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了外面那陣強大而危險的法力波動,血窟之內的血魔摩迦喉還有菩薩龍樹都彷彿是被天敵盯住了一般一陣心驚肉跳,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四外上下的所在就已經被包圍隔離起來。

這兩個域外高手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奈、不甘與決絕。

「只差最後一步就要完成了,沒想到還是躲不過仙道的追查,」

「摩迦喉你還有多久能完成獻祭?」

聽著龍樹一咬牙的詢問,摩迦喉心中不禁升起一線希望。肯定的說:「只要能破開這空間的阻礙,我便能立刻招引下血海的力量,怕只怕對方不會給我們機會了」

龍樹聽了臉色沉靜的輕嘆一聲,一字一頓的說:「既然如此我便豁出這具菩薩金身,為你爭取盜這一絲時間,希望摩迦喉你不要辜負了這難得的機今

摩速喉聽了一愣,隨即大喜的說道:「放心吧!雖然你我二族對立,但對於大千宇宙的本土勢力來說,我們便都是敵人,為了我們征服這個宇宙的大業,敵人的敵人自然也是能夠做朋友,就沖你這日這般作為,我摩迦喉便萬分佩服,如果你命殞仙道修士手中,我一定會將事情傳入我三大聖族之中,讓他們都了解你的犧牲是有價值的」。

相對於摩迦喉的激動,龍樹聞言情緒沒有什麼波動,他雖然決定犧牲自己,但卻並非是頭腦一熱。也不是因為摩迦喉所言的三族大業,而是有著自己的打算。

但摩迦喉可不知道這一點,還以為龍樹真的是為了他勾通域外血海而作了犧牲的準備。

這樣不但他能夠召喚血海之力下界,打開兩界空間通道,使他修羅一族能夠降臨人間,而且面對敵人的強勢,他龍樹此番出手必然會受到重創,甚至遭到身殞之厄,如此佛境在人間的勢力便完全斷絕。那麼事成之後這偌大的人間豈不就是他血海修羅一族獨享了嗎?

如此好事怎能不令他摩迦喉興奮,但在準備要犧牲奉獻的龍樹聳面,他也不敢表露出太多的歡喜,生怕對方一個不滿意就反悔不幹了,那他才沒地方哭去呢!

於是摩迦喉強忍住笑意,但神色間的得意卻怎麼也遮掩不住,龍樹對此只當作沒看見,張口突出一朵碗口大的半開金蓮。

看到這朵金蓮,摩迦喉這才神色大變,驚叫一聲。

「時輪金剛蓮」。

「佛境之主竟然將這空間至寶都賜下給你了?」驚訝過後摩迦喉卻跟著是大喜,說道:「有了這件寶貝,就保證能破開這仙道大陣了!」

對於摩迦喉的信心大增,龍樹並沒有表示,心中已經早有了想法的他默默自語著。

「形勢逼人,不得不提前發動計劃了。希望摩迦喉這個白痴能夠順利助我完成任務

與此同時,隨著龍樹一身法力的灌注,飄浮在他身前的那朵金蓮已經緩緩開始綻放集徇麗的花瓣與光霞。

這是龍樹在把他於人間潛伏苦修千年而成就的菩薩金身化為能量供這金蓮至寶吸收,不然只是一般法力,卻難以發揮出這件寶物的全部威力,他一個人逃出去是足夠了,卻根本無法為血魔摩迦喉爭取到什麼時間。

9?9?9???O?M,sj.9?9?9???o?m,。9? 眾生令 9?9???o?m ?二百七十九幽冥分身,血海投影

就在江元峰布置好了雙重九宮誅仙大陣,封閉了整個血魔洞窟所在,與師妹玉嬌妍以及堤豐、金毛吼兩獸進入了大陣之內后,還未等他們與血魔等對上面,卻從血窟之中傳來一股強烈但卻十分集中的空間波動,使得江元峰布下的大陣空間都隨之有些不安的晃動。

「沒想到這件空間寶物的威力如此之大,看來前次那龍樹仗之逃脫兩重大陣卻還沒有發揮出這件寶物的全部威力啊!」

說完江元峰見到身旁師妹玉嬌妍一臉緊張的樣子,不由笑道:

