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下手中的水壺還有被子,跑到窗邊往外面看。

只見不遠處有一羣村民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因爲有幾棵樹擋住了看不太清。

我想這肯定和那天殺得村長有關係,因爲好奇我來到了川青客棧的三樓,三樓的視線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遠處發生的事情。

本以爲我看見的會是那壞村長被浸豬籠的畫面,然而那河邊的高柴堆,還有拿着火把的男人,村民一副恨不得將這村長千刀萬剮的模樣,看來,川青村的人,是想把這村長活活燒死以泄憤啊。

忽的,肩膀被人從後面拍了一下,我的身子猛地激靈一下,冷吸一口氣往後面看了一眼。

“你走路都沒聲音的嗎?”我拍了拍受到驚嚇的小心臟抱怨着。

“吃東西去,吃完我們離開這個地方。”殷離將他手裏用油紙包着的東西塞進了我的懷中。

一陣香噴噴的肉香就鑽進了我的鼻子裏,我頓時心花怒放,這下有東西填飽肚子了。

跟着殷離來到了二樓,打開紙包着的食物,裏面是一隻色澤金黃香氣誘人的烤雞。

“你們狐狸都喜歡吃雞?”我道,不好意思一個人吃,大方的撕了只雞腿遞給他。

殷離面色一沉沒有接雞腿,面無表情冷冷道,“你說的那是黃鼠狼!”

我滿足的咬了口油乎乎香噴噴的大雞腿,“可是我明明看過狐狸偷雞的故事,你們狐狸就是喜歡吃雞的啊!誒,這烤雞該不會是你偷得吧?”

語落的那瞬間,我感覺頭皮一麻整個人打了個寒顫,擡頭就看見殷離正似笑非笑詭異的看着我。

悻悻的望了殷離一眼,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惹他不高興了。正要跟他道歉,那男人就伸出長臂將我拉近他懷裏。

手裏的大雞腿沒拿好掉在了地上,剛要心疼那雞腿,殷離不悅陰測測的聲音便從耳畔傳來。

“苗月月,你皮癢癢了是嗎?” 聽見這話身子開始顫動了,他的手已經鑽進衣服裏面捏了捏。他溫涼的手像是帶着電流一樣用力懲罰似的觸碰,帶來一股酥麻的感覺。

我欲哭無淚,這嘴巴說禿嚕了,又給自己惹禍了,知道殷離不悅了,我冷靜下來賠笑臉狗腿道,“對不起,我是無心的。你是十一尾狐,是神族,我不該拿平常狐狸與你相比。”

殷離的手越發不老實,我害怕接下來會發生那種事,立刻向他可憐巴巴的求饒,“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殷離冷哼一聲,終於大發善心的將我鬆開。

我麻溜的回到座位上,理了理凌亂的衣物,臉色發紅的吃着桌子上的薄餅和烤雞,桌子上還有幾顆枇杷果,也一同被我扒皮吃掉。

殷離帶着吃飽喝足的我離開客房來到樓下的時候,便看見那個阿魯正在院子裏面等我們。

阿魯看見我們出來邊笑着迎上來,他剛要開口說話,便被殷離阻攔。

“感激的話就不必說了,記得去狐仙廟燒香火,這就是最好的報答。”

阿魯立刻了然,連忙點頭,“是是是,我會去的,謝謝二位恩人。”

離開了川青客棧的院子,我聞見了一股汽油焚燒的味道,不遠處還傳來了一陣男人絕望痛苦的叫聲。

看來這些村民已經送那壞事做盡的村長上路了,那村長死掉雖然死不足惜,可這樣動用私刑是違法的。不過我們既然是外人,受害者也無關我們,自是不會管這等閒事。

和殷離走到村門口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夙夜那個傢伙,剛要開口問殷離夙夜呢,他來這個川青村又是來做什麼的?我想殷離肯定知道點眉目的,可話剛到嘴邊,又給我嚥了下去。

想起之前我和夙夜說幾句話他就那樣生氣警告我,我現在要主動關注夙夜的下落,他指不定又得將我生吞活剝了。

不過就算殷離不跟我說清楚,我也能猜出些什麼。

根據之前殷離和夙夜見面時的對話,我還記得夙夜說過。夙夜在找的那個火鳳凰就埋葬在這川青村。我想,夙夜就是來找那火鳳凰的,想到這裏我暗自慶幸,我雖然是火鳳凰轉世,不過幸好,不是夙夜找的那個火鳳凰。

