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天人八級,實力再次增漲,相信自己就算是打不過九級道祖,也不會像這次這般無力,逃至少還是能逃的。

「接下來,低調點,若是遇到各族弟子,也不要冒出來。」玄龜勸道。

「這點本神知道。」想到後面有幾位九級道祖在追著,何凡就感覺到刺激,這個時候不低調,那不是作死么?

何凡直接帶著玄龜玩命地飛,生怕九級道祖追上來了。

小仙界震蕩,持續了好幾日,才平息下來,大戰的結果如何,沒有人清楚,龍島上的兩條老龍,也早就跑回去了。

此事過後,龍族和人族的路,怕是更加艱難,這點何凡顧不得了,他也沒想到,這次會冒出這麼多道祖,倒是鳳祖的話,值得深思。

人族和龍族還能活著,何凡不能活著,這是故意留著人族么?要殺自己,是因為自己太強了,要超出承受範圍了?

他現在已經無限接近道祖,若是再突破,那些道祖也未必有把握治他。

眨眼半月時間過去,何凡徹底遠離了辟界通道,在一顆星辰上停留下來。

「過了這麼久,應該不會追上來了。」何凡鬆了口氣,道:「就在此地歇會,身上的傷還沒恢復,等恢復了再想下一步,天書,你快點推演八級進化法。」

「那些道祖,應該追不上來了。」玄龜怕了出來,趴在地上,看著星空:「鳳祖也是,為何不將玄龜還回來。」

「你小子總算停下來了。」

一道蒼老聲音傳來,一道身影顯化而出。

「誰?白.虎?」何凡猛地彈起,看清來人,頓時鬆了口氣:「原來是前輩,何凡見過前輩。」

何凡很客氣,沒辦法,這是道祖,實力太強。

「不必客套,你此去是去找南天門?」白.虎趴在地上,眯著眼看向何凡。

「是的。」何凡點頭:「前輩知道南天門,未被人取走吧?」

「當年那隻鳳凰過去過,但沒有取走南天門,具體原因,你去了便知。」白.虎道:「你這次做的有些過分了,一次滅了五個族群的據點,毀了小仙界,要不那鳳凰本身有問題,我們也保不住你。」

「那隻鳳凰,出了什麼問題?」何凡好奇地道。

「這事,應該問你人族,問媧祖。」白.虎有些惱怒地瞪著何凡:「當初帶著他們去幹了什麼,為什麼那隻鳳凰會變成這樣,萬族道祖不知所蹤。」

「咳,這個我也想知道。」何凡輕咳一聲,道:「前輩不清楚?」

「不清楚,當年本座只是個小老虎,神話之後成的道祖。」白.虎搖頭道:「不過,這麼多年來,本座也只打聽到一些消息。」

「什麼消息?」何凡連忙追問。

「他們想讓人族把天庭建立起來。」白.虎趴在地上,用爪子支撐下巴,眯著眼道:「媧祖也曾說過,若有實力,重建天庭。」

「前輩見過媧祖?」何凡驚訝。

「當然見過,本座這身本事,一半是媧祖教的。」白.虎回憶道:「那一年,本座還小,媧祖突然找到本座,將本座護下,傳授族內進化法,並為本座洗鍊體魄,加速進化,才有今日。」

「原來如此,媧祖對前輩,真是有再造之恩。」何凡感嘆道。

「誰說不是呢?」

「那前輩是不是該拿出幾株九級神葯來報恩?」

白.虎:「……」

為什麼有種給你一爪子的衝動?都說你不要臉,老子算是見識到了。

「你不是應該問本座,媧祖在哪么?情況如何么?」白.虎麵皮抽動。

「那前輩,媧祖在哪,情況如何?」何凡很配合地問道。

「不知道。」白.虎搖頭。

何凡:「……」

不知道你特么還讓我問?