「不必擔心,你師兄我要的就是他們招引下血海之力下來,最好是它幽冥老怪貪心的把血海投影和自己的分身降臨到這人間來,我才有機會能夠一舉將其滅殺了,好削弱它幽冥血海的實力。」

玉嬌妍恍然道:「原來師兄你是做此打算?」

「不錯,一旦修羅一族的實力有所損傷,同在域外的佛陀、天魔二族是不會放棄吞併修羅一族的大好機會的,只要引起了它們域外三族的大戰,不光我人間能夠太平無事,諸天上界的各大勢力也能夠修養生息一段時間,恢復了實力之後,見到域外因為爭鬥而實力大減,勢必會糾集人手區攻打政協域外妖魔,也就沒有功夫圖謀人間這塊肥肉了!如此一舉三得之事,何樂而不為?」

玉嬌妍這才動人一笑,氣氛不再緊張。

「師兄說的是,不過小妹看這龍樹不像是會為了敵人血魔犧牲打頭陣的樣子,不知這裡面有什麼情況!」

「不必多想,無非是為那血魔爭取些時間,好破開我這大陣,召引域外幽冥血海的力量下來。畢竟那麼二者此時合則兩利,分則皆忘,卻也不得不聯起手來!」

然後又吩咐道:「稍後師妹你不必出手,在這裡給我掠陣就是!」

「是,師兄!」

說話的這時,只不過一轉眼的功夫,就見一幢濃重的金光已經頂著雙重九宮誅仙大陣,朝著大陣上空突擊而去。

轟一聲震響,金光輕而易舉的穿出了大陣形成的空間。

這也是江元峰怕兩套鎮旗受損,故意為對方開了一個空洞,讓那金光毫不費力的穿了出去。他如此做為本沒有想那麼多,結果卻意外的對下方那位造成了極大的打擊。

有力沒地方使,彷彿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讓操控這金光的龍樹難受的幾欲吐血。

「太無恥了……」

龍樹心裡恨極罵道。早知道他就不耗費幾乎整個菩薩金身的力量,來發動這一攻勢了。現在他一身實力幾乎耗損了大半,菩薩金身都潰不成體,彷彿靈體一般虛幻不定。

「這可不能怪我,都是你自找的……」通過強大的神念,江元峰看到下方龍樹菩薩的慘況,不由好笑說道。

而血窟另一邊,暗紅色祭壇前的血魔摩迦喉則完全沒有在乎龍樹的死活。只見他如群魔亂舞一般的揮舞著四肢乃至軀幹,做出種種超乎常理的詭異動作,口中同時念誦著無聲的咒文,一陣陣波動通過他的口中傳遞出來,然後摩迦喉用自己鋒利的指甲劃開被鱗甲包裹著的手腕,一股濃稠的暗紅色鮮血被拋灑到了祭壇之上。

做完了這些,血魔摩迦喉大口喘息著,彷彿耗盡了全身精力一般。

就見他眼前那座恐怖的祭壇這時好似活了起來,四周的魔鬼雕像俱都目露邪光,僵硬的活動著頭頸與四肢關節。

感受到這片被封鎖的空間上方突然出現的空洞,所有魔鬼雕像都不禁抬頭仰望上空,無聲厲吼了起來。祭壇上頓時冒出一股強橫的無形力量,直穿過大陣漏洞到達了外界,而後這股力量在血窟上空大約三百丈處,彷彿穿越空間一般劃開了一道口子,裂口裡面無窮的景象變換,最後定格在一片幽暗無際的血色之間。

「幽冥血海……」

下方的龍樹在金光包裹之中,看到那裂縫之後的血色空間場景,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面上變色說道。

這時那天空中裂縫後面的血色空間彷彿感受到了這裡的氣息,由那遙遠的空間之中射出一道血紅的光芒,包裹到那裂縫之上。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就見那空間裂縫已經由原本的三尺左右,擴大到了十丈大小,而且還在有著繼續擴大的趨勢。

