射擊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是要斬殺首領。

雖然已經在戰場縱橫了幾十年,但是騎兵首領自己非常明白自己的實力,如果被騎射兵盯上,以自己的能力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