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雋眷葉子打賞香囊!

感謝雪の妖精打賞桃花扇,感謝子伽、慕枳打賞平安符! 可是想到如果出來時,爹爹說的話,如果自己不能嫁給沈長風,那麼就這輩子都別想嫁人了,而且還要被趕出蘇家的話,就讓蘇子葉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只能用手緊緊的扯著蘇子熙的衣服,希望蘇子熙能想辦法讓沈長風娶自己,蘇子熙自然明白妹妹的意思,再說他覺得妹妹嫁給沈長風,不管沈長風成親后是否能照顧妹妹……

只要沈長風給妹妹一個名分,他一樣能夠照顧妹妹,否則現在蘇家根本容不下蘇子葉了!

「沈長風,我希望你考慮清楚,只要你答應娶我妹妹,我什麼事情都可以答應你!」蘇子熙深呼吸的看著沈長風說道。

「是嗎?哪怕拿整個蘇家嗎?如果我要蘇家,你也給嗎?」沈長風聞言笑著問道。

「沈長風,你別太過分!」蘇子熙怒道。

「怎麼?捨不得了?你不說什麼都答應嗎?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到,你也沒有多喜歡蘇子葉嘛!」沈長風故意諷刺的說道。

「沈長風,我到底有什麼讓你看不上的?你非要拒絕跟我成親?」蘇子葉看到哥哥被沈長風諷刺,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有什麼能讓我看上的?你心裡最愛的男人是蘇子熙,你們兩個就成親好了,非要來禍害我有意思嗎?」沈長風無語的看著蘇子葉問道。

眾人聞言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這蘇子葉喜歡蘇子熙,那豈不是不論啊!

眾人回神都忘記計較蘇子熙兄妹下毒的事情了,紛紛看著蘇子熙和蘇子葉兄妹,眼神充滿了怪異……

蘇子熙和蘇子葉聞言臉色紛紛一變,蘇子葉看向沈長風怒道:「沈長風,你別血口噴人!」

「血口噴人?那你想看證據?」沈長風挑眉問道。

「你……你有什麼證據?」蘇子葉質問道。

「我有什麼證據那是我的事情,你想看我可以成全你……」沈長風眼神微微一閃的說道。

原本想阻止蘇子葉開口的蘇子熙,察覺到沈長風心虛的眼神,心中冷笑,蘇子葉看了眼哥哥蘇子熙后,於是瞪著沈長風說道:「沈長風,有本事就把你說的證據拿出來,如果今天你拿不出什麼證據,那麼你就要聽我哥哥的話娶我為妻!」

「呵呵……如果我拿出來呢?你們又當如何?」沈長風聞言問道。

「如果……你能拿出證據,那麼我就不再糾纏你了!」蘇子葉聞言怒道。

「很好,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沈長風說完從懷裡拿出一個東西,往空中一拋,眾人看清后發現竟然是一枚傳影石。

接著半空中出現一個大屏幕,裡面正是蘇子熙和蘇子葉兩個人,住進了長風客棧的畫面。

兩個人是昨天中午再墨九狸等人前面,住進長風客棧的,畫面中兩個人開了房間,回到房內將門關上后,就瞬間激吻在一起了,蘇子熙抱著蘇子葉瘋狂的親吻著……

兩個人就那樣一路從門口吻到了床上, (ps:又到了週末了,祝大家週末愉快哦!順便求一下粉票,親們手裏有粉票的,請支持一下醫律衝榜!偶爭取下週雙更啊,我用更新換你們手中的票!拜謝!)