「當年星空還有一戰,你可清楚?」白.虎再次道。

「有所聽說。」何凡來了興趣:「前輩知道那一戰具體情況?」

「知道一點,但也不是很清楚。」白.虎嘆了一聲,道:「當初天庭崩毀,各族老祖失蹤,媧祖重創而回,掀起了星空之戰。」

「媧祖掀起的戰爭?」

「廢話,不然你以為現在萬族,為什麼恨你們人族恨的要死?」白.虎冷笑道:「當初的萬族老祖,全都被捲入那一戰之中,最後的結果,就是萬族老祖不見了,媧祖偶爾出現過幾次,吾只見過一次。」

「媧祖還是殺少了。」玄龜惡狠狠地道:「應該將萬族屠個乾淨,省的現在麻煩。」

「那個時候,媧祖能再戰星空,已經很勉強了。」白.虎搖頭嘆息:「這次找你來,就是通知你,南天門無論是對人族,還是對萬族,都必須拿到。」

「要不,我不管了,讓萬族去取,反正要人族建天庭,南天門還是會回到人族手中。」何凡想了想,道。

「自己手裡,敵人手裡,你自己看著辦,反正想建天庭,必要四大天門。」白.虎淡淡地道:「還有就是,你低調點,再吃下去,本座是兜不住了,這次都是你運氣好。」

「我之前想著,你們會通知我,告訴我到什麼程度才是過分,結果我都殺完了,你們也沒來通知。」何凡很無奈,這能怪我么?

「還通知,自己不知道掂量下?」白.虎都快氣壞了。

「好了,你到底給不給神葯報恩?」何凡伸手道。

「沒有。」白.虎翻了翻白眼,起身道:「本座這次來,就是告訴你,別亂操心,只要天庭不立,人族不再出一個你這樣的,就不會出什麼大事。」

「我明白了,要不你送我一程?」何凡想了想,道:「再在我體內留下幾招,防護用,以免被道祖算計了。」

白.虎想了想,道:「不行,你雖然強大,但還承受不住道祖的力量,道祖之下,皆為螻蟻,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幾個意思,這麼瞧不起人?」何凡怒道,這是看不起我廚神?

「本座還有事,你小心點便是,對了,提醒你一句,南天門所在,與當初天庭失蹤有關。」白.虎丟下一句話,身形消失不見。 「看來,南天門的消息,那些道祖早就知道了,故意不動,會不會是在引人過去?」何凡沉重地道。

「非去不可,我也想知道,天庭為何失蹤。」天書之靈沉聲道:「而且,你馬上就成就天人八級了,怕個球。」

「對啊,廚神,你成就八級,絕對能和道祖磕一下子,那老虎居然敢看不起你,老龜我都看不下去了。」玄龜冷聲道。

「這話你剛才怎麼不說?你看不下去,你去抽他啊。」何凡翻了翻白眼,就特么會在後面吹流弊。

「看不下去歸看不下去,老龜只是發表一下看法,是一隻文明龜,只嗶嗶,不動手。」玄龜老臉不紅地道。

何凡:「……」

只嗶嗶,不動手,這特么就是你慫的理由?

