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縱使有多麼的不舍,雲霧子還是在思忖了片刻之後,還是忍著心痛服下了它。 雲霧子就這麼被打倒了,易家和場下和雲霧子不對付之人是歡呼雀躍不已,一旁道門的人卻是一個個都垂起了頭。

「真是沒用!」連赤炎道人也暗暗罵道。

在罵雲霧子的同時,赤炎道人也看向了旁邊的一個年輕道人:「晨陽,看來你要上場了,好好準備準備,千萬不可大意。」

晨陽是赤炎道人一個徒弟的孩子,這個徒弟雖然不怎麼樣,但晨陽可是從小就顯露出非凡的修鍊天賦,這讓赤炎道人很是歡喜,於是便開始親自教導晨陽了。


而晨陽也很爭氣,僅僅用了二十多年,還不到三十年的時間,便已經到達了青天境後期,在道門裡面也是佼佼者,這讓赤炎道人很是得意。

現在,在赤炎道人看來,雲霧子基本敗局已定,下面就是他和晨陽的兩場了,對於他自己,赤炎道人是有著絕對的自信的。那麼,剩下的就是晨陽了,因為這次的行動非比尋常,丹朱城肯定要掌握在他手上,所以赤炎道人才會如此的囑咐晨陽。


「請師祖放心,同輩中人,道門都沒幾個能當我的對手,更何況是這偏僻南疆,我肯定能獲勝的。」晨陽很自信地說道。

赤炎道人點了點頭,又不屑地看了一眼正倒在地上的雲霧子,嫌棄道:「同樣是我教出來的,為什麼差距就這麼大啊!」

因為雲霧子當初對他很是奉承,所以時至今日,在赤炎道人心裡,還是極其看不起雲霧子的。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他瞧不上雲霧子。雲霧子同樣對他也很鄙夷。

雲霧子服下丹藥的動作還是很迅速的,也就場上的易水塵看見了,連赤炎道人都沒有注意到。

而服下了丹藥之後,雲霧子全身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不僅是他剛才消耗殆盡的靈力突然又再次填滿全身,離他最近的易水塵則更清晰地發現了雲霧子的靈力正在黑化。

易水塵不知道的是,這不是黑化,而應該是魔化。

左先生給雲霧子的這個丹藥正是魔宗赫赫有名的噬靈化魔丹,它雖然不是王品丹藥,但因為煉製它需要的材料極其難得,所以論價值它完全可以和一般的王品丹藥相媲美。

當然了,最重要的還是它的功效。

它可以迅速恢復慢雲霧子的靈力,不過,再恢復的時候,它也在不斷魔化雲霧子的靈力。而且在服用后的一個階段,雲霧子靈力將會更加具有侵蝕力和破壞力,無疑會大大增加雲霧子的攻擊力。當然了,有這麼多好處的同時,它的隱患也是很大的。不過,雲霧子現在已經沒得選擇了。

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的變化。

雲霧子舔了舔嘴唇,深吸一口氣,邪笑道:「今天無論如何,你都必須死。」

他的話自然是給易水塵說的。

那麼,易水塵怕嗎?

易水塵顯然不怕,等這一刻他都等了幾十年了,現在終於有了手刃仇人的機會,他又怎麼會害怕呢?

既然都不怕,那也唯有機會再戰了。

對雲霧子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所以易水塵也不打算在做什麼試探。他要做的,唯有進攻。

饕餮變、螣蛇舞。

手帶玄天階拳套的易水塵現在彷彿天神下凡、戰神臨世一般,威武不凡、氣勢逼人。

而現在的雲霧子呢?

