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捏緊了拳頭,要不是看之前殷明珠被壓得太慘,此時臉色都還沒有恢復過來,我就要忍不住動手打人了。

臭流氓。

殷明珠並不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追着我繼續動手。

我被弄得有些毛了,心想自己之前還是大英雄,算得上是捨己爲人了,現在竟然還恩將仇報?

我不再忍讓,也是捏着拳頭朝着殷明珠打了過去。

殷明珠沒有想到我會對她動手,頓時就有點狼狽,差點被我打到,眼圈兒頓時紅了,顯得覺得我有點過分。

我正是憤怒的時候也沒有去管殷明珠眼圈兒紅了要哭,還衝上去要教訓殷明珠。

殷明珠咬着牙掏出一張符朝着我扔了過來,我沒有防備再次被貼上了。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是他很清楚的,帝溟寒的爹娘分明早就隕落了,據說是跟著帝族一起被滅的,怎麼可能又活了呢?分明死掉的人,為什麼又活了呢?這不可能,這不科學啊!

「哼……青蓮山宗主,敢對我孫女下手,你當我帝族都是死人嗎?」帝滄海冷冷的看著陳浩南怒道。

帝滄海只是站著原地冷冷的看著陳浩南,就讓陳浩南忍不住倒退數步,他轉身看了眼青蓮山的幾位長老,幾個長老立即來到陳浩南身邊……

「帝溟寒,我不想管他們是誰,但是今天的事情,你必須給我青蓮山一個交代!」陳帆瞪著帝溟寒說道。

「交代,可以!」帝溟寒冷笑的看了眼陳浩南等人說道。

花護法三人也直接出手,在帝溟寒的話落下后,手上一個用力,飛盧老人瞬間暴死當場,且是魂飛魄散,毫無重生的機會……

解決了飛盧老人之後,忘川和冥殿的暗衛,直接將陳浩南等一群青蓮山的人包圍了起來。

「帝溟寒,你想做什麼?」陳帆見狀一驚的問道。

「你說呢?你該不會覺得,你們青蓮山的人想殺我女兒,只有兩個人就能抵消吧?」帝溟寒諷刺的看著陳浩南問道。

「你……你還想怎麼樣?雪兒和飛盧老者已經被你們殺了,你還想做什麼?」陳浩南瞪著帝溟寒怒道。

「做什麼?當然是斬草除根了!」帝溟寒冷冷的說道。

「你敢!」陳浩南憤怒的吼道。

「忘川,動手!」帝溟寒拉著墨九狸的手來到了自家爹娘身邊,看著忘川和花護法幾人說道。

帝溟寒的話就是命令,忘川四個人帶著冥殿的強者,直接對陳浩南等人出手,瞬間青蓮山的一群長老和忘川等人戰在一處!

「我去幫他們!」墨九狸看著戰鬥的場地說道。

「不用,忘川四個人能應付!我們盯著暗處的人就行了……」帝溟寒意有所指的在心裡對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這才看向帝溟寒說的方向,發現人群中果然在靠近後排的地方,有一個帶著斗笠的黑衣人,此刻站起身盯著忘川等人對面的陳浩南等人……

「她是什麼人?」墨九狸好奇的在心裡問道。

「我沒猜錯應該是上一次抓走我的人派來的,到底對方是誰,我到現在也沒想明白!」帝溟寒在心裡說道。

「既然我們不知道,抓住她就行了!」墨九狸聽到帝溟寒的話,眼神一冷的說道。

害她和寧兒和寒分離的罪魁禍首,她絕對不會放過的!

「嗯,所以這一次絕對不能讓她跑了!」帝溟寒也說道,害的自己忘記九狸,不管對方是誰,都絕對不能原諒!

