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陳影梧做的一切,其實都在維護別人的利益,而在自己眼裏,是在維護着自己的生活。

丂正因爲“修靈界癢癢水”的緣故,而導致眼睛都紅了,眼淚和口中的血流出來,只不過是暫時而已。

過了一會兒….

“咳咳咳…”

喉嚨發炎似的,被迫使得丂正咳嗽非常厲害,這樣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癢癢水,而是敵敵畏吧。

陳影梧心裏想着,我該不會是買錯了了吧?但是拿瓶子來看,確實是沒有錯,但是我這癢癢水可是不會這麼厲害的吧。

丂正因爲喝了癢癢水而導致口中吐出來的血變成黑色的,但是沒有葉碧那般能讓其血去攻擊別人,也沒有瞬間蒸發掉。

莫非是….

陳影梧確實應該是要深思一下了,但是仔細一看,原來是因爲自己倒得有點多,讓他瞬間感覺到辣喉嚨。

“小孩子,你這是做什麼?”鎮主此刻非常憤怒,本來想問問這個【藍月計劃】爲什麼會突然間斷去,而現在又開始了。

季遙家想了想,這一切都挺好的,如果不是一個大事去補過小事,可能陳影梧已經殺死全部人了。

而且….

光光是看陳影梧手中的那些爆炸玩意兒,就可以讓鎮主對其尊重,但是這種不是害怕起來而得到的尊重,而是由於….

鎮主此時非常氣憤,季遙家站出來,道到“鎮主大人,不知道能否聽在下一言。”陳影梧沒有在意,他在意的只有這種癢癢水是怎麼一回事。

纔怪,看似如此罷了,陳影梧蹲下來,看着丂正,既然都快要死了,那麼我可以體會一下殺人的快樂嗎?


這種問題在陳影梧的腦子裏轉來轉去的,看着鎮主,暗地裏笑到,不愧是鎮主,兩面人就是要有這樣的悟覺才行啊!

鎮主呵聲呵氣的看了看季遙家,在總題上進行大量後,笑着道到“好啊,我也想看看季先生的骨氣才能展現。”

這對於季遙家來說,這確實是和鎮主打交道,但是真正想的卻是想得和陳影梧這個君子之交。 趙雷也走上前,站在陳影梧的旁邊,話說回來,清影燕似乎一直盯着陳影梧,反而對這事不覺得感興趣了,只想着一心意對待陳影梧的事情不肯放開。

這是一口咬定陳影梧不放的了,趙雷道到“既然這樣,那影梧大哥可以聽聽嗎?”確實,在這裏是可以聽,但是用不着你多嘴吧。

陳影梧走上前去,這樣可以聽得清楚些,不過按照原著的季遙家可不是這麼愛多管閒事,怎麼….

腦一回閃,

我艹你嗎,竟然因爲這個事而把自己的智商給跌下來了,真TM的不是人,陳影梧在心裏揍罵自己。

畢竟現在不是漫畫,不能跟着自己的性格走,看來是因爲我的原因,而導致這個漫畫世界的大變。

不過還好的是,還是按着原著的設定來變化,不然陳影梧準備了這麼多後手,可是白整了啊。

清影燕走過來看了看葉碧,好像並沒有什麼大礙了,只不過是因爲太過於疲倦,導致到現在都無法完全清醒。

小蘿莉抓緊陳影梧的手臂,自言自語地道到“不知道會不會….不會的,相信自己的直覺。”

腦子裏亂得一匹,現在只能扶在陳影梧的手臂上,緊緊的抱着外,也別無他法了,沒想到天真有時候被打破,也是如此脆弱的。

“不如這樣,我先講個故事。”季遙家看了看丂正,而他卻是用狠眼來對視他,露出一種惡性。

旁邊的衆人也都安靜了下來,而中年婦女也在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但是不影響到周圍的人,算能用靈力,也無法在鎮主面前弄什麼幺蛾子出來。

而中年大叔雖說是斷了手,雖然不知道內情是什麼,但是能上去一聽,清醒多了,在想,這個故事或許能幫助他什麼的。

而在外面的人雖然什麼都沒有聽得到,但是整體來看,像是看了一場啞劇也是不錯的。

兩百年多年前….

