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知道,如果沒有刻骨銘心的愛恨,是絕對做不出劈山的壯舉的!”

“那麼,就讓我看看這少年刻骨銘心的是什麼吧!”

二郎神如是想到。 二郎神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其父親楊天佑是一位學富五車、遠近聞名的大才子。

其母親瑤姬是一位溫柔嫺淑、柔情似水的大家閨秀。

他有一位成熟穩重的大哥楊蛟,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妹楊蟬。

父親雖然嚴厲,卻也風趣, 萬界天道學院

小時候的二郎神雖然經常因爲功課做不好而被父親打手板,但他仍然喜歡時刻纏在父親身邊,只爲能聽到那些古今中外的名人軼事。

而二郎神的母親,更是賢妻良母的典範,二郎神至今能記得母親做的桂花糕是怎樣的一種美味。

任憑小時候二郎神兄妹三人如何調皮搗蛋,母親從沒急過眼、紅過臉。

總是溫聲細語的給二郎神兄妹三人講道理、談人生,直到三人知錯後,還會給三人端上最美味的桂花糕。

至於二郎神的大哥楊蛟,完全繼承了父親的聰明才智,任何書籍均能過目不忘,任何道理總能舉一反三。


更難得的是年少有爲的大哥楊蛟,從來沒有因爲自己學得快而看不起相比他而言過於愚笨的二弟、三妹。

二郎神至今能記得大哥楊姣一次次在深夜給他兄妹二人講解書中的道理,一次次在他兄妹二人睡下後點着油燈逐字逐句的幫他倆檢查功課、批註謬誤。

更難得的是,當二郎神後來表現出武學天賦後,本不善拳腳的大哥楊蛟卻總能抽出寶貴的時間給二郎神喂拳。

哪怕一天天精疲力盡、哪怕一天天鼻青臉腫,但大哥楊蛟沒有失陪過一天、沒有偷懶過一天。

……

當二郎神放開那本《沉香太子劈華山》時,腦中不自覺的再次留過了父親、母親和大哥的音容笑貌。

是的!音容笑貌!這個詞沒有用錯!因爲二郎神的父親、母親和大哥早已故去,唯給二郎神留下了這些刻骨銘心的回憶!

……

就在二郎神十歲的時候,調皮的他再一次帶着妹妹、瞞着父母偷偷跑去郊外玩耍。

千百年過去了,他仍然能記得,當初他和妹妹翻過院牆,將要離去時,他回頭看到的那些場景。

父親仍然如平常一樣在書房中做着早讀。

至二郎神記事以來,無論是冷得刺骨的三九天還是熱得要命的三伏天,父親的早讀都沒有少過一天、晚過一刻。

大哥仍然如平常一樣在院子裏站樁練武。

自從二郎神表現出習武天賦以來,不善拳腳的大哥就養成了每天早起練武的習慣。


寒風、烈日、暴雨都沒能讓大哥少練過一天、少練過一刻。

那時二郎神太小不懂事,總是嘲笑大哥是爲了能打贏他一次而如此的拼命,而大哥面對二郎神的指責總是淡淡的一笑而過。

直到很多很多年後,二郎神才明白,當初文學天賦如此驚人的大哥,之所以會浪費那麼多時間習武,僅僅是爲了能有人陪二郎神對練而已!

母親仍然如平常一樣在廚房裏做着一家人的早餐。

母親做的早餐,哪怕就是白麪饅頭和白米粥,二郎神都能吃出一股甘甜味。

那味道,二郎神過了千百年後仍然不曾遺忘。

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常,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彷彿未來幾年、幾十年這樣的生活都不會有改變。

於是二郎神僅僅是回頭一眼,就高高興興的帶着妹妹離開了院子,前往後山。

二郎神怎麼也想不到,這一眼,就是他見到父親、母親和哥哥的最後一眼!

如果他能知道,或許他當時會多看一會兒,或許他當日就不會走!

是的,他就不該走的!他若不走,他和小妹也會死,他母親現在還會壓在桃山,但是,至少不會被十日曬化呀!

二郎神至今已經不恨那殺死他父親和大哥的天兵天將了,因爲他母親觸犯了天條,他家應有此劫。

他現在也不恨將他母親鎮壓在桃山之下的玉皇大帝了,因爲他母親觸犯了天條,應該受到懲罰。

他現在只恨他自己,恨他自己爲什麼要冒冒失失的劈開桃山去救母!

結果,桃山劈開了,玉皇大帝留下的禁制也被激活了!

在天兵天將的圍剿下被玉帝留下一命的母親,就這麼在他眼前被十日禁制化作了一灘清水!

甚至最後連這一灘清水都沒能留下,轉瞬之間就被十日禁制曬得徹底消失無蹤!

二郎神的劈山救母,就最終以悲劇結尾了!

……

如果他母親沒有觸犯天條,與凡人私合,他那學富五車、溫文爾雅的父親不會死!


