摟著黑龍的頭頸,恆毅既感激又慶幸。

虛無的宇宙,孤獨的空間,龍魂卻盡忠的執行他的命令,用身體把冰璃圍護在中央,時刻警惕的注意周圍的情形。

「謝謝。」


黑龍短促的悶聲低吼,身形驟然收縮,迅速化成天意劍的模樣,飛回恆毅額頭亮起的龍形印記。


恆毅捧著冰璃被玄冰封印的臉龐,看見她眸子里果然沒有了任何神采,想起日落雪山時候的纏綿,以及求親路上不由自主勾畫幻想的未來,那種幸福的未來和眼前殘酷分離的現實,讓他的心如刀割般疼痛不已……

冰雪族神……

這一切,說到底都是因為如今的冰雪族神。

她為了自己的野心,唯一畏懼的阻礙就是冰璃,鼓動了冰璃的兄長酒中下毒。

『如果有證據……』恆毅暗暗咬牙,他知道能夠找到證據,原本跟隨冰璃的那兩個女頂尊清楚所有的情況,有她們站出來出來,他就可以出兵。

恆毅估算著說服的可能,倘若萬一不能,他一個人也必定要把新冰雪族神列為仇敵對待,即使通過私仇的形勢,新冰雪族神也必須付出代價!

恆毅抱著冰璃發動時空之門,還沒來得及飛進去,歷練珠里就叫響依孜姿的聲音。


「神君,剛得知冰雪族內亂的消息,冰璃的左右副神王冰雪心、冰雪風公開冰雪神殿發生的事情的情景記錄符,舉兵討伐冰雪族新族神,已經打了好幾天,冰雪族內眾多神王或不敵,或迫於壓力放棄對敵,新冰雪族神在兩天前已經被鼓勵,神殿里的人逃走者十之**。就在剛才新冰雪族神送來談判的信息,我傳給神君了。」

「馬上回來。」恆毅飛入時空之門。

穿過白光的出口,正出現在依孜姿,徐自在幾個人旁邊。

好不容易才有見面的機會,但誰也無暇談論個人的離愁,依孜姿當即把冰雪族的人送來的情景記錄符開啟。

白色的立體光幕中,利璃的生母神情從容,縱然陷入眾叛親離,即將滅亡的境地,卻仍然保持著族神應有的氣度,絲毫看不見失敗的絕望,也看不見任何懊悔和悲傷。

『冰雪族內憂外患急於一時,前族神荒-淫無道,無能無力,冰璃為私情外嫁,我為冰雪族未來考慮,這才取而代之,不料竟然造就族中內鬥,這不是我所希望的結果。冰雪族必須團結一致,宇宙種族時代,一個內鬥耗損的種族,不管多麼強大,都會因此走向衰敗!冰雪族有今天的聲勢來之不易,是一代代先輩浴血奮戰,努力經營的結果。我不希望冰雪族毀在任何人手裡,包括我!』

「好不要臉!」徐白潔嗤之以鼻,這種大義凜然的話從利璃的生母嘴裡說出來,縱然恆毅都覺得有些難以適應,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覺得利璃的生母不可能會指望用這種話解決內戰,但仍然說這些,肯定是為了引申後面的目的……

『為了平息內亂的風波,為了讓冰雪族團結一心一致抗敵,我願意把族神之位傳給冰璃月——也就是如今無雙神的夫人,無雙璃月。將來冰璃神王如果康復回歸,族神的位置會由冰璃月奉還。至於我——作為導致內亂的罪人,儘管這並非我的本願,然而造成這樣的結果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只要內亂能夠因此平息,我將自殺謝罪,但求冰雪族能繼續秉承過去的團結意志,走向更繁榮昌盛的未來……』

「怎麼可能……」徐白潔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情景記錄符裡面聽到的一切……

利璃?

這個女人在最後的此刻,竟然做出這種讓人做夢都想不到的決定?