隔着衣物摸了摸脖子上的梨玉,還真的多虧這梨玉斂去了我身上火鳳凰的特性,免去我不少麻煩呢。

殷離帶我回到了狐仙廟,放出了小蜻蜓去尋溫泉,在川青村兩天身上都未洗過澡,泡在天然溫泉裏面褪去了這兩天的疲憊。

小蜻蜓打掃着狐仙廟,打掃完之後就棲身在竹筒裏面修煉。

換上了小蜻蜓準備的新衣裳,還是苗族風格的長裙和長袖短褂。這衣服是綠衣配紅色繡紋,不過穿在身上還挺好看的,把皮膚襯托的很白很白。

衣服雖然精緻好看,可想到夙夜在川青村說,殷離真正喜歡的可能是一個苗女,而我身上的衣服又是苗風的。我想,那個殷離八成是將我當做他心上人的替身了。

一會兒火鳳凰未婚妻,一會兒九尾狐上官玲瓏,現在又扯出個苗女。

那男人的感情生活,還真是夠亂的,現在還把我摻和進來了。

坐在鏡子前拿着木梳,認真梳理着自己剛剛吹乾的烏黑長髮。

等把自己收拾利索起身打算離開浴室的時候,就看見殷離正倚着氣場完美的身子靜靜的看着我。

這時,小蜻蜓乖巧的走了進來將木浴桶裏面的溫泉換成了新溫泉。

小蜻蜓做完這些之後朝我和殷離行了個禮就離開浴室了。

我看見這一幕也意識到,殷離也來洗澡了。看着殷離開始擡起自己修長的手,褪去衣裳,看着他健壯完美足以比擬頂級男模的身材,我頓時覺得很不自在。

嚥了咽嗓子,對他溫柔輕聲道,“那個,我先出去了。”

我躡手躡腳的繞過殷離,就在開門的那瞬間,他低冷的聲音傳來,“等等!”

我整個人像是觸了電門一樣,僵住,緊張的問,“你還有事?”

“幫我洗澡!”他的口吻不容置噱。

殷離在我面前大喇喇的露出自己的身材,聽見他說‘幫我洗澡’這四個字的時候,我頓時囧紅了臉,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快點!”他催促着,有些不耐。

我嚥了咽口水,心裏一橫,安慰着自己。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的身體我又不是沒見過。

這麼想着我也有點勇氣,轉過身朝殷離沐浴的大木浴桶走去。

殷離全程都在閉目養神,我也鬆了口氣,因爲他沒有對我做出格的事情。

等他出浴的時候,我又像是伺候帝王一樣,幫他一點一點擦拭身上的水珠,再伺候他穿好衣服。

“今晚月色不錯,陪我去山裏散散步,順便藉着圓月,提升修爲。”他低聲道,不由分說就把我拽了出去。

我連個反抗的時間都沒有。

已進入狐仙廟後面的山林,殷離便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笑,說小蜻蜓做的不錯,這山林本有許多山野精怪,現在都被小蜻蜓清理乾淨了。

殷離說得不錯,今晚的月色確實很美。

夜空無星,只有一輪又大又明亮的月,那些原本墜在夜空的星光,彷彿在今夜都歸附在了明月之上。

清冷朦朧的月華灑在了殷離的身上,將他襯托的很是如夢似幻,尤其是那張精緻絕美的臉,好看的不真實。落在他身上的那層月華有種神祕感,猶若空谷謫仙。

我就這樣看着他,眼睛都有些出神了。殷離真的是生出人類都沒有的好皮囊,說來丟臉,我已經不記得自己這是第幾次,沉迷於他的顏,而出神發呆了。

“看夠了嗎?”殷離帶着笑意嘲意的聲音傳來,聲音就像是一灣清冽涌泉那樣好聽。

我頓然回神,臉上浮上了嬌嬈的紅暈,微垂着眸子不語跟在他身邊。

殷離也沒有再說話了,我們這樣漫步在山林中。

在聽見一陣泉水涌動的聲音之後,殷離終於停下了腳步。

我順着聲音望去,便發現,前面是上次我來取溫泉的地方。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亮,這山林中的每一物都能看的清楚。

清澈無比晶瑩的泉水在白色的巖壁溫流中流淌着,那流水的聲音很是動聽。 步步驚婚:高冷男神不好惹 兩岸更是還有未謝的花草,紫色的無名野花生在溫泉巖壁的兩邊,上面似乎有露水,被月光映照的閃閃發光。周圍的野果大樹長得很茂盛,上面掛着像是小燈籠一樣橙色的圓果子。