大概發生在兩百年前的一個晚上,整月圓之夜時,看着鄰居家的牆壁塗成了紅色,而且看着門口並沒有貼對聯。

那家子就覺得非常奇怪,一個女人剛剛喂完奶,抱着剛剛年滿一歲的嬰兒在回牀睡覺。

丈夫在外面修靈剛回來,就在身邊道到“你說這鄰居家也真奇怪,爲什麼要把牆壁塗成紅色,搞得跟過年一個樣兒。”

這是因爲女人中午之時,路過鄰居家發現的,一陣風吹過,涼嗖嗖的寒意一下子就上了心頭,心裏“抨抨抨”的加速跳動。

走過去…本想着看看這牆上的紅漆是哪裏來的,竟然那麼好,靠近,似乎有些不對勁,把頭向前靠,聞聞。

“嗟~”

開門的聲音,一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人,而且眼睛周圍非常黑,如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睡覺一般,口中並沒有精神一樣地對着女人道到“要…不…進來…做…坐…”

這說話的口裏竟然有牙蟲,而且牙齒逢裏的菜葉都已經在發黃了,似乎好久都已經沒有清過牙。

而且女人感覺到這個人口中的惡臭實在是太難受了,捂着嘴,一臉嫌棄的樣子,道到“不必了,我這不揹着我家兒子嘛。”

看着他慢慢地靠近,這個女人也一步步的後退,還笑嘻嘻的對他客氣了,但是並沒有停下來。

還是一樣,眼睛似乎從來都沒有動過,像是死去的人的眼睛都一直在睜着,好可怕,但是現在女人無法再後退了,因爲她已經被逼到牆角。

這個人的眼睛裏透露出在說這個人沒有靈魂一樣,非常的可怕,就像死了很久很久之後再醒起來的屍體一樣,拖着承重的殘軀般來。

而更加讓女人恐怖的是,他還發出一個空靈的殘喘和結巴的喉嚨發炎聲,女人道到“鄰居家,我….我只是經過,坐…進去坐就免了吧…”

女人開始滲透在其中,而這個鬼一樣的人實在是讓人恐懼,邪惡的一笑,只不過女人已經有點害怕,緊緊地護住背後的嬰兒。

道到“不要再上前了,不然我….我就…”女人在恐懼….???女人在恐懼!這個鬼一樣的人更加興奮來了。

一把抓住女人的手時,

突然,

“哇哇哇…”

揹着嬰兒被鬼一樣的人給臭醒了,一個勁就在哇哇大哭,女人發現嬰兒可能被這個鄰居臭醒了,就推開他。

其實,並沒有,而是這個嬰兒的哭聲把鬼一樣的鄰居給驚嚇一跳,馬上縮回去,而這個動作非常的利索。

女人很是吃驚,吐嚥了一下口水,不是吧,剛纔是錯覺嗎?怎麼感覺這個鄰居害怕小孩子的哭聲….?

女人沒有空再想了,馬上回家中,放下揹着的嬰兒,還是哇哇大哭,這讓女人馬上餵奶給嬰兒吃。

不知道過了多久,嬰兒吃着吃着奶就又熟睡過去,不吵鬧了,就抱着嬰兒讓嬰兒睡着,也沒有心去想剛纔的事情了,因爲嬰兒已經把她搞得不清醒了。

不過更加要怪的是鄰居家,看着鄰居家也是非常奇怪的,明明以前是非常愛我家的小孩啊,怎麼今天就….

到了差不多晚上時,就見到出去修靈的丈夫回來了,背上還扛着一頭野豬,回到家中

“啪砰–”

把野豬放在地上,道到“妻子,你看我在外面修靈之時給殺到的一頭野豬,咱們這段日子不用吃青菜先了。”

而丈夫此時並沒有見女人回覆自己,便走進去房間看看是不是妻子自己又在偷偷地吃東西。

而丈夫找了好久都沒有見到那女人,正回頭一看,他顯然是被嚇了一跳,而後摸摸妻子的頭,笑着道到“你真是小壞蛋,怎麼會有這樣的,給你丈夫我驚喜嗎?”