依孜姿也皺著眉頭,確實沒想到會這樣……但她沉吟著道「新冰雪族神只有利璃一個女兒,事情到了這一步恐怕她也是無可奈何吧……」

這樣的變故讓誰都沒有想到。

但這樣的情景記錄符不僅送到冰雪族所有神王手裡,還送到無雙神族在內,聯盟的四大文明,十大聯合文明的領導者處,很顯然利璃的生母是下定了決心,有意利用聯盟的力量促成此事的成功。(未完待續。。) 「這惡毒的女人真能送這麼大的便宜給咱們無雙神族?」徐白潔覺得難以置信。


依孜姿對這話卻不以為然的很,璃月如果成為冰雪族神,毫無疑問對無雙神族有很大的好處,兩族會成為關係非同一般親密的友族,但徐白潔以為從此冰雪族就成為恆毅所有的話,那這種念頭就太過天真,冰雪族不會允許那種事情發生,論聲威冰雪族還在無雙神族之上,論歷史榮譽感更沒得比。

冰雪族的情況跟利塔族不同,利塔族本部控制的利塔族星系不過幾分之一,無雙神族壯大的時候利塔族本部才控制了幾十分之一,本部被許問峰滅亡,自然輕易可以收復,冰雪族控制自有領地的所有星系,極難成為其它種族的附屬。

何況人心會變,利璃對恆毅的感激能夠在種族使命感,責任感面前維持多久呢?

當然,即使如此依孜姿同樣很贊同璃月接管冰雪族,至少在對無雙神族有利無害。

「此時有利無害,我覺得沒有不答應的道理。」徐自在的看法跟任何人都一樣,這樣的情況面前,本來就找不出一個反對的人。


「如果璃月願意,我會支持。」恆毅也找不到不答應的理由,璃月身兼兩族血統,從形勢來看,冰雪族的諸多神王基本不存在反對的可能。

利璃的生母這一招非常高明,平衡了內外各方面的需求,幾乎不存在失敗的可能……

……

新冰雪族神的公開罷戰宣言在神魂聯盟引起軒然大波。在冰雪族內更引發劇烈的震動。

冰雪武神封底的討伐大軍在收到宣言的同時就已經罷兵,他們找不到任何反對的理由,他們起兵的理由是討伐新族神。新族神選擇退位,傳位璃月,並且承諾冰璃一旦回歸立即再歸還族神位置,將來是否如此順利沒人知道,但現在冰璃無法繼任族神位置,必定需要一個代理,這個過渡者是冰雪心?冰雪風?她們難以服眾。

冰雪心和冰雪風本來就難以拒絕新族神的和平提議。知道繼位者是璃月,無雙神的夫人後,更沒有反對的理由。於是很快發布公開聲明,願意為了冰雪族儘快恢復團結穩定接受新族神的提議。

直接戰鬥的雙方表明了態度,冰雪族的眾多神王各自盤算,新族神璃月在冰雪族內部的關係人脈是一片空白狀態。既是新族神的女兒。回歸冰雪族后對於他們這些過去支持新族神的人而言,自然也不會太難親近,因為無雙神的關係,冰雪武神領地方面肯定跟璃月會走的較近。

權衡下來,絕大多數神王都表明支持的態度,這些神王本來就很少跟冰雪武神領地有較深矛盾衝突和仇恨的,如果有這樣的神王,早就活不到現在。

新族神的和平提議在冰雪族內沒有反對的聲音。

……

宇宙虛空。

隱秘傳送陣處。

黑月真在思謀未來璃月的身份該如何發揮最有效的價值。貼身侍女,智慧變異體帶來了這個讓她驚喜的消息!

「大帝以為新冰雪族神為什麼會這麼做?她對利璃從來表現厭惡。難道說是感性生物的臨死悔改?」

黑月也拿不準利璃的生母到底怎麼想,但這都不重要,利璃的身份竟然憑空得來如此好事,這是她絕對無法預料的結果。

「天涯星系的進攻立即放慢,暗中撤走所有星尊以上戰鬥力的我族,放棄以天涯星系作為進攻冰雪族的據點。」

「是!」那智慧變異體非常明白這個決定的意義,未來冰雪族就會掌握在黑月手裡,還需要在乎如今天涯星系這個進攻突破口么?可以說,冰雪族已經是暗影族的囊中之物,但在取之前,必須充分力量冰雪族的價值。暗中撤走強大戰鬥力的同族,但不能立即撤退放棄,將來平復天涯星系的作戰指揮功勞就是黑月繼位后第一份服眾的功勞。

「去,問問無雙神殿方面有沒有消息。」黑月猜測利璃的生母既然做出這種決定,十之**會給利璃留下私人的情景信息記錄符,如果是,肯定會派人送到無雙神殿。

果然,那侍女回來的時候,帶來一份情景記錄符。

黑月直接開啟,她很好奇,利璃的生母到底是怎麼想的,因為在過去她一直有個疑問,以利璃的天賦和修為的結果而言,放在冰雪族裡毫無疑問是佼佼者之列,本沒有到底被那樣鄙夷唾棄,僅僅因為有利塔族血統?

