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宋庭君這麼一說,就讓人有點受寵若驚的不敢擔,當然是趕緊接下這杯酒。

沈清水就在旁邊看著他灌了整整一杯酒,氣都不帶喘一下的,她卻皺起了眉。

上次他出差之前去過醫院,她跟著去了的,雖然沒聽到他是哪裡有問題,不過她知道醫生叮囑了不要過量飲酒的事。

這麼一想,之前在家裡,他就一個人在喝酒,那會兒她沒反應,只有這會兒,她才想起這回事。

可能,這杯酒是因為她。

「站著幹什麼?」宋庭君喝完酒,面無表情的瞥向她,「也想陪一杯?」

她腦子裡沒回過勁,竟然點了一下頭,「好。」

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宋庭君臉都黑了一度,然後才想反悔,但剛說出去的話也咽不回來了。

她剛要去倒酒,宋庭君比她動作快,換了一杯,又跟那人碰了一下,二話不說仰頭幹了。

青年男直接愣在那兒。

「還不走?」宋庭君杯子扔到了她的小推車上,脾氣已經有些惡劣了。

沈清水點了點頭,「走。」

她反手抓了車子的把手就二話不說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等她剛出了那個房間,走廊上的步子就更快了。

這一層的每個房間都特別貴,所以走廊上不會有什麼閑雜人等,燈光晦暗又有著剛好的舒適度。

她走了幾步,總覺得身後有人尾隨,腳步就越來越快。

以至於該轉彎的時候連人帶車都直接衝到了牆壁拐彎處沒來得及剎車。

「跑什麼,有鬼?」身後傳來宋庭君的聲音。

同時她衝出去的慣性已經被男人一個手臂給拉了回去,剛好能夠平衡。

車子被宋庭君扶了一把貼牆穩住,然後順勢捏了她的左手腕抬起來。

看似只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不過沈清水意識到他的視線后就想把手抽回來,扭了幾下他反倒越握越緊。

視線已經從她的手腕挪到了她臉上。

「吃完飯出來的?」他不著邊際的問了一句。

但是語氣有了微妙的變化。

不為別的,就因為她手腕上戴著他剛剛給她買的,但是又被他扔到了垃圾桶里的髮帶。

不用想,她從垃圾桶把東西撿回來戴上了。

沈清水終於把手抽了回來,習慣性的低頭沒說話。

主要是她不想在這裡待太久。

不過她知道他問的應該是早上他做的那一桌子飯菜,而不是問她晚飯有沒有吃。

「沒吃?」男人再次開口,篤定的口吻。

沈清水抬頭看了他,「我一個人怎麼吃?」

男人聽完盯著她看了兩秒。

好一會兒,才一句:「你一個人是不是還不活了?」

但這話比起他之前對著她的語調,好了不只是一點半點,甚至隱約帶著幾分愉悅的味道,好像她是因為他而沒吃飯似的。

兩個人安靜了會兒。

沈清水想走,但又不太想。

張口,話就變成了:「你喝酒會不會難受?」

宋庭君微微擺弄薄唇,「你覺得呢?」

「我記得你的醫生說,最近不要酗酒……」她說話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發現他正一瞬不移的盯著她。

所以說的話也就頓住了,聲音也慢慢低了下來,「怎麼了?」

宋庭君靠得她很近,忽然被關心的感覺,很微妙,總之那兩秒,就忽然想對她做一件事。

「你幹什麼?」

沈清水忽然被他捉了手腕,二話不說帶著她往走廊的另一頭大幅度的邁步,她得稍微小跑著才能跟上。

到了最頂頭的房間,他對了一下指紋就推開門,順勢將她帶了進去,然後反手關門,她已經被迫背靠在門邊。

所有過程一氣呵成,以至於她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感覺到嘴唇上微涼的溫度,和帶著醇香酒味的呼吸,才猛地瞪著他。

