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劉明的吻,沈瑤莉並沒有躲避,那是一種幸福,是一種幸福的吻,她不忍也不想躲避。看着面前這個有時猶如大男孩一般,有時猶如充滿殺伐之氣的帝王一般的劉明,感受着被她緊緊抱在懷中安全感。沈瑤莉竟然睡着了,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劉明抱起沈瑤莉走到附近的窗邊,輕輕的放下他,拽過身邊的被子,蓋在了沈瑤莉的身上。轉過身來,看着還在昏迷的黃偉,雖有殺氣,卻並沒有在想着殺他。但是這筆帳他記下了,總有一天他會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賠償的。

看着門邊,“出來吧,前輩。”聽到劉明的話,林老適時的出現在屋裏。

帶着微笑看着這個殺伐果斷卻又不失理智的年輕人,眼中滿是欣賞。

“呵呵,小子,還好你沒有對黃偉下殺手,他的身份想必你也知道,能夠收手是好事。”林老看着劉明說道

“是嗎,我想就算我今天殺了他,憑你口中的小姐也完全可以幫我解決此事的吧,如果我猜的沒錯,警局那天也是你那位小姐幫忙。”盯着林老說道

“呵呵,那你爲什麼不殺呢?”有意思的看着這位年輕人問道

“首先我想靠自己的實力擺脫所有的麻煩,而現在的我還沒有那個實力;其次我不想讓慕容圓圓也攙和進我的事裏來,畢竟我們沒有資格讓她如此爲我。”

一臉錯愕的林老看着劉明一口就叫出了慕容圓圓,難道是小姐說的,記得小姐不喜歡張揚自己的身份啊。

劉明笑笑,將林老眼中的疑問看在眼裏,“我進警局那天,只有慕容圓圓看到,而黃水剛也提到了慕容家,在我回到學校,慕容圓圓似乎早就知道我會回來似的等在了我們宿舍樓下,然而我今天的行動行動似乎只有葉青等人知道,唯一有可能知道的就是同班而又姓慕容的慕容圓圓了。”

聽着劉明的分析,林老沒有否認,但是對劉明的興趣似乎更濃了,心想“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這份洞察之力,這份殺氣,就連京城那幾個自稱天才的小傢伙似乎都有所不如。”

似乎還在等待林老回答的劉明一直盯着這個老頭看着。

“你猜的對,確實是小姐讓我來的,但是我想我來不來對你的影響並不大,這麼年輕卻足有媲美天位人的實力,我想在清平市那些老傢伙不出來,應該沒有人可以攔住你的腳步,但是年輕人你的唯一缺點就是殺氣太重。記住紅塵之中,重在練心,重劍無鋒纔是你要追求的。”林老看着這個年輕人說道

聽到林老的話,劉明帶着一臉的問號詢問道,“天位人,那是什麼?”

林老則一臉驚訝看着這個連天位人都不知道卻實力超羣的年輕人。

“華夏習武之人將實力高低,分爲地位人,天位人,和逆天人。觀你氣息應該處於地位人巔峯,但是因爲你修煉有功法的原因,讓你實力有所增加,足有媲美天位人的實力,而且華夏將這三種人分別列爲三種榜單,地位榜,天位榜,和逆天榜。逆天榜暫時空缺,但是毫不懷疑華夏逆天人絕對不會沒有。至於天位榜也不止榜單上的那些人,很多隱藏門派是有很多天位人的,他們根本不願意現身…………….”

一番敘述後,林老對着劉明說道,“既然你沒事,我也該走了,回去向小姐報告了。年輕人保重。”

看着準備離開的林老,劉明喊道“前輩,今晚謝謝你,順便….順便幫我謝謝慕容圓圓。”

“呵呵,老朽就不用謝了,職責所在,至於圓圓嘛,你們年輕人,還是自己去謝吧。”說完就一臉從容的離開了

可是剛走到門口似乎想起了什麼,回頭對劉明說道,“青蛇幫不好惹,他們有着不止一位天位人,要對付他們,你最好掂量一下自己。” 看着消失的林老,劉明一腳將昏迷的黃偉踢出這間屋子。