但利璃的體形外在特徵的表現分明是遺傳冰雪族的最多,於情於理,冰雪族都應該承認這個族類,而不是往外推。

但這種疑問在沒有足夠的信息作為基礎的情況下,可以有很多解釋的通的理由,並不足以說明什麼。

立體的光幕中利璃的生母面帶微笑,目光份外溫柔。

『不知道你還是否記得小時候我說過,冰雪族父母的溫柔和微笑只給真正的兒女,冰雪族真正的兒女是有資格活下來的人;冰雪族的一切只會繼承給值得自己驕傲的兒女,讓冰雪族驕傲的兒女必須是不弱於自己,甚至強於自己的人。我的微笑和溫柔一直都願意給你,我所有努力試圖得到的一切從來也打算繼承給你。這一定讓你很錯愕。』

黑月在靈魂中,放出利璃自己的靈魂殘留的意識,那是她故意留下的一點清醒意識,此刻帶著戲謔的心情讓她看著,聽著這些,黑月已經猜到後面的內容,對暗影族而言,感情從來是很無聊的事情,看有感情的智慧生物因為無聊的感情而感動,流淚,情緒激烈,猶如看一處愚蠢的戲。

『好好聽聽,看看,可惜你這個聰明的母親做夢都不會知道她引以為傲的女兒跟死人差不多,真是愚蠢的感情。』

僅剩一絲清醒的自我意識的利璃目瞪口呆的看著光幕里那張臉,不禁,落淚……那是她一直不願意想起,卻無法忘記的,在利塔族時母親對她的微笑,正因為如此,後來的冷酷讓她從來無法接受……

光幕中利璃的生母語氣慈和的不像是她。

『你當然會錯愕。我告訴過你,冰雪族的父母從不保護兒女,因為強者需要在傷害中成長,在危險中歷練,你的修鍊一直很刻苦,但你一直不明白對於冰雪族而言,**的傷害是成長,精神的傷害同樣是成長。沒有堅忍不拔的精神力量,再強的強者也會倒在陰謀算計,情感利用上。那樣的人,武力再高也絕不算真正的強者!』

『值得讚歎的清醒。』意識中,黑月的臉在利璃朦朧的面目前晃動,帶著戲謔的微笑。

利璃無暇理會她,她沒有力量對抗黑月,也不可能對抗她,此刻她只為眼前看到的情景記錄符里的一切所吸引,那種情緒的震動,根本是天翻地覆……

『當然,我並不是為了鍛造你擁有堅韌的精神故意那樣對待你,冰雪族也沒有對兒女如此殘忍無情的傳統。這一切只是無可奈何……當年我所以離開,是族神派人送來密令,說已經沒有繼續跟利塔族維持友好的必要,他很想念我,讓我『一個人回去』。一個人回去,他特彆強調這五個字,了解他的我知道,他不會接受你,如果你回去必然死路一條。但我離開后如果你還對我這個母親念念不忘,以利塔族神的為人,會殺了你。他不會養虎為患,不會讓養大后很可能會回歸冰雪族的你活下去。』

意識中,黑月的臉愛著面目朦朧的利璃,嘲弄的道「嘖嘖,你的母親多麼聰明,而你又多麼愚蠢脆弱?」

這是利璃在長大后第一次,第一次心甘情願的承認,她不如自己母親……

『我必須讓你恨我,恨會給你復仇的勤奮努力的力量;恨能讓利塔族神為你花費心思,能讓你活下去。我一直相信,有一天你能超越冰雪武神!聯盟大會的時候我真心希望你挑戰冰璃,戰勝她!雖然你失敗了,我有些難過,但並不失望。冰璃的強大不可思議,即使優秀如你不是她的對手也理所當然。但我早就找到對付她的辦法,為此,在利塔族滅亡后我仍然不能告訴你內心的真實。冰雪族神一直為我對你的不屑而高興,但他從沒想過,為什麼我再沒有生育兒女,因為我的人生有你這個繼承者就已經足夠,不會再生出比你更值得我驕傲的兒女。』

