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天堇急忙摟住懷裡的火鳳,開懷一笑輕輕的碰碰她頭頂的鳳冠:「姐姐也想你,小鬼頭。」

「我也要抱,雪兒也要抱嘛。」旁邊的雪兒可不依,變化為小女孩的她用力的跺著腳,嘟起嘴咕噥:「姐姐您都只喜歡她,您都不愛雪兒,雪兒……」

「別哭,別哭,姐姐也愛雪兒,也喜歡雪兒,來,姐姐抱。」急忙上前將雪兒抱起,一左一右的重量讓慕容天堇在心裡一陣哀嚎。

這算個什麼事?自己何時成了託兒所的幼教了?還左右開弓,這以後,可讓她怎麼過?

「還在這裡享受溫存,也不看看外面,都快出人命咯。」一旁的小璃兒自顧自的啃著一枚桃果,懶洋洋的閉著眼說道:「那獨角和那叫做軒轅的,……呵呵。」

「什麼?你是說軒轅凌雲和獨角如何了?這是怎麼回事?」慕容天堇吃驚的問道。

雪兒著急得跳腳,快要哭出來:「姐姐,我們快出去吧,角哥哥,角哥哥他……」

「好,我們走。」慕容天堇用力一點頭。

剛出希望之星,一股熊熊燃燒的玄靈球在她的腳邊炸開,她體表的護身玄氣一盪,強行橫移數尺,脫離被攻擊的範圍。

「住手!都住手,軒轅凌雲。」慕容天堇急忙喊道。

雪兒也連忙阻止:「角角哥,是我,是雪兒,快住手。」

戰鬥中的一人二獸終於停手分開。

一個渾身上下傷痕纍纍的獨角玄獸,踉蹌著勉強站直身子,搖搖晃晃的對著雪兒一輕喚:「雪,雪兒,是你嗎?角角哥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嗚,雪兒。」

獨角獸蹣跚的前行了兩步,噗嗵一聲前蹄跪倒在地,抬起頭呼喚聲聲。「雪兒,雪兒。」

雪兒急忙疾跑幾步扶起獨角獸的身體,放聲大哭:「角角哥,角角哥,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放心,它不會有事,我並沒有下殺手,把慕容天堇交出來,我就饒了它,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軒轅凌雲冷酷的說道。

落下地之後的他,原本白藍相間的衣服破爛得不成樣,到處都是被焚燒后留下的痕迹。臉上也多了一個大大的黑眼圈。

在他的身邊,還躺著一條正「呼哧呼哧」喘著大氣的四腳蛟,那突出的銅鈴大眼骨碌碌的轉動不停,看著慕容天堇和雪兒,瀑布似的口水滔滔不絕的下流。

「頭兒,這小妞漂亮,乾脆你就賞給俺霸王龍做老婆,以後,俺霸王龍就任憑你差遣。」

這是,被一頭玄獸給調戲了?慕容天堇冷厲的一瞪眼。

「閉嘴,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傢伙!軒轅凌雲,管好你的玄獸,別讓我有機會宰了他燉湯喝!」

狠狠的瞪了眼四腳蛟龍,隨手取出裝有寶泉泉水的皮囊,走到獨角獸的身邊,小心的喂到它嘴邊:「來,喝下去,這個可以讓你的傷勢迅速的恢復。」

軒轅凌雲伸手一攔,對著慕容天堇眉頭一皺,這位開口叫出他名字的女子是誰?看上去,總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不過,再怎麼樣,膽敢傷害他的朋友,那就是他軒轅凌雲的敵人!


當下雙眼一豎:「這位姑娘,你還是快點把慕容天堇交出來,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慕容天堇一怔,這軒轅凌雲怎麼會認不出來她?

轉念一想,立刻明白他說此話的由來。將手指上的戒指隱匿功能重新打開,慕容天堇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變作男孩子的模樣,片刻之後再度變化為女子,沖著他皎潔的一笑,最後定格為男孩子的模樣,停止了切換。看得軒轅凌雲驚詫的瞪大了雙眼。

「你,你,竟然就是……」軒轅凌雲後面半句話怎麼也說不出。

他居然是她!她居然是一個女子,而且,還是如此美艷動人的女子!

