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偉聽到這句話,則是臉色有些微變,只是機械地跟著其他成員,一起走向了集裝箱邊立好的梯子,跟隨著一起爬到了集裝箱的頂部。

工作人員向幾名藝人做著介紹:「高空越野的任務,就是兩個人一組,跳躍懸空的集裝箱,用時最短的一組獲勝。」

戴偉聽到,緊張地:「懸空的集裝箱?!」

工作人員指著他們所處的集裝箱旁邊的幾組集裝箱:「對啊,這就是高空越野!」

伴隨著工作人員的指揮,數輛吊車將幾個集裝箱吊了起來,形成一條懸空的集裝箱「跑道」,每個集裝箱都離地面有幾米高,中間有大約一米的距離,正常情況下,只需跨步就可以邁過去。

工作人員宣布:「比賽開始。」

第一組兩個藝人,來到集裝箱邊,一起擊掌鼓勁,然後開始了行動,他們快速地通過了集裝箱報道,用時也就是10幾秒就完成了。

戴偉和他的搭檔羅飛,卻是躲在後邊,連看都不敢看。

工作人員招呼著戴偉和羅飛:「來吧,該你們組了。」

戴偉和羅飛小心翼翼地走向集裝箱的邊緣,兩人都顯得十分害怕。

兩人走到集裝箱邊,工作人員剛要宣布開始計時,戴偉卻蹲了下來,害怕地捂著眼睛,大聲地:「不行,我恐高,我暈,我跳不了。」

羅飛也是害怕地向後躲閃著。

工作人員勸著二人:「你們看剛才那組已經過去了,其實距離很近,並不難的,只要你們克服心理的恐懼,很輕鬆就能完成的。而且我們有保護措施,可以確保你們的安全。」

戴偉嘗試著鬆開手,想要站起,但馬上又蹲了下來:「不行,我連看都不敢看,怎麼可能跳,我不做,不做。」

羅飛也是害怕地連連擺手。

江離看到戴偉的樣子,忍不住輕蔑地對南笙:「你看那膽小的樣子。」

南笙看著戴偉,也是微微皺眉,隨後低聲地:「他可能是真的害怕吧。」

江離撇了下嘴,不再說話。

真人秀的導演來到集裝箱上的戴偉和羅飛面前:「兩位,怎麼了?」

戴偉害怕地解釋著:「我跳不了這個,太高了,我恐高的……」

羅飛也連連擺手:「我也是,太可怕了,我不跳。」

導演耐心地給他們解釋著:「我們的這個遊戲就是挑戰自己的極限,所有的環節都是經過反覆測試的,是絕對安全的。希望你們還是克服心理的恐懼,來完成任務。」

羅飛堅持地:「不行,不行,我絕對不跳。」

戴偉也起身走向樓梯:「我下去了,這種危險的活動我不做……」

導演看著兩人有點生氣了:「你們不能這樣吧?!你們說不錄就不錄了?!你當我們都是什麼?!」

戴偉解釋著:「這麼危險,我不想做……」

導演生氣地:「你不想就不做了?!你睜開眼睛看看,現場這麼多工作人員,為了保證你們的安全,這幾天沒日沒夜的測試,安裝,他們就不怕有危險嗎?!」

戴偉看著導演,又看看遠處的眾多工作人員有些語塞。

導演繼續說著:「你再看看遠處,那些安保人員,為了保證拍攝時候,不被你們的粉絲影響,他們有多辛苦?!」

「我們為了爭取這次的拍攝,做了多少的工作,做了多少的努力,你們都知道嗎?!今天我還就告訴你們,你們簽了合約,就必須按照規定完成節目規定的任務,給我起來,馬上完成任務!」

戴偉看著發怒的導演,有些心虛,看向了一邊的羅飛。

羅飛有些害怕地看著導演,慢慢站了起來。

戴偉害怕地回身看向了南笙的方向,用求助的目光看著南笙。

南笙卻故意地把目光轉開,不理會戴偉。

戴偉無奈地看向了江離,求助的看著他。

江離看看身邊無人注意,將手按向胸口,身體放出黃光,變成了透明狀態。

江離飛身而起,飛到集裝箱上,來到了戴偉的身邊,低聲地:「看我們幹嘛?」

戴偉聽到江離的聲音,欣喜之極,低聲地:「哥哥,我真的恐高,快幫幫我。」

江離故意嚇唬著戴偉:「可以,把你的五感之一交易給我,我就讓你不再恐高。」

戴偉著急地:「那怎麼行啊,失去五感,我以後還怎麼演戲啊?」

江離冷冷地:「那我就幫不了你了,你自己想辦法吧。」

江離說完,轉身飛回到南笙的身邊。

導演催促著戴偉:戴偉,你快點,起來完成任務!

