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會放手的!”聽着這幾個字,筱雅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般開心地笑了。

“少爺,我會保護你!”筱雅心中對自己說着。

“傻逼,今兒怎麼不見上次那個陰森森的老頭跟着你啊!難道,白巫山那老不死地現在不怕他那個滿腦子稻草的孫子什麼時候被人宰了!”莫言冷冷地對白天明說着,一邊輕輕地安撫着筱雅的後背。

“哼!”白天明冷哼了一聲,對於莫言卻沒有過多的言語。在他看來,和莫言這個廢柴鬥嘴,簡直是貶低他白家少主的身份。對着方浩楠輕輕地點了點頭之後,白天明就等着看莫言的笑話了。

這時候,得到了白天明準可的方浩楠早就等着了,一點點推移着自己的步伐,對於拿下莫言,他無比自信。而能夠親手踐踏一個比他出生更加高貴許多的世家子弟的過程更是讓人興奮不已。

此時,方浩楠感覺自己的身體內彷彿充滿了無窮無盡地活力,臉上的笑容卻滿是邪惡。

在方浩楠動作之後,白天明原本因爲莫言的言語侮辱,即將暴走的情緒已經在這麼長的時間地沉澱中平靜了下來。

隨便就近找了一張椅子坐下,白天明好整以暇地看着此刻顯得‘威風凜凜’的方浩楠,眼中盡是不知名的笑意。

一旁,清醒着,同樣在觀察着白天明臉色的幾個跟班見此,心中不由對着方浩楠吭罵道:“竟然讓方浩楠這雜種搶了風頭,草尼瑪!”

對於跟班心中升起的悔意,白天明卻沒有注意道。此刻,白天明地心中卻在冷笑着:“好一個方浩楠,見風使舵,自作聰明的傢伙。且看你怎麼蹦達吧。最好,你這個雜種把莫言那個廢柴給殺了,雖然這會讓我感到有些遺憾,但是總歸也能少去很多的麻煩。莫家的那兩個老不死的也不會因此而找上我!呵呵,至於這個聯盟第一美侍女,到時候誰還能搶得過老子,到頭來還不都是我的,這小妮子,看起來還沒被莫言動過呢,難道說莫言那廢柴真的廢了,要不然……嘿嘿,不錯不錯!”

白天明**地意淫着可憐的方浩楠卻不知道,此時此刻他正極力巴結的對象已經打定了主意,事後將他賣掉了。

而現在,方浩楠卻尤爲不知,正歡快地爲這人販子數錢呢!

茲拉拉……

宛如一個熾烈的大火球,方浩楠的手掌幾乎在這火光下看不見了:“莫四少爺,不知道你能不能擋得住在下手中這一隻小火球地力量呢?”

方浩楠邪惡的笑着,讓緊隨着白天明身後的幾個跟班也笑出聲來了。

“就這個十幾年都沒有突破到先天之境的廢柴,擋住觀元境初期的熾烈神拳,可能麼?”他們似乎是已經看到了莫言即將跪倒在方浩楠的腳底板下慟哭求饒的畫面了,就算是莫言硬氣,那麼等待他的結局就算不死,最少也是成爲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了!

“哼!”筱雅冷哼了一聲,決定不再隱藏實力。她要將這個自大的方浩楠狠狠地教訓一遍!

可就在筱雅準備醞釀起凝神境初期的武者氣勢時,一股強大到她感到無法抗拒的力量好像突然之間就將她的身體禁錮住了一樣,原本正要瘋狂流動着的精元也一下子靜止了!

“怎麼會這樣!”第一次遭遇到這樣的情況,讓看到方浩楠越走越近的筱雅感到了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慌亂。沒有了凝神境的實力,她也就真的成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了!

這一刻,筱雅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她自己,還是身邊那個她誓死也要守護的少爺!

“難道這裏有着一個還虛境的老不死在幫着白天明他們!”筱雅瞬間想到了這一種在她看來最大的可能。“就算是有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老不死的壓着,我也不會讓少爺死在筱雅的前面!”

筱雅決然地對自己說着,心中更是打好了主意哪怕是在最後的關頭,逆轉精血來突破這道囚禁在她身上的無形禁制,也要在方浩楠的手下把莫言安然無恙地救下!