「紫夜,我要抓住那個女人,你幫我!」墨九狸想到了上一次對方在自己眼前帶走了帝溟寒,猶豫了下還是在心裡和紫夜說道。

人在邊緣 「九狸,現在的你不是她的對手,而且,就算你抓到了對方,也絲毫消息都問不出來,沒有必要!」紫夜聞言猶豫了下說道。 然後殷明珠咬着牙掏出一個木頭小人來,也是一樣貼了一張符在上面,我這時候拳頭都快要打到殷明珠的臉上了,不過殷明珠根就不做理會,拿着木頭小人一撥弄,我的拳頭竟然直接倒轉,然後狠狠的揍在了我自己的臉上。

這一拳力量很大,我被打得很慘,哎喲一聲慘叫了起來。

殷明珠得意洋洋的看着我說:臭流氓,佔我便宜,之前的泰山符要不是沒有完全激發出本來的力量來早就壓死你了,你還能這麼得意?這一次我非要好好教訓你不可。

我大怒,心想,要是完全用出來了,那先被壓死的不是我,而是你這個臭丫頭了。

不過我沒有理會殷明珠,只是想要快點將身上的符紙給撕下來再說,應該是被殷明珠貼了控魂符了,她手中的木頭小人就相當於是一個暫時的控魂傀儡,只要控制了那個控魂傀儡就等於是控制了我,要是我什麼都不做肯定會被殷明珠給玩兒壞的。

想撕符,沒有那麼簡單。

殷明珠笑了,很得意的哼哼了一聲,然後抓住木頭小人一陣撥弄,我頓時手舞足蹈根本無法控制,直接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

臭丫頭,你作弊,有種你放了我,我們兩個真刀真槍的打一場?

我惱怒無比的開口說道。想要掙扎,殷明珠卻根本不給我機會。

殷明珠不理會我,繼續控制空回傀儡說道:打滾兒。

我被控制着竟然真的在地上翻滾起來。

想了想,殷明珠又控制着讓我起來,然後說道:跳舞。

說完,就抓着控魂傀儡跳起舞來,我被控制着只能跟着手舞足蹈,看起來像是一隻大猩猩一樣,無比的滑稽尷尬。

我被殷明珠這樣戲弄,怒氣開始不斷的翻騰,眼睛都充血了,大聲的喊道:臭丫頭,你到底放不放我?

殷明珠撇撇嘴,說道:還敢這麼囂張信不信我抽你嘴?想了想,繼續說道:這樣吧,你認我做大姐大,以後當我的小跟班我就放了你怎麼樣?

總裁太壞:嬌妻乖乖讓我寵 我看着殷明珠那種得意的嘴臉心中就不爽,說道:我跟你XX

被弄得相當的不爽,因此,我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之前對毛癩子罵出來的髒話也是脫口而出。

殷明珠臉色頓時就變了,咬着牙,說道:掌嘴。

竟然真的控制着我抽了我一個嘴巴,我愣住了,這筆之前那種感覺更加不爽,力氣很大,我的嘴都有點麻了。

服不服?

殷明珠臉色變了變似乎有點後悔,不過很快就再次變得強硬起來開口說道。

我又來了一句

然後殷明珠冷笑着又控制控魂傀儡抽了我一巴掌。

我低着頭,咬着牙,說道:你太過分了,你太過分了。

血液流動的速度開始變得相當的瘋狂,左眼又開始猛烈的跳動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忍不住要從裏面鑽出來一樣。

我身上的符咒開始顫動起來,而殷明珠手上的控魂傀儡也一樣的不斷顫抖。

殷明珠被這個現象給嚇到了,咬着牙不斷的對着控魂傀儡施法,想要將控魂傀儡給控制下來。

即便殷明珠現在和我開玩笑的成分很多,不過,控魂傀儡不是什麼簡單的小玩意兒,一旦失去控制,反噬的話,殷明珠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這時候我的左眼突突的跳動,很是厲害,又是疼痛又是恐懼,哪裏有心思去關心殷明珠到底遇到了什麼情況呢。

定法,定咒,定念!給我定啊怎麼不管用了。

殷明珠很是着急的在念叨做法,不過控魂傀儡根本就已經不是她能夠控制下來的了,顫抖中,我身上的符紙已經直接哄的一聲燃燒起來,瞬間成了精光。

失去了符紙的控制,我只覺得身體一下子就變得輕鬆下來,就像是提線木偶身上的線一下子消失了一樣。

殺!

