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都顯得寧靜無比。

這是和陰月散發的那種魅惑完全不同的恬靜。


就像是一個是嬌艷的玫瑰,另一個是純潔的水仙,完全是兩個極端。

會場之中,在這女人出現之後,就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滿座了。

光線忽然開始變的灰暗了下來,唯一亮起的就是最中間的拍賣台。

燈光聚攏之下,更加凸顯了那女人寧靜的氣質。

「歡迎諸位貴客,來到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這是本市場進入錦城以來,第135次拍賣,我是這一次的拍賣官,冷雨。」

同寧靜的外表相同,她的聲音也充滿了相同的氣息,雖然沒有多少力度,但是卻讓人不想要去打斷。

「每次拍賣的老規矩,都是只有19種拍賣物品,不過今天,卻因為特殊原因,多了一件。」

「冷雨可以悄悄透露一點兒信息,這件特殊物品不會比任何一件拍賣品差,並且屬於有價無市的珍寶,有此物,可以讓兩人暢通鬼門關,進入陰間,無任何阻礙。「

頓時,會場之中就沸騰了起來。

有一個粗曠的聲音響起:」冷雨小姐,拍賣會沒有提前拿出來名單,忽然拿出這樣一件物品,在場的很多人怕是無力爭奪。這拍賣會……」

冷雨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74號貴賓,剛才我也說了,是因為特殊原因。因為這個拍賣品也是剛剛送到後台,半個小時前,它才出現在我們市場,能夠在這一次拍賣會上拿出來,已經是很大的誠意了。」 唐德的目光在吳淵身上掃視了一下,也很快看向了拍賣台之上。

吳淵若有所思,小玉則是站在吳淵身邊,眼中隱隱有渴望和期待。

「拍賣會每次舉辦之前,都會將拍賣物品的名單列成表格公布出來。不會透露起拍價格,每次都是提前一個月公布,給參加拍賣的人充足的籌錢時間,對於大勢力的人來說,錢固然好賺,卻也不是一個數字那麼簡單,這裡拍賣的東西,幾百萬都是低價,很多人想要拍上一件自己需要的東西,往往都要掏空腰包了。」

唐德解釋到。

吳淵點了點頭。

此刻,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端著一個小小的托盤,走到了拍賣台旁。

托盤上面蓋了一張紅布。

冷雨接過之後,將托盤放置身前的桌上,輕輕的掀開了紅布。

那是一株深紫色的草。

吳淵輕輕的捏住了椅子的把手,來回捏動。

「第一件拍賣品,同往常的規矩一樣,還陽草。」

「此草生長於陰陽兩界交匯之處的陰陽路上,吸收日月精華,陰陽兩氣生長,其中生氣足以讓死人復生,無論是借屍還魂,還是本來就已經死亡的人,都能夠還陽,當然,若是陽壽已盡,陰差前來勾魂的話,還陽草只能延壽十年,當十年之後,陰差一定回來勾魂,也就是意味著,陽壽耗盡的人,十年一株還陽草。「

「還陽草採摘之後,其中生機只能夠保存一天一夜,這一株剛採摘下來不到1小時就送到拍賣場,起拍價,300w。」

冷雨的話語很慢,卻充分的帶起來了氛圍。

小玉臉上的緊張已經更多了。

「500w。」

一個輕描淡寫的聲音響起。

吳淵眉頭微皺了一下,在自己正對面的位置,還坐著一個穿著怪異的人,他三十多歲的模樣,眉毛,頭髮全都是白色的,皮膚也是毫無生氣的那種慘白。

就像是從來沒有見過陽光一樣。

並且他生了一副丹鳳眼,明明是一個男人,卻有種陰柔到人難受的氣息。

「5號貴賓,出價500w,有其他更高的價格么?」

冷雨臉上的笑容增加了不少,輕聲說道:「剛才冷雨忘記說了,這一株還陽草還有一點特殊的地方,它生長的位置,有一具過陰骨,應該是有走陰人受傷死在了那裡,還陽草吸收了部分他的生機,還陽延壽的效果會有所增加,並且可能獲得過陰人的體質,這樣的話,赤腳行走陰陽路,也不會有任何障礙哦。」

吳淵眉頭舒展開來。

這就是她拍賣的套路,等價格叫上去之後,透露出更好的效果。

這還陽草,幾百萬拿不下來了,只不過對於吳淵來說,無論多少錢,今天還陽草都勢在必得。

「550w。」


一個輕佻的聲音響起。

吳淵沒有扭頭,聽聲音就知道,這是旁邊坐著的那個年輕人開了價。

「9號貴賓開價550w。」

冷雨的話語還沒說完,又有一個聲音響起。

「800w,家父上一次服用還陽草,已經到了十年,今日就是等它,還請諸位給我陰骨樓一個薄面。」

「2號貴賓出價800w,還有更高的價格么?」

冷雨輕聲說道,同時她臉上的笑容也減少了幾分,略顯鄭重的說道:「2號貴賓,還請不要破壞拍賣會的規矩,價高者得。」

吳淵輕輕的敲擊著椅子的扶手。

陰骨樓?