而她卻不知道,這正是莫言爲了保護她心中的那一點祕密所做的。美妙的誤會,就此產生了。即使發展到最後,解開它的主導權,自始至終都會掌握在莫言的手中!

“筱雅你現在在想什麼呢!”莫言幾乎是以無視地姿態看待着那臨近地如小兒科一般的火球,這樣的力道就算是他本人不做任何的防禦,方浩楠他也別想燒到莫言的一根寒毛!

而身邊佳人的情緒波動卻讓莫言感到了心中一緊。


“少爺,筱雅以後可能不能再繼續服侍你了,希望你別把筱雅忘了!”這時,筱雅忍不住抽泣着說道,一邊哭訴着,一邊筱雅的身體內精血卻在強自逆轉着。

聽着筱雅這突然的哭訴,緊接着那從筱雅身體內傳來的氣血異常,莫言不由變色道:“傻丫頭,快點停下來!”

方浩楠傻眼了,看着莫言和筱雅這番旁若無人一樣,好似臨死訣別,心說道:“我說你們倆到底咋回事麼,難道都被小爺嚇傻了?”

此刻,原本一直如隱伏在沼澤深處地大鱷一樣的莫言渾身上下那充滿了欺騙性的氣息瞬間暴漲,整個人也一下子彈射似的站了起來。

被莫言這利落的動作給嚇了一大跳的不只是方浩楠一人,白天明他們也是一樣。

此刻,他們的眼中,氣勢大變的莫言讓他們感到了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極致地顛覆,讓他們根本無法接受!

而莫言卻沒有空去理會這些在他眼中如草芥一樣的雜碎,指如疾風,一道平和的真氣就順着食指指尖點戳在了筱雅的檀中穴之上。

瞬間,這道真氣一入體內,那些原本已經開始逆衝的精血都立即停止了下來,在筱雅睜大了的美目下,精元又開始慢慢地順着這道真氣地指引,一點點地迴歸到了丹田之內!

很快,筱雅臉上那原本因爲逆轉精元而變得躁紅的臉色也慢慢地退卻了,一如往常那樣地白皙無暇!

“你太沖動了!就算是因爲我,也不值得你如此!”莫言有些感觸地輕撫着筱雅地髮髻,真摯地說着。

“值得的!我知道!”筱雅雖然對莫言這鬼神般的手段給驚呆了,聽了這話卻情不自禁地反駁道。

近距離地看着莫言和筱雅這兩個好似卿卿我我地談情說愛,方浩楠不由怒了,尤其是第一次仔細地看着筱雅那絕美地容顏,在聯盟第一美侍女的赫赫聲名下,方浩楠對此情此景更是感到了由衷地嫉妒。

唯美地畫面,總是有着那麼多不開眼的雜碎狠心地打斷,正如此刻的方浩楠一樣:“莫言,是男人的就和老子對一招!”

說着,方浩楠不管莫言有沒有應答,他的熾焰神拳就徑直剛猛地衝着不足一米的莫言身上砸了過去!

PS:時間好像晚了呢,不過不要緊。就算是失言了吧,先記着! 憤怒至極的方浩楠甚至用上了自己巔峯狀態十二分的力量,他的拳頭上那瀰漫着的紅色火焰也堆積成了臉盆大小。

莫言幾乎背對着方浩楠拳頭的方向,神色如常地安撫着情緒波動的筱雅,卻絲毫沒有將方浩楠這即將到來的攻擊放在心上。

和跟班們一臉期待地等着看着莫言出醜卻不同的白天明此刻的臉上卻充滿了凝重。自從因爲服食了一顆靈級的聚元丹後,成功突破到了凝神境的他,已經初步接觸到了凝神境武者才能領悟到的一種武道境界,勢!