他更像一個大魔頭。

服了噬靈化魔丹的他,現在雖然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但他現在已經完全不像一開始那麼冷靜了。

現在的他,很瘋狂,比易水塵很瘋狂。

一道道大的小的道術不斷從他手中被使了出來,而他的靈力現在也像是無窮無盡似的,可以供他不停的使用。

雖然雲霧子攻的很猛,但易水塵也絲毫不遜色。

兩人現在似乎都像是瘋了一樣,毫無顧忌的朝著對方攻去。

這樣的比試,最興奮的還是場下的觀眾。

不論他們的實力高低,就光說他們之間相互進攻的回合之多,招式之玄妙,就讓觀眾看的就很痛快。

然而,觀眾看得雖然痛快,但他們兩方的人卻不這麼看了。

赤炎道人對雲霧子發生的變化很驚奇,但他自己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看著赤炎道人現在已經能和易水塵平分秋色,甚至有了一色勝利的希望,赤炎道人自然也很開心。

畢竟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寶都壓到晨陽手上。而如果現在雲霧子能贏的不話,他還是不會吝嗇一句: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當然雲了,霧子是否會打心眼裡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同時間,青光也在不斷地把場上的情況轉化成通俗的言語向易天師這些實力較低的人講解。

不過,現在他卻是對易水塵有點擔心。

赤炎道人不知道噬靈化魔丹,但他知道啊。他雖然身在南疆,但對東海卻並不陌生,那雖然危險,但他還時常的去跑一跑。

正因為知道之後,青光才最清楚易水塵現在的處境。

現在,他已經從易水塵身上嗅出了失敗的味道。因為他可以看出雲霧子現在雖然消耗很大,但他的靈力基本上還是滿的。而易水塵呢?一直保持高消耗的他,現在靈力已經不到一半了。

所以說,易水塵還想贏,就必須在他的靈力耗完之前擊敗雲霧子,不然他唯有輸。雖然易水塵身上也有幾顆恢復型丹藥,但以他現在的消耗來說,也只能說是杯水車薪了。

久攻不下,易水塵似乎也意識到了他現在的情況,所以在猛攻了一陣之後,他改變了戰術。

他選擇了游斗。

他也不知道雲霧子剛才吃下的那顆丹藥是什麼,但現在那丹藥的效果他已經見識的到了。此時,易水塵也明白過來了,如果再這麼硬拼下去的話,那麼吃虧的肯定只會是他。

所以他選擇了游斗,這樣不僅可以多給他爭取些恢復的時間,而且還能消耗雲霧子吃的那顆丹藥的藥效。

任何丹藥的藥效都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如果雲霧子吃的真是這樣的丹藥的話,易水塵沒什麼好說的呢?

顯然雲霧子吃的不是這樣的丹藥,噬靈化魔丹雖然吃完后那一陣很厲害,但也是有時效限制的,如果時效已過,那麼他的進攻不僅持續不下去。而且還會因為剛才毫無顧忌的使用,讓他已經有損害了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嚴重。

因為雲霧子的身體並沒有修鍊到他剛才可以一直使用大招的那種地步,而因為藥效的關係,他使出來了,但這也讓他的身體留下了不少暗疾。所以說,一旦藥效過後,雲霧子的將會遭受到滅頂的打擊。

所以,特別是在發現易水塵換了戰術之後,雲霧子也不得已加強了進攻。

不進攻,等待他的只能是失敗……甚至是死亡。

但是全面經過沒過久之後,雲霧子便發現了,他的進攻作用並不是很大。

不是易水塵的防禦太強了,而是他的進攻太差了。

剛對攻的時候,看的還不是很清楚,但現在就他一個攻,易水塵全面防守之後,雲霧子才感覺到現在雖然有了丹藥的相助,但他的進攻還是不夠。


不由得,雲霧子又恨起了正在旁邊觀戰的赤炎道人。

要不是當初他太不安全,雲霧子又何必光學防禦和逃跑的神通,而忽略了進攻的重要性。

對付比他實力弱的,他這點攻擊已經夠了,但遇到易水塵這樣和他實力相仿的,雲霧子就有點不好辦了。

而當感受到藥力已經漸漸減弱了之後,雲霧子心裡就再次躁亂了。

不能輸啊!一定不能輸啊!