那些剩餘的小混混能動的早已嚇得跑了,此時天龍幫只有黃偉一人。

一晚上的打鬥,讓劉明的身體高負荷運轉,此時停下手來的劉明感受着紅腫的雙臂傳來的疼痛感和身體傳來的睏意。走到牀邊挨着沈瑤莉就睡着了。

沈瑤莉做了個夢,夢中自己和劉明相戀,夢中的劉明把自己當公主一樣的寵着。

當窗外的一米陽光照在這間屋子,映襯在兩人安詳帶着甜蜜的臉上,讓人看着是如此的溫馨。

或許是陽光越來越刺眼吧,沈瑤莉緊閉的雙眼不自覺的動了動,隨即睜開眼看着面前安詳熟睡的劉明,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輕輕的撫摸着劉明的臉頰。想到“或許這就是幸福吧,有你真好。”

劉明似乎感受到臉頰上的撫摸,緩緩睜開了雙眼,沈瑤莉被劉明嚇得趕緊縮回了雙手,一臉的羞紅,嬌嗔的看着劉明。卻完全不知道被子裏的自己幾乎與劉明**相對。

劉明似乎也想擺脫這種尷尬,想要起牀去看看葉青他們有沒有事。然而掀開杯子的劉明,兩眼卻再也無法移動了,感覺到劉明異常的沈瑤莉,低下頭想要尋找讓劉明發呆的罪魁禍首。

“啊,劉明,你個流氓,給我閉上眼睛。”被沈瑤莉的尖叫嚇得迅速閉上雙眼,並用雙手捂住,然而手指縫爲劉明留下了繼續欣賞這具胴體的可能。

手忙腳亂的沈瑤莉找着自己的衣服,這些春光可是讓偷窺的劉明大飽眼福啊。

可是這種眼福並沒有持續多久,就沒沈瑤莉的衣服給扼殺了。看着面前穿好衣服仍然一臉嬌羞的沈瑤莉。

撓了撓頭,笑道“那個,瑤瑤啊,其實吧,其實我是君子,你知道的,我是不小心。對,就是不小心,不是故意看你的。”

沈瑤莉漂亮的雙眼看着語無倫次的劉明,輕笑不自覺的傳出,又被她迅速的剋制住,仍然一臉怒氣的看着劉明。

劉明看着這個一臉嬌羞的女子,心想女人不好惹啊,還是趕快想辦法轉移她的注意力吧。

“那個,瑤瑤啊,我們去醫院看看,我的幾個兄弟昨晚和我一起受傷了,你們寢室的小雪也在。”

聽到有人受傷和小雪的消息,善良的沈瑤莉果真被他轉移了注意力,拉着劉明到“快走,快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

剛走出天龍幫總部,就看到門口再次聚集的一羣人和爲首的黃偉。一抹冷色劃過,“怎麼,還想死是吧。”

感受着劉明散發出的殺氣,一羣人不自覺的往後退,身在前面的黃偉感受尤其深刻。

然而預料的棍棒並沒有出現,一羣混混在黃偉的帶頭下竟然迅速單膝跪在地上。

“大哥,求大哥原諒我們這些人,以後唯大哥馬首是瞻。”領頭的黃偉說道

既然不是找自己麻煩,劉明可管不了那麼多,去看兄弟重要。也不看黃偉等人,徑直向外走去。丟下了一句話,“等我來找你們,至於昨晚的事,你們處理。”

那還用劉明說,昨晚的事在黃偉醒來早就跑去找老爹了,黃水剛雖然生氣,卻不得不管兒子生死,知道劉明不好惹的黃水剛,只有把昨天死亡的那些人歸爲自相殘殺。

拉着沈瑤莉的手,走在舞動街的路上,順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向着同濟醫院趕去。

打了個電話給李風雅,告訴劉明,張峯等人在醫院2樓,208號病房。

迅速的向着2樓奔去,趕到病房的兩人早已氣喘吁吁了,然而剛進病房,小雪看到安然無恙的沈瑤莉,激動的上前抱着沈瑤莉。

“瑤瑤,你沒事,太好了,可把我嚇死了,我真的好害怕,你被。,你被。”

沈瑤莉抱着這個弱弱的卻不惜爲自己出頭的女孩,拍了拍她的後背,想要緩解一下她激動的情緒。“放心吧,小雪,我沒事的,別哭了。”