那封信是潘琇對潘亦文和鄭玉所犯下的惡行的控訴。

字裏行間的血與淚、痛苦與掙扎都讓潘夫人五臟菊俱焚,感同身受。

事情發生在七月初四,也就是潘夫人外出上觀音廟還願的那天。

婢女春杏給潘琇帶話,說老爺有請,讓她過去一趟。潘琇一向對潘亦文的印象不是很好,特別是在潘亦文幾次三番想要插手干涉潘琇與江浩南的婚事後,她便對這個繼父更加的排斥起來。

她本不想過去,但潘琇從小飽讀詩書,儒學思想對她的影響很深。潘亦文是她名義上的父親,她不能不孝,不能違背長輩的意思。所以,只能領着小月一起隨春杏去了書房。

讓潘琇沒有想到的是,她這一去,竟是萬劫不復。

在去書房的路上,潘琇已經從春杏的口中得知七公子又結伴上潘府拜訪潘亦文。

美曰其名是拜訪老師,其實就是一羣癮君子聚衆到了潘府去吸食阿芙蓉集體自甘墮落了。

潘琇推開書房進去的那一刻,他們已經在潘亦文的書房內吸得很亢奮了。

室內煙霧瀰漫,几上擺着酒盞,衆人已經喝到微醺。

潘琇雖然不曾見過阿芙蓉,但在書上曾看到過對阿芙蓉的介紹以及吸食阿芙蓉後會產生狀態的描述。她看到一室的烏煙瘴氣,只是下意識的想要逃避,卻被潘亦文給喚住了。

他說昨天鄭公子送了很多禮物來潘府,都是送給潘琇的,作爲主人家,她應該要好好的跟人家道謝。

潘琇回過頭,只看了眼脈脈含情望着自己的鄭玉,微微躬身。道了一聲謝謝,並明言告訴鄭玉她即將要與江浩南成親的消息,婉拒鄭玉再次做這樣無畏的舉措。

她致謝完要走,鄭玉卻不讓。

鄭玉稱潘琇的感謝沒有誠意。至少要敬酒才行。

潘琇第一次向潘亦文發出求救的訊息,潘亦文含笑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出來打圓場,說琇琇是女子,不勝酒力,就讓她以茶代酒。

鄭玉同意了。

潘亦文讓春杏下去沏茶。

潘琇心中有些不耐煩,書房裏的煙霧薰得她頭昏腦脹,待春杏將茶送上來後,她迫不及待的向鄭玉敬完茶,便逃離似的離開了書房。

芙蓉有一定程度的催.情作用。七公子之一的柳泓和曾毅本身就有斷.袖之癖,在酒精和阿芙蓉的雙重刺激下,早已按捺不住,抱成一團,擁吻在一起。柳泓的手在曾毅身上游離。最後索性當着衆人的面兒,探進他的下身,在他的敏.感部位處揉捏,將他逼出一聲聲細碎的呻.吟。

其餘幾公子早已經對這樣的畫面見慣不慣了,還騰出一張軟榻,任由他們盡情釋放去。

鄭玉喝了不少酒,也吸得很滿足。再加上室內淫.靡的氣氛,他也被輕而易舉的挑起了欲.火。

他算了算時辰,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往潘琇的閨房走去。

潘琇剛剛喝的那杯茶,被加了料。

她從書房順利出來的那一剎那。她有種逃出昇天的感覺。她領着小月回到屋裏,將房門掩得緊緊的,她決定,在七公子離開潘府之前,她一步也不會踏出房門。

她在屋內看了一會兒書之後。便覺得口乾舌燥,有一股無名躁動的氣流從小腹往上竄起,在她的四肢百骸迅速地遊走,她喝了兩杯涼水後,那種異樣的感覺不但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嚴重。潘琇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娘子,她忽然意識到是那盞茶出了問題。

無盡的恐懼籠罩着她,身體一波又一波的燥熱侵襲着她的意志,她好難受,不由自主地開始解自己身上的衣袍,因燥熱而鮮紅欲滴的櫻脣間流溢出讓人羞赧的輕吟。

她羞憤欲死,倒在木榻上翻滾着。

小月嚇壞了,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夫人又不在府中,她該怎麼做?