輸了雖然輸不掉丹朱城,但自己所有的價值都會輸掉了的。魔宗和道門的人之所以會選擇他而不是從新扶持一個代言人,雲霧子明白那是因為他在丹朱城的威望。

但如果輸掉比賽之後,雲霧子都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威望而言了!

而且,對方還是比他小很多的晚輩!

一定不能輸!必須要贏!

經過最後的掙扎之後,雲霧子終於做出了最後一個決定。

用掉用來突破到大圓滿的那半顆大圓滿丹。

一旦輸了,什麼都會沒有,那麼就豁出一切拼個你死我活吧! 雲霧子決定進行最後一搏。

於是,他便服用了左大人給他的那半顆大圓滿丹。

而當雲霧子把丹藥剛放到嘴裡的時候,他很詫異地發現了又有一股很強大的靈力突然從他身體里冒出。

雲霧子知道其實這靈力是供他突破用的,但現在他也沒得選擇了。

「哈哈,去吧!」

在雲霧子聲嘶力竭的怒號之下,一把把靈力幻化的劍,組成了一個劍陣似地東西向易水塵攻了過去。

看到雲霧子的攻擊手段,青光不禁想到了那時血袍將軍的槍林臨世,那也是和這相似的一招,不過血袍將軍的槍林臨世覆蓋的面積更廣,也更加霸道些。

即使有了半顆大圓滿丹藥的相助,但云霧子的靈力和那時血袍將軍相比,差的還是非常遠的。但同樣的,現在的易水塵和當初的青光也差的很遠。

而當雲霧子的這小型槍林臨世使出來之後,青光也立即不顧風度地大喊了一聲:「大哥,快退!」

在易家當中,青光最喜歡的是他自己都說不上理由的易天師,而接下來就是眼前這個執著勤奮、無畏無懼的大哥了!

不然,以青光的高傲,他會喊易水塵大哥?

不過,易水塵並沒有退。

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易家,他又怎能退縮呢?一退縮,就代表輸了第一場,就算第二場能贏,難道他要把所有的壓力都放到易天師身上嗎?

易水塵不願意!所以這一切壓力,他最終決定還是他自己承擔。

但結果卻是,一把把無情的靈劍刺進了易水塵的身體里。

這些靈劍並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物理性傷害。不過,一把把靈劍入體后,對他體內的靈氣卻是造成了毀滅性的損害。

僅僅是眨眼的功夫,易水塵便倒了下了。

而就在這時候,青光突然出現在了台上,他大手一揮,雲霧子的靈劍頓時都消失不見,他抱起躺在地上的易水塵,然後說道:「第一場,我們認輸!」

作為裁判的王平越愣在了那,緩了一緩,他才慢慢說道:「第一場,雲霧子勝!」

雲霧子雖然勝了,但他自己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他付出的代價太大了,而現在丹藥的藥性也要過了……

……

最終雲霧子是被他的徒弟抬了下去,雖然他贏了比賽,但道門的人依然沒有給他個好臉色。

當然這是因為他昏迷了。

如果他還醒著的話,肯定能看見赤炎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對他說道:「辛苦你了,我的好徒弟!」

雲霧子下場之後,也該輪到赤炎道人了。

本來他對青光上場救人還是有怨念的,但又一想,反正已經贏了,至於剩下的,救了這一次,還有好多次呢?反正他們都是要死的,也不用急於這一時。

至於青光,赤炎道人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在他的認知中,南疆本來就沒有什麼高手,就連大圓滿級別往上的都可以說是珍稀動物,更別說在這個小城,還能遇上個比他厲害的人物了。

其實,他說的也挺對的,在他來之前,這丹朱城的高手的確不多,連紫天境以上都高手都不超過三個。

雖然剛才青光在救易水塵的時候露了一手,但是在赤炎道人眼裡也是不過如此。

最多也就一剛進入大圓滿沒多久的人物。

不知道當青光知道赤炎道人是這麼想他的,青光心裡會怎麼想。當然了,在青光眼裡,赤炎道人也屬於那種不入流的人物,就好像青光在赤炎道人眼裡的一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