差距太大的顛倒,與一直以來理解的事實完全相反的真相……

利璃的臉上只有斷不了線的,泉涌般的淚水在不斷滑落……

『當你繼承族神之位,會得知我一直渴求的是什麼。冰雪族的秘法一直只有族神能夠修鍊,破例的情況非常少,我取得冰雪族神的信任,但他對任何人都有所防備,這麼多年傳我的無盡寒冰法術絕技秘籍也才三十二層,只有四十層境界的無盡寒冰才能夠戰勝宇宙中頂尖的強者!才能夠殺死冰璃!我必須得到,現在,我得到了,可惜還沒有來得及穩住局勢,還沒來得及把你接回來就又面臨失敗。』(未完待續。。) 『可是——我不害怕自己的失敗,因為我的努力絕對不會白費,我有繼承者,讓我驕傲的繼承者!她冰璃沒有!我註定了只會贏,不會輸。我即將以死謝罪,我所努力獲得一切都將繼承給你,回來冰雪族,族神印記永遠象徵我對你所有的愛和希望!記住,永遠記住,命運,自己掌控!你可以愛任何男人,卻絕對不要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任何人掌握!即使我活著,仍然會這樣對你說。我就是你的前車之鑒——曾經的我對族神一心一意,沒想到有一天被他當作跟利塔族友好協議的贈禮送走,在他需要的時候,又召喚我回去,如果那時候他讓我帶上你走,我還不會明白命運不能自控的人有多可悲。是他讓我明白深刻的道理,不能掌握命運的人——如我,連自己引以為傲的女兒都無法帶在身邊,必須分離!他讓我領悟的道理,我用他的命作為道謝的方式。』

『冰璃月——不要像母親一樣,在被痛苦的劍刺穿了心才領悟這個道理,記住,你是族神,冰雪族的利益才是你人生的核心;冰雪族的強盛才是你擁有更多的保證;冰雪族的昌盛繁榮才是你人生最高價值的實現!初次一切,都將為次。永別了——最後我還想告訴你,冰雪族用璃字為名的很多,但所有冰雪族父母以此為名的心愿都一樣,希望自己引以為傲的兒女能夠追上,超越武神冰璃!因為冰雪族敬重強者不是為了一直在強者腳下跪拜。而是為了學習,有一天追上,甚至超越強者!這就是冰雪族世代傳承的武者精神!』

情景記錄符停了下來。這就是所有的內容。

靈魂中黑月對淚流滿面的利璃已經沒有了繼續嘲弄的興趣,揮手將她僅剩的自我打入靈魂黑暗的角落,完全控制住璃月這副身軀。

她抹去臉上的淚水,一旁的智慧變異體不問就知道,大帝剛剛玩了什麼遊戲。

「這個女人很厲害。」

「一個能夠扳倒冰雪族神,毒殺冰璃的女人,當然不是平凡之輩。可惜。她碰上我黑月。」

智慧變異體微笑著,如果是有感性的智慧生物,現在就應該微笑。

如果沒有碰上黑月。利璃的生母的確沒有失敗,而是成功了,成功的非常漂亮,漂亮的讓全宇宙只有利璃一個人明白真相。她騙過了所有的人。直到死仍然會留下一個永遠只能被猜測的疑團。

可惜,她根本沒有繼承者……

……

恆毅的帶領下,無雙神族抵達天涯星系的軍隊跟許問峰帶領的十二色亞龍騎士團,真言帶領的神魂族共同進攻暗影族,陸陸續續,神獸文明的支援軍團也抵達,自然王追派了一千支星系軍團幫助冰雪族收復領地,因為當初不敗族全部落入暗影族控制的時候。冰雪族也曾經給予力度不小的幫助。