這個念頭突兀的出現在我的腦袋之中,竟然是想要衝上去將殷明珠給殺了。

撒旦老婆冷冰冰 僅有的一絲清明念頭讓我沒有做出那樣的事情來,我只是想要教訓殷明珠,不是想要殺了她。

吞噬,暴力,恐懼

我左眼不斷的跳動,這樣的情緒不斷的傳遞給我,讓我幾乎都要失去了控制。

而此時,殷明珠手上的控魂傀儡也失去了作用,一下子爆開,殷明珠並被嚇了一跳,身上一陣光芒閃過,顯然她身上有什麼東西幫助她擋下了控魂傀儡破壞之後帶來的反噬。

這時候我左眼猛然睜開,眼前一切都已經變成了血紅色,瘋狂的殺戮念頭充斥了我的腦袋,想要衝上去的瞬間,師父終於到了,一把抓住我,伸手在我天靈蓋上按住,我感覺師父的手實在是太燙了,就像是燒紅的烙鐵一樣,痛得厲害。

隨後,腦子裏面出現了陣陣念動飛快的咒語,之前師父封入我眼球之中的刀幣猛然跳動一股神奇的力量展現出來。

不算完,我很快就會再來,很快

恍惚間,我似乎聽到了一個閃爍着無邊瘋狂的聲音這樣說道,隨後消失不見,左眼的異常也終於是停止下來。

明珠,沒事兒吧?之前是怎麼回事兒呢?控魂傀儡是可以隨便玩兒的麼?幸好沒有出什麼大事兒,你現在的修爲,控魂傀儡是可以隨便用來開玩笑的麼?

張佐臣顯然也被嚇到了,對着殷明珠一頓的呵斥。

殷明珠沒有理會張佐臣,而是眼神怪異的看着我,好像我臉上有花兒一樣。

隨後,哼了一聲說:李法一,這件事情沒完,今天算是我輸給你了,以後我還會找你較量的。

之前我眼睛的古怪狀況殷明珠也看到了,爲什麼她會幫我選擇隱瞞?

不過我可不會因爲殷明珠做出這樣的選擇就會對她有所感激,之前把我當成猴子一樣耍的事情我可還沒有忘記呢。

願你今生無長情 前輩,小女管教無方,還請多多包涵。

張佐臣對着師父很是恭敬的說道,我一聽頓時就樂了,這不是說我比殷明珠硬生生的高了一倍,我看到這小丫頭鼻子都快要氣歪了就覺得心中舒坦,真想要哈哈大笑。

師父笑了笑說道:小孩子之間的玩鬧罷了,天師不用在意,我也不是什麼前輩,你這樣說,可是折殺我了,天師悲天憫人,還請無比抓緊時間。

張佐臣點頭臉色變得嚴肅起來,說道:這件事情我必定會抓緊時間去辦理,絕對不會讓那些邪魔外道得逞。

說完便帶着殷明珠離開。

翠竹林出去卻是不會有什麼陣法的,因此也不用我去送。

法一不用擔心,那個傢伙他出不來,想要把你當成容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也要看看我答不答應我傳授你的本門十二本源手印你一定要勤加練習,要不然可鎮壓不住那個傢伙了。

等到張佐臣他們離開,師父就嚴肅無比的對我說道。

我趁着這個機會直接問出了我一直想要問的問題:師父我,我身體裏面到底關着什麼東西呢?