歇息一會兒,感覺不安全,何凡直接離開,白.虎都能追過來,其餘道祖不敢保證,還是先走為妙。

白.虎的話,讓他內心安穩了,至少人族不用擔心了,早知道這樣,自己還操個雞兒心,早就跑出來浪了,反正人族也有道祖罩著。

天人八級進化法,還要一段時間,何凡東躲西藏就夠了,這附近星空,也沒什麼進化者,只能盡量找找古戰場什麼的。

何凡遠走星空,不知去向,萬界確實再次爆發出一股熱潮,小仙界的事情,被人傳出去了,各族不僅沒有收縮,反而變本加厲,挑釁龍族,但沒有太過火,現在還沒到滅他們的時候。

而人族那邊,依舊藏在小世界,對於何凡的事情,並不知道,至於三生石映照,三生石都沒了,四族被何凡殺個乾淨,也沒傳出去。

何凡的名字,再次傳遍萬界,雖然不在萬界,但萬界有他的傳說。

「真特么是個禍害,走到哪禍害到哪。」萬界之中,各族談論,果斷將何凡打上禍害的標籤。

在萬界,滅了好幾個族群,金蟬族之後,本以為消停了,結果特么的跑去星空,殺更強的天驕了,而且還是大片的殺,小仙界都拆了。

前十族群,五個族群也傳了出去,引起萬族討論,就在他們討論之時,萬界邊緣之地,三女一龍,一猿猴,兩隻牛魔,正把獵殺的狻猊烤了。

當初風神族通往萬界的通道,一道染血的身影從通道鑽出來,踏入萬界。

冰雪族,神鱷族,正挑撥矛盾,讓其餘族群追殺人族,暗中照拂,保證不死。

星空無歲月,不知飛行了多久,何凡依舊沒看見南天門所在,也不知道萬界情況,徹底與萬界隔絕。

萬界之中,人族飛速發展,資源已經不缺,在不擇手段之下,得到很多資源,小世界,有人族開啟傳承,踏入墳地,得到傳承,離開小世界,進入萬界。

有進化學家,不斷推演進化法,開啟自我之道,自我進化者,成就天人,就被龍族暗中送出去。

有龍族,暗中偽裝,散落萬界,開啟獵殺。

萬界開始進入混亂時期,各族恐慌,不知族人怎麼死的,更不知仇人是誰。

當初白鶴族領地,屍族神塔拔地而起,遁入星空,不知去向。

世界混亂,卻也造就了機緣,有族群隕落,也有族群崛起,有天驕戰死,就有天驕取而代之,一時間,各路俊傑,如雨後春筍一般,冒了出來。

當然,更多的是從小仙界撤出來的,他們自認高人一等,是超出萬界的天才,除了何凡。

何凡的名字,已經被小仙界天驕列為禁忌,誰提起誰倒霉。

「這個時代,不需要廚神!」

這是所有進化者的心聲,因為廚神一出來,就沒有他們的事情了,一人能滅全部,這特么完全是老怪物級別,和他們在一起,那不是欺負人么?

而龍族,知情的帝命等人,則覺得,廚神,代表的就是一個時代,只要現身,就能鎮壓整個時代!

縱觀何凡的一生,是不講道理的一生,無論是他的為人處世,還是實力提升,都特么不講道理,別人還在低階九級的時候,他悄無聲息涅槃了。

別人好不容易涅槃,他釋靈了,別人釋靈了,他天人了,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還特么能越級殺敵,一手廚藝刀工,硬生生練成了一刀破萬法,更不講道理。

沒有了何凡的萬界,才更像一個萬界,道主爭鋒,道源論雄,道尊鎮壓一方,道初已經是頂尖老祖級。

星空之中,何凡依舊在趕路,傷勢早已恢復,但依舊不見南天門。

「天人八級進化法成了,應該過了幾年了吧?」天書之靈將進化法交給何凡:「九級慢慢等著。」

「嗯。」何凡接下進化法,選了一顆星辰閉關,讓玄龜護法。

基因激發,再度用上,激活基因,他存的基因數據,天之碎片和鎖鏈不算,之前+120,對抗道祖受傷,用了一些,還剩下+113。

通過基因激發,基因數據+118!

隨著吞吃,消化各種道尊,道初,何凡的基因數據開始波動。



何凡身軀震動,基因淬鍊,產生質變,基因數據再度增漲,踏破屏障,進入天人八級道初之境。

神力浩蕩神威爆發,一股無上神威充斥整個星辰,星辰無法承受神威,轟然炸裂。

「這威壓,好強,但比起那些道祖還差點。」玄龜神色微變,感受到巨大壓力,讓他活動都有些困難。

「剛踏入天人八級,當然比不上那些老祖。」何凡搖頭道,那些道祖基本上都是老傢伙,初期的估計都少。

看了眼基因數據,72.8%!