仔細回憶一下,剛才的女子,容顏俊美,危險的狂野中帶著幾抹純真的微笑,修長的身段卻像一支標杆,挺得筆直,還有那靈光滿溢的黑眸,盯著他看時帶著的一絲好奇……

霎時,軒轅凌雲的「轟」的一聲,漲得通紅,這樣的一位女子,他。第一次,他初識了情的滋味,好感在不自不覺中攀升。

慕容天堇將手中的寶泉水遞給雪兒,看著雪兒將泉水喂進了獨角獸的嘴裡。

站起來笑著對軒轅凌雲說道,伸長右手高舉,做出擊掌的模樣。「謝謝你,軒轅凌雲,謝謝你來找我,你這個好朋友,我慕容天堇交定了!」

軒轅凌雲的臉色變幻莫名,眼底閃過無數的思緒,慕容天堇竟然是一個女孩子,這是他先前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不過這以後嘛……

看著他伸長的手臂,回憶起片刻之前看到的纖細玉手,緩緩的抬起右掌,握住慕容天堇纖細的手掌,觸感柔弱,不同於男子的芬芳隱隱約約的傳入他的鼻翼,讓他忍不住紅了臉頰。用力一握,「好!我軒轅凌雲,也交定你這個朋友了。」

兩個人雙手緊握,相視一笑。

「哎喲,哎喲,你們兩個倒是怎麼回事?雪兒你怎麼會消失不見的?「被打得渾身是傷的獨角獸艱難的問著,勉強移動身軀靠在旁邊的石壁上。

「角角,跟我走吧,做我的契約玄獸。」

慕容天堇和軒轅凌雲相視一笑,放開緊握的手,上前去摸了摸他的獨角,角角不依的一偏頭,高傲的抬起頭,「你一個人在外面,被人欺負了也沒有人幫忙。乾脆以後你就跟著我,別的我不敢說,不過,你可以和雪兒在一起哦。」

「雪兒,這是怎麼回事?」獨角獸眨巴著萌萌的大眼,扭頭看向雪兒:「雪兒,你是不是真的和她契約了?」

雪兒點點頭:「角角哥來,把這水喝下去,可以治療你的傷勢。她說得對,雪兒決定就跟在天堇的身邊,角角哥也來嘛,我們早日長大,早日成為獨角聖獸。」

四腳蛟龍一個勁兒的眨巴著銅鈴大眼,懊惱的抹凈嘴角的口水,沖著慕容天堇大喊:「喂!臭小子,剛剛的那名美女呢?你把她弄到哪裡去了?你是不是打算把她藏起來,一個人獨自享用哇!俺霸王龍看中的女人你也敢搶,看我不狠狠的修理你!」

「聒噪!」慕容天堇顰眉,隨手一指揮出,一道淡黃-色的玄靈力順著伸直的右手食指射出,隨即射向四腳蛟龍,正中他揮舞著的蛟龍爪。

看在軒轅凌雲的份上,慕容天堇自然不會傷害到他的玄獸,不過必要的警告,可一分也不能少!

蛟龍爪和那淡黃-色玄靈力一接觸,隨即消失無蹤。四腳蛟龍一驚,這攻擊速度居然如此的快?可是感應片刻,卻沒有發現絲毫的損傷。

四腳蛟龍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笑死俺霸王龍了,你這是給俺撓痒痒嗎?哈哈哈。」

慕容天堇一臉的淡定:「看看你自己的爪子。」

「俺的龍爪?俺的龍爪不是好著嗎?」四腳蛟龍揮舞著爪子,湊到自己瞪著的大眼前:「啊!~~俺的爪子,俺的龍爪!!啊~~」

只見四腳蛟龍的右前爪的中指上,長長的尖爪已經被利刃水平切割得十分平整,生生的斷了半截。

不理會這聒噪蛟龍的鬼哭狼嚎,慕容天堇顰眉抬手,一聲冷喝:「閉嘴,再吼一句,把你另外一隻爪子也斬斷。」

四腳蛟龍立刻閉上了嘴,抬起爪子捂住自己的大嘴,連連後退,似乎又想起了什麼,連忙將爪子收進腹部下面,躲到軒轅凌雲後面,,伸出一隻碩大的銅鈴眼,看著慕容天堇,全然沒有想到自己那碩大的身軀,怎麼可能躲到軒轅凌雲的身後。