師父卻並不回答我,而是轉移了話題,說:覺得殷明珠那小丫頭如何?我給你定了一個娃娃親,以後殷明珠就是你的童養媳啦。

我聽到這個,也不去關心我身體的問題了,臉一下子都紅了,有點害羞的說道;:師父,你胡說什麼呢,我還這麼小,而且殷明珠那小丫頭那麼兇,我可不喜歡…… 「那你告訴我她幕後的人到底是誰?」墨九狸聞言問道。

「從這裡離開,你們就會知道了!」紫夜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都聽到了紫夜的話,他們也明白紫夜的意思,但是兩人還是打算試試,即便抓不到對方,也不想讓對方好過……

這時,青蓮山的長老們,已經被冥殿的高手殺了數人,雖然有些青蓮山的長老,實力比冥殿的護衛強,但是青蓮山的長老一個個都是養尊處優,很少動手的人……

但是冥殿的高手們,可是帝溟寒嚴格訓練出來的,每天都和同伴一起訓練,越級戰鬥都是小意思的,加上彼此合作默契,對戰青蓮山的長老們,簡直就是青松無比……

而且還有男的再聚到一起的冥殿四大護法,忘川,花護法,風護法,暗護法四個人,可是帝溟寒身邊十分厲害的四大護法,特別是四個人聚在一起的時候,絕對能發揮出讓人震驚的實力……

這一點知道原因的只有帝溟寒自己,就連忘川四個人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可以說冥殿的四大護法在一起,實力絕對比他們的主子帝溟寒還要強悍和恐怖的……

陳浩南和陳帆眼看著他們身邊的長老一個個死去,陳帆看著陳浩南傳音道:「宗主,我們怕是要走不了了啊!」

「該死的帝溟寒,如果讓我回去,我絕對不會放過冥殿的!」陳浩南怒道。

「宗主,我們護著你,你快點找機會走吧!」陳帆想了想說道。

「大長老,這怎麼可以?」陳浩南聞言一愣的看著陳帆說道。

「宗主,只要你回去了,我們青蓮山才能有救啊,萬一你有事,我們青蓮山怎麼辦啊?青蓮山不能毀在冥殿的手裡啊!」陳帆看著陳浩南誠懇的說道。

「是啊,宗主,大長老說的對,我們掩護你,你快點找機會走吧!」其餘幾個老者也紛紛的說道。

「好,我離開你們就馬上投降,先活下來,等我回去就帶人來救你們!」陳浩南聞言想了想說道。

「知道了宗主!」陳帆說道。

接著陳帆帶著青蓮山的長老們,紛紛做出要自爆的模樣,逼得冥殿等人紛紛後退,陳浩南也趁機轉身飛向人群中……

陳帆等人看到陳浩南飛出包圍圈,瞬間收斂氣息,跪在地上說道:「我們認輸了!」

忘川等人看了眼陳浩南的方向,也紛紛停手,直接有冥殿的護法上前,將陳帆等人嘴裡塞了毒藥,陳帆等人瞬間一個個癱軟在地上動彈不了了……

可是不遠處一聲慘叫,陳帆等人聞聲一看,發現正是剛才逃走的陳浩南,被帝滄海直接扯著衣領給拎了回來……

眼看著帝滄海要回到擂台上,墨九狸和帝溟寒一直留意的黑衣人飛身上前,扯住陳浩南的手臂就準備帶著陳浩南離開,墨九狸和帝溟寒同時飛了過去……

墨九狸的火焰直接打向陳浩南的手臂,逼得黑衣人不得不鬆手, 黑衣人懊惱的鬆開陳浩南,轉身就想走,帝溟寒身影一晃來到對方面前,墨九狸緊隨其後,站在對方后側,夫妻兩人一前一後,將黑衣人夾在擂台中間……