大陣內的江元峰看著上方的變化,臉色不由一沉,不過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只是靜靜的站在遠處觀望著,任由那空間裂縫在血光力量之下繼續擴大。

隨著上方空間裂縫擴展到了百丈大小,一道粗逾百米的血色光柱這時順著方才祭壇力量來處的方向,轟擊到了下方血窟的恐怖祭壇之上。血色光柱之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一下子就將血窟上方的土石消融出了一個直徑百米開外的大洞,暴露出了下方那巨大的暗紅色幽血祭壇。

這時望著天空的裂縫一臉希冀的血魔摩迦喉就看到一股略為細小的血色光柱由祭壇上分離出來,投射在他的身上。

「哈哈哈哈……」

吸收了那分流出來的血色光柱之後,原本一身頹相的摩迦喉瞬間彷彿被打了興奮劑一般,整個身軀立馬壯大了一倍有餘,鱗甲鮮亮,容光煥發,眼中的血色愈加的濃郁。

而此時那吸收了血色光柱的祭壇卻彷彿意猶未盡的顫動了一下,在祭壇中心那暗紅色濃稠血池之中突然一陣波動,池中「咕咕」冒起了氣泡。

然後就見到一道暗淡的血色光影從血池中央現身,不成人形的光影揮舞著觸手,陰沉嘶啞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方圓數十里內的空間。

「好鮮美的生靈氣味……終於有機會再次降臨人間了……」

「摩迦喉,你做的很不錯,方才就是老祖我給你的賞賜,現在你把周圍那些小蟲子都處理乾淨,老祖我要將血海的力量拉到這人間……」

說完,那血色光影就沉到了血池之中沒有了聲息,只有這座幽血祭壇上血光流轉,天空中的裂縫裡也是血光濃郁,彷彿在醞釀著什麼災難一般。

而從那光影在血池中現身開始,就匍匐拜倒的血魔摩迦喉聞言之後恭敬的說道:

「是,教祖!屬下一定完成任務!」

待到光影徹底消失,剛剛被那道血色光柱將力量提升到了原本他相當於上界天仙的阿修羅境界,此時自信滿滿的血魔摩迦喉轉過身對著不遠處在一朵金蓮光芒的包裹中的龍樹菩薩,咧開了可怖的滿是利齒的大嘴笑說:

「還要多謝龍樹你的幫助,才能使我家教主意志降臨,從此這人間便是我修羅一族的屬地,如此大功,足夠教祖賜封我成為第十六位大阿修羅魔神尊位了!呵呵!要說龍樹你不如拋棄佛境轉投我血海門下就是了,到時候我摩迦喉一定會在教祖面前美言幾句,你再把這空間至寶時輪金剛蓮獻給教祖,憑此兩大功績,說不定還能繼我之後成為第十七位大阿修羅魔神,可比你在佛境成就佛陀金身要要容易得多了啊!怎麼樣,龍樹你不考慮一下嗎?」

龍樹聞言眼中露出一絲異樣,不過馬上便眉頭一皺,哼道:「哼!不要以為你恢復到阿修羅的境界,就開始得意忘形了,沒有大阿修羅魔神的實力,對付起這些仙道修士,勝負還未可知。辦砸了幽冥老祖的任務,萬血噬魂的滋味想必你比我還要清楚,所以還是先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血魔摩迦喉聞言一滯,隨即狠狠瞪了龍樹一眼,然後目露凶光的朝著上方數千米之外空地上的江元峰等人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發現了對方除了江元峰這一位早知道是天仙級的高手之外,還有著一位真仙一流的女子,以及一隻同樣是真仙實力在諸天上界也很少見的純正洪荒異種神獸金毛吼。

摩迦喉還不知他還算漏了一隻上古妖神後裔的百頭龍怪堤豐,因為那傢伙之前便收縮了身形,纏在主人的袖中,氣息受到了江元峰的屏蔽,所以不曾被他發現。也不知還有一位遠超一般天仙實力的上古妖靈埋伏在外。不然的話,恐怕這位血魔心裡馬上就會生出落荒而逃的念頭來。

