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這小子僥倖成爲三星級修真者之後就狂傲過頭了,讓柴鍵教訓他一下也好。”

“聽說凡是被柴鍵盯上的人非死即殘,從來沒有例外呢,這個劉零這麼年輕,唉,不該這麼莽撞的來參加大比啊。”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於是都議論紛紛起來,有擔心的、嘲諷的、嫉妒的、看好戲的,數不勝數。

不過劉零並不在意這些眼光的注視,反而是柴鍵展露出來的殺意讓劉零眼睛一眯。

看着被白霧吞噬了的柴鍵,劉零的眼中也有着絲絲的殺意流露,顯然柴鍵對他的殺意也讓劉零升起了那久違的殺意。

當四人進入了藍眼島內部後,緊接着又有越來越多的人爭先恐後的進入了‘迷蹤陣’覆蓋的範圍,被陣法給傳送到島嶼各處了。

“劉零,我先去一步了,進去之後別忘了到約定好的地點集合。”

紫玉見外圍的人進入的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等待,在和劉零打了一個照呼後也進入了藍眼島。

“劉零,進入藍眼島之後要小心一些啊。”

在紫玉進入陣法後,洛霜華也走上前來,在和劉零擺了擺手後,跟着端空明一起踏入了陣法之中。

看着這裏人都走的七七八八了,劉零也就不再遲疑,於是大步流星的走進了那片被無數白霧封鎖住的密林,身體漸漸被白霧吞噬了進去。

暴熊看着年齡最小的劉零離去的背景,不由的咧嘴一笑,低聲自語道:“這個小子應該就是那個人的孩子了吧,看起來實力沒有表面那麼稚嫩呢。”

***************

當身體被白霧籠罩住的時候,劉零感受到了明顯的時空變換的感覺,那種感覺有點類似坐旋轉木馬,而且還是程度劇烈了十倍以上的那種。

“差不多到了!”

變換大約持續了十秒鐘,劉零睜開了眼睛,驚訝發現自己身上掛着的小海倫竟然沒有受陣法‘迷蹤陣’的影響,仍然和自己保持着零距離的接觸。

“哥哥,大比……開始了,helen會……跟在……哥哥身邊……不遠,不會影響……哥哥……戰鬥的。”

海倫看着劉零一臉驚訝的樣子,微微一笑,從劉零的身上下來,然後走到離劉零的不遠處靜靜的站着。

顯然海倫也明白劉零目前有事情要做,於是就先離開了劉零那溫暖的懷抱。

這也讓劉零對海倫的識相感到很滿意。

四處打量着周圍的環境,劉零發現四周都是密集的參天大樹,將天空給遮蔽的密不透風,也不知道現在是在島嶼的哪個位置。

還是先走走看再說吧。

(未完待續,今日第一更,殺劍在軍訓中都累成狗了,求大家多多支持。) 劉零的兩條小腿一蹬腳底的一根樹枝,強大的腿力使得他從一棵大樹上跳到了另一棵大樹上。

一棵棵的大樹不斷的從劉零的腳底下錯過,使劉零不斷的向着紫玉約定的地點趕去。

在劉零身後有一隻像小貓一樣的小海倫無聲無息的跟在他的身後,不論劉零的速度多快,小海倫都輕鬆的保持着和劉零一樣的速度和距離,顯得既不太快又不太慢。

經過劉零之前在樹上的觀察,他發現這裏應該是藍眼島的西北方向,離紫玉所約定好的正東方向有着不短的距離,而結束後返回的地點則是西南方的外圍。

現在劉零的當務之急是在去紫玉約定地點的過程中找一個合適地方來修煉銀河劍訣。

他有種預感,他的銀河源力已經快要達到飽和的程度了,最多再有一天就絕對能夠突破。

到時候什麼狂刀、柴鍵之類的強者,在他劉零劍下將皆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又是一步跨越了好幾棵大樹的時候,小海倫的聲音突然隱祕的傳到了劉零的耳中。

“等等,哥哥……前面……有人!”

在小海倫提醒劉零的時候,劉零就已經注意到了,趕緊將跳躍的速度變慢,同時收斂住身體的氣息,免得驚動前面樹下的對方。

劉零停在樹上等了幾秒鐘,發現這個人沒有注意到自己,這才繼續輕手輕腳的向樹下那個人的上方跳去,走出的步伐似乎有着各種玄奧蘊含其中。

這一世的劉零因爲沒有找到合適的步法來修煉,所以就只修煉了自己上一世最熟悉的基礎步法。

劍神系統雖然很萬能,裏面自帶着無數的劍式、劍術和劍法,但其他的武技和步法就半點都沒有了。

基礎步法雖然只能算是最簡單的步法入門,但其中卻囊括了步法中的各種技巧,能夠適應很多種複雜的地形和條件。

就如現在,劉零在樹上跳躍的時候只是用了基礎步法中一種難度較小的輕身步法,但效果卻是極好的,凡是被劉零那雙小腳踩過的大樹卻沒有一片葉子因劉零的原因而掉落。

這使得劉零能夠悄聲無息的將下方的人納入自己的攻擊範圍。


“奶奶的,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一個人也沒有啊?”

樹下的這個大意的人根本沒有足夠的警惕之心,對於自己周圍的警惕還是太過放鬆了,所以也就沒有注意到上方的劉零在慢慢靠近。

劉零巧妙的運用着輕身步法來到了這個人身後的一棵大樹上,雙手銀河源力覆蓋於掌心,是雙手扒着大樹的樹皮快速的向下爬去,速度很快但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算了,先在這裏放放水吧。”

這個男人旁若無人的在一棵大樹下解開了腰帶,正要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


“好機會!”