戴偉無助地看看四周,看到羅飛已經站在集裝箱邊看著他,只能無奈地起身走向了羅飛。

看到兩人配合,導演也平息下來,鼓勵著他們:「相信自己,你們一定可以的,來吧。」

戴偉和羅飛互相攙扶著來到集裝箱邊,身邊的風吹得兩人開始發抖,再看看前面的集裝箱,更加害怕。

導演大聲鼓勵著他們:「加油,你們可以的!」

現場的工作人員,連同地面上的工作人員也一起大聲地為兩人加油。

戴偉和羅飛對望一眼,相互鼓勵著大吼著:「來吧!」

南笙也滿懷期待地看著戴偉。

戴偉和羅飛鼓起勇氣,向著對面的集裝箱飛身躍去,成功的落在了集裝箱上。兩人看到一切安全,勇氣大增,快步繼續向前而去,快速地通過了集裝箱「跑道」。

當兩人通過最後一個懸空的集裝箱,平穩落地時,現場的工作人員一起爆發出掌聲,戴偉和羅飛也激動地相擁在一起……

南笙看著戴偉,也露出了讚許的目光……

超能交易所的餐廳里,已經回來更換了服裝的南笙走進餐廳,看到江離已經坐在餐桌前,手裡拿著一張報紙看著,並不時地搖頭。

南笙開口:「不好好吃飯,還看報紙,小心看壞眼睛。」

江離抬起頭解釋著:「我在看娛樂新聞,你說這個戴偉也真夠可以的,當時嚇得倆腿發軟,連路都不敢走,好不容易才完成了任務,現在還好意思接受採訪來炫耀。」

南笙走到江離身邊,拿起報紙看著關於戴偉的報導,配著他和羅飛的自拍和他們跨越集裝箱的照片,邊上還有一行文字:克服內心對高空的恐懼,兄弟攜手,飛越長空。

南笙輕笑:「這發的挺好的呀,本來他就是克服了自己的恐懼,挺不容易的。」

江離撇了下嘴:「你怎麼跟他的粉絲似的,都快把他誇到天上去了。」

南笙回應著:「他現在是當紅的演員,有粉絲喜歡也是正常的。好了,吃飯吧。」

江離答應了一句,放下報紙開始吃飯,但眼睛依然看著報紙。

江離思索著:戴偉做真人秀能夠贏得這麼多人關注,要是他發個微博,在粉絲群里招攬下生意,那超能交易所的生意還不得……

江離想到這兒,興奮的起身:「我不吃了,我想到開展生意的好辦法了。」

江離說完,興沖沖地快步向外走去。

南笙看著江離離去,詫異地嘀咕著:「好好的這是怎麼了,想到什麼了,連飯都不吃了……」

江離來到晶石房間,晶石慢慢地開始顯現出了畫面,正是戴偉拿著手機在準備發微博。

江離欣喜地擺手,將畫面放大,對準了戴偉的手機。 以傅斯晟在陸寫意麵前一貫傲嬌的姿態來看,被陸寫意如此直接的送客態度,他肯定就扭頭走了的,可今天,人傅少就不那麼小肚雞腸的小家子氣了,直接拉把凳子坐在陸寫意對面,說:「我當然還有事。」

閆君才來公司時間不久,起初,對陸寫意的認知,以為她也和他一樣,就是在簡約服飾公司乾的好,然後,趕到了如今的位置上,後來,才知道,陸寫意和老闆秦簡是朋友,也是秦簡的合伙人,也算是他閆君真正意義上的老闆之一。

昨晚發生了這麼大事兒后,閆君才知道,他家這位看着文文靜靜的老闆竟然也曾經是京都城裏的大小姐。

閆君沒有見過傅斯晟,但,剛才護士喊得那一聲,「陸小姐你男朋友來了」他聽到了。

難道這位真的是陸寫意的男朋友?

倆人鬧矛盾了?

鑒於這不怎麼明了的情況,閆君對陸寫意說:「陸經理,我人就在外面,有什麼事情喊我一聲就行。」

陸寫意抿著唇,看了眼傅斯晟,她倒不擔心傅斯晟對她真敢做什麼?就秦簡和盛懷錦這層關係,他也得掂量著。

秦簡對閆君點頭,說,好。

閆君出去后,就一直沒敢走遠,陸寫意住的是那種標準的單間,和VIP病房還差好多個檔次,但比三四張病床的那種普通病房要好很多。

陸寫意怎麼說呢,從小都是被有文化的母親教育出來的,雖說和標準的名媛不一樣,但是,她絕對是個講究禮數和感恩的人,愛憎分明有之,但絕對不是個不分青紅皂白的糊塗人。

傅斯晟和她其實沒有什麼恩怨,至於,他對她那種及其不友好不尊重且總是帶着傲慢與偏見的態度,陸寫意倒是不那麼放心上,反正,又不和他經常見面。

她覺著剛才的態度有點過激,不管怎麼說,人是拿着鮮花和水果來看她的,不管是來看笑話的,還是真誠看望的,總之,俗話說的好,不打笑臉客呢!