「人間的小輩,我幽冥教祖的已經降臨,識相的就暫且退避,恭迎教祖法架,這人間終究將是由我修羅一族所統治,現在早早投效,功勞可是不小,如若不從,那就是投入血海神魂俱滅的下場……」

雖然修羅血魔一族行事衝動而殘忍,大多受本能操控,不太喜歡思考計算,但並不是說他們就都是傻子,摩迦喉便是血魔之中少有的幾個比較聰明狡猾的傢伙,所以才會輪到他下界來執行任務。

此時他對於對方的實力頗有顧忌,自然不會一上來就硬碰硬拚命,只好暫且開口放下狠話恐嚇一下對方,看看成效如何。如果能嚇的住對方自然是最好不過,但若是不能,也只好暫時先與他們交手,盡量拖延些時間,好讓他們教祖的分身能夠下界,並且帶來血海的一部分力量。

江元峰聞言冷笑一聲,對著兀自色厲內荏喊話的摩迦喉微嘲道:「說什麼廢話,要動手就上前來吧!害怕的話就老實在那呆著,你放心,本尊還要見見老朋友一面,幽冥那老傢伙分身未下界之前本尊是不會對你下殺手的!」

摩迦喉聽了江元峰的話心裡就是一驚。「對方竟然有恃無恐的要等老祖下界,而且放言要見老朋友,莫非有什麼來歷不成?」

於是摩迦喉心裡沒底之下又出言刺探一二,見對方真的不會阻止干擾老祖下界,便不再言語,只是仍有些不放心的穩穩守在幽血祭壇之前。

江元峰等人不出手,連帶著菩薩金身幾近潰散的龍樹也得以喘息的機會,在金光包裹下蜷縮於開了天窗的血窟一角,盡量收斂自身元氣,以求保存住幾分實力。

時間在所有人注視之下一點一點的流過,相比江元峰一方的輕鬆如意,血魔摩迦喉卻是內心焦急的很,時不時便暗中注意一下身後祭壇的動靜。

足足一頓飯的功夫,天空中的血色裂縫醞釀了這麼長時間,終於再次出現了變化。只見那道空間裂縫一瞬間就擴大成直徑數十公里大小的空間漏洞,一片血水傾瀉而出,頓時血庫上方就出現了一座容量超過數千萬噸的血色大湖。

血湖停住在半空中,卻並不是靜止不動的,而是在某種力量的推動之下開始急速旋轉,在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

眼見天空那對人的視覺造成極大震撼的景象,一旁玉嬌妍有些擔憂的說:「師兄,我們還不出手嗎?」

「放心,師兄我自有打算,只要那幽冥老魔不把一半以上的血海力量轉移到人間來,我就能讓它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再折兵,要它知道這人間可是它域外魔頭來得去不得的地方!」

江元峰所言並不是單純的安慰他這師妹,而是自有十之八九的把握,憑藉自身多種手段,絲毫不懼幽冥老祖的分身降臨,就算對方是幽冥血海的化身,修羅一族的老祖宗,相信只要不出意外,這次也能把它留下。

就見天空中的血色漩渦越轉越急,場面驚人壯觀之極,而下方血窟祭壇血池之中的那道血色光影此時也再次由血液中現身出來,仰首朝著天空漩渦長嘯一聲。忽的,那道血海漩渦猛然傾泄而下,除了江元峰與血魔摩迦喉面不改色有恃無恐之外,其他人包括一身虛弱的龍樹菩薩看到血海就這麼轟擊下來,都不由面色大變的不惜耗費僅有的一部分元氣,催動手中的金蓮放出層層金光護住自身。

結果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是,那看起來來勢兇猛的血海漩渦,落到地面下來的時候卻彷彿虛幻一般,並沒有造成哪怕一丁點的震動,而是奇迹般的消失了。

當然他們都知道這血湖不可能憑空消失。實際上是被那座幽血祭壇所吸收了,轉眼間所有人就見到之前廣達數千萬噸之量的血湖水就那麼化作了一畝大小的血雲,飄浮在祭壇血池之上。