在那個男人的上方五十米左右,劉零體內的銀河源力驟然爆發,使劉零的身體散發出銳利至極的氣勁,推動着他快速向下墜落。

“誰?”

男人突然感受到上方傳來的銳利氣勢,習慣性的擡頭一看,正好看到劉零拔劍向自己斬出的一幕。

巴比倫帝國

“該死的。”

這個男人畢竟還是個三星級中期的修真者,反應速度遠超常人,在這種情況下迅速冷靜下來,做出了最準確的判斷。

兩隻手向下用力一甩,使手臂上的鋼爪彈出,在劉零的劍馬上要砍到他的時候趕緊用剛爪護住了周身,進行格擋。

叮!叮!叮!叮!叮!

密集的劍影如同傾斜的水銀般落下,讓匆匆忙忙進行防禦的男人沒有時間發揮出所有的實力,一時間被壓在了下風,身上被劉零的冰清劍留下了十幾道傷口。


權路迷局 ,並不致命。

“煙雲劍式!”

劉零的冰清劍一頓,數十道劍影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團飄逸的煙雲,似夢似幻,並不真實。

這樣精妙的劍式讓人不由的爲之失神,哪怕是這個男人達到了三星級戰力,在他看到這一招的時候也不由的失神了近乎一秒的時間。

而高手對決,一秒就足以決生死!

劉零的劍從煙雲之中快速的穿雲而出,深深的切入了這個男人脆弱的脖頸中,在血光紛飛中結束了他的生命。

“4點潛力點到手。”

劉零看了一眼系統上的收穫,滿意的笑了笑,讓跟在他身後的小海倫感到莫名其妙。

從這個男人的身上搜索了一會後,劉零找到了他的那一個棋子,和自己的棋子一起放在了褲兜裏。

“這樣一來就有兩顆了,不知道其他參賽者都得到幾個了?”

***************

洛霜華的身上突然涌起了無數的寒氣,讓周圍的溫度急劇下降着,使空氣中出現了一滴滴的冰晶。

“這是……提升實力的祕法?!”

站在她對面的男人看着氣息快速變強的洛霜華,心中十分驚訝。

原本他只是想找個軟柿子來捏的,沒想到洛霜華竟然用祕法把實力提升了一個臺階,看來這個祕法很厲害啊。

如果我能夠得到這種祕法實力豈不是能變得更強?

想到這裏,男人心中的貪婪之意頓時升騰起來,再難以遏制。

他向洛霜華說道:“喂,那邊的那個小妞,把你的祕法和棋子給我,我饒你一條性命如何?”

“你真是癡心妄想。”

“我看還是你把你的棋子給我,我來饒你一命吧。”

洛霜華冷冷的說道,臉上的表情和在劉零面前的柔和截然相反,同時揚起了手中的短劍直指對方。

“呵呵,小妞,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如果你不把祕法給我的話,本大爺就自己來拿吧。”

男人的話還未說完就看到洛霜華斬出了一道半月形的寒冷劍氣,帶給了他直面死亡般的恐懼感。

***************

“呵呵呵呵呵呵。”

葉卡婕琳娜的身影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了四個人前方的大樹上,又轉移到了另一棵樹上,巧笑言兮的對樹下的人說道。

“幾位剛纔招惹了我,現在也不道個歉就想要離開嗎?”

“是法國的異能者葉卡婕琳娜,可惡,我們這次選錯獵物了,點子扎手,先分開撤。”

一個三星級後期的修真者對自己身後的三個三星級中期修真者說道。

“老大,她不過是一個人而已,咱們這麼多人,怕她幹甚?”

“對啊,對啊,這女人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我們一起上去把她擒住,也可以讓兄弟們爽一爽。”

“我也這麼想的,老大,直接……”

“閉嘴!聽我的,先撤。”

“可是……”

“蠢貨,我讓你們撤啊!”

幾人被他們老大給震住了,雖然心中仍有遲疑,但多年的信任讓他們自覺的聽從了這個老大的命令,化爲幾道殘影向各個方向快速離去。

“天真的傢伙們,來都來了,還急着走幹嘛?永遠的留在這裏吧。”

葉卡婕琳娜的玉手輕合,向上一擡,看似浪漫的碧藍色眼睛中突然充斥着無盡威嚴。

轟!

緊接着發生了極端震撼的一幕令這幾個修真者嚇得靈魂都在顫顫發抖。

只見幾十棵高大的參天大樹拔地而起,每一根都有十幾米粗,這些大樹聚攏在一起,擋住了上方陽光的照射,在地面上形成了大片陰影。

然後這沉重的攻擊就在在葉卡婕琳娜的指令下對準了下方的衆人,轟然落下。

(未完待續,今日第一更,求支持。。) 同樣的鬱郁樹林之中,有一個人影盤坐於衆多的參天大樹之下,如同佛教的不動明王一般,一動也不動,好似在等待着什麼。

在等待的期間,他的眼睛不時的開合,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了幾道玄奧的陣法軌跡,顯得無比深邃。

шωш★Tтkд n★¢O

大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流逝而去,在他等的都已經快不耐煩的時候,一陣急促的破空聲才由遠而近的傳來,被他的耳朵所捕捉到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