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她玩味一笑,「怎麼樣,慕少考慮得如何?」

是答應,還是拒絕?

聽到司徒雲舒的聲音,他就應該明白,司徒雲舒對於真相,是極為迫切的。

男人眸色狠厲,抬手一揮,警衛立即將金寧欣雙手反剪在身後。

「慕少,你這是要幹什麼?」

「送你去你該去的地方。」慕靖南連一個眼神都吝嗇於給她,任由陳尋攙扶著站起身。

金寧欣算是明白了,他這是打算斬草除根!

這一次是想怎樣,關她一輩子,還是一勞永逸的讓她死?

「等等!」

警衛拖著她就往外走,金寧欣慌忙大喊,「你以為我這麼傻,拿著證據就直接過來了么?」

警衛停下腳步,金寧欣瘋狂大笑,「我早就備份了上百分,分別發給了幾個朋友。如果我出事了,下午兩點,就會有人把視頻和錄音送到司徒雲舒面前。慕少,你確定還要這麼對我么?」

慕靖南上樓的動作一頓,俊臉瞬間陰沉。

眸底戾氣叢生,帶著吞噬一切的瘋狂。

陳尋看到他攥緊的拳頭,低聲安撫,「二少,息怒。」

既然金寧欣是有備而來,那就證明,她是真的希望二少饒了她一命。

可是饒了她,談何容易?

她動的不是別人,而是二少夫人。

她氣焰這麼囂張,打的是誰的臉?

無非就是二少的臉。

二少之所以會這麼生氣,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自己。

因為自己保護不力,才讓二少夫人受傷。

他連自己都饒不了,更何況是金寧欣?

只能說,她太天真了。

緩緩轉身,慕靖南薄唇微勾,抬手一揮,「放開她。」

警衛齊聲應是。

鬆開了金寧欣。

金寧欣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真是野蠻!

手腕紅了一圈,她暗暗忍下了這口氣,扯開唇角,「慕少這是改變主意了?」

「當然。」慕靖南頷首,「饒你一命可以,但是,同樣的東西,我不希望再出現。尤其是出現在雲舒面前。」

「這是當然。只要慕少不動我,這些東西就永遠不會出現在司徒雲舒面前。真相只會爛在你我的肚子里。」

「很好。」

慕靖南眉梢微挑,「下午兩點?」

「我當然不會出現,只能對司徒小姐說一聲抱歉了。」 金寧欣無奈的聳了聳肩。

「好。」

擺擺手,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金寧欣轉身離開,背過身去的那一刻,她鬆了一口氣。

果然,一切都如她預想中的那般順利。

司徒雲舒,就是慕靖南的弱點。

只要捏住了這個弱點,何愁拿捏不住這個男人?

…………

下午兩點,司徒雲舒準時出現在了咖啡廳里。

有了之前那通電話,她確信金寧欣一定會來。

坐下點了一杯咖啡,她耐心等候。

一杯咖啡喝完了,金寧欣還是沒來。

距離約定好的時間,已經過去四十分鐘了。

司徒雲舒意思到,自己可能被耍了!

「司徒小姐。」一個警衛走上前來。

司徒雲舒抬眸,警衛自報家門,「我們家小姐派我來告訴您一聲,她因為身體不適,所以就不過來了。讓您不要再等了。」

身體不適?

呵。金寧欣在玩什麼把戲!

一手敲了敲桌面,司徒雲舒面無表情的道,「告訴金寧欣,我能救她,也能讓她再回去。識相的,就把該說的告訴我。」

「我們家小姐還讓我告訴您一聲,她什麼都不知道,也什麼都不會說的。」

警衛離開了。

司徒雲舒揉了揉額角,真是疏忽大意!

竟然會被金寧欣給騙了!

…………

A國。

陸萌又不見人影了。

景行被扔給舅舅,在舅舅的辦公室里,他在沙發上呆得不開心了,就開始撕雜誌玩。

撕拉——

撕拉撕拉——

紙張被撕裂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陸胤終於忍受不了了,放下鋼筆,起身繞過辦公桌快步來到沙發前。

一手將正在撕雜誌的小混蛋拎了起來。

「啊。」身體突然騰空,小景行四肢在空中撲騰著,奶凶奶凶的沖他嚎了一聲。

現在他也只會咿咿呀呀啊啊的喊一喊。

稚嫩的聲音,沒有一絲殺傷力可言。

陸胤頭疼的揉著額角,「你說你,怎麼一點都沒遺傳到你媽媽的可愛呢?」

「咿呀。」

「一定是隨了你那混蛋爸爸。一點都不可愛。」

這一次,小傢伙似乎聽懂了,舅舅不喜歡他。

撲騰的四肢,也不撲騰了。

耷拉著腦袋,淚眼汪汪的,不一會兒,豆大的淚珠便滑出眼眶。

啪嗒。

一滴熱淚,低落在陸胤手背上。

嚇了他一大跳。

這小子,成精了?