而新晉不久的白天明此刻卻依然還在摸索的狀態。但是,自從之前莫言猛然從椅子上站起的那一刻,一絲境界上的感悟,如一道靈光在他的腦海中閃過,無疑從莫言的身上,白天明漸漸領悟到了勢這一境界的真意。

雖然只是那冰山的一角,卻也足以證明白家大少享譽聯盟內的修煉天才之名還是有幾分真材實料的!正是因爲如此,白天明此刻的心中對於莫言卻充滿了忌憚。

一個永遠都猜不透他底細的對手,足以讓任何人,任何強者感到頭疼,直至崩潰。恰恰,莫言就是這樣一個永遠都能保持着最終底牌的傢伙。

正對着莫言,看着他的身後,那猛然間暴漲了整整一圈的大火球,筱雅當即止住了哭泣,臉上佈滿了焦急:“少爺小心!”

說着,筱雅快速地出手拔下了橫插在雲鬢之上的一隻玉簪,素指微微一動,那碧玉鍛造的簪子就直直地向着方浩楠的身上飛了過去!

簪子飛射地極快,而將所有精力都匯聚到了莫言身上的方浩楠卻根本來不及反應。


一抹碧玉色的光翼, 婚然心動,腹黑老公寵上天 。可是他的身體向着莫言處的去勢卻絲毫不減!

“撲!”兩道重疊着,一起出現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在白天明一夥兒所有人驚掉了一地下巴的注目下,原本自信滿滿的方浩楠此刻卻詭異地撲通一聲跪倒在了莫言的腳邊,頭低埋着,宛若一個虔誠的聖徒在朝拜着自己最真摯的信仰。

雖然早已經預料到方浩楠出手可能會折戟的白天明,正是出於試探莫言根底深淺的本意,纔沒有及時制止方浩楠的急於表現。

可是此刻的白天明,一如他的那四五個跟班一樣震驚。只不過,他是千算萬算也沒有預想到,本應該出手的莫言還沒有動作,那個美豔之名享譽整個聯盟的小侍女筱雅竟然有着如斯地實力!

“莫家人難道都這麼可怕麼!”身爲凝神境地武者,更是已經摸索到勢這一玄奧門檻的武者,白天明的眼力自然看出了筱雅那髮簪中所蘊含的力道。

“唉,平白浪費了一根上好的髮簪了!”見此情景,莫言唯有苦笑。

看着眼前現在宛然一副女武神一樣的筱雅身上幾乎沒有了那身爲侍女的半點嬌怯氣質,有的只是強大的自信!

莫言就感到有些恍惚了,同樣氣質如此顛覆的轉變讓白天明看得眼中盡是**裸的霸佔慾望。

但是現在,白天明心中對能夠把筱雅這絕世俏丫鬟搶到手已經基本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正是因爲筱雅突然變得如此的強大,幾乎讓身爲聯盟青年一代第一人的白天明都有着一種我之不及的念頭。

“莫言你這雜種,以前只知道你有一個聯盟最美的俏丫鬟也就罷了。現在他媽的筱雅這個俏丫鬟還有着最少也是凝神境的實力。如此一個武道天才,就算是放到任何世家中都絕對是要比嫡系大小姐還要高的待遇啊。怎麼也不可能像你莫家一樣給你這個全大陸有名的廢柴做小丫鬟啊。暴斂天物啊!莫言,他媽的老子明白告訴你,老子很嫉妒!”白天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莫言,一邊磨着牙齒,發出一陣刺耳地響聲。

莫言帶着一臉冷冽地笑容,轉過了身。看着腳邊那個匍匐着的身體,正在抽搐地抖動着,一汪血跡從那被方浩楠覆蓋住了的地面磚上,緩緩地向着莫言地鞋底處流動。

看着離着距離自己鞋面不足分毫地血流,莫言微眯了一下雙眼,猛然暴喝道:“滾!”

說着,一記上旋踢就狠狠地落在了方浩楠那無力地身體上。

“砰!”隨意的一腳,其中卻暗含着莫言強橫地體術力道。砸碎了三兩隻堅實的紅木桌椅之後,方浩楠那懸空的身體已經去勢不減地向着白天明幾個人的身上砸去。

那凌空飛起的一腳落在方浩楠身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莫言的腳下,那原本從方浩楠地傷口出流淌出來的暗黑血跡就像是瞬間被蒸發了一樣,不!比之蒸發更加徹底,因爲此刻地地面上,一面光潔!