看得軒轅凌雲嘴角直抽,有這樣的契約玄獸,真是丟盡他的臉面。


「閉上你的臭嘴,還有,你的口水別塗到我身上,要是沾上一滴半點,別怪我不近人情,把你丟進玄獸空間關上一年半載。」

慕容天堇回頭摸著喝下寶泉水的角角,看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傷勢的他站起身來,抖抖自己身上,疤痕盡數消失后的角角通體銀白,鬃毛披散而下,銀亮發光,美得炫目。

… 角角站起身,試著小跑了幾步,驚喜的發現自己的傷勢完全好了。便放開腳步,圍繞著山洞騰空而起,轉起了圈圈。

「哈哈,雪兒,雪兒,角角的傷勢完全好了,雪兒,雪兒。」

角角落下,降落在慕容天堇身邊,小比鹿似的眼睛滴溜溜直轉。它可不是那頭又色又只會逞匹夫之勇的「四腳蛇」,這名和雪兒一起出現的人,身上似乎有很神奇的東西,可以片刻間讓自己身上的傷完全恢復,這可是好東西,要如何才能得到呢?而且以後一旦自己受傷,就能有呢?

慕容天堇立刻循循善誘,輕摸著角角頭頂上的獨角:「你要是答應和我契約,做我的契約玄獸的話,我就將雪兒手中的皮囊送給你保命如何?」

看著那名白衣女子手中的皮囊,軒轅凌雲瞬間瞪大了眼。話語顫抖的沖著慕容天堇說道:「天堇,這皮囊,我可以看看嗎?」

慕容天堇的眸光一閃,軒轅凌雲看出來有什麼異常了?不過正好,看看他是不是也和慕容曉曉一樣,是一個人面獸心的人;「可以。雪兒,你把皮囊交給凌雲。」

軒轅凌雲小心的接過皮囊,小心的嗅著皮囊里的寶泉水,又手一揮,從自己的納戒中取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玉瓶,小心的拔開瓶塞,仔細的嗅聞。竟然是一模一樣的,這些竟然都是靈液!不錯,這世間有這效果的,就只有天地四大奇珍之一,九天靈液!

這可是靈液呀!傳說中一滴就可以活人性命的靈液,慕容天堇竟然就這麼隨意的餵了一隻玄靈獸!

「天堇,這麼多的靈液,你是從哪裡來的?心痛至極的軒轅凌雲顰眉蹙額,再不忍慕容天堇的浪費行為,開始給她普及龍炎大陸的知識。

」這是龍炎大陸上天地四大奇珍之一,九天靈液,你看看。「軒轅凌雲說著,將手上的玉瓶遞給了慕容天堇:」你仔細對比,發現沒有?你的皮囊里的靈液,似乎就是由九天靈液稀釋而成。我的玉瓶里有5滴靈液,還是臨出門前,我爹親手把他交到我的手上,讓我不到危急關頭,別輕易動用,這可是救命的東西。」

軒轅凌雲繼續說道:「這九天靈液,根據傳聞,需要極其嚴苛的條件才能形成。同時,在形成九天靈液的周圍,必定有極其濃厚的玄靈氣;而玄靈氣濃厚之地,自然也是眾多的玄獸和家族學院的聚集地,要形成這麼一滴純凈的九天靈液,一般最少也需要兩個月的時間,還要防止人為盜取和玄獸破壞,各個有靈液形成的地方,都會有大批看顧的人守護著。」

軒轅凌雲說著,鄭重的將手中的皮囊遞到慕容天堇的手上:「雖然我不知道,這靈液你是怎麼得來的,不過如此價值連城的寶物,以後,你還是盡量別在人前顯露,免得被人惦記。」

「原來它就是九天靈液呀,我真的是無知得徹底。」慕容天堇嘴裡說著,心裡卻在飛快的計算著希望之星空間內的那滿滿的一池靈液,彷彿看到無數的紫金幣在她的眼前飛舞。這些可都是錢哇!

思索片刻,慕容天堇一臉肉痛之色的拿出另一個空的水囊,倒出一小半的泉水,想了想,再倒了一些,偏頭遞給軒轅凌雲。

「送給你,要不是你告訴我這些,我恐怕就這樣隨意的糟蹋了,這些也算是我的一點小心意,請你務必收下。」

軒轅凌雲的臉色一變,後退一步寒聲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樣做分明就是不把我當朋友。」

說完不理慕容天堇,隨手將四腳蛟龍收入自己的玄獸空間,轉身往外走。

「慢著!」看見軒轅凌雲真的要走,慕容天堇急忙叫住他,人家幫忙這麼多,玄獸和人都受了傷,哪裡能一點報酬都不拿?