她想推開他,不過,手上剛用力就被他摁住,人也離開了她,帶依舊近距離盯著她看。 等宋庭君盯著她看了幾秒,沈清水終於也回過神,一把去推他。

他也沒有死纏著不松,很容易就被她給推開了。

然後就沒了下文。

她推了人也沒有說出什麼氣憤的話,好像是沒想到這麼輕易他就被推開了。

而他被推開之後也沒有過多情緒,好像是自己也沒想明白剛剛為什麼要那麼做。

兩個人就那麼相對無言了半天,最終是宋庭君低低的笑。

然後抬手點了點她胸口戴著名牌的位置,「制服穿起來不錯,比別人好看……」

說著,他藉機又朝她湊近了一些,氣息略微灑下來,「但是不適合你。」

他也沒有貪戀,說完就稍微站直了身子,只一個手臂依舊撐在她身側,低眉:「錢還不夠花,就跟你男朋友要,這麼委屈做什麼?」

沈清水剛想別讓他靠這麼近佔便宜,但是聽到他話,注意力就被轉移了。

意識到她現在都已經是名花有主了。

「我不會平白要你錢。」她道。

宋庭君勾唇笑了笑,好像心情不錯,拿了自己的手機看了一下時間,低聲道:「下去換衣服,然後在一樓等我。」

沈清水看了他,「我今天應該不用跟你過去。」

他收了手機,「情侶守則的一條,必須對我有求必應。」

「……」

準備從房間出去的時候,宋庭君又拉了一下她手腕。

她回頭看了一眼,聽他道:「我不在的時候有事可以來這兒,點這個房間,會有人聯繫我。」

沈清水出門的時候看了看這個房間號。

下了樓,她就去換了衣服,然後在一樓的大廳等著。

宋庭君和唐宋沒一會兒也確實下來了。

不過,看到唐宋挽著他的手臂,整個人有半個都貼上去了,沈清水只好把視線收了回來。

宋庭君好像是沒看到她,帶著唐宋直接出去了,在門口的時候還左右看了看,然後才繼續往外走。

沒辦法,沈清水只好起身跟了出去。

在門口,他們倆依舊是並肩而立,司機把車挪了過來。

看樣子,宋庭君想讓司機送唐宋走,不過唐宋不願意,所以都站在那裡。

剛好,宋庭君回頭的時候看到了沈清水,眉頭稍微皺了一下,等著她走過去。

「我可以自己打車。」沈清水剛過去,就很自覺的道。

宋庭君薄唇微抿著,然後回頭看了唐宋,「司機送你回去,或者你打車。」

那意思,總之他們不和唐宋一輛車子。

唐宋看了看沈清水,臉色由冷變緩,甚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淡笑,當做不知道宋庭君對沈清水的特別,否則就是對沈清水的示弱。

只道:「那我先走了?」

宋庭君點了一下頭。

等車子一走,沈清水看著宋庭君忽然把西裝外套脫了,順手丟到了旁邊的垃圾桶。

她看得愣神。

然後聽他悠悠的語調:「你不是不喜歡么?」

「……」沈清水抿唇。

她只是有兩次沒忍住盯了唐宋挽著他的手,不喜是真的,但並沒說什麼。 「難怪宋少身邊總是女人。」沈清水收回神思,「手段高明。」

高明?

宋庭君薄唇微弄,「真高明就能讓女人心動,你動了?」

她瞥了他一眼,懶得回答的樣子。

他的車子和司機剛剛讓給唐宋了,所以這會兒,他在給方已然打電話借車。

沈清水在一旁看著他,他打電話的時候習慣略微低眉,單手插兜,簡單的白襯衫,筆挺修長的西褲,夜色底下透著幾分斯文儒雅,很養眼很舒服。

可惜,他內心是個風流成性的人,白瞎了衣服好皮囊。

她心底里評價著,回神的時候發現男人正頗有意味的看著她,已經掛了電話,似笑非笑,「看出什麼門道了?」

沈清水收回視線。

門童也剛好送了方已然的車鑰匙過來。

「坐前面。」她剛要往後面走,宋庭君出聲:「我又不是你司機。」

本來就只有兩個人,她躲到後面,感覺像拉了一個幽靈,自然還是跟他坐在一起舒服。

沈清水剛坐好,伸手去拿安全帶,但是旁邊的男人比她快了一步,看樣子就是要幫她系安全帶的。

她不太習慣的往後躲了躲,好看的秀眉輕輕蹙了一下。

系安全帶這個動作,他勢必要朝她靠過來,而且很近,她會很不舒服,而且看起來,因為不是他的車,所以他並不是特別熟練。

所以,沈清水試圖去拿回安全帶,「我自己來吧。」

但是宋庭君已經弄好了,直起身,沒有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借著那個角度,手臂撐在車前,一副不正經的勾唇笑,「怎麼?緊張?」

沈清水看他這樣流氓樣,反而會自在些,因為他在她心裡的定位就這樣,淡淡的撇嘴,「以後我自己來就好,不習慣。」

宋庭君顯然也是順口沒經大腦:「我習慣了。」

說完這句話,空氣里有了短暫的寂靜。

女人都很敏感。

習慣了……那就是經常這樣給其他女人服務,或者說……是以前就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唐宋?

安靜中,宋庭君坐了回去,已經沒了剛剛的弔兒郎當。

快啟動引擎的時候,才說了句:「別多想。」

他什麼都不說還好,但是這樣的語調和表情,讓沈清水輕輕吸了一口氣,只能笑一笑,「唐小姐以前應該挺幸福的,為什麼分了?」

宋庭君開車的動作頓了頓,明顯是不想聊。

過了會兒,他才看向她,表情玩味,「你作為現任,好奇這個?」

「哦,我忘了。」

這個話題就這麼結束了。

之後沈清水大多數看向車窗外,思緒有點飄忽,不明原因。

等車子接近郊區,周圍越來越安靜,她才想起來道:「我們的關係,對外保密的吧?」

「隨你。」他回答得挺快。

她轉頭看了看他。

知道他應該是在想別的事,沒心情理她,所以她等了一會兒,見他還是沒有要改口的意思。

才接著道:「那就保密吧,你以後也不要到學校接我,容易被人說三道四。」

這會兒,宋庭君才轉頭看了她,「說三道四?」

「說你被貴公子看中了?做了秘密女朋友?……這不都是事實?」

她:「……」

剛說著,沈清水的手機響了。 她低頭看了看屏幕,沒有立刻接,而是看了一眼宋庭君。

男人也朝她看過來,薄唇微弄,「什麼見不得人的電話?再不接就斷了。」

沈清水接了,聲音不大,往另一邊轉了過去,「喂你好?」

宋庭君已經把車速放慢了,雖然聽不到她電話里在說什麼,但是能感受到她心情越來越好,最後都嘴角帶笑了。

電話那頭最後說的是「以後會給林介安排單獨房間,其餘保護都會相應配套的,沈小姐不用擔心。」

她點了點頭,「好,太謝謝你們!」

「什麼事這麼好心情?」宋庭君側過臉淡淡的問了一句。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