面對飛旋着的人肉彈,白天明面沉如水地動用了他體內獨有的寒冰武魂,只見白天明雙手結印着,手掌之間那發散着無盡寒氣的冰晶迅速地凝結在一起,很快就化作了一如臉盆大小地冰盾。

冰盾沒有手持地把柄,但是卻如同天生生長在白天明的手中一樣,面對着飛來的方浩楠,反應較之白天明要慢上一籌的幾個世家子弟本能地動作不是反擊,而是慌亂地尋找着掩體企圖躲避鋒芒!

莫言地身邊,筱雅看着那被自家少爺踢飛出去地人肉彈,微張着小嘴,一隻白玉般素潔地藕臂微掩着,一副可愛到極致的樣子。

“是不是看傻了?”莫言輕笑着在筱雅的小瓊鼻上颳了一擊,呵呵笑問道。

筱雅呆呆地點了點頭:“少爺,你怎麼突然變得……”隨即,筱雅就止住了自己的疑問,因爲她知道,天生廢材的這一頂帽子,少爺一直以來都背得很辛苦。這是他的傷口,雖然每每有人將它撕開的時候,少爺總是表現地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是筱雅卻知道這只不過都是少爺他的僞裝,他不想莫毅老爺爲他擔心罷了!

“怎麼,怕我聽到廢柴這兩個字嗎?”莫言笑着。

“不是!”筱雅立即搖頭道,“如果現在的少爺還是廢柴的話,那白天明這個被聯盟內吹噓了十幾年的少年天才豈不是成了比廢柴更加不如甚多的存在了!”

“他麼?”莫言聽着筱雅的話,微微一笑嘴角不屑之意盡露:“不過是靠丹藥撐起來的一個廢物而已,連筱雅你十分之一的天賦都趕不上!”

“少爺!”耳邊響起莫言的聲音,筱雅的身體猛然一顫。此刻,她纔想到了自己先前出手維護,已經暴露出了自己的實力。

而這種近乎欺騙式的隱瞞,縱然在筱雅的心中對於莫言是充滿了善意的,不想讓莫言知曉自己的侍女都要比他這個少爺實力恐怖無數,讓莫言更加失去對武道的信心。

而這,終究是一種欺騙,即使是善意的也是一樣!

對此,筱雅的心中充滿了對未來的惶恐!呆愣愣地,此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眼淚,無聲地從那純淨地眼框中流動着。而此刻,莫言卻在好整以暇地看着白天明的動作,狀似嘲弄的笑意,卻沒有察覺到身邊佳人的心境!

白天明手中的冰盾不斷地旋轉着,抵着方浩楠地身體,卻討巧地卸去了很大一部分地力道。

“看來白天明到還真有幾分本事!”莫言看着這一幕笑意更濃了。沒有什麼比踩天才更讓他這個揹負了十多年廢柴之名的怪物更家大快人心地事情了。

而看着莫言嘴角冷然地笑意,筱雅心中彷彿明白了什麼,眼淚流的更歡了!

“少爺,筱雅知道不該騙你的。不過,師傅他說過,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他會殺了你……”筱雅在心裏默默地哭泣着,這時候原本寄住在方浩楠身上的力道,慣性趨勢也隨着時間地推移被白天明全部化解掉了。

冰盾破碎,白天明也不由向後退卻了兩步。而此刻,充作了人肉彈的方浩楠基本已經看不出人形了。

對此,無論是白天明還是莫言都沒有任何的觸動,彷彿就像是看待着一個譁衆取寵地小丑一樣選擇了無視!

“莫言,聯盟第一廢柴!哈哈,真是好笑!我們這一羣人被你整整欺騙了十二年!”白天明雙手微微顫抖着,縱然是寒冰武魂可以讓他的身體一部分變得如千年玄冰一樣地堅固,在於莫言力量對抗之後儼然也受到了影響。

此刻,白天明就如同一個噬人的野獸一樣,看着眼前的莫言。這樣讓他感到了一絲恐懼的少年,彷彿已經看到了在三天之後的聯盟武鬥者大會上技壓羣雄的場面了。

到時間,所有原本都應該是屬於他白家少主的讚譽,都將統統地化作爲對莫言這個廢柴脫胎換骨,產生滔天鉅變的震撼。

繼而,他這個曾經的聯盟少主,大陸俊彥,修煉天才,未來的超級高手……這一系列的美譽都將化作了對他的冷嘲熱諷!

