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謙想要住在依依的隔壁,找蕭景寒說明自己的意思。

蕭景寒一個頭兩個大,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

大多數孩童第一次來到鄉野之地,眼前所見的一切都很新鮮新奇。

很快,他們在莊子裏玩開了。

吃過午飯,田管事領着所有人到附近的田間、果園、茶園逛一圈,做了詳細的介紹。

然後,楊司業宣佈,晚飯前都是自由活動,但不能跑遠。

讓眾人沒想到的是,一輛低調的馬車停在門口,魏皇下來——

眾人心驚肉跳地行禮。

楊司業、蕭景寒立即上前迎接。

田管事沒見過陛下,見他們行禮,嚇得手腳不聽使喚。

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都不敢抬頭。

魏皇笑容可掬道:「朕微服出巡,低調低調,都平身吧。」

依依心想,陛下來此想體驗一回勞作的艱辛還是樂趣?

「小萌萌,你不歡迎朕嗎?」他的眼裏,只有呆萌可愛的小萌萌。

「我歡迎不歡迎,陛下都在這裏。」她小嘴叭叭。

魏皇:「……」

蕭景寒:「…………」

好像……挺有道理。

跟在魏皇後面的是容慕白。

此次,魏皇微服出宮瞞着後宮和滿朝文武,只帶了個內侍和容慕白。

眾多孩童里,容慕白只看見軟糯糯的小妹妹,心都要化了。

「父皇……」

九公主飛奔過來,一把抱住魏皇。

臉蛋親昵地蹭了蹭,「父皇,兒臣好想你哦。」

慕容謙拱手行禮,「父皇。」

「大家都散了吧,去玩吧。」魏皇笑道。

「父皇,兒臣要跟你住一間房。」九公主抱着他的手臂撒嬌,「兒臣帶父皇去廂房看看。」

「晚點再去,你先去玩。」他拂開閨女的手,「朕有事跟他們說。」

她失望地撅起小嘴,不情不願地走了。

蕭景寒:「陛下不如先歇會兒,喝杯茶,吃點東西。」

魏皇笑呵呵道:「朕不累,朕先去果園走走。景寒,小萌萌,一起吧。」

依依的瞳眸天真無邪地眨巴眨巴,「陛下,我腿酸,要回去歇歇。」

蕭景寒:「二哥背你。」

容慕白:「我也可以背你。」

依依:「……」

女孩的心思,你們男子不懂的。 「我看蔣局長是個實在人,咱明人不說暗話。江局倒台了,我今天來這,是特意拜訪蔣局的。」葉寒大笑道。

「哦?」蔣正紅不動聲色。

「初次見面,送蔣局一份大禮,表示我的誠意。」葉寒笑着,將U盤拿了出來。

「這裏面是什麼?」

「何琳案最關鍵的線索。」

蔣正紅聞言頗為心動,何琳案一直懸而未決。

而何琳作為南陽最著名的主持人,關注度自然極高。如果蔣正紅能夠成功破獲這個案子的話,對於剛剛上位,急需功勞證明自己的蔣局長而言,的確是個不小的誘惑。

但是,提供這個信息的是葉寒,原本跟江國忠關係極好的葉寒。蔣正紅自然要掂量掂量這裏面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蔣正紅搖頭道:「當事人已經不追究了,這個案子沒有太多必要繼續查下去。」

葉寒微笑着,繼續拋出猛料:「這個U盤的秘密,跟蘇浣溪綁架案有很大的關係。」

饒是蔣正紅城府如何深厚,聽到這句話,他的眉頭也不住跳了一下。蔣正紅深吸一口氣,陷入了沉思之中。

江國忠就是因為蘇浣溪的案件,被人安上一個辦案不利的罪名,被調離崗位。蔣正紅的前任無法破案,如果他把這件震驚了省委省政府的案子順利拿下,蔣正紅的這個位置就算正式坐穩了。

然而這個案子,巨大的利益和風險是成正比的。蔣正紅了解江國忠,知道他是個有真本事的人。江國忠破不了的案件,他蔣正紅就算掌握了線索,能成功么?蔣正紅可是清楚的知道,蘇浣溪的案件非常嚴重和複雜,一個地級市的警力,說不定還不能應付!