潘琇的呻.吟聲漸漸強烈了起來,她咬住下脣,疼痛讓她的大腦微微清醒了一些,她強忍着身體的難受,吩咐小月下去準備冰水,她這個樣子,必須要浸泡在冰水裏才能緩解。

小月擦乾滿臉斑駁的淚痕,打開房門,下去準備。

而鄭玉,就是趁着小月離開的這個當口,閃身進入了潘琇的閨房。

潘琇因藥性所致而染着微嫣的面容,豔如桃花,雙眸因難受而噙着水霧,迷離惑人,特別是那一聲聲無法自禁的輕吟,就像撩人心魂的魔音般,誘惑着鄭玉。

他背對着房門將之緊鎖後,一步一步地往內廂走去。

在柳泓和曾毅肆無忌憚地在書房裏做起來的時候,鄭玉的下.身也已經腫脹不堪,痛得難受。

他需要宣泄,而潘琇亦然,所以,他們在一起,彼此都會很開心,很開心……

潘琇於朦朧間看到了一個漸行漸近的身影,她已經被折磨了好久,體內彷彿有無數的小蟲在遊走,她很難受,很難受。

阿南,救救我……

鄭玉挑開了粉色的帷幔,在木榻邊坐了下來。

潘琇白皙絕美的面容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襦裙的領口已經被扯得有些鬆散,露出了修長秀美的頸項。鄭玉露出了貪婪的神色,這一幕,他幻想了很久,終於要在今天實現了……

他飛快的解開了潘琇身上的襦裙,欣賞着榻上曼妙的玉.體,柔膩的雙手的在潘琇的曲線上游走,讓她不由一陣陣戰慄。

潘琇睜開了迷濛的眸子,喉嚨裏發出了嗚嗚的嗚咽聲。

阿南,快來救救我……救救我……

鄭玉的瞳仁裏因情慾而染上了赤色,他俯身在潘琇耳邊細語,惹得潘琇淚水漣漣。 隱婚總裁 他在耳邊說你的樣子分明想要,不要壓抑着自己。盡情的喊出來,一會兒他會讓她很快樂的。

她恨自己,恨自己無力反抗,更恨自己因爲他的撫摸發出那些令人噁心的聲音。

鄭玉一通滿足的擁吻後。大手扯開潘琇身上的袔子,撫弄着她高聳的小白兔,大手不斷在敏.感地帶騷.動……

重重粉色幔帳後面,兩具年輕的身體纏繞在一起。

而這一天,只是潘琇噩夢的開始。

潘琇在榻上醒來的那一刻,淚水枕巾,她拔過頭上的銀簪想要自殺,卻被鄭玉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微眯的眼睛裏有妒色,他千方百計得到了她的身子,可她於迷離間喚的人。是阿南!

呵,真是可笑……

他在那一刻,竟成了江浩南的替身?

鄭玉不會讓潘琇自殺,只征服一個女人的身體,卻沒能征服她的心。充其量,也不過是個失敗者。

而他鄭玉,從來都不是失敗者。

他用江浩南的性命安危威脅潘琇,他要她活着,只有她好好活着,江浩南才能好好活着。

潘琇心裏的痛苦,沒有人可以訴說。她不敢跟母親講。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更不敢跟江浩南講,一切,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而加諸在她身上的這些痛苦,是潘亦文造成的,是他……

潘琇無數次地幻想過將他虛僞到令人作嘔的面具撕掉。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她沒有一個晚上能睡得好覺。她覺得自己活得太累了,太髒了,若不是鄭玉的威脅,她根本不想活下去,可她不能讓阿南有事。

那天。她睡不着覺,從廂房裏出來的時候,發現外廂的小月不在。

當時潘琇沒有注意,只以爲小月是半夜出去如廁。

她披着緞衣,循着長廊往園子裏走。

小月壓抑的哭聲從遠處傳來,潘琇疾步走過去,看到小月蜷在花叢邊,清冷的月光攏在她單薄的身體上,就像枝頭一朵即將隨風飄零的殘花。

她那微敞的領口就像利刃一般,瞬間刺中潘琇的心脈。

她抓着哭得淒涼的小月,問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小月在密室中受虐的事情,讓潘琇懵了,她從來都不知道道貌岸然的潘亦文,竟是這樣禽獸不如的東西。