此時血池中央的那道血色光影,身子如浪花一般一卷,就將上方整個微縮血湖吸取了下來,盤旋著融入到血池之中。

除了一臉興奮的血魔摩迦喉之外,其他人都在觀察著血池之中的變化。

只見原本濃稠暗紅的血池血水霎時間變得清冽了起來,就宛如一汪山泉,只不過這泉水的顏色是鮮紅的而已。

血池之中此時蘊含著濃烈的能量反應,使得水面上蕩漾出一陣陣光影斑駁的漣漪。而江元峰等人離著遠遠的就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能量強度已經遠超一般天仙,不遜於金仙之流。

這時候江元峰神色終於有些凝重。

「沒想到這幽冥老魔卻是捨得,竟然真的分離出超出本體一半接近六成的力量降臨下來!」

這麼做的後果就是如果這具分身有損,那麼他在域外血海的本體的實力必然要猛降,一旦這分身被滅的話,那本體可就要由原本無限接近於斬二屍金仙的修為,直削落到金仙初成的地步,這可不是損失的一點半點,而是近乎降了三個境界的跌落了。

難道他就不怕域外其他兩族會趁機出手對付實力大減的他嗎?要知道佛陀天魔與幽冥它們三個雖然是同出一體,但卻是真正你死我活的天生死敵,三者時時刻刻都在想著殺掉對方兩個,然後吸收煉化掉,好成就完整的自身。

以往是因為它們三個實力相當,互相之間誰也奈何不得誰,再加上有著洪荒世界這大千宇宙里有著無數的生靈等著它們去攝取來增加實力,所以三者之間已經鮮少有機會進行大規模的爭鬥。

不過這一次如果幽冥老魔真的實力大損的話,恐怕佛境之主和天魔之祖兩個肯定不會放過這一個落井下石的好機會前去分一杯羹吧?

不過接近六成實力的血海投影幽冥分身恐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如今只有集合全部力量,能夠削弱多少血海的力量就盡量多做到一些吧!

江元峰在轉念之間,便聯想到了這麼多。而下方血池這時也發生了變化。

一幢血色光霧由血水中冒出來,吸收著血池中的光華,以血影為依託,從內部開始出現經絡血脈,再到骨肉組織,全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凝實起來。

新婚嬌妻寵上癮 一轉眼原本虛幻的光霧已經消失,一具血紅長發,白瓷皮膚,下半部分沒入血池水面的的赤裸身體,就此出現在血池中。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此「人」的樣貌可以說是離奇古怪之極,第一眼望去好似英俊非常,下一眼就頓覺其人醜陋無比。一瞬間好似蒼老無比,猶如老樹根虯,一下子又感覺其彷彿年幼初生,像是垂髫童子,連年齡也讓人感覺飄忽不定。

眾人一看之下只覺得一陣難以形容的滿悶不舒、呼吸不暢的難受感覺,彷彿是既看到了噁心的事物,又如同幼小生靈面對猛獸臨近的一種壓迫這樣地雙重感受。 ?「幽冥,你這傢伙樣子還是那麼古怪,讓人看了心裡不痛快啊!」

江元峰清朗的聲音響起,將在場眾人從被怪人一出場就陷入的奇怪感受之中打斷了出來,這些人都不由感到一陣冷汗。

被打斷了自己的威壓,那具血池之上的身影也即是域外幽冥血海化身的修羅之祖幽冥老魔降臨的分身感到一陣的憤怒。

「哪裡來的小輩,見到本老祖還不乖乖逃去,竟然反來送死」

這幽冥老魔的聲音一段沙啞難聽之極,一部分卻如同江南少女吳依軟語的清糯甜美,聽起來分外的戰慄癟人,令人頭皮麻。

「呵呵!數萬年未見,你倒是長了脾氣,還自稱老祖,就是智力好像半點沒有增長的跡象!」

面對這般直白的嘲笑侮辱,幽冥老魔的分身先是眉宇間猙獰的閃過一絲怒氣,卻又馬上便壓制下去,在心中開始猜測眼前之人的身份。因為是分身降臨,他不得不小心謹慎。畢竟敢與他這麼說話的,洪荒世界破碎之後的仙道中人只怕沒有幾位。那幾個都是身負先天靈寶,成就了斬屍金仙一流的對手。可眼前之人的樣貌氣息又和他記憶中的那些強大身影一個也對不上。這說明什麼?還未等幽冥老魔分身想的明白,對面江元峰便又開口了。