看見這一幕,我真的以爲自己來到了夢幻花園,真的好美。

“你不是說,要藉着今晚的月光修行嗎?爲什麼要來溫泉這裏?“我疑惑出聲。

殷離牽着我的手走近溫泉附近,溫泉流旁邊有一棵很大的合歡樹!樹上開了許多粉色的合歡花,很漂亮,在樹下還能聞見合歡花的香氣。

我也不管殷離來這裏是要做什麼,甩開他的手,自顧自的到附近玩兒。

合歡樹長得很高,可那粉色的花很漂亮,我看着喜歡,便想伸手摘一朵。

踮起腳還是夠不着開在最低處的那一朵,就在這時,我的身子陷進了一片陰影裏面。

身後伸出一直修長有力的手臂,將我看中的那朵花摘了下來。

我望着雙手手心捧着的粉色合歡花,眨了眨翩然靈動的水眸,內心是歡喜的。我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我家裏住的老房子附近就有一棵合歡樹,每次走過那裏,都會特別貪婪合歡花的香味。

捧着合歡花小心的問着她的味道,當心思離開這合歡花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有一道熾熱的目光正在凝望着我。

我心中一緊,慢慢的擡起頭,有些無措的對上殷離帶着複雜情愫深切的眸子。

那瞬間,我心裏慌亂了。他黑深眼眸裏的異樣熾熱又複雜的情愫,還有充滿掠奪佔有的幽光,都是我看不懂的。

就在我覺得氣氛微妙,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殷離突然靠近我。

沉默的殷離,身上總有一種壓制性的氣場。

我的腳步慢慢隨着他的腳步,往身後退着。

我的眼神一直在殷離的身上,根本無暇注意自己的腳下,就這樣我的腳後跟被地下生長的草藤絆了一下。

“哎呀!”身體失去平衡,我驚呼。

身子沒有摔在地上,眼前一陣旋轉之後,我人就被殷離救在了他懷中。

手上的合歡花不知去向,殷離身上特有的冷香清涼的鑽進我的鼻子裏。

我看了眼殷離氣質絕冷清雋脫俗的臉,嚥了咽發乾的嗓子,這不聽話又沒出息的小心臟,再爲殷離快速的跳動着。

我抿了抿雙脣,嬌美的臉浮上了如紅玉一般瑩潤微暈。

下一秒,我的身子忽然被殷離壓在了身後的合歡樹上,細腰被他的大掌牢牢的控制住。

我不明所以無措的擡手抓住他胸膛的衣物,呼吸都變得顫抖。

殷離的眸光深如海,又帶着像是情不自禁的迷離,他白玉一樣的手落在我的髮絲上,清澈的眸子純粹無雜質的凝着我,磁性清冽的聲音,“苗月月,我好像喜歡你。” 我只覺得呼吸一窒,就只是心慌意亂的看着他,腦中一片空白。

我真的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殷離竟然對我說,他喜歡我?

“傻了?”良久,殷離看着一直髮怔的我,擡手捏了捏我的臉頰,低笑着說。

我還是沒有任何反應,他的那句‘我好像喜歡你’讓我不知道怎麼接下面的話。殷離會喜歡我喜歡我,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

可不知爲什麼,我的心在這一刻顫動着。望着殷離半闔着的眸子,還有他湊近我的淡色薄脣。我也是被他弄糊塗,弄魔怔了。

雙手緊緊抓着他的衣衫,不由自主的輕輕的閉上眼睛等待他的吻。

“哈哈~~”而就在數秒之後,等來的不是他的吻,而是一陣戲弄得逞的嬉笑聲。

我只覺得腦中‘嗡’的一聲,猛地回神睜開眼睛,便聽見殷離半笑着對我說。

“那麼想讓我吻你嗎?苗月月,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聽着殷離半摻笑意揶揄的話,我整個人就像是被雷擊中了一樣,愣在他面前。

原來他剛纔說喜歡我,其實都是在捉弄我,現在還嘲笑我。而在前一刻,我竟然真的相信他對我說得話。心裏對自己剛纔的反應,還有期待而感到心酸難過。這個男人就是想看我笑話,纔會這樣戲弄我羞辱我。

“一點都不好笑!”我惱羞成怒的推開了還擁着我的男人,心裏酸澀的想哭。

殷離被我沒有防備的推開了,我正要一個人離開的時候,身子卻又被重新被一雙有力的手拽了回去。

身子猛然被抵在了合歡樹下,臉上是殷離清涼的鼻息還有那股只屬於他的冷香,都纏繞在我的身邊。

臉蛋被他捧着,他附身與我面對面高挺的鼻子蹭着我的秀鼻,他喟嘆沉息沙啞道,“彆氣,是我喜歡你,是我想吻你!”