應該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一個組織,從這冷雨說話看來,這組織不小。

果然,在他說話之後沒有人競價了。

一個爽朗的笑聲響起:「一年前的拍賣會上,還陽草只是拍出了500w的價格而已,此刻我出800w,貴拍賣會不虧本,不虧本的。」

冷雨臉上笑容不減,輕聲說:「此種還陽草,百年難遇,錯過一株,恐怕就沒有下一株了,過陰人的體質,行走陰陽毫無障礙,配合上特殊的物品,就連陰間也可去得。」

不過即便是她這麼說,也沒有人競價。

唐德吐了口氣,壓低了聲音和吳淵解釋:「陰骨樓勢力不小,他開價了,基本上沒有人敢繼續要,在這錦城,眼睛看不到光的地方,全都是他們的手。過陰人體質雖說特殊,但對於這裡的人來說都比較雞肋,況且還陽草只能死人用……」

吳淵點了點頭。

小玉已經臉上都已經露出了一點點汗水,她明顯很緊張不安,卻並沒有說一句話來打擾吳淵。

「冷雨小姐,這麼久都沒有人出價,你還不宣布么?」

冷雨臉上明顯露出一絲無奈之色,手中舉著的拍賣槌正要落下。

「1600w。」

吳淵平靜的說出來了一個數字。

他聲音不大,卻讓整個拍賣會直接鴉雀無聲。

冷雨的手,一下子就僵硬了。

下一刻,她的聲音都帶著一股興奮的微顫。

「10號貴賓,開價1600w!」

她的目光落到了吳淵所在的位置,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只是片刻之後,就恢復了正常。

吳淵無動於衷,這位置本來是陰月的,自己坐了,自然會讓人奇怪。「10號貴賓,開價1600w!一次!」

「有沒有更高的價格?」

小玉表情驚愕,微咬著下唇,聲音顫抖的說:「主人……那個人才開了800w啊……」

吳淵笑了笑,聲音柔和:「放心,這樣就沒有人敢搶了。」

吳淵話音落下的同時,足足有數十道的目光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

就連之前那個年輕人,也是看了過來,不過他的目光中依舊是驚怕,同時還有一種驚愕。

唐德臉上露出苦笑。

這些目光,並沒有任何一道是好感。


除了僅有的幾個是好奇之外,剩下的全都是警惕和威脅了。


「小吳老闆,我們恐怕有麻煩了。」

唐德小聲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絲的苦笑。

吳淵沒有回答,平靜的表情就代表了他的態度。

坐在二號席位上的那個來自陰骨樓的男人,面色陰沉無比。 「1600w兩次!」

「1600w三次!」

「競拍結束!1600w,這株還陽草,已經屬於10號貴賓!」

「10號貴賓眼生,冷雨可否冒昧的問一下您尊姓?拍賣會的規矩是當場成交,直接交錢交貨,拍賣結束之後才能離開……」

冷雨聲音略有些許的緊張。

1600w的還陽草,早就超出了預期價格的兩倍,她也怕被故意競拍,卻沒有錢付款。

不過能坐在陰月的位置上,冷雨的心中更多還是好奇。

那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吳淵。」

吳淵平靜的說出來了名字。

冷雨笑了笑,輕聲道:「還魂草,便由10號貴賓吳淵所得。」

話音落下,冷雨直接端著托盤,竟然自己走下來了拍賣台。

這更讓全場直接嘩然了起來。

2號坐席上的那個男人,臉色更佳陰沉了。

此刻,旁邊的那個年輕人忽然開口說了句:「前輩果然非同常人,能坐了陰月這個女人的位置,冷雨竟然親自送拍品,晚輩剛才太過失禮,誠邀前輩,待拍賣會結束之後,想請前輩同行,一來是為剛才的事情賠罪道歉,二來,前輩第一次來這裡,拍出這麼高的價格,得罪了陰骨樓,又在這個位置上。恐怕會有些麻煩。」

「不用了。」

吳淵聲音平淡。

青梅甜如蜜︰竹馬翻牆來 ,唐德心裡頭一陣驚愕,連連給吳淵使眼色。

吳淵卻根本沒回頭。

他不想,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忙和庇護,也不想牽扯到更多的麻煩,此行唯一的目的也只有還陽草而已。

高更鞋觸地的聲音輕響。

冷雨已經端著還陽草,來到了吳淵的面前。

小玉眼中都是緊張,緊緊的抓著衣擺。

冷雨輕笑了笑,將還陽草放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