只因,莫言的出現。一個締造了聯盟所有人認知的絕世廢柴強悍逆襲,會將他這個所謂的聯盟後輩第一人打落神壇! 莫言看着此刻彷彿就是一個隨時準備着噬人的惡狗一樣的白天明,以及那幾個呆愣愣地看着他一動不動的世家子弟,不屑地笑着道:“聯盟第一廢柴啊,好像從一開始我這個廢柴的名聲就要比你這修煉天才要大出很多倍吧!說起來,這還要多虧了你們呢。要不是如此,如今哪會有我莫言名滿自由聯盟的聲勢呵!”

“不過,今日看來,你這個傳言中被白巫山那個老傢伙給予了厚望的第一天才人物也不過如此麼!”

聽着莫言口中對自己的鄙夷,白天明氣得臉色一陣鐵青。


面對着比他強大很多倍的莫言,此刻白天明一點兒信心也沒有。那被冠珠在他頭上聯盟第一天才的光環此刻就像是一個恥辱的印記一樣在放肆對他嘲笑着。

“哼,莫言我承認你僞裝的很好,也很完美。至少你騙過了所有的人。我想你的存在應該是莫家最大的底牌吧!爲的就是這一屆的武鬥會,想要憑藉這你這個大黑馬一舉將這雲天城城主的寶座拿下。哼哼,正是打得好算盤。”白天明自以爲是地猜測着,他堅定地認爲自己的猜想是完全地附和那個在他眼中一隻野心勃勃的莫家的行事方式的。

聽着白天明的聯想,莫言嘴角扯了扯:“這人哪,爲什麼總是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呢。而且還一個個都是那麼自以爲是的吊樣!看得老子就像衝上去狠狠地踹一腳。我說小白啊,你想歪了!”

原本聽着白天明的自言自訴,他的幾個跟班們都是一臉心有餘悸的悽悽,心念着:“這莫家人可真陰險,底牌藏的這麼深。不過,幸好老子只不過是跟着白天明那狗日的後面混點好處,沒有像方浩楠那個傻叉一樣不知死活的和莫言這奸詐的小子正面衝突。算來運氣還是不錯的。嘿嘿,不過方浩楠這小子可就悲催了。看現在這個形勢,很顯然白天明根本擋不住莫言這個變態啊。難不保這一次武鬥會之後,白家這連續了幾十年的聯盟霸主地位就要易主了。到時候,方家怕是倒大黴了!”

心想着,他們眼角地餘光都不由向着不遠處地地面上,那具血肉模糊的人影上流露出幸災樂禍的笑意。若不是此刻的白天明和莫言這兩個人一直劍拔弩張着的壓抑着,他們絕對會毫無顧忌地放聲大笑出來。

就算是有着白天明在場,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對於莫言的忌憚絕對超過了任何人,任何事!

“哼,莫言你不承認也無所謂了。事實擺在人前,不過你到底還是沒有忍住這寂寞,提前暴露了出來。可惜了,在我看來,你莫言確實是個天才,但卻沒有多少好日子過了。別說我白家,就算是其他的三家也決計不會放任你成長的!你的存在,對聯盟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說真的,我很嫉妒。”如是說着,白天明都快被自己的一連串的分析給打動了,對着自己的聰明絕頂大爲陶醉。

不得不說,白天明的分析讓所有人都產生了意識共鳴。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是所有世家子弟都無比忌諱的。事實上,聯盟歷史上被敵對勢力所夭折掉的天才人物並不在少數。但是像莫言這個以如此弱小的年紀卻能讓白天明都沒有任何反抗餘力的變態,是覺得能夠打破聯盟內的勢力格局的。

“難怪莫言之前會揹負着廢柴之名,使得聯盟內人盡皆知。而他本身卻自始至終卻享受着莫家嫡系少爺的待遇。就算是他老子莫毅在家族中強勢,也決計做不到如此,現在咱總算是明白了!”

同樣,原本在因爲自己對少爺隱藏實力的欺騙而忐忑不安的筱雅聽了白天明的話之後也有着很深的感觸。莫言表現出來的實力雖然令人吃驚,但是筱雅卻更加在意白天明的最後一段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