她決定要去母親面前揭發他,潘琇要讓他身敗名裂。

可就在這時,潘亦文從密室裏出來了。

他在密室裏吸食過阿芙蓉,那個樣子,就跟鄭玉那天的表現完全一樣。潘亦文笑得很詭異,這樣小月和潘琇感到恐懼。他的力氣很大,一把抓住潘琇不盈一握的手臂,將她拖入了密室。

潘亦文在密室內強暴了潘琇。

他喜歡顏菁的美貌,可潘琇卻比顏菁更美……

可偏偏潘琇是他的繼女。

他壓抑自己對潘琇的愛慕,他瘋狂地嫉妒江浩南。

或許潘琇跟鄭玉在一起,他會平衡一些。

潘亦文知道鄭玉早就奪走了潘琇的清白,所以,已經破了身的潘琇,就算讓他放縱自己一回,也不會被發現……

小月不敢離開,也不敢去潘夫人面前告發潘亦文。

理由跟春杏她們一樣。

她們已經完全地受潘亦文控制,身不由己。

潘琇就像一隻飄蕩在大海里的孤舟,任由風浪拍打摧毀,離自己生命的軌跡,漸行漸遠……

ps:

感謝櫻桃小妹妹打賞桃花扇~

感謝一棵無聊的樹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子伽、0拈香一朵0打賞平安符!麼麼噠~ 一路從門口吻到了床上,然後粗暴的扯開兩人身上的衣服,蘇子熙將蘇子葉撲到在床上,一幕幕限制級的畫面不斷的上演著……

看的大廳內的眾人,紛紛臉紅心跳,外加口乾舌燥啊!

我的天啊,真的是太刺激了啊……

這簡直是兄妹大片啊……

畫面內的兩人真的是大戰了三百回合,才終於停了下來,這還沒完呢,結束后蘇子葉慵懶的躺在蘇子熙的懷裡問道:「哥,你說沈長風會答應娶我嗎?」

「不管他會不會答應,今天都必須娶你! 狼性總裁狠狠愛 否則,我就拆了他這長風客棧……」蘇子熙聞言冷聲說道。

「哥……我要是嫁人了,你還會來看我嗎?」蘇子葉聞言想了想問道。

「傻丫頭,你嫁人了也是我的人,我一定會經常來看你的,你可是我最愛的妹妹了……」蘇子熙說著又去親吻蘇子葉,剛剛熄滅的戰火,再次燃燒起來。

眾人看的有滋有味,但是心裡卻是把蘇家姐妹罵了半死啊,對方是把沈長風當傻逼了嗎?都這樣了,還想嫁人啊,真過分啊……

蘇子熙和蘇子葉已經傻眼了,他們沒有想到沈長風在屋內放了傳影石,沈長風簡直可惡啊!

蘇子熙看了眼已經沒臉再看,低著頭恨不得鑽到地裡面的蘇子葉,對摺蘇子葉傳音道:「妹妹,我們離開!」

「嗯。」蘇子葉聞言點點頭說道。

「兩位,去那呢?」畫面忽然間停下來,沈長風看嚮往門口溜走的蘇子熙和蘇子葉問道。

「沈長風,你卑鄙無恥!」蘇子熙將蘇子葉護在懷裡說道。

「呵呵,跟你們比起來,我還是差遠了!」沈長風聞言冷笑的說道。

「我也不留兩位在客棧常住了,希望兩位能夠信守承諾,不要再來糾纏沈某,不送……」沈長風看著蘇子熙和蘇子葉冷冷的說道。

「沈長風,我不會放過你的!」蘇子葉被蘇子熙護著走到門口時,冷冷的回頭看向沈長風說道。

沈長風不以為意,看著蘇子熙兩個人離開了長風客棧。

「諸位,之前的事情不好意思了,為表歉意諸位昨天和今天的房錢和飯錢沈某請客了!」沈長風聞言看著客棧內的眾人說道。

「沈老闆客氣了!」

「是啊,多謝沈老闆了!」

眾人聞言紛紛看向沈長風,眼底都帶著同情和慶幸啊!

沈長風對於眾人同情的眼神,十分無奈,他確實是需要同情的哪一個,畢竟跟自己有婚約的女子,是這樣的人,他也很無奈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