然而劉明卻被入眼的場景感覺很不是滋味,看着坐在旁邊的慕容圓圓劉明一臉的錯愕。然而慕容圓圓卻並沒有任何的不自在,看到劉明極好的隱藏了心中的那份愛戀。

擡頭笑了笑,看着劉明說道“我聽說張峯他們受傷了,就過來看看的。”說完也不再理會劉明,看着還抱在一起的沈瑤莉兩人。

看着沈瑤莉深蹙的眉頭,一臉焦慮的臉頰,和那幾乎完美的臉蛋,慕容圓圓轉頭看着劉明想到“這就是你拒絕我的原因吧。”

似乎感受到了慕容圓圓的目光,擡起頭與慕容圓圓對視,然而敗下陣來的劉明看着慕容圓圓說道,“慕容,昨晚謝謝你,還有上次。”

已經聽到林老敘述的慕容圓圓並沒有感覺到驚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感受着這種奇怪氛圍的李風雅可不願意了,說道“你們幹嘛,你們是來看病人的怎麼一個個都奇怪的要命。”

提到病人,回過神來的劉明帶着詢問的眼神看着李風雅。

“那個葉青沒什麼事啊,身子還是比較好的,估計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他就在隔壁病房,此時應該醒了。”

“至於張峯傷的真的很重,聽醫生說好像左側肋骨斷裂3跟,手臂粉碎性骨折。腦部還被人重創,雖然現在已經無生命危險了,但是醫生說以爲腦部受創醒來可能會性格大變。”李風雅說道

看着這個病房裏躺着的宗林和張峯兩人,劉明罕見的並沒有散發出殺氣。而是語氣平淡的說到,“我們出去,不要在這裏吵到張峯兩人。”

說完看了看自己的兩個兄弟,率先離開了病房,走向隔壁的葉青房間。

病房的幾人感覺到劉明的心痛,並沒有說話,也跟着劉明出了病房,卻並沒有進入葉青房間,而是在走廊等着劉明。

推開門進入病房,劉明的眼中既然有淚光閃爍,那是一種感動的淚,很少流淚的劉明看到兄弟卻不受控制的想要哭出來。

葉青擡起來看到劉明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這裏,本是很興奮,然而看到劉明眼中的淚花。看到這個平日裏堅強的劉明既然想要流淚。

葉青迅速掀開了被子,怒喝到“明子,是不是黃偉那混蛋,老子去殺了他,管他老子是誰。”

感受着葉青話語中的激動,劉明來到葉青身邊,按在葉青的肩上,不在讓他有所動作。說道“兄弟,沒事了,你躺下吧。”

劉明話語中的不容置疑的味道,葉青並沒有魯莽的有所動作,而是看着劉明。

“葉青,對不起,爲了我害的你們,我劉明欠了你們。”劉明一臉的傷心。

看着劉明發自內心的自責,葉青突然怒喝到,“明子,我們幫你,是將你看作兄弟,如果你覺得欠我們的,那你大可不必把我們當作兄弟,我也不屑有你這樣的兄弟,我知道我們沒有實力,其實去了也只是你的累贅,但是我們把你當兄弟,我們不在乎我們出的力量有多大,起碼我們在兄弟有難時,我們挺身而出了。”

葉青的一番話深深的擊打在劉明的心裏,“或許自己真的不該自責,他們的犧牲我只需要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既可,他知道如果換在自己,自己也會做出和葉青等人同樣的抉擇。”

看着葉青滿是瘀傷的手臂,身上,劉明也不在自責,坐在牀邊看着這個爲自己拼死的兄弟,眼中自然的流露出感動。


兄弟,有時候真的一句話都嫌多,他們之間行動才更能夠證明彼此間的義氣。

囑咐葉青好好休息的劉明離開病房,看着站在走廊的一行人,笑了笑,都站在這裏幹嘛,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看着儲在牆邊一臉無所謂的李風雅,劉明走過去,發自內心的說道,“李風雅,謝謝你,無論你是什麼身份,你的情我記下了。”

看着面前這個一本正經的劉明,說實話,李風雅還真的不怎麼習慣,但是卻又不知道哪裏不習慣。

“好了,各位有事的就先回去吧,不要都站在這裏了,剩下的事我會處理的。”劉明再次說道 李風雅和小雪到是無所謂的離開了,然而慕容圓圓此時一臉落寞的看着劉明,她多麼希望劉明可以開口留下她,只要劉明開口,她會不顧一切的留下來,即使自己知道有沈瑤莉的存在也不在乎,然而劉明並沒有。