「你這脾氣倒是壓制了不少,換做當年只怕早就衝過來喊打喊殺了吧!」

「你到底是何人?不要在這裡故弄玄虛!」

「讓你知道又如何,既然到了人間。你就不必再回去了,還是乖乖把這分身留下來吧!」

幽冥聞言一陣狂笑。

「就憑你這一個。天仙還有這些小蟲子就像要本老祖留下,簡直痴人說夢一般!老祖我揮揮手就滅了你們

江元峰聽了也不生氣,只把心念一動,就見東南西北四面方向天邊都各自顯現一到流光,最後匯聚到這血窟所在,將方圓十里的地方包圍起來。

「參見大帝!見過帝君!」

這四位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以路西法為的西方三神連同原本就埋伏在不遠處的橡樹精秋華。

現那血魔召喚出幽冥老魔意志降臨,並且老魔準備召引血海力量投射至人間,凝聚分身的時候,江元峰便暗中催動神職令符的感應通知了三正神趕來,並傳音給了埋伏在外的秋華。

雖然最後沒想到對付會降臨近乎六成的實力,但合眾人之力,對付起幽冥老魔的分身還是有一部分把握的。即便是不敵。至少也能儘可能的多消耗一些這分身的力量,安全撤離應該沒有問題。

「現在又如何?你這分身加上血海也只達到金仙實力,本尊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揮手滅了我們,」

江元峰有些嘲弄的看著幽冥分身說道。

天才主播 幽冥老魔見到這般情況,臉色變的很難看,本來他的臉色也不好看。如今變得更難看了就是。

「你以為多了一今天仙和幾個小蟲子就能撼動老祖我血海的力量嗎」

幽冥分身說完,一陣緊促而詭異的聲音響起,只見天空中因為血湖落下之後而開始回縮的只剩下一尺長的空間裂縫這時候猛地又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掙開,出口背後的世界血色濃郁沁人,一道道血光流星雨一般由那血色世界飛射而來,朝著下方血窟祭壇的範圍降下。##.com.。首發##

江元峰抬頭見了上面的情形,不由眉頭一皺,抬手朝天宴一抹。就見到一片耀目的金光如同一貼膏藥一般粘在了裂縫出口之上,瞬間封閉了空間裂縫的出口,同時裂縫也在緩緩回縮。那些后趕到的流血先,星,紛紛撞擊在了金色光幕之上。出了一陣陣鐵板煎肉的灼烤聲音,最後化作了一朵朵血花被金光煉化為輕煙消散。

不過江元峰雖然及時出手,但還是有著數百道血光流星降落到人間來。

那些流星遠遠看去細一落到盧、間來最小的都足有十丈粗細。如隕石天降一般砸在了血窟之上。跟之前的血海漩渦一樣,這些血光流星都是看起來聲勢浩大,一落下就被那幽血祭壇給吸收了。

數百顆流星化成了一點點遊絲一般的血光,紛紛鑽入到那祭壇之內的血池中。

不多時,血池池水蠕動著。就從血池邊緣露出一個個樣貌猙獰的軀體。

這些都是幽冥老魔由域外血海本體之中召喚來的手下分神,由血水重新凝聚出身軀。

江元峰打眼一觀,陸續由血池中出現的修羅一族妖魔數量與那落下的血色流星相當,達數百之多。

「怎麼?幽冥你不揮手滅了我們,反而招來這些手下,難道你以為憑這些小小異族魔物就能夠與我修道界抗衡嗎?」

江元峰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心中卻十分凝重,因為他不用仔細去看也知道,這些修羅族人最低也是化神實力,返虛、真仙的比比皆是。更有兩大天仙實力的阿修羅在其中,自毛一方的壓力徒然加重。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