如果他沒有觸犯天條,私自劈開桃山、救出母親,他那溫柔賢惠、柔情似水的母親也不會死!

天條決不能觸犯,觸犯了就會導致悲劇發生!

這就是現在的二郎神心中的信念。

於是當他看到在《沉香太子劈華山》的故事中,敘述了沉香的母親,也就是他的小妹楊蟬與凡人書生劉向私合時,就已經預見了悲劇即將發生!

當他看到了《沉香太子劈華山》的故事中,自己出手使用寶蓮燈將沉香的母親壓在華山之下時,他暗暗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的小妹楊蟬至此失去了自由,但也保住了性命呀!

可是當他在看到他的外甥沉香,苦求他放過母親楊蟬不成後,怒而擊敗自己、搶了寶蓮燈去救母親時,他瞬間怒火中燒:

不能去啊!你會害死我妹妹的!觸發天條,從來都是悲劇的源頭!

怒不可遏的二郎神,再也沒心情往下看,扔了手中書,撿起了腳邊戟,就這麼大踏步的向着屋外走去!

但就在他要走出書店門口時,卻被一個高大的聲音攔住了道路。

“你做什麼去?”林凡淡淡詢問着淚流滿面又怒氣勃發的二郎神。

“我去制止悲劇發生!”二郎神氣勢洶洶的說道!

他知道自己不是林凡的對手,但大丈夫有所爲、有所不爲,絕不會因爲強權折腰!

如果林凡硬要攔他,他唯有一戰,唯死而已!

林凡一點兒都沒被二郎神的氣勢影響到,仍然用淡淡的語氣問道:“你任務,觸犯天條是悲劇的源頭麼?”

二郎神聲嘶力竭的咆哮道:

“難道不是麼?!”

“如果我母親不觸犯天條,我父親就不會死!”

“如果我不觸犯天條,我母親就不會死!”

“如果……”

“如果……”林凡打斷了二郎神的咆哮,淡淡接口道,“如果沒有天條呢?” 林凡說完,轉身就走。

可明明道路已經暢通了,二郎神卻迷茫了:

“如果……如果這世上沒有天條……那父親不會死、大哥不會死、母親也不會死……我們一家,依然其樂融融……”

……

二郎神迷茫了,一直蹲在靈山書店門口喃喃自語:“如果沒有天條……”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根棒子的六耳獼猴,將棒子搭在肩上,將雙手搭在棒子上。

學着他師父,一步三搖的向着靈山書店走來。

六耳獼猴心情好呀!

他終於也有棒子了!

他終於也可以如他師父一般,一棒子將天兵天將抽到天邊了!

他即將成爲一個踩着筋斗雲、舞着金箍棒的大英雄!

他很快就有機會殺入魔窟、打上天庭,去救那些等着大英雄意中人的小姐姐們啦!

“哎!”

橫着一根棒子的六耳獼猴,忽然發現書店門口不夠寬了,橫着棒子的他進不去了!

“不對呀!師父天天不都是這麼進去的麼?”

六耳獼猴豎起了棒子,抓耳撓腮的老半天后,終於想明白了!

“呀!不是門變窄了!是門邊蹲了一個落魄漢!”

“嘿!禿那漢子!速速讓開!你攔着爺爺進門了!”

想明白前因後果的六耳獼猴,衝着二郎神咆哮道。

聽到六耳獼猴咆哮的二郎神擡起了頭,於是兩人同時驚呼道:“是你!”

六耳獼猴此時剛剛注意到,那蓬頭垢面、臉色蒼白、雙眼泛紅的落魄漢,竟然是昨兒被自己師父一棒子抽到天邊去的兇惡天將!

二郎神此時剛剛注意到,那吊兒郎當、怪聲怪氣、蠻不講理的猴頭兒,不正是昨兒先是偷襲、再是羣毆、最後還用鬼蜮伎倆把自己打昏的潑猴麼?!

於是一人一猴再次同時開口了:

“禿那賊子!吃按老孫一棒!”

“禿那猴頭!咱倆再來戰過!”

戰鬥就在這麼糊里糊塗間開始了。

只見六耳獼猴肩頭棒子一跳,瞬間出現在他的右手裏!

隨後右手五指一絞,鐵棒瞬間在空中高速旋轉了起來,一瞬之間立即達到了足以斷金碎石的高速!

接着六耳獼猴右手一迎、左手一接,手中的鐵棒立即挾着刺骨的勁風向着二郎神的腦門砸去!

面對如此威勢的一棒,二郎神哪敢硬接?

棋盤巖 ,一躍退出了十餘米!

而此時六耳獼猴手中鐵棒也狠狠地砸落在地!

“砰!”的一聲巨響過後,靈山書店的門檻化作了一捧木屑隨風而去。

門檻下的青石板化作了一捧碎石,向着四面八方而去,打在二郎神的八爪龍紋袍上當當作響!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