陸寫意看了眼窗枱的鮮花和桌上的果籃,說:「謝謝傅先生的鮮花和果籃了。不知傅先生有今天來除了看病人,還有什麼事?」

陸寫意盡量讓自己有點笑容,態度平和一些,可她好像對傅斯晟怎麼都態度好不起來,顯得還是態度勉強,不夠熱情,表情里怎麼掩飾,都有對他的警惕和防備。

這就好比,你討厭一個人,怎麼在他/她面前裝的喜歡他/她,對方都能感覺到,你還是討厭他/她的。

傅斯晟低聲冷笑了一聲,起身,懶洋洋的看了眼陸寫意,「也沒什麼事,當然,也不是專程來看你的,剛過來看一個朋友,走錯醫院了,正好在停車場遇上盛少和秦簡了,才知道你也在這裏,就順便上來了。

你好好休息吧!」

陸寫意眨了下眼睛,說:「那,傅先生既然是給朋友訂的鮮花和果籃,那您還是帶走吧!」

「不用,我一會兒到那邊醫院門口了再買就是了,這些東西又不值幾個錢。」傅斯晟說着拉開門就走了。

閆君從凳子上站起來,還想說聲您慢走啥的,結果發現,傅斯晟一臉冷漠,生人勿近,撕扯了下襯衣領口,嘴裏貌似還在罵罵咧咧的罵人,閆君就貼牆站着,閉緊嘴,一句話都沒敢說。

這什麼垃圾男朋友了,哪裏有女朋友都被人打的躺醫院裏了,還跟她鬧彆扭的了。

閆君在外面待了一會兒才敲門進去。

陸寫意根本沒有一點和男朋友吵架后的樣子啊!

她現在左手扎著點滴,右手背還有些腫,貼著膠帶,別彆扭扭在戳手機屏幕。

閆君也不知道自己該說句什麼才合適,什麼都不說貌似也不大合適,畢竟,陸寫意是他老闆上司啊!

老闆被員工看到這些不愉快的私事兒也是尷尬的。

「陸經理,和男朋友吵架了嗎?」閆君笨嘴笨舌道。

陸寫意抬頭看了他一眼,「他不是我男朋友。」

閆君,「哦」了一聲。

陸寫意給周妍發完微信后,周妍很快語音回了過來。

周妍,這會兒在醫院,兒子發燒感冒有幾天了,時好時壞,今天又把妮妮也感染了,現在,倆娃都在醫院兒科打點滴呢!

關於後天的直播,她倆只能通過微信溝通了。

周妍在微信里叮嚀了陸寫意要好好休息外,倆人就進入了工作討論。

邊上的閆君不停的鄒眉,這些女人活得是真比大多數男人都拼。

閆君一直以來都是個積極向上,有正能量的好青年,可他這一刻才覺著和陸寫意之間差的豈止是老闆和員工的距離?

他得收起他那點心思,做好她的助理兼司機保鏢的職責外,好好提升自己,好讓自己變得有資格了再說吧!

…………

秦簡家今晚是真的很熱鬧,有貴客來訪,真是一件喜氣洋洋的好事。

華敏一直知道秦簡和盛懷錦的事兒,也知道他倆有倆兒子,倒是不清楚還有個女兒這回事兒,這一進門就看到了仨娃,竟然有一隻天使一樣的芭比娃娃!

三隻娃娃在秦簡的介紹下,齊刷刷叫了王琦一聲「爺爺」叫了華敏一聲「阿姨」

這可把人們都樂壞了!

秦簡明明給娃們介紹華敏的時候是,「叫奶奶」的啊!結果,人家三隻娃自己齊聲叫了華敏一聲,「阿姨……好!」

王琦好笑的是,自己有那麼老嗎?他們竟然叫他爺爺,叫華敏阿姨!

而華敏不是驚訝這個,她驚訝的是,站在她面前的小天使竟然真是一隻天使,她以為是一個芭比玩偶呢!

只是這種話,華敏沒敢說出口,而是,看向秦簡,「這小天使也是你家的?!」

秦簡抿嘴笑,「是啊!」

「我可以抱抱嗎?」華敏道。

秦簡彎腰把甜妞抱起來,「讓年輕漂亮奶奶抱抱可以嗎?」

甜妞看着華敏笑,點頭,「是阿姨哦!」

華敏迫不及待的把娃已經搶走,抱在了懷裏,親了親甜妞的臉,「行行行,小天使說我是什麼就是什麼!」

甜妞萌噠噠的說:「窩是甜寶哦!」

上餐桌前前,華敏一直抱着甜妞,就連她上衛生間,她都守在衛生間門口等著,生怕有人跟她搶。 血魔劍!

這一把劍終於指向蒼天的時候,蘇銘整個身體都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他興奮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