趕緊掏出希望之星內部里摘下來的蟠桃,一拿出來,誘人的香味飄散在空中,散發出濃郁的清香,往前一遞,放到軒轅凌雲的手中:「別問我從哪裡來的,也千萬別對外人說起,這個是可以直接提升人體玄力,拿著!」

這種品相的靈果,其價值已經不是用金錢所能衡量的,軒轅凌雲緊抿雙唇,什麼話也沒有說,默默將靈果收入納戒中,轉身走出了山洞。

站在旁側的角角卻著急萬分,都是自己考慮太久,耽誤了片刻,眼看著那皮囊的水越來越少,急忙上前呼喚慕容天堇:「天堇,我想好了,我做你的契約獸,不過,你得把你手中的皮囊里的靈液都給角角。」

慕容天堇神秘一笑,撫摸著角角頭頂上的獨角:「你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你先閉上眼睛,姐姐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獨角轉頭看向一旁的雪兒,雪兒連連點頭,伸手捂住獨角的眼睛:「角角哥,你閉上眼睛,閉上,你就不會害怕了。」


角角卻倔強的拉開雪兒的小手,認真的看著周圍,點頭說道:「我準備好了,來吧!」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看得慕容天堇直翻白眼,至於這樣么?又不是讓你去送死?

眼前一晃,三人重新進入了希望之星。

此時的希望之星內部陽光燦爛,桃樹下的小璃兒嘴角帶著一股壞笑,看向白馬的眼中,滿滿的全是算計。

「多次使用禁術,嚴重傷及生命本源,不過這些倒不是不可以解決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你們一個白虎神獸後裔幼體,一個獨角神獸後裔幼體,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人跡眾多的魔獸森林,這不合常理呀!你願意說說嗎?」

什麼?這匹白馬居然是獨角神獸後裔幼體?

慕容天堇瞬間覺得,彷彿被雷電擊中一般,找不到東南西北。誰來告訴她,不過就是愛心泛濫隨手救治了一頭白虎,結果卻得到了兩頭神獸幼崽。

看著飛在半空中,渾身火焰的火鳳,角角吃驚的瞪大了雙眼,再看見那一臉算計笑容的小璃兒,他有一種身陷狼窩的感覺。

… 此時的寒潭之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天色早已經大亮,夏日的白天,驕陽似火。不過再烈的驕陽,也沒有給寒潭處的眾人,帶來一絲溫暖。

隨處可見的冰晶矗立,在寒潭那邊橫七豎八,到處都是受傷的眾人,哭爹喊娘的悲聲一片。

男子冰藍色眉眼,冰藍色的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晶亮的光芒。停手打量四周,目光所過之處,眾人紛紛躲避,不敢和他正面對上。

「怎麼,你們這些人類,不再繼續攻擊了?」

「不不不,不敢。」

眾人連連後退,擠作一團。

在山頂上的秦老等人卻依然屹立在那裡,遙望寒潭處。

司徒連連搖頭,一番輕嘆:「依我看,這神獸並沒有傷人的意思,雖然在一開始殺了些人,不過以他的修為,要碾死現場的人,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錯,不過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我們幾人身上。我猜,只要我們不出手,他倒是不會對這些人痛下殺手。」旁邊的黑袍人說道。

「這是多年之前人類和神獸協議的結果。」秦老開口說道:「在許多年之前,那時是神獸和人類之間混戰的時刻。因為神獸和成神的人類之間的戰鬥波及面實在是太廣,生靈塗炭,最後雙方經過協商。只要是聖獸和神獸,還有人類的聖級玄師以上的人,不能對低於自己一個大境界的人類和魔獸進行攻擊。」

看著那寒潭上的男子看過來的眼神,秦老輕嘆,繼續說道。

「所以千百年來,這條規定一直都存在,它約束的,是上層次的人和獸,所以一般境界不到,是不會知道這條款的存在。老頭我也是聽我師尊,當年偶爾提及,才知道此事。」

一身白衣的女子猛地拉開頭上的白紗,吃驚的問道:「秦老,您的意思,這是一隻真正的神獸?」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