冰雪族的內戰很快結束,在新冰雪族神的和平提議不久。外出練功的璃月恰巧就在冰雪族邊境不遠的地方,聽說後派人給恆毅送來情景信息記錄符,表示願意負起責任,平息冰雪族的內亂,化解無雙神族和冰雪族的仇怨,幫助兩族結成親密的友族。

這件事情恆毅本沒有反對的可能,璃月的決定他自然回以支持。

於是,璃月回歸冰雪族,在她回去的消息明確的同時,其母以監察陣的公開方式,向所有冰雪族履行承諾,自殺謝罪。

次日,璃月抵達冰雪神星,在冰雪武神封地的副神王冰雪心,冰雪風,以及眾多冰雪族神王的陪同主持下,完成繼任儀式。

對於自殺謝罪的其母,在璃月的主張下,也因為她的自殺謝罪事實讓冰雪族內不再追究其罪,予以將其名字列入冰雪族歷史,承認其短暫冰雪族神的身份。

冰雪族內部的形勢因此步入穩定,璃月履行其母過去對一些神王的承諾,許以諸多封地,包括冰雪武神族的十萬座星系。

眾神王都非常高興,這也是他們不反對冰璃月繼位時最迫切的渴求,得到了滿足,他們都認為冰璃月明顯有籠絡重用他們的打算,當然都很願意遵從她的命令。

端坐在冰雪神星的族神大殿,黑月看著下面一個個因為得到封地而笑容滿面的神王,暗暗冷笑。

冰雪族的一切,從她成功繼任族神,獲得族神印記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屬於暗影族。

可是,冰雪族的神王們不知道。

也不會知道。

「母神的作為為冰雪族造成內亂,她的罪責不可推卸。冰雪武神副神王冰雪心、冰雪風有撥亂反正之功,沒有兩位的討伐,冰雪族不能恢復安定。請兩位副神王說出自己的心愿,你們理當受到最豐厚的賞賜。」黑月其實對冰雪心和冰雪風十分懷疑,她們很可能是天仙子的人,如果是這樣,她們的態度將會直接說明天仙子對於她之前設計的反應。

其它神王都知道冰雪心和冰雪風掌控的力量最強大,璃月族神不得不籠絡這兩個人,自然也沒誰自討無趣的提出反對。

不料冰雪心和冰雪風雙雙請求道「冰雪武神封地起兵是為討伐,不為自己。璃月族神的領導下冰雪族未來一定會更繁榮昌盛,我們兩人請求帶領武神主星系前往無雙神族,作為武神的陪嫁星系,繼續侍候武神左右,等待武神醒來。」

冰雪武神族的封地本有五十萬座星系,得到追封后是六十萬座,主星系僅僅是其中一座,但屬於超大型星系,擁有星球五千萬顆。

黑月立即明白,這兩個人或者知道自己的底細,或者是收到天仙子的命令。

也就是說,天仙子不想攙和冰雪族的事情,但要保證冰雪心和冰雪風的安全。

如果黑月不答應,毫無疑問冰雪心和冰雪風會奉命對她發難,黑月當然不在乎這兩個人的死活,而她早就決定不想再直接找天仙子的麻煩,因此當場答應了冰雪心和冰雪風的請求,還表彰她們對冰璃的忠心,給予金錢,法器,物資方面的豐厚賞賜,卻並不讓她們多帶走哪怕一座星系。

「兩位對武神的衷心讓人由衷敬佩,武神如今昏迷不醒,說到底是我母神的錯,我璃月僅僅是代掌族神之位,同樣由衷期望冰雪武神早一天醒來,回歸冰雪族!冰雪族有武神的領導才能走的最好!希望兩位副神王設法讓武神早點清醒,不管需要什麼,只管派人回來說一聲,冰雪族有的,冰雪族能辦到的,都會極力提供!」

這番許諾在場的那些神王們沒人相信,璃月對冰璃的態度宇宙中人所皆知,但誰也不會戳穿。相反,很多神王都為冰雪心和冰雪風的離開暗暗高興,甚至暗暗猜測這兩個人所以走,很可能是擔心將來會因為冰璃的緣故被璃月找機會殺死。

冰雪武神族的強大力量這兩個人不會帶走多少,封地名義上還是冰璃的,但這兩個人一走,當然需要其它人代管,這個代管的人說白了就會是聽命於璃月的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