不過,蔣正紅所有的反應和念頭,都在葉寒的算計之中。

葉寒接着開始循循善誘,建議蔣正紅將U盤交給省城國安方面,讓國安的人去調查幕後兇手。如果成功破案,對於提供重要線索的蔣正紅來說,也是大功一件!

葉寒的說法,讓蔣正紅砰然心動!

經過好一陣的深思熟慮之後,蔣正紅自認為,已經把這件事所有不利和有利的因素都考慮周到,於是答應下來。

蔣正紅拍著葉寒的肩膀,一臉真誠的表示感謝:「小老弟,多謝了!如果真的破了案,我一定不會忘記你這個好兄弟!」

「好說好說。」葉寒笑得很開心。

閑扯幾句,葉寒告辭離開警局,走出大門之後,葉寒笑得更開心了。

蔣正紅的確是一條老謀深算的老狐狸,但還是在葉寒的引誘下,跳下了這個大坑之中。不是蔣正紅不聰明,而是他格局不高,見識有限。

蔣正紅瞄準的,是一個地級市公安系統的一把手,見識也局限於一些常見的熱門旅遊國家。

葉寒雖然年輕,但格局比蔣正紅大了無數倍。他根本不會在南陽謀划太多,因為南陽這個市,太小太小,容不下一隻鯤鵬。論起見識,葉寒也比蔣正紅強得太多。

就算葉寒擺明了告訴蔣正紅,對付蘇浣溪的是阿修羅,這個公安局長也會是一頭霧水。

蔣正紅根本不知道阿修羅的強大,葉寒對國安都沒什麼信心,對於這個局長更加不看好。這個天真的局長居然敢趟這趟渾水,真的是無知者無畏。

葉寒和蔣正紅無冤無仇,為什麼要給蔣正紅挖個大坑?理由很簡單,只怪他頂了江國忠的位置。只怪他的好外甥魏雲輝敢糾纏江星潔。這兩件事,無論哪一件,都可以讓葉寒把蔣正紅往死里整。

葉寒知道,從蔣正紅接過U盤的那一刻起,他很快就要倒霉了,而且是倒大霉。

走在路上,想到江大哥,葉寒便給他打了個電話,問他過得怎麼樣。

江國忠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沉穩,如今還帶着一些閑散。

在那個清水衙門裏,他有大把的時間用在自己的興趣愛好之上,散步,種花,遛狗,練字……總之,江國忠很滿意最近的生活。

江國忠爽朗笑道:「小老弟啊。大哥我這輩子,從沒這麼輕鬆過。」

葉寒微笑道:「行,你喜歡就好。不過這種安逸的日子,不會太久,你得珍惜。」

隨後,葉寒又給市委書記周建湘打了個電話。問周書記這幾天有沒有空,他想以私人性質請他吃個飯,寒暄一陣之後,掛電話之前,葉寒「順便」提了一下江國忠目前的狀態。

市委書記當時只是哦了一聲,沒有任何錶示。

不過當天傍晚,市委書記輕車簡從,穿着便裝,來到江國忠如今辦公的地方,兩個人臉帶微笑,寒暄了好一陣。

兩人不談公事,只聊家常。

市委書記出行沒有大張旗鼓,很多人都不知道,但總有一些認得他的人,看到他進了江國忠的辦公室。

半個小時之後,市委書記告辭,臨別之前,他也「順便」提了一句,葉寒很挂念你這個老大哥。

江國忠暢快大笑,一切瞭然於心。

市委書記跟江國忠暢談的消息,很快不脛而走,原本想要落井下石的一些人,頓時偃旗息鼓,滅了這個念頭。江家的朋友則是感覺非常欣慰,江家,還沒有跨。

江星潔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愣了很久,最終嘴邊露出一絲釋懷的笑意。

市委書記還能親自去看望自己的父親,那麼至少,父親不可能往更壞的境地發展,情況不可能更壞。

至於能不能東山再起,只要耐心等一個機會而已。

所以當天晚上,葉寒去赴約,見到江星潔的時候,發現她的情緒,輕鬆了很多。

一家中西餐廳,靠窗的安靜卡座里,江星潔喝着飲料,坐在那裏,還有閑心刷朋友圈。

走在馬路上沒有進門的葉寒,老遠就看到了江星潔閑適的狀態。

「最近有什麼高興的事情?看你眉梢眼角都透著高興。」落座之後,葉寒明知故問。

「這事說來話長,挺複雜的。你這個官場小白,還是不跟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江星潔很真誠的說。