“或許從來都是我自作多情吧。”

眼中不加掩飾的迷離和失望,劉明雖然看在眼裏,卻並沒有開口留住她。

此時的走廊只剩下劉明和沈瑤莉了,沈瑤莉看着面前這個溫暖果斷的男孩,回想着他的溫柔,走過去輕輕的靠在劉明的肩膀上。

“劉明,我喜歡你,我發現我真的不受控制的愛上你,雖然你很可惡,你爽約,我本該恨你,我甚至向自己發誓,我再也不理你。然而我發現這只是我自己欺騙自己而已,我根本無法做到不在乎你,當在我絕望的時候,看到站在我身邊的你的時候,我告訴自己,我不想再騙自己,喜歡就是喜歡,何苦折磨自己。”

感受着沈瑤莉訴說的時候那種低低的唾棄聲,劉明把沈瑤莉擁在自己的懷中輕輕的說道。

“我把你看的比我的命都重要,從第一次見面,我就告訴了自己你是我的,這輩子你是我的,也許這是我上輩子欠你的。今生我要用我的一生去彌補。”

聽到劉明的話,沈瑤莉一臉的甜蜜,靠在劉明的胸膛始終不捨得離開。

“雖然從你和那個慕容圓圓的表情中,你也喜歡慕容圓圓這個女子,但是我沈瑤莉有信心勝過她在你心中的地位,如果你有本事讓她接受你,我不會干涉的。”

劉明低頭驚訝的看着一臉幸福的沈瑤莉,心想“這麼大度,不會是試探我的吧。”

劉明只能故作君子的說道,“那個,你看我像那樣的人,我心裏可是隻有你的。”

沈瑤莉嘻嘻笑道“切,等你有本事把她追來再說,別和我裝君子。”

劉明一臉無奈的看着這個大方的女子,一時之間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

膩歪了一會的兩人,再次來到張峯的病房看了看還在熟睡的兩個,盯着沈瑤莉說道


“瑤瑤,你幫我照顧下兩人好麼?有事你找李風雅,我出去還有點事。”說着李風雅的電話發給了沈瑤莉。

知道張峯他們是爲就自己而受傷的沈瑤莉哪有不答應的道理,“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們的,你有事,就出去吧。”

離開醫院的劉明可是考慮着將黃偉這個隊伍收爲己用了,作爲自己發展的核心部隊。

再次來到天龍幫總部,凌亂的地盤早已被整理好,完全沒有昨晚的血腥之氣。

進入大廳,天龍幫剩餘的100多號兄弟,似乎都在,黃偉也在其中,然而客廳的頭把交椅卻空着在,似乎專門是等待着劉明的。

走到座位坐下,劉明看着這一羣形形**的年輕人,劉明開口說道。

“昨晚具體什麼情況,我想你們也知道了,我劉明並不是一個毫不講理之人,所謂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各位兄弟都是出來混的,昨晚的事昨晚已經解決,我不計較你們砍傷了我的三個兄弟,我傷了你們兄弟,這事都過去,從今天起,你們也是我兄弟,如若有人欺負你們,就是欺負我劉明,我必將其踏在腳下。”

喝了口水的劉明繼續說道。


“其次,我天龍幫志不在此,既然你們尊我爲老大,我就決不允許,我天龍幫只稱霸舞動街,我的目標是稱霸清平市,甚至是在華夏佔領一席之地,或許你們會覺得我們憑什麼稱霸清平市,我劉明今天告訴大家,我們憑的是兄弟,只要有兄弟,他日整個華夏必然會正視我天龍幫的存在。”

下面的一羣人看到劉明這個煞神,雖然我不敢有任何的話語,然而聽到劉明的話,此刻既然全都熱血沸騰起來,他們終於切實的感覺到了黑幫的存在。被氣氛渲染的大家齊聲喊道

“天龍幫萬歲,稱霸華夏”

“天龍幫萬歲,稱霸華夏”

“天龍幫萬歲,稱霸華夏”

……………………..

肅殺之氣在整個天龍幫總部瀰漫,此時竟有撐破這天的氣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