“妻子….妻子…?”

丈夫見妻子沒有回答,再反覆的叫喊她,而妻子的眼睛似乎根本沒有眨眼睛,丈夫有些慌了。

一抓住妻子的手臂,她立馬回神一般,很是懵逼的道到“…丈夫…,你終於回來了,嚇死我了今天…” 丈夫不經意地道到“妻子你怎麼了?”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並沒有什麼讓男子覺得很奇怪,但是總感覺哪裏不對。

就想問妻子爲什麼會這樣,經過了好久妻子才完全恢復模樣就接着剛纔的事,說是鄰居家還沒等到過年,就把自家的牆塗成紅色。

這個原本沒有什麼奇怪的,但是男子被妻子的話嚇倒在地上,眼睛裏露出恐懼,但是心中卻是有憤怒的。

站起來,

這….TM的是誰給我妻子弄什麼,男子抱着妻子,摸摸她的頭,親親臉頰,不用擔心,應該是這個深林裏讓妻子感覺到非常不適應了吧。

什麼???

深林裏???

男子現在才反應過來,不可能的,他和妻子爲了適應生活,一家子早已經遠離人煙,而且我們可沒有什麼鄰居來說….

那剛纔….是….

“不是,妻子你做惡….”


“刺–”

男子的胸口被背後的那個鬼一樣的男人用“鋒利”的手一刺給刺穿,鬥着這一口氣回頭一看,那個黑眼睛上還多了一些血跡和被捏爆的內臟等。

“啊啊啊!”

妻子在恐懼、害怕得不敢動,而男子想一直維護自己的妻子,讓她趕緊帶着咱們的兒子看走。

“快跑,帶着…兒子跑…”男子大聲道到,一個勁迴轉,雙手抓住鬼一樣的男人,一把勁把他踢開。


“嘭!”


而男子趕緊地捂住胸口,想用扒帶給自己的受傷了的胸口服上,但是一眼看,男子覺得很是奇怪,但是擦擦眼睛,看清楚之後發現….

“什麼….?!”

什麼刺穿胸口這些,根本就沒有的事,而對於剛纔的那鬼一樣的男人也沒有被踢倒在地,而是有一把凳子被踢到牆上,撞爛了。

男子開始有些驚恐…

“滴…滴滴…滴滴滴…”


而妻子剛纔燒開水的鍋也被踢得蓉蓉碎碎,妻子現在也不知道到何而去了,難道這是在做夢?

這不得不引起男子的深度懷疑,剛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但是男子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鬼這種東西。

因爲他有修靈源根,所以怎麼說他也是個厲害的人物,男子又回到那個房間….

這一下….

男子不得不露出恐懼,而且說不上是暈倒過去,但是他的心好痛,因爲眼前最讓他破滅自己的生命的一盞燈也破滅了—妻子死了!!!

而妻子的屍體被大卸八塊的分離在牀上,而且內臟全部都包圍在兒子的身邊,而且屍體還發出非常腐臭的味道。

這….

這裏的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

“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頓時感到絕望,雙腿跪下來,頭向着天大吼到,非常之崩潰,眼淚汪汪流出,心痛至極….

男子管不了這麼多先了,用手擦了擦眼淚,感覺越擦越模糊,停了下來,一看….

“啊啊啊!”

這….這是…什麼!

男子手裏竟然拿着的是….一顆心臟…而且看着不是冷的,差差相反,這顆心臟竟然是非常的熱….

男子連想起來,剛纔自己的妻子突然說這裏有什麼鄰居,然後被莫名奇怪的男人給刺穿胸口,再然後就發現以前經常被妻子拿來燒開水的壺子被自己踢碎了….

“不…不會的,呵哈….怎麼可能啊對…怎麼可能啊。”男子安慰着自己,像這樣愛妻子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