「嗶了狗了,萬界哪有那麼多八級給我殺,更別說,還有天人十級了。」何凡差點吐血,想升到天人十級,估計吃光那些道祖都不夠。

「這神宴,怎麼還看不出來?」何凡看向神宴,+?

這不對啊,自己已經八級了,不該看不出來才對。

「什麼看不出來?」天書之靈迷惑。

「沒什麼,只是覺得,為什麼看不出具體力量,我好估算一下,算是九級哪個層次。」何凡胡扯道。

「這個簡單,等你斬斷神宴與大道的聯繫,那就能看出來了。」天書之靈道:「現在神宴還依附著劍道,你若成就道祖,神宴會和你一起,依附天地刀道。」

何凡:「……」

這麼說,都是要斬道唄?

想了想,何凡還是沒有嘗試,斬斷神宴與劍道的聯繫,這件神器,對自己的力量增幅不小,別真被自己弄跑了。 若是神宴不能化刀,何凡還真想啃了它,但既然能變化成刀,他也懷念自己的菜刀,這神宴用著順手,就留著好了。

「走吧,上路,順便將忘川河,血海,天之碎片和鎖鏈啃了。」何凡取出東西來。

這些東西對基因數據已經沒用了,用來提升廚神之軀,卻是不錯,特別是天之碎片,若是有機會,何凡都想啃了仙界的天。

騎上玄龜,啃著鎖鏈和天之碎片,向南天門而去。

鎖鏈和天之碎片蘊含的力量都很強大,對於廚神之軀的淬鍊,有著極強效果,再加上幽冥血海和忘川河,這次廚神之軀也將有一次飛躍。

啃著鎖鏈和天之碎片,廚神之軀消化力量,快速增長,神威也更加恐怖。

隨著何凡的吞吃,他感覺,自己基因數據提升上去,就算是面對道祖,也不懼了,若是廚神之軀再跟上,再次遇見鳳祖,應該能逃走。

星空之中,玄龜快速奔行,何凡自顧自吃著,消化天之碎片和鎖鏈。

穿越到遊戲商店 三十二塊天之碎片,何塵全部打算吃掉,這些碎片有大有小,每一塊都蘊含磅礴能量,鎖鏈只能算一般,忘川河和幽冥血海抵得上一半的天之碎片了。

隨著吞吃,廚神之軀的氣息越來越強盛,兇悍之氣,就算是八級後期的玄龜,也感到發顫。

時間流逝,何凡騎著龜遠行,也算是騎著烏龜去旅行了,只是這遠行的地方是星空。

星空靜謐,沒有道祖追來,也不見任何族群。

不知多少歲月過去,玄龜橫穿星空,載著何凡,終於到達目的地,眼前,空間裂縫交織,四周星辰破碎,形成一塊巨大大陸,藏在空間裂縫之中。

「這就是終點了。」

何凡御空而起,看著前方空間裂縫,眉頭緊皺:「接下來,要小心點,這空間裂縫不知通往何方。」

超人氣設計 空間裂縫,連通未知之地,更像是單向傳送陣,而且還是隨機的,如果不小心跑進去,很可能在星空迷失。

諸天萬族,多數在萬界台,自己祖星,少部分在星空瞎浪,何凡若是迷失了,估計連找個人問路都找不到。

「避開空間裂縫不難,南天門,應該就在哪大陸之內。」天書之靈道。

「我帶著你們,就算是有危險,也能護你們安全。」何凡身化神光,將玄龜和天書之靈收了。

這段時間以來,他已經吃掉了所有天之碎片和鎖鏈,忘川河,幽冥血海,也吃了個乾淨,基因數據沒漲,廚神之軀到了道尊頂峰,差一線進入道初境界。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