「不說也沒關係,總之你心情好就行。」葉寒笑問道:「星兒怎麼還沒來?」

「就快了,路上有點堵。」

葉寒和江星潔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過了五分鐘,另一個「江星潔」來了。

葉寒沒有過多關注江星月的容貌,畢竟她和江星潔幾乎是一模一樣。他關注的是她的穿衣打扮。

只見江星月穿着休閑可愛風格的連體長裙,米黃色,溫暖而明媚。百褶裙的下擺比較長,蓋住了一半的小腿,腳踝被純白色短襪掩蓋,下面是一雙暗紅色的帆布鞋。

其實仔細看起來,這兩姐妹除了氣質不同之外,還有些區別。

比如江星月是長發,江星潔卻是短髮。

江星月的酥胸沒有江星潔的豐滿,要小一圈。她的皮膚比姐姐白了不少,因為常年喜歡宅在家中,加上上班也是在醫院裏,不用風吹日晒,所以皮膚很白。

最明顯的區別,是她們的笑臉。江星月看到葉寒的時候,便露出善意和略帶羞澀的笑容。想從江星潔臉上看到這羞澀甜美的笑,難得很,她脫光衣服面對葉寒的時候,都沒臉紅呢!

「是你啊。」葉寒打量著江星月,江星月也在看着他,隨後欣喜的伸出雪白的玉手,「我是江星月,還沒來得及謝謝你呢。謝謝你救了我的爺爺。」

葉寒握住江星月的小手,只覺得小手冰涼,柔弱無骨。

葉寒微微皺起了眉頭,她的小手太涼了,涼的不正常。

看來江星月的身體,似乎有些隱疾。。 白先生這人,着實讓人捉摸不透,不管遇上什麼事情,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嘻嘻哈哈的,好似沒什麼事情,能讓他緊張起來。

「剛才那個,是假的……」

他踩着地上的狼藉,爬到了三輪車的後面,用手一點點的清理掉剛才木門被撞碎之後就,掉在車斗里的殘骸。

「假的?你是說剛才的白先生?」

其實,此刻,我已經猜到了。

「還有,剛才馬三刀的屍骨,也是假的……」

說罷,他伸手從車斗里,抱出一樣東西。

那是一個灰黑色的毛毯包裹着東西,看大小,應該就是馬三刀的骨架。

「怎麼在你這?」

其實我的心裏已經不安了起來,我已經隱約的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剛才的白先生,以及白先生帶着的馬三刀的骸骨,都是假的。

「他們,要的是什麼?」

我問到,

「你的血……你的血能破解鴻飛酒店307房間的魔咒,他們要你的血,是要破解魔咒,強娶小狐狸為妻……」

「啊?我的血……」

我的眼前一黑,剛才發生的一切,在眼前重演。我後悔不迭,其實剛才的一切,已經有很多明顯的漏洞,當時的我,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甚至開始懷疑那個白先生了,但最後,還是把我的血,滴在了那些根須上。

「那,梁玉豈不是很危險了……」

我出了一身的冷汗。這是我這陣子一直心心念念的事情。原以為有那道符咒的保護,梁玉短時間之內會沒事。可沒想到,那些惡鬼不光兇惡,還如此的陰險狡詐,竟然使出了這樣的計策,來矇騙我。

最可笑的是,我竟然真的上當了。

「啊?那可怎麼辦啊,梁玉豈不是很危險?」

我急壞了,邁步往外就走,打算這就去鴻飛酒店。

白先生沒阻攔我,甚至閃了閃身,給我讓出一條路來。

可他的嘴卻沒閑着,一臉不屑的對我說:

「你去吧,你這就去找她,然後那麼多惡鬼,直接把你弄死,你也就變成鬼魂了,一個鬼,一個狐狸,你們倆倒是挺相配的。回頭你就眼睜睜的看着她被取了陰親,然後你一點點的辦法都沒有。挺好,你去吧……」

他這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反倒使我冷靜了下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