眾人見狀都有些懵逼,不明白這又是怎麼回事?這個黑衣人看起來是想救陳浩南,難道是青蓮山的人?但是對方一個人,顯然是沒辦法帶走陳浩南宗主的啊……

黑衣人渾身漆黑,容貌籠罩在斗笠中,身子一側,左手邊是帝溟寒,右手邊是墨九狸,斗笠下的黑衣人微微扯了扯嘴角冷笑的說道:「沒有想到,你們眼力倒是不錯!」

對方說話的聲音,顯然不是真實的,是用什麼改變了聲線的,墨九狸很確定對方是女人,但是說話的聲音卻是不男不女的,聽著帶著一絲機械的聲音,十分的刺耳……

小寧兒在看到對方時,大眼睛忍不住轉了轉,看著自家哥哥小澤問說:「哥哥,爹爹和娘親打不過她怎麼辦啊?我們要不要幫忙啊?」

「不用,我們幫忙抓到了也問不出什麼的,根本沒用,不過就算爹娘打不過她,也不能讓她活著離開,等會兒她跑了,你就讓小彩跟上去滅了她!」小澤想了想說道。

「知道了哥哥!」小寧兒聞言點頭說道。

南宮藍聽著兩個小傢伙的對話,嘴角狠狠的一抽,她怎麼覺得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如自己的兩個寶貝厲害啊啊啊啊……

很快,墨九狸和帝溟寒和黑衣人就在擂台上打鬥了起來,如同小寧兒和小澤說的一樣,黑衣人完全沒有跟墨九狸和帝溟寒戰鬥的意思,身影在擂台上虛晃幾招,就化為一道殘影飛走了,小寧兒也立即讓小彩追了上去……

墨九狸和帝溟寒自然也追了上去,但是小寧兒和小澤很清楚,自家爹娘是追不到對方的……

不過他們也沒攔著爹娘!

帝滄海將陳浩南摔在地上,忘川立即過來把陳浩南也給拿下了,帝滄海看了眼在座的眾人,將靈力灌注到聲音內說道:「今天來的都是客人,不過今天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青蓮山的人不配跟我冥殿有任何關係,我兒子和兒媳婦也已經團聚了,大婚的事情,日後會再日期邀請大家前來,借著今天的機會我也宣布幾件事情……」

帝滄海將小澤,小寧兒還有寶寶,三人是帝族的小少爺,還有兩位小小姐的事情,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宣布了一遍……

眾人聞言唏噓不已,但是也沒有人說什麼,其實很多人心裡好奇的墨九狸的身份,但是帝滄海卻獨獨沒有介紹墨九狸的身份,這讓眾人心裡就跟住了一隻貓似的,心癢難耐啊……

不過既然人家冥殿都發話了,眾人也理解冥殿此刻比較事多,紛紛起身告辭,雖然婚禮沒參加成,但是卻知道了不少比婚禮更勁爆的消息,同時冥殿為表歉意,也送了眾人很多禮品,讓眾人都十分的開心,紛紛拿著禮品離開了冥殿…… 雖然這樣說,不過我的心卻砰砰砰的跳得很快,感覺到自己其實相當的激動。

師父摸了摸自己亂糟糟的鬍子,說道:你懂什麼,殷明珠給你當小媳婦兒那是最好不過了,師父給你們批過命的,絕對沒錯。

說完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對我說道:殷家的女人出了名的強悍,這一代就更加誇張了,張天師一脈的傳承竟然會被殷家女人給繼承了,張佐臣也真夠丟人的,不過這樣也好,法一啊,以後有你丈母孃當靠山,你還用擔心什麼人呢?

師父笑得很是得意,就像是一隻小狐狸,我沒有說話,而是怔怔的想着:殷明珠長大了以後當我的老婆這也太那啥了吧

她那麼兇,我管得住她麼?不過,也開始順着師父說的思考一下以後殷明珠當了我的媳婦,給我端茶送水揉腰捶背的場面了,似乎不錯啊。

在我師父這裏得到了答案之後,張佐臣顯得很是自信,很快就指揮着村民在村子的東西南北四處方位之中揮動鋤頭朝着下面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