下一秒我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殷離的纏綿深吻襲擊了。

雙脣被他吸吮舔舐着,他的吻激烈卻又帶着纏綿的溫柔,讓人沉淪其中。

我睜開了眼睛,便看見他雙目緊閉認真動情的吻着我,纖長的睫毛時不時的掃着我臉上的肌膚,帶來一陣酥麻癢癢的感覺。

我也閉上帶着水汽的眼眸,被殷離握住的雙臂也慢慢擡起,緊緊箍住他精壯的窄腰。

一吻結束以後,望着殷離的臉。我臉紅的不像話,心也跳的飛快,胸腔裏面似乎塞了幾隻脫兔那般。

對視的兩雙眼睛,都閃着動情的晶亮,而殷離的已經產生變化的身體,更是讓我紅了臉,低着頭咬着下脣說不出話來,也不敢看她。

“啊,殷離!”我驚呼着,身子被他攔腰抱起壓在了大樹之下,那塊光滑的大圓石上面。

翠綠色的長裙落在了開滿紫色小花的草地上,殷離淡泊微涼的脣,吻遍了雪白的嬌軀,最後終於把我的一切都給佔有了。

兩具身軀緊密無間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心中才剛剛生出萌芽的情愫,在瘋狂的生長。

這也一夜,我似乎體驗到了從前即使是與他歡愛都未感受到的異樣感覺,從前都只是身體上的滿足和快樂,這一次許是他的那句‘我喜歡你’,我的心也因此變得很快樂。想把自己一切都給他,又想得到他一切。

這山林雖然只有我和殷離二人,可在被月光映照最明亮的地方做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十分羞澀的,畢竟這裏是野外。

歡愉結束之後,人氣喘吁吁的躲在他的懷裏,白皙纖細的手落在他的胸膛上,輕輕的嘆息一聲,“殷離,你沒有騙我?真的喜歡我?”我還是不相信他的話,畢竟這男人之前說,我不會是他最後一個女人,想到這些話,心中頓然失落,“你會對我意亂情迷,可是把我當成你曾經喜歡的苗女了?如果你找到了她,是不是就不要我了,把我當做你衆多桃花中的一個!”

畢竟已經有上官玲瓏和火鳳凰這兩個例子了不是嗎?

殷離的情史我還不瞭解,又如何真的相信他。

殷離聞言,俊臉上閃過稍縱即逝的失神,他嘆息一聲觸摸着我的臉,“她是我的過去,現在是這個世界上的某個誰,我尋不到。你我已經成婚,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除非我死掉,若不然是不會不要你的。”殷離說着寵溺的在我眉心輕輕一吻。

天道發動機 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對殷離心動了,之前我的內心一直在否認我其實已經喜歡上他的事實。可是現在,我無法再騙自己了。

我真的好喜歡他!雖然愛上狐狸非常的荒誕,可我總歸是要面對現實,面對自己的真心。

心動的感覺是控制不住的,在這樣狂烈燃燒的情愫之下,我大膽的一個翻身壓在了他的身上,長髮如流水那般掉落在殷離的兩邊,白皙的手也摸着他的臉部輪廓,清媚嬌嬈的臉上是害羞的樣子,我捧着他的臉,在他的脣上印了一個吻,“殷離,我喜歡你。你記住你今天對我說得話,同時,我也有一句話要告訴你。”

語落,我附身來到他的耳畔溫柔說道,“一生所願,唯你而已。”我與殷離的感情,並沒有那麼深厚,可我就是隨着自己的心,對他說出了這八個字。好像,我這一生,有他一人,足矣。

嬌軀在下一刻又被他壓在了身下,他急促着迷的吻着我的身上滑嫩的肌膚。

雖然我已經很累,卻不捨得將他推開,四肢纏着他精壯完美的身軀。感受着被佔有和一起燃燒的激情,呻吟也越發的嬌媚。

殷離說今晚會藉着月光修行,和他在一起的我,身體上也發生了變化。我的體內,流淌着一股奇異的力量。

第二日醒來的時候,已是清晨。

殷離躺在我身邊,還在沉睡,想起昨晚令人羞澀面紅心跳的一幕幕,還有他跟我說的那句‘我喜歡你’,覺得好不真實,又很欣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