他聽得懂?

從低低的啜泣,變成嚎啕大哭,小景行只用了五秒鐘時間無縫切換。

陸胤徹底慌了。

手忙腳亂的抱著他,又是擦眼淚,又是哄,他好歹也是當過小糯米粑粑的人。

照顧孩子,那自然也是有一套的。

可這些方法,用在這個小混蛋身上,完全不奏效!

哭!

還是哭!

哭還不算,還捏著小拳頭打人。

打人也就算了,念在他人小力氣小,打得也不疼的份上,他這個當舅舅的也就不跟他一般計較了。

可……為什麼要打臉?

哪都可以打,打臉不行!

「宋景行,我告訴你,不許打臉。」

警告的話,剛說完,軟嘟嘟的一拳照著他的俊臉打來。

陸胤徹底沒脾氣了,抱著他坐在辦公桌上。 龍天君憤怒的一掌劃破虛空,蘊含著至強氣息終是將古木籠罩。

不過,當他看到那小子身前突然出現一人,臉色頓然大變,脫口道:「徒兒!」

自己的愛徒龍靈為何會在這個節骨眼出現?而且還擋在對方的身前?

龍天君無法理解,下一刻更是崩潰。

自己打出的這一擊,蘊含至少二百力以上,若擊中她,後果不敢想象!

他想將掌印收回,可這麼短的距離別說天君,就算換做域主也不可能收回,僅僅只能將部分力道化解,可對化臻期的武者來說,仍然有著巨大殺傷力。

龍靈距離古木很近,在師尊突然出手之際,她根本沒考慮,修為爆發衝過來擋在夫君面前。

這是一種本能的自我反應,哪怕隕落,也要保護古木。

嘭——

強勢掌印擊在龍靈身上,頓時就看到一股股氣流在這片區域蕩漾,而她的白色面紗驀然崩裂,臉色極為蒼白的向著古木身後爆退。

龍天君的這一掌雖然收回部分力道,但仍然達到一百五十多力,龍靈只有七十二力,根本無法與之抗衡。而且她撞在古木身上后,兩人更是一起飛了出去。不過,由於龍靈以自身擋下所有力量,狼狽飛出去的古木並沒有絲毫損傷,不過此刻的他卻緊緊摟著懷裡虛弱的女人,在五行真元調動下將身子穩住,站在了百米開外。

這一幕的發生極快。

當秦楓等人目睹自己的將軍被人偷襲,紛紛修為爆發,沖至他面前形成絕對防禦。

而與此同時。

鴻天君也已衝來,修為爆發,這就要找龍天君拚命!

咻——

咻——

祖龍天一方無數至尊飛出,修為也在爆發。

一瞬間,場面失控,有著隨時真刀真槍的干架的可能!

「老傢伙,竟不顧身份偷襲一個小輩!」

鴻天君衝來,凝聚至尊之力向著龍天君打了出去,而後者則無視他的攻擊,身法施展,慌裡慌張的向著龍靈方位行去。

他現在那還有什麼憤怒,最關心的是徒兒安危,畢竟自己剛才一掌太強,擊在她身上很有可能直接隕落!

校場上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眾多觀戰武者徹底傻眼,而看到兩方至尊爆發修為,劍拔弩張,頓時嘴角激烈抽搐。

……

古木落在地上,臉色頓然猙獰,眸子里更是變得赤紅起來,因為白衣女子擋在自己面前,他就知道是誰了!

「靈靈……」

摟著極度虛弱的女人,他低聲呼喚道,聲音中有著顫抖。

而龍靈臉色蒼白,始終閉目,氣息也變得暗淡下來,隨時有著隕落的可能。

「娘!」

就在此時,古霖也已衝來,看到母親臉色蒼白,氣息極為虛弱,頓時慌了神。

古木根本沒有注意到分別多年的兒子,此刻的他早已失去了理智,畢竟二十多年的離別,如今再相見卻是以這種方式,這讓他心神崩潰。

當年夙沙幽然就是如此躺在懷裡離去,難道悲劇又要上演?

古木的識海陷入一片混亂,與此同時,血液在沸騰,雙眸透發著血一般的赤紅,看上去就好像一頭隨時爆發的凶獸。

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